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八十四章 我有一个伟大的理想

第八十四章 我有一个伟大的理想

手机阅读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天底下哪有不劳而获就能功成名就的美事,整天无所事事的虚费光阴,还妄想着数钱数到手抽筋的生活,excuse me,你当自己是偶像剧里的富二代啊!

那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只存在你深深的白日梦里。所以,还是收起不切实际的痴心妄想,像是蜗牛一样,脚踏实地的,一步一步往上爬。

“姐,我对王冠不感兴趣,其实我有一个伟大的理想!”

有理想那是好事啊,至少代表了,他对未来的人生是有计划的,不是盲目的。

“说来听听,你的理想是什么呢?”贺茜兴致勃勃,对于他嗯理想确实有点兴趣。

“我的理想啊,绝对是你们想不到的。”安覃故意卖关子,“我保证,你们绝对想不到!”

脾气火爆的沈馨蓉没好气的说道:“行了,你就别卖关子了,好奇心会害死猫的,你是故意想急死大家么!”

哑迷什么的,她最不喜欢猜了。

“好啦好啦,”安覃没好气的呶呶嘴,“我的理想很简单,就是想成为王冠上的…”

“明珠!”贺茜率先抢答。

“错!”他的人生怎么会那么的俗气!

“金子!”沈馨蓉接着猜。

“不对!”他本身就是块金子,已经在闪闪发光了。

许安和卢景阁对视一眼,很明智的选择了保持沉默,他们果断的选择退出这基本就不可能胜利的游戏。

“那是什么?”王冠上除了这些,还有什么呢。

安覃对着贺茜调皮的眨眨眼,又看了看同样一头雾水的沈馨蓉,得意的笑了。“苍蝇!”

“什么?”两女异口同声。

“我的伟大理想,就是成为王冠上的苍蝇!”

贺茜站起来,走到安覃的面前,小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嘴巴喃喃道:“没发烧啊,怎么净说些胡话呢。”

沈馨蓉嘴角直抽抽,看着安覃的目光透露着一丝丝的怪异。

这么伟大的理想,恕她孤陋寡闻,真的是前所未闻。

安妈妈有些尴尬的轻咳了两声,她虚弱的说道:“安覃,是妈妈疏忽了你的思想成长,才让你的志向,如此的…标新立异。”

为毛他们都是一副见了鬼的模样呢,安覃的嘴角直抽抽,“妈,你在说什么呢,我正常的很。”

贺茜和沈馨蓉对视了一眼,皆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担忧,这孩子不会是压抑的太久了,以至于出现思维上的混乱了吧。

“你们那是什么眼神呀,干嘛像见了鬼一样的惊恐,我没有糊涂,我很清楚自己再说什么!”

贺茜的眼眶里面泛着可疑的红色,显然,认定了安覃的精神出现了问题。

“安覃,”沈馨蓉为毛的开了口,“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告诉姐姐,别憋在心里。”

憋的久了,可是会憋出毛病来的。

馨蓉姐在说些什么的,为什么他听不懂呢。

“安覃啊,”贺茜觉得很有必要跟他聊一聊人生,“我给你说,人生大概有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凭着自身条件挣钱的月光族,这叫一败天地;第二个阶段是败完了自己又开始啃老的,这叫二败高堂;第三个阶段是,到了年龄找了个和自己一样的伴侣,这叫夫妻对败!”

“哈哈,应该还有一个阶段吧。”传统上不是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嘛。

“确实,当你前面三个阶段都经历之后,那就该进入冻房了。”

安覃捂嘴偷笑,“都败光了,还用进洞房呀。”

“我说的冻房,是冰冻的房间。”

安覃一头的黑线,这形容,真的是绝了!

“贺茜姐姐说的很对,可是我刚才说的也是真的,你们先听我说明说明嘛。”

苍蝇?不会就是她恨的牙痒痒却又无可奈何的小生物吧,惹人厌偏偏又生命力及时的旺盛,真的是讨厌。

“你们别急,就听听他怎么说的嘛。”

许安虽然也觉得不可思议,但总感觉事情应该并非那么简单。

“好,你说。”贺茜也想听听,他还有什么别出心裁的说明。

“王冠上的苍蝇和一般的苍蝇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的呢。王冠上的苍蝇并不比厕所里高贵到哪里去啊。”

“噗。”卢景阁十分不给爱妻面子的嗤笑出声,惹来娇妻一记狠瞪。

除了安覃,在场的众人皆是一副想笑又硬憋着的模样。

能不能听他把话说完呐,安覃有些欲哭无泪了。

“如果说安家和华澜集团是王冠的话,我就想做它里面的苍蝇。”这样的说明够直白了吧。

“你的意思是要毁了华澜?”

安覃坚定的点了点头。

“为什么?”

“那男人的东西,我是绝对不会要的。不过学我会去上,我会自己创造出一份自己的天地,绝对不会无所事事的。”

安妈妈的眼里饱含泪水,她直到今天,才彻底的明白,安覃的恨有多深,心有多苦。

“你恨安卓生!”不是疑问,而是肯定。且已经恨到了恨不得毁了他的地步。

“不,馨蓉姐姐,我不恨。”

不恨会那么狠?谁信!

“都说爱的有多深,才会恨的有多深。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他,哪里来的恨。只是纯粹的看他不顺眼而已。”安覃自嘲的笑了笑,反正他是一个没有爸爸的野种,他从小听到大,心早已经麻木了。

在母亲带着他艰辛的生活的时候,那男人正左拥右抱,和其他的女人卿卿我我,就算他厚着脸皮去找他,回应他的只是他冷漠的眼神和不耐的驱赶。

要不是他那便宜的哥哥死了,他想那男人可能一辈子都想不起来,还有他这么一个儿子。说到底,他不过是一个备胎。

那男人现在不可能有孩子了,这才想到他这个乞丐儿子了吧。

至于安卓生为什么不可能有孩子,那天他无意间听到大夫人和安毓冉的聊天,才知道,安卓生早就被大夫人下了药,这辈子,他都不会再有孩子了。

哈哈,这就叫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他是你父亲。”安妈妈艰难的开了口,毕竟血浓于水,她不希翼,安覃的心中充满了仇恨。

“不,”安覃淡漠的反驳,“我没有爸爸,我从来都没有!”

就算接他回了安家,他也没有享受到半分父亲的温暖。他早已经死心,不对,应该说是早已经不再痴心妄想。

“安覃,”贺茜担忧的开了口,“你还有大家!”

“我很幸运,能够遇到你们。”安覃终于露出一个愉悦的笑容,“至少,我不再是孤独的。”

他也有家人了,有家的感觉真好!

“安覃,”沈馨蓉有些为难,“不瞒你说,我就在华澜集团上班,是总经理的秘书。”

“你是那男人的秘书?”安覃睁大了眼睛,“他有没有轻薄你?”

那个随时随地就精虫上脑的男人,跟在他的身边,危险系数简直是五点零啊。

可千万不能被他咸猪手了,那简直是上好的白菜被猪拱了呢。

“你放心,企业里面,他最不可能动的就是我!”这个话题说起来,真的有点尴尬。

尤其是,她名义上的老公正目光炯炯的盯着她的背,让她如芒在背。

奇怪,他们只是假夫妻,为毛她有一种心虚的感觉呢。

她不能因为一夜风流,就把她的一辈子给搭进去,虽然她对他的感觉确实有那么一点点的不一样。

“为啥?”贺茜的好奇心成功的被勾起来了,“那个大恶魔为啥会大发善心的放过你。”

“谁会对一个大冰块感兴趣,他又不缺女人,自然不会饥不择食了。”事实上,除非必要,她是绝对不会主动进入他的办公室。

因为他的办公室里面,随时都有桃色靡靡的画面,她不想污染了她纯洁的心灵。

她知道,刚进集团的时候,安卓生对她是有兴趣的,所以她才故意要装成冷冰冰的模样。在他连着碰了三次壁之后,他的热情被她的不识好歹,彻底的浇灭。

只不过,他还是会三不五时的用言语调戏她,不过她的心智已经被他磨练的非常强大,对于他说的废话,可以面不改色的做到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哇塞,馨蓉姐姐,你好利害。”

能够不被他欺骗,已经是非常了不得的了。

“安覃,我虽是安卓生的秘书,知道企业的不少机密,但是很抱歉,我却不能帮你。”

“没关系,我理解。”

“谢谢理解。”她的职业操守不允许她随意的背叛。“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一些小道消息。”

大多都是些桃色资讯,所以无关痛痒。

“谢谢馨蓉姐姐了。”

有姐姐的感觉真的很不错呀,这就是家人的温暖么,真的幸福啊。

“好了,事情就这么定了吧。安覃,我刚已经联系好了医生,后天我和你贺茜姐姐带安阿姨回帝都,你要不要一起去。”

“他不去,我也不去。”安妈妈抢先回答,“我知道你们是为了我好,但是我的身体我最清楚,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再去医院也是一种浪费。之所以撑着,是因为担心安覃。现在他有了你们,我就能安心的走了。”

“妈,你不能抛下我。”安覃扑到床边,哭的伤心欲绝。

安妈妈慈祥的摸了摸他的头,温柔的说道:“傻孩子,妈妈怎么可能会陪你一辈子呢。所以,你要听姐姐们的话,快点长大,这样妈妈就算到了地下,也能安心。”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