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八十二章 光明正大的秀恩爱

第八十二章 光明正大的秀恩爱

手机阅读

“馨蓉你终于来了,我等的花儿都谢了。你家老公呢?”这两个家伙绝对是属乌龟的,真的是太墨迹了。

“花儿本来都已经谢了,他停车去了。”沈馨蓉没好气的说道,“我这会儿能站在你的面前都不错了。唉,现在这个年头,开车还不如走路!”

“这倒是实话,现在不管在哪里,都是这样啊。”

沈馨蓉目光灼灼的打量着许安,啧啧啧的吧唧着嘴,“想必这就是那位神秘的许先生了?”

贺茜一头黑线,揣着明白装什么糊涂呢。

“看来,这位就是神秘莫测的沈小姐了,今日有幸一见,果然是个美人。”来而不往非礼也,只是这样的寒暄,好无聊。

沈馨蓉的嘴角也直抽抽,本还想装一下淑女什么的,结果不到一分钟就破功了。她疑惑的看着站在一旁沉默寡言,有些彷徨无助的小男孩,“这漂亮的小帅哥是谁呀?”

“这是我刚认识的朋友。”她又转头看向安覃,“这个人来疯是我的好闺密,你可以叫她馨蓉阿姨。”

“贺茜你的皮是不是又痒痒的的欠抽了,要不要我大公无私的来给你松松!”真是的,什么破眼神!

许安已经习惯了她们的相处方式,故没什么特殊的表情。安覃就不一样了,看着沈馨蓉杀气腾腾的模样,艰难的咽了几口口水。哎呀妈呀,他今天才算明白,什么叫做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怪不得能玩到一块儿去呢,脾气性格如此相似!不过这率真爽朗的性格,真的比看那些扭扭捏捏的女人顺眼多了,那些女人矫揉造作的,看着都嫌烦。

“贺茜姐姐,你们…”

沈馨蓉怒气冲冲的截断了安覃的话,她像只炸毛的猫,伸出锋利的爪子,恶狠狠的咆哮。

“臭贺茜,你要不要脸,他问你喊姐姐,你却让他问我叫阿姨。你过来,我保证不打你。”

相信她的话,才是她蠢呢。贺茜麻溜的躲在许安的后面,冲着沈馨蓉挤眉弄眼外加吐舌头,气的沈馨蓉七窍冒烟。

“你有种出来,咱俩单挑!”

安覃一趔趄,差点没摔倒在地上。从一个大美女的嘴巴里面说出这么痞痞的话,怎么听都觉得怪异。

尤其是沈馨蓉长的很婉约,是古典型的美女。

“馨蓉姐姐,”安覃斟酌用词,“莫生气,生气容易长皱纹。”

“好啦,看你把安覃吓的。不过我说馨蓉,你老公是在把你当猪养么,你的身材都往横向发展了。”贺茜装模似样的叹了一口气,“犹记当年*,空余恨,一身五花膘啊!”

“唉,贺茜啊,我理解你近视眼的痛苦。毕竟十米外,你都雌雄不辨,二十米外,你都人畜不分,三十米外,你都六亲不认了。我还能计较什么呢。”

“沈馨蓉!”河东狮吼重出江湖,惹的周围的人对他们频频行注目礼。

“好啦,先坐下吧,大家还是不要太高调了,低调点吧。”她可不想像猴子一样,被人围观。

安覃有些尴尬,他有些坐立难安。

“不用紧张,这是她们的相处模式,习惯就好。”

卢景阁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停车位,停好车就急匆匆的向咖啡馆走来。本来他们一直都是发乎情止乎礼的,可是上次擦枪走火之后,他们之间就变得怪怪的。

他还没有理清心中的那怪异的感觉的时候,听说她闺蜜要来见他,他二话不说就同意了。

可是,为毛他有一种丑媳妇要见公婆的感觉。

看到沈馨蓉和一个女孩嘻嘻哈哈,他步履匆匆的走了过去,沈馨蓉看到他,立马笑呵呵的挥手,“嗨,大家在这里呢。”

“你怎么在这里?”两个男人异口同声,带着相同的疑问。

“你们认识?”贺茜和沈馨蓉一头雾水。

许安淡淡的一笑,率先开口说明,“这是我出国留学时的同学。”

贺茜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的兴奋,“你们是同学啊!”这世界真的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真的是猿粪啊!

沈馨蓉嘴角猛抽,这叫什么,孽缘么!

“哈喽姐夫,我是贺茜,我男朋友直接跳过,就不先容了。这是我新认识的朋友,安覃。”

“真是百闻不如一见,你真如传说中的活泼。”

好俗套的开场,她勉为其难的接受。

“安覃,你不必这么拘谨,大家小叙一会儿,就去见阿姨,好么?”

“没问题。”安覃爽朗的笑了,“不用管我,我喜欢听你们聊天。”

轻松自在,让他糟糕的心情好多了。

“话说,你们真的只是形婚么,没有做一些不该做的事情么?”

沈馨蓉难得的羞涩了,她不说话,显然将回答的权利交给了卢景阁。

“什么叫做不该做的事情?”卢景阁老神在在。

呦呵,装傻是吧。想逃避?休想!

委婉没用,那她就开门见山吧!

“比如说卿卿我我,亲亲密密的啪啪啪!”

这题是直白粗暴,想要装作听不懂,显然是不可能的。

卢景阁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许安,眼神深处有着强烈的控诉,你怎么不管管你女人,也太耿直了些。

“我可以拒绝回答吗?”

“不可以!”这还用说吗。

“大家是好朋友好哥们。”

贺茜微笑着打断了他的话,“卢先生,请不要转移话题好么。”

卢景阁嘴角直抽,这丫头,太不可爱了。

“就是你想的那样。”

“我什么也没想啊,而且我什么都不知道哟。哎呀,你就别羞涩啦,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都是有妇之男了,还羞涩个啥呀。”扭扭捏捏的像个大姑娘。

他这哪里是羞涩呀,他这明明是斯文好吗!

卢景阁任命的摆手,“有啦有啦。”

“有了?”贺茜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她急忙捂着嘴,生怕发出惹人厌烦的尖叫。“馨蓉怀孕了!”

沈馨蓉顿觉头顶上有一群乌鸦飞过,她握了握拳头,“要不出去打一架,来证明一下我到底有没有!”

“你老婆好暴力,你怎么也不管管呢?”贺茜不赞同的看着卢景阁,“你应该把她*成温柔似水的居家型女人,这样暴力,小心她以后骑到你的脖子上拉屎尿尿!”

卢景阁的嘴角抽搐不已,沈馨蓉则觉得手痒痒。

“妹夫啊,你老婆有点欠收拾。”

贺茜可怜兮兮的看着许安,眼睛里闪烁着小白兔似的无辜眼光。她拉着许安的大手,撒娇似的晃来晃去,娇嗔的说道:“安,人家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嘛,一点都不欠收拾。”

沈馨蓉觉得她可怜的耳朵饱受荼毒,她可怜的胃波涛汹涌,这恶心吧啦的女人到底是谁,她能不能把她撵走。

安覃则惊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这还是刚才那个英姿飒爽徒手抓抢匪的侠女么。这一副娇羞欲滴的小女儿姿态,真的是怎么看都不顺眼。

卢景阁嘴角抽的都有点歪了,这女人比他的假老婆还要多变。

难掌控啊!因为她肯定时常不按套路出牌!

这小女人绝对是故意的,许安宠溺的笑了笑,“对,你最乖巧了。”

拥有了心爱之人的赞同,就好像拥有了全世界。

贺茜抬着下巴,脸上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骄傲的像一个公主,“听到没有,我才没有欠收拾呢。”

“妹夫啊,你这样不分黑白的宠溺她,是不对的。毕竟,群众的眼睛可是黑白的啊!”

典型的老婆奴啊!

玩笑归玩笑,她为好友能够找到这么一个爱她的男人,感到十分的高兴。

“爱她,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小事。”

猝不及防的就被喂了这么一大口的狗粮,卢景阁听到这肉麻兮兮的情话,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他像看怪物一样看着许安,夸张的说道:“我的天呐,这是神仙被贬下凡的节奏么?”

“神仙?”贺茜一脸疑惑,指了指许安,“你说的是他么?”

卢景阁点了点头,“他人高马大,又长的十分的英俊,暗恋他的女生多了去了。可是他平时沉默少语,于是那些女生都私底下叫他神仙。”

“女生叫他神仙,那你是怎么知道的。难不成,那个时候的你,已经拥有了不少红颜知己了?”沈馨蓉语气凉凉,隐约间能听到磨牙的声音。

“馨蓉果真聪明!”

“许安,你可不能害我!”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嗯哼,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许安无畏的耸耸肩,“他的人缘挺好的。”

什么叫做火上浇油,这就是!

卢景阁磨牙,沈馨蓉咬牙,她伸出手,狠狠地在男人精瘦的腰间掐了一下,他痛呼出声,惹的贺茜偷笑不已。

“哎哟喂,我看到了什么,秀恩爱么?”贺茜捂嘴偷笑,“来来来,不要偷偷摸摸的,要秀就正大光明的秀嘛。这糖,我是吃的。”

沈馨蓉不理她,而是将目光定格在了许安的身上,“来,妹夫啊,你再给我说说他的那些丰功伟绩吧。”

“你想听哪方面的?”他一定知无不言言而不尽。

“许安!”卢景阁惊呼,他能不能拿胶布粘住他的嘴。

这男人平时话不是很少的吗,今儿个话怎么那么多!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