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七十七章 她是我的公主殿下

第七十七章 她是我的公主殿下

进入新版阅读

出了房间,卢景阁就看见自家老妈在厨房忙碌的身影,这一大早在忙什么呢,弄的家里噼里啪啦的,好像放鞭炮似的,扰人好梦。

“好香啊。”肚子早就唱了空城计,他现在饥饿的能吃下一头牛。“妈,你这煮的什么东西,好香啊。”

他口水都要直流三千尺了,就是口袋没有带纸,所以,一定要矜持,不能丢人现眼呐。

卢母今天的心情明显很不错,她的眉眼带笑,兴致高昂。“我给馨蓉熬鸡汤呢。”她暧昧的对着卢景阁眨眼睛,“还是乌鸡汤!馨蓉昨天辛苦了,妈要给她好好补补!”

差别待遇要不要这么明显,卢景阁嘴角猛抽,为他遭受的不公平待遇,表达了强烈的抗议。

“累的人好像是我吧。”虽然有些脸红心跳,但是事实胜于雄辩。“从头到尾,一直在运动的人都是我啊。”不过,就算昨晚体己消耗殆尽,休息一晚,今天他又满血复活,还能再大战个三百回合!

卢母对于卢景阁的争宠行为感到很不耻。

“你才累了多长时间,要是馨蓉怀孕了,十月怀胎啊,你以为怀孩子很轻松么!”妈妈哪有那么好当,从备孕到怀孕再到宝宝出生,这中间的过程并不轻松。

她可是典型的帮理不帮亲,就算是她亲儿子,也照怼不误。

沈馨蓉刚出房门,就听到母子俩再讨论那么骇人听闻的话题,脚步一顿,尴尬的不知道该继续向前走还是退回房里。这…这…现在说这个,是不是有点太早了!

卢景阁也不知道,话题是怎样无限跑偏的。他只不过是想吃饭而已,为毛就惹的老娘发毛了。

“妈,我错了。我知道,这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现在投降,不算晚吧。

卢母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就在卢景阁以为他老娘已经原谅了自己,准备率先盛汤喝的时候,她老娘却丝毫不留情面的,一巴掌打到了他的手背上。

“妈,我是你亲儿子不?”卢景阁可怜巴巴的看着被恶意攻击的大手,果不其然,手背上一片火辣辣的红!

然而,卢母却直接无视了他的楚楚哀怜,笑容可掬的走出厨房,拉着尴尬的站在客厅的沈馨蓉,热情的嘘寒问暖。

“馨蓉,昨天辛苦了。妈给你熬了乌鸡汤,一会儿可要多喝点啊。”

“谢谢,妈!”沈馨蓉的脸爆红,对于卢母的热情又感动又无奈。显然对妈这个称呼她还不习惯,因此说出来的话,像是一个字一个字蹦出来的一样。

卢景阁在旁边已经翻了无数个白眼了。真的是有了媳妇就忘了儿子了,他发现,现在他在家里的地位呈直线下降的趋势,估计已经是垫底的了吧。

哼,以后可别怪他有了媳妇就忘了娘!

“别客气,咱们可是一家人。”卢母笑着拍了拍沈馨蓉的手,“一家人不说那两家话!”

唉,要是真的能够遇到这么一个善解人意的婆婆,那感觉也很不错啊。家庭氛围很好,每天都能开开心心的,这样的话,结婚也挺不错的。

只不过,她是假的啊。假的就算再逼真,也只是个高仿品!

“我知道啦,妈!”真的是越喊越熟练,一点都不觉得别扭。

这边婆媳俩是其乐融融,那厢卢景阁只感觉是阴风阵阵。明明三个人之间的距离不超过一米,然而他却感觉他们之间有一堵厚厚的墙,他悲催的穿不过去。

他决定不站在这里当木头了,对于这不公平的待遇,他已经无力吐槽。默默的掬一把辛酸泪,他决定到他的革命战友那里求安慰!

“你准备去哪里呀?赶紧去洗洗手,马上就开饭了,馨蓉都饿了!”

“知道了。”卢景阁意味深长的看了沈馨蓉一眼,那眼眸深处的调侃,惹的她俏脸一红。“我这就去洗,可不能饿着我的公主殿下了。”

公主殿下?呕,沈馨蓉被这肉麻兮兮的略显中二的称呼雷的是外焦里嫩,恶心的她差点把昨天吃的饭吐出来!

这男人绝对是故意的,故意的恶心她的,百分之百!

“有这等觉悟还不算笨!”偏偏这话很得她老人家的芳心。“等馨蓉有了孩子之后,你要把她当王后看!”

卢景阁已经不想再说话了,这八字还没一撇呢,他的地位已经越来越低了。

沈馨蓉也待不下去了,这三句话里两句不离孩子,她这脆弱的玻璃心啊,实在是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妈,那个…大家先去洗漱了啊。”沈馨蓉红着脸开了口,然后也不等卢母回应,拉着卢景阁的手就走。

再待下去,她真的无地自容了喂。

简单的吃完饭,又驱车到娘家转了一圈,等到回到家的时候,沈馨蓉像个死狗一样瘫倒在沙发上。应付父母的狂轰乱炸,真的比上班还累。

卢景阁也累的不轻,显然也有一些吃不消。

“我料的不错吧,他们真的是催完结婚就催孩子了。”

沈馨蓉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真不知道该说你是料事如神,还是乌鸦嘴!”

孩子?哎哟我的天,想想都觉得头疼欲裂。

“没事,这事儿我不是应付过去了吧。他们要是再提,也得半年之后了。”

“得亏你机智,居然真的难收场!”

“那是。好啦,咱们早点洗洗睡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沈馨蓉觉得她变了,不能否认的是,她现在对卢景阁的好感爆棚。如果说,她一开始真的只把他当普通朋友,对他的感情如同百合花那样的纯洁,不掺杂一点点的杂质。

然后却因为一次的亲密接触,她再看他的眼光就不再纯洁,甚至开始幻想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这样说起来,别人会不会以为她是一个变态!

她最近真的很困扰。她赫然发现,她总是时不时的像个小偷一样,直盯着卢景阁似笑非笑的薄唇,肌块分明的胸膛,甚至是…

以前她不是没有见过他训练有素的好身材,可是,那个时候她真的是以纯欣赏的眼光再看。可是现在不一样,她是盯着看,还老是被他抓现场。这样宛若白痴的举动,让她很抓狂。

她发现了问题,并急切的想要改正,无奈,眼只随心走,不跟着理智走。她虽心急,却又无可奈何。

原本无坚不摧百毒不侵的她,好像解除了伪装,更让她难以接受的是,她纯洁的感情还渲染了欲望的味道。

她想要再一次完完整整的拥有他,感受他的热情,在他的温柔下放飞自我。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尤其是生病的时候,她不想再硬扛,而是想躺在一个人温暖的怀里撒娇。

洗完澡,沈馨蓉坐在床上发愣,苦无思绪的她按下了好友的电话。

“沈馨蓉,你丫的终于舍得给我打电话了。我还以为你滚回外太空,不在地球上了呢。”

贺茜很火大,对你沈馨蓉的忘友行为感到很不忿。

“我不是故意的。”她自知理亏,所以乖乖认错。“对不起嘛,别生气,我家贺茜最好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这情况不太对啊,沈馨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了。要是平常,她早就以比她大两倍的声音吼回来了。“你和你家老公怎么咯?”

“我哪有什么老公,大家是假结婚的好不好!”

至于她和卢景阁春风一度这件事情,她并不打算如实一告。一是丢脸,二是她还没想好要怎么说。

“搞不好哪天就弄假成真了。”十有八九,绝对可能!

已经弄假成真了,沈馨蓉在无声的咆哮,只不过他们很有默契的假装没这回事而已。

“不可能,”她连声拒绝,不知道在说给贺茜听,还是再说给自己听。“大家当初可是签订好了协议,是假结婚。再说了,现在大家是好朋友,好基友!”

“可是只要你们相爱,随时都可以毁约呀。”两情相悦多好的事情,干啥非要墨守成规呢。

她就是不知道他的想法,所以才不能冒冒然的行动啊。她最怕把那层薄薄的窗户纸捅破之后,他们连朋友都没得坐!

“不会,大家绝对不会的。”

贺茜无语了,“馨蓉我真的搞不懂你啦。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对卢景阁绝对有感情了。当初你劝我的时候不是说爱就要坦坦荡荡的么,怎么同样的问题摆在你的面前,你却变成了鸵鸟了。”

她真的搞不懂他们这两个奇葩,脑袋瓜子里面再卖些什么药啊。明明是男的俊女的靓,臭味相投的天生一对,干啥非要搞的特立独行,那么与众不同。

“贺茜,我不是逃避,而是真的觉得现在这种情况很不错。”

不错吗?她自己都不敢确定!

“我很好奇,你们天天在一起,难道就不会日久生情么?”

“不会啦。要有感情早就有感情了。”

不管贺茜问什么,沈馨蓉打定了主意,否定到底。

贺茜才不信好闺蜜的口是心非,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苦口婆心的劝道:“馨蓉啊,我给你说啊,这天底下男人多的是,可是能看对眼的…嗯…真的不多!”

闺蜜的话筒里面传来了略显粗重的呼吸声,猝不及防之下,沈馨蓉被硬生生的吃了一碗狗粮。

不用想都知道他们在做些什么,随意的寒暄两句,沈馨蓉迅速的挂断电话。

她无力的倒在床上,两眼无神的盯着天花板,心思紊乱!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