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七十八章 你就是传说中的一夜七次郎么

第七十八章 你就是传说中的一夜七次郎么

手机阅读

沈馨蓉失眠了,尽管她已经数了一万三千二百六十只绵羊,可是她的眼睛依旧是那么炯炯有神的盯着天花板猛瞧,那锐利的视线恨不得在墙上烧出一个洞来。

啊啊啊!她一向好眠,雷打不动,可是现在她竟然失眠了,最可怕的是,她现在满心满脑子都是卢景阁的身影。他们只不过亲密的接触了一次,她干啥就像怀春的少女一样,对这念念不忘。

她并不是少不经事的少女,当初之所以会同意假结婚,就是因为他提到了自由和轻松。各玩各的,只要不把情人带回家,让彼此下不来台,其他的一切都好说。

本来的设想挺美好的,可是现在,她再难用平常心看待他了。这是个很要命的问题,他们之间绝对不能产生感情,因为…因为她现在有了不该想的念头,她不想和他断了联系。

说起来,也真的是好笑,她一个讲究恋爱绝对自由的人,竟然因为一次床事就芳心暗许,说出去,准会让人笑掉大牙不可!

沈馨蓉这会儿真的不知是该哭还是还笑,就在哭笑不得的时候,电话铃声的响起,拯救了她纠结的要死的灵魂!

“馨蓉,我明天去看你,等到了再给你打电话,记得带上你老公!”她倒是想看看,那个男人是何方神圣,能这么迅速的拿下闺蜜的芳心。

贺茜和沈馨蓉可是有十年深厚情意的好闺蜜,她知道,沈馨蓉那人看着大大咧咧的,但内里却是害羞的不要不要的。虽然只凭几句话,贺茜已经看出了她对那个男人的感情不一般。

只是以馨蓉那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性格,那男人要是不前进一步,她宁愿暗恋到死,都不会表白的。

还有就是,闷骚的人总是喜欢说些口是心非的话!

所以,她决定要推波助澜一把,好让两人的关系有质的飞跃。

“你自己?”想想都觉得不可能!

“哈哈,你猜?”直白讲多没意思,卖个关子,添点神秘感。

“猜你妹啊,你猜我猜不猜!”

“抱歉,我没妹妹,只有一个神经不正常的堂姐!”这算不算在背后嚼舌根呐。“虽然我知道在背后讲她坏话不对,但是我真的很讨厌她!”

她们俩现在是不共戴天的死敌,她想对贺影形同陌路,然而那女人却想要让她声名狼藉,只为了那么一个可笑的借口。

邻居们经常无聊的对她俩进行比较,说她比贺影长的漂亮,比贺影学习好,比贺影懂事!长此以往,贺影便对她怀恨在心。可是,是她主动让邻居们比较的么,是她故意炫耀他比她强的么,是她故意惹她生气的么?

她不是故意的,又没有挑衅,那么贺影凭什么要将所有的过错,都扣在她的身上,还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架势。

贺茜很心塞,明明之前关系好的让别人羡慕不已,就因为无聊的人无聊的比较,就变得这么的剑拔弩张!

她更郁闷的是,她凭什么要对这莫须有的罪名负责。简直是莫名其妙!

“不必觉得愧疚,那女人就是一个疯子,见谁咬谁,心里可不正常了。”贺家两姐妹的事情,她知道的一清二楚。至于贺影的人品,她只能说…一言难尽!“她就见不得你过得比她好!”

“唉,可能大家俩上辈子就是冤家!”

很有这个可能!

“哈哈,我想也是。对了,明天妹夫过来么?”

“嗯。”她真心的希翼,她们俩个都能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到时候,你也记得带着姐夫!”

“好!”

挂断了电话,腰间的大手又开始蠢蠢欲动,调皮的在娇躯上四处游移,冰肌玉肤在指尖下跳动。

“你…”视线不自觉的看着让她血脉喷张的鼓起,俏脸瞬间滚烫无比。“你你你…”

贺茜的眼神带着一丝丝的惊恐,他们不是才进行了一场激烈的感情交流么,她这一个电话的功夫,他竟然已经满血复活。

这强悍的恢复力,让她招架不住!贺茜不自觉的咽了一口口水,她现在真的经不起折腾了,骨头都快散架了喂。这腰酸背痛腿抽筋的,感觉简直不要太酸爽!

“乖,好不容易熬到了解禁,你觉得我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你?”他一定要将她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这一个月,他过的简直生不如死。天天陪在她的身边,看着她巧笑嫣兮,闻着她身上的馨香,每每都让他心猿意马。

然而,每次的情不自禁只能止步于亲吻。明明娇妻在怀,他还必须要坐怀不乱。

偏偏贺茜还很不老实,不断的挑战他忍耐的最高点,折磨的他不知道洗了多少凉水澡,才能将他不断往上冒的欲念降下来。

“可是,我好累!”她真的连抬腿的力气都没有。“早睡早起,方能养生!”

“这样啊,”许安淡笑,“那乖就好好休息吧。”

他果真拉下被子盖在两人的身上,贺茜心满意足的叹了一口气,却发现他并没有将她圈入怀抱,而是弯起手臂悬空撑额,长指沿着鹅蛋脸的美好弧度慢慢往下滑,滑过纤细优美的颈子、圆润的双肩,最后定格在让他怎么都看不够的美景那里。

“你不是答应了,让我睡觉么,”他这样调皮,让她怎么睡。“你言而无信!”

贺茜强忍住身体深处那汹涌湃湃的愉悦,十个小玉指情不自禁的蜷缩在一起。“好热啊,我好热!”明明热的如火再烧,可为什么,她就是不舍得那热感来源的离开。

“乖,”低沉的声音略显喑哑,“我没有言而无信。”

“你有!”艰难的抵抗着那让人如痴如狂的愉悦,她真的快要疯了。

“你睡你的,我忙我的,大家互不干扰。”

这是什么见鬼的言论,然而此刻的她已经无法顾及他话里话外的对与错,她彻底的臣服在那一波又一波眩晕之中。

“天呐,你就是传说中的一夜七次郎么?”

许安瞪眼,“我是那种荒淫无道的人吗?”

呃,这个问题,她拒绝回答!

“嗯…”她轻咬着下唇,承受他所带来的愉悦。“你不累么?”

“在你面前,我怎么可能会累?”许安眉眼含笑,“我只会越战越勇!”吃了几个月的苦瓜青菜,他一定要开开荤,多吃肉!

作为专一的肉食动物,他只吃她这块儿小嫩肉。

“真不害臊!”贺茜十指紧扣住宽肩,过快的喘息让她的气息支离破碎,过度强烈的快意让她几乎不能自已,尖锐的指甲刺向他的后背,留下数个月牙印。

但许安一点都不觉得疼。他特别喜欢看贺茜高.潮时的动人模样,白皙的玉体染上一抹艳丽的绯色,那动人的颤抖,是他们相爱的证明。

她就像是一朵鲜艳的罂粟话,一旦沾染上,就再也无法离开。她的身体窈窕玲珑,她的体香清新好闻,她的吻温柔动人。

他爱的无法自拔,宁愿陷阱这滩沼泽里面。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当爸爸么?”贺茜气喘吁吁的问道。

“不,”许安轻柔的在她娟秀的额头上印下一吻,“我只是不愿再放开你,大家已经错过了好多年!”

兜兜绕绕这么多年,原来爱人一直就在身边。

“我也是。”

四目相对,皆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幸福的自己!

因为第二天要去找沈馨蓉,许安大发慈悲的没有在闹她。只是温柔的将她揽入怀中,两个人亲亲密密的咬耳朵。

“明天去见馨蓉,你打算怎么做呢?”这丫头古灵精怪的,一定是又有什么鬼点子了。

“就是喝喝茶聊聊天嘛,”贺茜调皮的眨了眨眼睛,“谈谈风花雪月,再谈谈人生理想。”

许安有些好奇了,“那你的人生理想是什么呢?”

“嫁给你当老婆,成为你孩子的妈!”这个理想是多么的高大上啊。

许安一脸的黑线,好吧,这理想,可以有!

“那你的理想呢?”有来有往嘛,来而不往非礼也!

“我的理想啊,”许安突然露出一个坏坏的笑容,“娶你当老婆,成为你孩子的爸。”

噗嗤,贺茜忍不住大笑,“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啊。”

望着晶亮的双眸,许安感觉内心深处,幸福的种子已经生根发芽。本来已经干涸的心田,经过爱情之水的滋润,温柔缱绻。

贺茜温柔的看着垂头冥思的俊颜,她从来都没有想过,可以与他共同孕育孩子,成立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小家。

在这之前,这些事情都是她不切实际的幻想。

以前,因为爱,所以她放手成全;现在,同样是因为爱,所以她要拼命守护。

他们现在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了,想到这里,她都忍不住的咧嘴傻笑。

她是一个任性的女人,固执且傲娇。可是,她好运的碰到了一个海绵宝宝,以一颗博大的宽容之心,包容了她所有的缺点和坏脾气。

让她每天都畅快的呼吸着幸福的空气,好似泡在了蜜罐里一样。

忽然,贺茜感觉到背上传来一阵阵的瘙痒之意,她猛地抓住使坏的大手,不可思议的惊呼,“你你你又…”

许安一个翻身覆在她的身上,嘴角咧开一抹愉悦的弧度,神采飞扬。

他在贺茜愤怒的眼神下,十分不走心的说了一句,“乖,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