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八十章 偶像剧似的人生

第八十章 偶像剧似的人生

手机阅读

得到苦主的原谅,抢匪这才大步流星的向贺茜走来。不愧是大长腿,一步顶她两步,她不过是眨了两下眼睛,那人就亭亭玉立的站在她面前了。

“阿姨,我知道我做的事情很不对,我对此感到很抱歉。”抢匪清秀的面容带着一点点难以启齿的羞愧,他做了人神共愤的事情,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他确实做了。

男人有所为有所不为,有胆子做,就得有胆子承担所有的后果。

贺茜蓦地睁大了眼睛,俏脸拉的老长,有风雨欲来之势。至于抢匪后面说了什么,她全都没有听清楚。现在,她的脑海里面不断咆哮的阿姨两字,让她怒火中烧。

这臭小子到底是什么眼光啊,那么乌黑明亮的眼睛,难道只是用来装饰的么。

“你叫我什么?”声音自牙缝中挤出,那凶神恶煞的模样,与之刚才的凶狠相比,更加的瘆人。“你再叫一遍。”他要是真的敢再叫一遍,她保证不打死他!

“阿姨啊。”小抢匪果然没有让她失望,又甜甜的叫了一声。“漂亮的阿姨!”她应该是想听赞美吧。抢匪一拍脑门,为自己的后知后觉感到无比的沮丧。

形容词保留,名词就去掉吧。她还这么年轻,去他见鬼的阿姨吧。

“你是近视眼么?”她年方二八,貌美如花,“我今年才十八,你竟然叫我阿姨!”

贺茜磨牙霍霍,杀气腾腾。

“好吓人。”好像地狱深处爬上来的恶鬼呀,“阿…姐姐,我刚说错了。你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我的口拙吧。”识时务者为俊杰,墙头草什么的,绝对不会是他!

贺茜见好就收,故作为难的思考了两秒钟,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才拍了拍抢匪的肩膀,淡声道:“这次就原谅你呗,但是下不为例。”

“谢谢姐姐。”抢匪没什么心机,听到贺茜的原谅,高兴的合不拢嘴。

他就知道,这个大姐姐,漂亮又善良,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对于贺茜无耻的扮猪吃老虎的行为,许安在一旁冷眼旁观。那抢匪明眼一看,单纯的像一张白纸,这小女人古灵机怪的,各种稀奇古怪的点子一箩筐,把人耍的团团转。

“乖,大家坐那里聊聊天吧。”

坐在咖啡馆里,抢匪略显局促不安,他的手拘谨的握在一起,放在大腿上。

“不要紧张。对了,还没有问你的名字呢。”总不能一直喂喂喂的叫吧,好不礼貌!

“我叫安覃。”

“多大了?”

“十七。”

我去,还真叫她猜对了,果然还是一个未成年。

“能跟我讲讲你的故事么?”贺茜露出一个善意的笑容,“我知道你不是穷凶极恶的人,所以,你一定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如果,你愿意告诉大家,那大家洗耳恭听;如果不想说,也没关系,大家也绝对不会强求。”

他们不过是陌生人,他是好是坏,都和她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但是她和许安都不愿意看到,祖国的花朵在犯罪的道路上枯萎。如果能够尽到一份之力,那就最好不过了。

安覃看了看许安,并没有从他的脸上看到任何的鄙夷和不耐烦,他惴惴不安的心,这才慢慢的平静下来。

犹豫了一下,似是再给自己鼓气,这才慢慢的开了口。

“我如果说了,你们会信么?”毕竟他恶迹斑斑,旁的人看到他,就像是看臭虫一样。

虽然说,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眼光,可是,在漫不关心的背后,还是有满满的失落萦绕在他的心头。

“实话,大家就信。”

“好,我告诉你。”安覃的防备心很重,可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贺茜就是百分之百的信任,这才破天荒的打开了心扉。“我的家庭环境不太好,我是私生子。”

安覃的故事很像偶像剧,他虽然身着名牌,但却不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贵公子,因为他不是正室夫人的儿子。他的母亲是他老爸在外面包养的小三,有了他之后,父亲又有了其他的年轻的女人,于是就抛弃了他们母子。

他母亲知道后,气急攻心,身体状况每况愈下。他从小就知道他的老爸是个私生活糜乱的人,因为他总是能在八卦杂志上,看到他和不同类型的美女的绯闻。

即使他老爹身价不菲,富得流油,可和他却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他只是一个单亲家庭的孩子,没有显赫的身世,更可恨的是,他还是别人口中的野种。

他不是野种!每每听到同学们这样嘲笑他,他总是会冲上去,用拳头教育他们,什么是敬重。

本来觉得日子就这样简简单单的过下去,他们的日子虽然没有奔小康,但基本可以解决温饱。可是,有一天,他那便宜老爹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非要让他认祖归宗。

他自然是不愿意的,任凭他老爹磨破了嘴皮,他就是不回去。没办法,他老爹又把主意打到了他老妈的身上。他可以处理他,但却不能不听他老妈的意见。

安覃知道他老妈身体不好,但还是含辛茹苦的把他拉扯大,因此,就算他再怎么叛逆,他母亲的话,在他的面前却犹如圣旨。尽管他怨怒自己流有花心大萝卜的血液,不齿他老爹的游戏人间的态度,可他最后还是无奈的回到了不属于他的家。

“然后呢?”不用想都知道,他的日子绝对不好过。

安覃的爹是安卓生,是华澜集团的董事长。他的正室给他生了一儿一女,可不幸的是,正儿八经的安公子在一场车祸里丧命。

这对安卓生来说,绝对是一个晴天霹雳。他虽然花名在外,但骨子里却有着极其根深蒂厚的传统思想,他家大业大,资产绝对不会留给一结婚就犹如泼出去的水的女儿。

安卓生的情妇不少,为他生下孩子的,也有那么两三个。但是生下儿子的,就只有他母亲,于是,他这才屈尊降贵的来到他们住的小破房子这里。

虽然他住进了大房子,但是他一点都不开心。安卓生接受了他的存在,却不接受母亲,因此母亲一个人孤苦伶仃的留在了老房子。

安卓生的大夫人很泼辣,常常对他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不是吼就是骂,怒极了还会给他一巴掌。而安卓生好似对大夫人有愧,因此对于他受虐带这件事情,只要不是太过分,他就经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大夫人经常会给他买些名牌的衣服鞋子。当然,她绝对不是因为喜欢他,而是为了她贤惠的名声。大夫人的女儿经常对他冷言热讽,说出来的话比厕所的屎都难闻。

生活在这样一个人面兽心的家庭里面,安覃觉得十分的压抑。

他想离开,可是她母亲却死活不同意。有一天,他偷偷的跑回家,在门口就听见了母亲剧烈的咳嗽声。他急忙推门进去,却发现母亲的脸色苍白,原来就纤瘦的身体又消瘦了不少。

“妈,我带你去医院。”他握着母亲的手止不住的颤抖。

然安妈妈却温柔的笑了笑,轻轻的摇了摇头。“儿子,我没事,只是感冒了而已,过两天就好了。”

绝对不是感冒那么简单,安覃再三要求母亲去医院,然而安妈妈任凭他磨破了嘴皮,就是不去。

大夫人虽然会给安覃买东西,然而却不给他一分钱的零用钱,因此他虽然急于给母亲看病,无奈却捉襟见肘。

“大妈,能给我一点钱么?”若非走投无路,他绝对不会开这个口。

“老娘给你吃给你喝,还给你买衣服鞋子,你还想问老娘要钱!”大夫人破口大骂,“你个小狼崽子,这才多长的时间呐,你就露出了狼子野心了。”

“我没有…”

“告诉你小狼崽子,这家里的一切都是老娘说了算,想要钱?可以!”安覃的眼睛一亮,“去把厕所的马桶给我刷干净!”

“如果我刷干净了,你就会给我钱么?”只要能给他钱,别说一个了,就是十个,他也愿意。

大夫人不耐烦的说道:“少在这里磨磨唧唧的,不想唰就给老娘闭嘴。”她的时间很宝贝。

安覃二话不说,奔到厕所就唰马桶去了。不知道谁拉了粑粑却没有冲,她按了一下开关,却没有水。大夫人现在厕所门口更冷到的说了一句,“忘了告诉你了,这个厕所的抽水坏了。”

说完,重重的冷哼一声,扭着屁股走了。

安覃的脸色苍白,胃里面在蠢蠢欲动,但一想到母亲的病,他只能强忍着恶心,将马桶里的垃圾清理了出来。

等他刷完马桶去找大夫人拿钱的时候,大夫人却怎么也不认账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给你钱的。”

安覃快要被气死了,“就在刚才!你承诺我把厕所的马桶刷了,你就会给我钱的”

这个出尔反尔的老妖婆。

“是吗,我怎么没有印象。”大夫人转头,问站在一旁无所事事的安毓冉,“毓冉,我刚才说这话了么?”

“没有啊,我都没听到!”

一个杂种而已,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还想要钱,门都没有!

这家里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的,谁也别想和她抢!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