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八十一章 一出狗咬狗的好戏

第八十一章 一出狗咬狗的好戏

手机阅读

“好啊,你个居心叵测的小杂种!老娘掏心掏肺的对你这么好,你居然还敢欺骗老娘,看老娘怎么收拾你!”大夫人反手就给了安覃一巴掌,倒打一耙怒吼,“你个小杂种,良心都被狗吃了么。”

“哎呀,妈,你指望一个野种有什么良心可言!”安毓冉火上浇油,“再说了,人家根本就不需要有良心好吗?他可是爸唯一的儿子呀,人家只要坐着什么都不用干,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到时候咱们娘儿俩啊,估计喝口水还得看人家的眼色呢。”

“想要夺得家产,也得看老娘同不同意。”大夫人猛抓着安覃的头发,“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来路不明的野种。告诉你,别给老娘幻想不切实际的东西,否则看老娘怎么整死你!”

安毓冉冷眼旁观,顺便在煽下风点下火,仅仅动了几下嘴皮子,就让安覃遭受了一顿暴打。

“哎呀妈,你可别打了,要让爸知道了,绝对不会轻饶咱们娘儿俩的。”知母莫若女,什么是她老妈的短板命门,她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现在他可是咱们家的大佛!”

安毓冉和安覃之间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可是她就是讨厌他。本来安家的家产都是她哥哥的,对比她没有任何意见。然而天妒英颜,哥哥出车祸走了,那么家产理所应当都是她的了。结果半路杀出来了一个安覃,他一出现,就刮风了大半的家产,这让她如何能忍!

“我呸,你以为我怕你爸啊!”那个死男人伤透了她的心,有了两个臭钱,就整天在外面花天酒地,沾花惹草的,风流韵事一大堆,让她在贵妇圈中成为了一个实打实的笑柄。

上层圈子里的男人,很少有不玩女人的,这很普遍。不过人家都是暗地来的,低调得很。然而她家这个死男人,偏偏高调的很,玩女人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气的她直吐血,吵过闹过,他却还是我行我素。

还告诉她,想离婚的话,随时都可以。想离婚?门都没有,她是绝对不会让他称心如意的。

安毓冉三言两语就勾起了大夫人的滔滔怒火,安覃念着她是长辈,只能拼命的躲,却没有想过要还手。

他的母亲从小都教育他要尊重长辈,要有一颗善良的心,因此,就算他气血攻心,也只能打断牙齿和血咽。

事实上,他很不得大夫人去死!还有安毓冉,他一定会让她生不如死。

安覃被打的头晕眼花,眼睛直冒星星,他决定不再坐以待毙,就在他准备反击的时候,大门突然开了。

“你在干什么!”安卓生怒吼,他一把推开了大夫人,“你个疯婆子在发什么疯!”

他可就剩下这么一个儿子了,万一有个什么事情,他可怎么办呢。

安卓生不见得有多么喜欢安覃,但是物以稀为贵,他没有别的选择。

“你竟然敢推我,”大夫人怒了,“安卓生你别忘了,你之所以有现在的地位,一大部分是因为我娘家的原因。现在想过河拆桥?我告诉你,休想!”

“你个臭婆娘,这都是陈年烂谷子的事情了,你每年都要拿出来说一次,有完没完。你没说够,我都听够了。”真是的,她们家的恩情,他早就还完了,可这女人还是没完没了,烦死了。

“吃水不忘挖井人,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我告诉你,这种恩情你一辈子都还不完。”

还还不完嘞,我呸。当初不就是赞助了他五百万嘛,他都还了一千五百万了。他们还想拿恩情绑架他到何时。

“你够了啊,再这么给我腻腻歪歪的,就给我滚出去。老子忍你很久了,早就看你不顺眼了。”

她娘家早就落魄了,现在还要仰仗他的鼻息过活,可这女人还拽的五四三的模样,还当他是二十年前的他么。

他早就受够了她的泼妇模样,那些年憋屈的日子,真不知道他是怎么熬过去的。随着年龄的增加,她越发的张狂,若不是担心他唯一的儿子过的不好,他连家门都不会进。

“安卓生,你竟敢让我滚!”大夫人冲了过来,尖锐的指甲朝着安卓生的俊脸袭去,“我给你拼了。”

“啊,我的脸!”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痛感,安卓生火了,狠狠地给了大夫人一巴掌,那震天响的声音,让安毓冉愣住了。

“爸,你怎么能够这样对待妈妈呢。”这还是她第一次见爸爸打妈妈呢。

安毓冉急忙跑到大夫人那里,对安卓生的行为十分的不认同。大夫人生来第一次被打,如何能够咽得下这口气,她脸色狰狞的冲了上去,与安卓生缠斗在了一起。

“别打了,你们别打了!”安毓冉去拉架,却被安卓生一把推坐在了地上。

安覃始终安静的看着这一出狗咬狗的戏码,他垂着头,没有人发现他的眸子里,闪烁着愉悦的光芒。

鸡飞狗跳的闹腾了好长时间,两个人终于打累了,气喘吁吁的分开。

此时的安卓生,哪里还有半点商场精英的风采,脸上有几道深深的红痕。大夫人也好不到哪儿去,头发散了,衣服乱了,保养了好长时间的指甲也断了几根。

大夫人哭的是惊天动地,“哎哟,这日子没法过了。”

“没法过就离婚,我又没逼着你过!”早离早摆脱!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告诉你,我就算死也是安家的大夫人,想让别的狐狸精占了我的位置,门都没有!”她过的不幸福,他也休想过的滋润!

大吵三六九,小吵天天有。就算他躲着她,她也有办法找到他。

来呀,造作呀,互相伤害呀,谁怕谁!

对于这场无聊的辩论,安覃已经没有兴趣再听下去了,他转身,默默的离开。

“你个小杂种要去哪里?”

安覃对于大夫人的厉声质问充耳不闻,离去的脚步并未停顿。

“看,这就是你领回来的好儿子,没规没矩,上不得台面!”竟然敢无视她的话,谁给他的胆子。

“先管好你自己,再去管别人吧。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欺负安覃,就从安家滚出去,我绝对说到做到。”安卓生略微整理了一下衣服,又转头警告安毓冉,“你也是一样!”

安毓冉难以置信的尖叫,“爸,你怎么能够这样对我!”

安卓生没理她,径直离开!

对于安覃的去向,他丝毫不关心。好不容易回趟家,却受了一肚子的气,他需要到温柔乡那里,发泄发泄。

“妈,爸怎么能够这样对待大家。当初爸还是个穷小子的时候,是外公拿钱赞助的他呀。哥哥在的时候还好。哥哥走了,爸爸就翻脸了。这明明是大家的家产,为什么要肥水流外人田呀。”

安毓冉哭的撕心裂肺,这才她不是装的,是真的心碎了。安卓生冷漠的态度,伤透了她的心,她才是安家正儿八经的大小姐,凭什么要对一个来历不明的野种俯首称臣!

她不甘心,好不甘心!

“你放心吧毓冉,妈妈是绝对不会让你爸称心如意的。至于那个野种,想要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家产,也得看他有没有那个命!”

“妈,我好伤心啊。”大夫人又何尝不伤心呢,至亲至疏夫妻,他们之间的浓情蜜意,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现在她和安卓生之间,除了冷漠还是冷漠。

母女俩抱头痛哭,好不可怜!

要钱失败,安覃今天彻底的明白,不管是大夫人还是安卓生,他们的眼里都没有母亲的存在。就算是母亲病死了,他们的眉头都不会眨一下的。

对大夫人来说,母亲是勾引她老公的狐狸精,她对母亲一定是恨的咬牙切齿。

对安卓生来说,母亲是过去式了,且人老珠黄,没有任何的吸引力了。所以母亲是生是死,他都不在乎。

安覃的心里一片苦闷,他不敢去母亲那里,不敢看到母亲那苍白的脸。

第一次,他恨透了自己的无能为力。

走着走着,他忽然想起了前两天看的资讯,得钱的最快的方法就是抢劫,为了母亲的医药费,他决定挺而走险的来一把。

他细细的规划,最终把目标定在了繁华的华容街,能在那里逛街的人,非富即贵!

然而出师未捷身先死,他很轻松的就被见义勇为的女侠给KO了。

“所以,你是为了你妈妈!”

“虽然这样说来很像辩解,但确实如此。”

“你为什么不自己找工作赚钱呢?”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嘛。

“我也想,可是没有时间。”妈妈的病情等不了那么久。

贺茜沉默了,她无法反驳,因为安覃说的是实情。

“可以带大家去你妈妈那里看看么?”面对安覃狐疑的眼光,他泰然自若。“我没有什么目的,只不过是同情你的遭遇罢了。”

“谢谢。可是我…”

“我认识一个名医,但我必须要先了解清楚你妈妈的情况,才能请求他的帮助。”

安覃闻言激动了,他激动的握着许安的手,声音有些微颤,“真的,你说的是真的吗?”

许安笑而不语,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太好了,我这就带你们去。”

他现在恨不得装上一对翅膀,飞奔回家啊。

就在他们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的时候,一道熟悉又疑惑的声音蓦然响起,“你们准备去哪里呀?”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