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七十九章 路见不平一声吼

第七十九章 路见不平一声吼

手机阅读

贺茜没好气的白了许安一眼,她当然听出了他的保证有多么的不走心,可信度几乎为零。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她并不在乎,她喜悦的是,她爱的人恰巧也这么浓烈的爱着自己!

她的内心深处涌现出难以名状的幸福感,于是她决定顺应本心,随性而为!

放纵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贺茜醒来的时候,顶着一双硕大的熊猫眼,双腿酸软无力,就连走路,都是问题。狠狠地剜了两眼生龙活虎的男人,不禁埋怨老天的不公平。

明明她没怎么运动,结果累的像条死狗一样,恨不得瘫在床上的人,反而是她!

“乖,你再这样含情脉脉的看着我,我会以为,你还想…”长指勾着贺茜精致的下巴,俊脸露出一个雅痞似的笑容。

“打住,”贺茜本能的拽住自己的衣服,“别告诉我,早上也要来爱的一发。”

再折腾一次,她真的就下不了床了,那样就太丢脸了。

“如果你想,我没意见。”许安忍住爆笑的冲动,老神在在的看着贺茜那纠结的俏脸。逗她实在太有趣了,“因为我随时随地都对你兴趣勃勃!”

“你…”贺茜不敢直视那双过于明亮的眼睛,“你个不要脸的臭流.氓!”

真是越来越不正经了,她的高冷男神跑哪儿了,她的阳光大男孩死哪儿去了!站在她面前的色狼是谁,她不认识!

“色也只色你。”他很专一的,宁愿放弃一整片森林,也要在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

就是这么的有骨气,就是这么的傲娇!

“我腿酸,你抱我去洗漱嘛…”贺茜撒娇道。

她活了二十五年,从来没想到,有一天她会这么嗲声嗲气的对男人撒娇,过往,她对这种爱撒娇的女人超级不感冒,敬而远之。

没想到,现在她居然也会说出这种让人鸡皮疙瘩掉一地的肉麻之语,天啊,也太造作了。

洗漱完,又美美的享用完早餐,两个人这才心情愉快的奔赴机场。

音城华容街。

这里高楼林立,霓虹闪烁,车水马龙,喧嚣非凡。街道上熙来攘往的人群像潮水般密集,著名的华容大厦就坐落于此。它巍然耸立在街中央,一副快要冲破云霄的架势。

这里不仅有陈列着各色价值不菲的名牌服饰包包的商场,还有装修高档典雅的旋转餐厅。

总之能来这里消费的人,非富即贵!

不过这个大厦跟他们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他们的目的地只是大厦旁边的咖啡馆而已。

贺茜挽着许安的手臂,百无聊赖的在街上转悠着。沈馨蓉和卢景阁还没有到,当然,这次不能怪他们。

为了测试那男人的脾气是否很暴躁,贺茜连着换了三个地点,最后惹的沈馨蓉噼里啪啦的对着她就是一顿吼,她这才收起了整蛊的小心思,老老实实的在咖啡馆这里等着。

“你呀,就是太调皮了。”许安宠溺的捏了捏他挺翘的鼻子,惹的贺茜一阵风呲牙咧嘴。

“我是为了她好呀,”贺茜冷哼,“明明是馨蓉心疼了,真的是有异性没人性!”

突然,街边传来一阵的骚动,隐隐有求救声传来。

“抓住他,他抢了我的包!”

what?在闹市区,竟然还有这么嚣张的人,敢光天化日之下做这些知法犯法的事情。

对于此等社会蛀虫,绝对是叔叔不能忍,婶婶也不能忍的。

“走,看看去。”贺茜拉着许安的胳膊,极速的朝事件的中心跑去。

抢匪像一阵风似的从贺茜的身边经过,贺茜松开许安的手,自动开始了运动模式,穿着五厘米高的高跟鞋,追人去了!

“贺茜!”许安害怕贺茜出事,也追了过去。

“站住,你听见了没有。”贺茜使出了河东狮吼。

然后抢匪却置若罔闻,脚步并没有半丝停顿,依旧是极速前进。

尼玛,这可是他逼她的!

“站住,再不站住老娘就不客气了!”贺茜脱下高跟鞋,二话不说就朝前面极速奔跑的黑影砸去,跆拳道黑带的她孔武有力,“啪”的一声,黑影被砸的一趔趄。

贺茜趁机对着他就是一个回旋腿,将黑影踢到在地,白皙素手一把拽住他的头发,迫使他的脸抬高,让她好看清楚他的尊容。“跑啊,有种继续跑啊!”

“大姐饶命啊,我上有八十岁的高堂…”

抢匪可怜巴巴的诉苦还没开始,就被贺茜粗暴的打断了,她横眉冷对,“再胡说八道,我就缝上你的嘴巴!”

拽走抢匪手中的钱包,交给了气喘吁吁追上来的妇人,贺茜又狠狠的揪年轻抢匪的耳朵,左转三圈右转三圈。

贺茜进行肉体折磨的同时,也不忘对他的心灵进行鞭笞,“年纪轻轻的,有手有脚,不好好工作,却走这邪门歪道,你说你是不是想上天!”

“我错了,不敢了,下次真的不敢了!”魔音刺耳外加饱受虐待,抢匪此刻恨不得死掉。

“说,你为什么要抢人家包包?”贺茜最是嫉恶如仇,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这等好逸恶劳的恶人。

“我…我老婆刚生完孩子,我没钱买奶…”这个时候还在说谎,真是死性不改。贺茜恨铁不成钢的甩了他一巴掌,疼的劫匪哇哇叫。

她粗鲁的将劫匪的头转到一边,翻出上衣的吊牌,怒吼:“没钱买奶粉,有钱买几千块的衣服,”又一巴掌扫来,“你当老娘蠢么?”

抢匪被打的眼泪汪汪,脑瓜都是蒙的,眼前都在冒小星星。天啊噜,这女人看着柔柔弱弱的,一副小白兔似的清纯模样,内里怎么这么凶悍。

他伸出双手想要反抗,然而贺茜却不给他机会,一记左勾拳顿时又把他打趴在地上,一只腿还半跪在他的腿上,胳膊紧紧的勒着他的脖子,憋的他满脸通红,上气不接下气!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紧随而来的许安默默的脱下他的外套,将衣袖绑在贺茜的腰间。“乖,你的美丽只能给我看!”

他的小女人确实非同一般,穿着短裙也敢当街和劫匪搏击,他都隐隐看到粉色的小内裤了。

这么凶悍的女人竟然穿这么少女心的内裤,怎么看都觉得很不搭。

贺茜的俏脸红了,对着许安温柔的笑了笑,低下头粗鲁的将劫匪从地上拽了起来,“再不老实,我就把你的牙齿全部打掉!”

“需要我帮忙么?”现在看来,她一个人完全能搞定。

“不用,我能搞定!”果不其然。

抢匪眼泪汪汪的看着两人公然的秀恩爱撒狗粮,心里面犹如有一百字草泥马极速奔过。能不能放了他,再腻腻歪歪啊。

“姐,我错了行不,你放了我呗。”

对于抢匪的求饶卖乖,贺茜不但不原谅,反而越加的怒火中烧。

抢匪的年纪并不大,估计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花一样的年纪却做着如此肮脏龌龊的事情,怎么想都觉得,这是对生命的严重浪费。

“说,你为什么要抢人东西。”末了,还狠狠威胁道:“要是再说谎,我就打的你鼻青脸肿,生活不能自理咯。”

卧槽,这女人真的太彪悍了!真不知道那俊俏的男人,是怎么忍受这么暴力的女人的。

满怀同情的看了许安一样,却愕然感觉到,耳朵上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

“疼疼疼,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啊!”这女人怎么总是一言不合就动手啊。

“眼珠子再敢乱看,我就把你的眼睛抠出来!”

抢匪立马老实了,“我的钱不够花…”

“不够花,你就出来抢钱啊,谁给你的胆子,让你如此的践踏自己的尊严。”

“我…”尊严是什么东西,他从来都没有。

贺茜此刻就感觉,一颗上好的白菜被猪给拱了。“你还年轻,有手有脚,你瞧那些身体欠佳却还在努力生活的人们,与他们相比,你是何等的幸运!”

“我不行。”抢匪有些垂头丧气,“我什么都不会做,也什么都做不好。”

他不是没有尝试过,结果都以失败告终。他走投无路,最终就自甘堕落的走上了歪门邪道。

贺茜发现抢匪的眼眶微红,而且还强忍着泪水。她拉起抢匪,手指着前方不远处的路口,云淡风轻的说道:“你瞧,斑马线那里站着一位老人,他行动不便,你能带他过马路么?”

“能!”

“那,去吧。”

抢匪傻眼,有些错愕的问道:“你不怕我跑了?”

“我相信你,本性善良。”贺茜对他友善的笑了,“去吧,我在这里等你回来。”

抢匪没有说话,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贺茜,双拳紧握,似是下定了决心,这才大步流星的向贺茜指定的位置前进。

“你怎么确定他不会跑呢?”莫非她会读心术?

“因为,他是一个善良的孩子。”贺茜笑了笑,“我刚闻到他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药香味,我猜测,这其中一定有大家不知道的苦衷。”

抢匪安全的送老人过了马路之后,去而复返。不等贺茜开口,他径直的走向被他抢劫的苦主那里,深深的鞠了一躬,认真的说了一句,“对不起。”

那女人虽然心中有气,但看他真心悔改,还是原谅了他。

“孩子,下次可不能再做这种糊涂的事了。”

“谢谢您。”浪子回头金不换,只希翼他现在是亡羊补牢,为时不晚吧。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