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七十六章 假戏真做

第七十六章 假戏真做

手机阅读

“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么?”她刚才没出现幻听吧,好像听到了闷哼声。

“没事。”才怪!拜托,现在不要和他讲话,天知道他现在忍得有多辛苦。青筋毕露!

她是没有发出悠扬的吟唱,可是,那不断粗重的喘息,让他的身体深处,仿佛有熊熊烈火在燃烧。温香软玉近在咫尺,清幽的女儿香沁人心脾,他想要得到更多。

这声音,怎么听都不对,信他的话才有鬼呢。沈馨蓉急忙转头,却和卢景阁的薄唇擦边,及时只是春风一扫,却让房间的温度赫然上升了好几度。

“你…”娇羞的女儿姿态,欲语还休。

“抱歉,”卢景阁紧抿着嘴唇,“我不是故意的。”

她当然知道他不是故意的。这男人虽然平时看着不着调的样子,但却是一个正儿八经的绅士。

“咦,你的脸好红啊,是不是发烧了?”顾不上羞涩,白皙小手急忙覆上他的额头,卢景阁情不自禁的抖了一下,他猛地抬起头,目不转睛的看着认真测量他额头温度的小脸。

眼眸深处,有抹异样的色彩。

测量完他的,又摸摸了自己的头,沈馨蓉有些疑惑,“不烧啊,可是你的脸怎么那么红呢?”说完,还像是一个探索家一样,倾身向前,想要一探究竟!

清幽的香味越发的浓郁,卢景阁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这一低头不要紧,却差一点害的他鼻血直流。

只要他稍微动一动眼珠子,就能看见,那深藏于衣领下的绝美风景。偏偏他老妈还很有心机的给她准备了一件略显性感的睡衣,那若隐若现的美景,要是仔细的欣赏,还能描摹出那绝美的轮廓。

他老娘确定不是在故意坑他?

如此活色生香的情景,只要是个有血有肉的正常男人,就绝对不可能无动于衷,除非是真的有什么难言之忍。

沈馨蓉不知道,她只不过是做了一个简单的动作,就已经撩拨了男人的心弦以及那蠢蠢欲动的渴望。

咦,他怎么不说话呢,沈馨蓉只好低下头,想看他在搞什么飞机呢。结果就发现他正专心致志的看着她,一时之间,她感觉到有一股奇特的电流,在两个人的身体里面,来回的流窜。

她看着他,他也看着她。他情不自禁的仰起头,她则超配合的低下了头。他的视线定格在她的唇上,她莫名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好象…好象希翼他能够尽快的赶走唇上的空虚。

心有渴望,于是她大胆的看着他好看的薄唇,微偏了头,寻找着适当的角度。

两唇像是受到了蛊惑一般,不断的向彼此靠近。很快,两人就有了第一次的亲密接触。

双唇相触之际,如电击般的酥麻感让沈馨蓉愣住了。

“你的嘴巴有电!”沈馨蓉突然喊道,皱着眉头抚摸着嫩唇。“嘴巴麻麻的。”

她没结婚,但并不代表没有谈过男朋友,不了解男女之间的那些情事。对于感情上的事情,她向来就很直白。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也绝对不会勉强。

接吻什么的,她并不是没有经历过。只不过有这么大感觉的,能后触动她心灵的,还真的只有这么一次。

卢景阁闻言,十分得意的笑了。至少,他不是一厢情愿的单相思了。

“电的就是你。”她太美,如同鲜艳夺目的罂粟,只要沾上,就放不开了。

他灼热的气息在鼻尖回荡,与她的呼吸相互交缠,缠缠绵绵。他们身上散发着同样的香味,可是附在她的身上,就是莫名其妙的多出了一份香甜。

唇齿交缠,随着他的呼吸,被她尽数吸入肺中,填补了那越来越强烈的空虚之感。

为了能够更加尽情的品尝她的甜美,大手猛地一拉,她一个趔趄,摔倒在他的怀中。他一个转身,两人就对调了位置。

他吻得很深、很重,那凶猛的姿态,好似想要夺取她的呼吸。她的双手在无助的上下摆动,像是溺水的蝶,在不断的煽动翅膀。

沈馨蓉有些手足无措,她想推开他,又不太想推开他,半推半就,如醉似痴。不知道是成全了他,还是满足了自己的渴望。

这样炙热又疯狂的吻会让她窒息,可是她又觉得满心欢喜。没关系,就这样吧,这难得的悸动让她觉得,就算是昏过去,也无所谓。

藕臂勾着男人的脖颈,主动的加深了这个吻。

接收到了沈馨蓉的意思,卢景阁变得越加的勇猛。她的意识逐渐的模糊,脑筋也一片空白,除了那越来越滚烫的体温,再也感受不到其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放开了她,她的唇有些微痛,可是感觉却不赖。两人气喘吁吁的注视着对方,休息了半分钟之后,很有默契的再次投入到热吻之中。

可是,这次卢景阁不单单满足于现状,他想要品尝她更多的甜美,让她彻底的沉沦在他编织的快乐之中。

沈馨蓉只觉得有火在烧,那越来越炙热的温度和越来越强烈的空虚,让她想要得到更多更多。可卢景阁好像故意要闹她,就算她表现的再明显,可是他偏偏就是止步不前。

气的她在他的腰间,狠狠地掐了一下。

这一秒刚出气,下一秒,卢景阁就凶狠的占有了她。空虚瞬间被充实,沈馨蓉忍不住失控的尖叫,浑身颤抖的不停。

“馨蓉啊,”耳边的男声略带喑哑,显然也被情.欲所渲染,可却该死的好听。“彻底沉沦吧!”

她已经无力回答,可是那颤抖的不能自持的娇躯却清楚的告诉了她的答案。

男人猛烈的进攻让沈馨蓉如同漂泊在海洋里面的小船,只能随着波浪的起伏而浮浮沉沉。那越来越勇猛的愉悦让她越加的放浪形骸,尖叫连连。

那高亢的声音有刺破九霄的架势,听在卢景阁的耳中,却犹如那仙乐一般,让他越加的有疯狂。

终于,沈馨蓉受不了这强烈的刺激,晕了过去。而卢景阁也在粗重的喘息中释放了自己。

睁开眼,沈馨蓉敏感的发现一只大手轻放在她的腰间。勉强张开眼,她赫然看到了一张熟悉又俊美的脸。

她的脑袋有一会会儿的断片,隔了几秒钟,理智便恢复了正常。想起刚才那活色生香的场景,小手急忙按着心脏剧烈跳动的胸口,双颊红绯。

我的老天呐,她竟然和她的室友真的进行了深层次的感情交流。

有夫妻之名还有夫妻之实,这还叫假结婚么?

可是她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这一切,发生的水到渠成,是暧昧做的孽。她不想失去难得的一位志同道合的好朋友,更不想直面好友上床的尴尬。

但是,他们同住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总不可能视而不见吧。

卢景阁醒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纠结的近乎扭曲的俏脸。

他赧然,想起昨夜的擦枪走火,他有些悔恨。确切地说,他是害怕沈馨蓉对他的感觉变坏了。他们都不想破坏现在的关系,不想让这场婚姻才经历了一个月,就以离婚结束。

但是覆水难收,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力的补救。忘了昨晚的疯狂,并且调整心态。

不能否认的是,他对这位假婚妻子确实有了不一样的情愫,可是她是怎么想的呢,是否会因此提出离婚的要求呢。

对于她会怎样选择,他真的一点把握都没有。

“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的表情看起来如此的…义愤填膺?”

“啊?”有这么明显么,“你的床太硬了,睡的我腰酸背疼。”

哎哟我去,话一出口,她就悔恨了。她的这张破嘴啊,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来,我给你揉揉。”可能是昨晚疯狂的后遗症,他可能有点太粗鲁了。

噗,沈馨蓉瞠目结舌,思想不由得跑偏,好在她及时的打住了,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她很有可能会在他面前丢人的鼻血直流。

“不…不用了,一会儿就好了。”

卢景阁没有说话,径直坐了起来。听到被子和肌肤摩擦的声音,沈馨蓉转过了头。对于他的听话,她应该高兴的,可是这心底隐隐的失落,是怎么回事!

突然,她感觉背上有一双温热的大手,在温柔的为她揉捏着。她的身子一僵,惹来身后男人的不满,“放松一点,你太僵硬了。”

他还真的是说风就是雨,说按摩就按摩,直接无视了她的意见。不过,为啥她一点都不生气,反而有种欢呼雀跃的感觉。

“怎么样,舒服点了么?”

“舒服多了。”这真的是实话实说,不含有一点点的恭维。“你这按摩技术不错啊,炉火纯青!”

卢景阁也不矫情,对于沈馨蓉的夸奖,一律概括承受。“承蒙夸奖,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真是不害羞,给点阳光你就觉得无比的灿烂!”

“有眼光了还不灿烂,那不是暴殄天物么?”卢景阁一副你是不是傻的表情,逗的沈馨蓉乐不可支。

两人很默契,对于昨夜的事情,只字不提。谈天谈地谈鸡毛蒜皮的小事,嘻嘻哈哈,分外轻松。

卢景阁很绅士的为沈馨蓉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然后才捡起自己的衣服,迅速的穿上。为了避免她尴尬,还很有眼色的退了出去。

事实上,他是怕控制不住自己的狼子色心。毕竟他这‘媳妇’前凸后翘的完美身材,真的很让人浴血喷张。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