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七十五章 阴谋重重下的推波助澜

第七十五章 阴谋重重下的推波助澜

手机阅读

说的是那么个道理,他刚回国,事情肯定比较多。精神不好,确实对那件事情兴致缺缺。可是娇妻在怀,还能坐怀不乱?说出去谁信!

“儿子呀,你老实跟妈讲,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呢?”

当着自家媳妇的面,跟儿子讨论这么隐秘的问题,真的好吗?

看到沈馨蓉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硬憋着的怪异模样,他就感觉很尴尬。

“妈,你想多了,我正常得很!”正常的不能再正常了,真想不明白,为什么他老妈的脑袋瓜里面,总会出现这种奇奇怪怪的理论,连难言之隐都出来了,我的个天呐!

他到底哪里表现出他很不正常了,他看着就这么缺男子气概吗,天啊噜,在国外,他可是不折不扣的猛男呐!

卢景阁第一次觉得回家是一个错误。今天,就是今天,他的面子和里子全部都丢光了!

现在他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好吧,那我就姑且相信你一次。”反正今天晚上就能见分晓了,倒也不急于这一时。

如果他们两个敢联起手来骗她,到时候,哼哼,看她怎么收拾他们两个!

终于有惊无险的度过了第一关,卢景阁这才发现,他的后背一片冷汗。不过他真的一点都高兴不起来,被亲妈怀疑自己不是真男人,他有些欲哭无泪。

“好了,该准备的都准备的差不多了,你带着馨蓉出去走走吧,二十分钟之后,回来吃饭。”一会儿她要和老头子商量商量接下来的计划,他们在这里,完全没有机会。

卢景阁早就不想呆在这里了,立即拉着沈馨蓉出去了。

走出家门,卢景阁深深的舒了一口气,那一副见了鬼的模样,惹的沈馨蓉捂嘴偷笑。

“哈哈,我怎么觉得,你这模样像是打了一场攻坚战啊!”

“你还笑呢,”卢景阁气的是咬牙切齿,“你刚才给我妈说了什么破坏我形象的事了?”

“冤枉啊,”沈馨蓉嘟着小嘴,“我就是说,你最近很累,大家很少在一起而已。结果伯母就臆想出那么多种可能,真的太可爱了。”

“就说了这些?”

“对啊,不然还能有什么!”她才不会告诉他,他老妈还很猛地问她,在那啥的时候,他对她温不温柔。

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她脑子里面突然出现了,那天她不小心看到的有色画面。

那天她提前下班,打开门的时候,刚刚看到了刚刚沐浴完,就裹了个浴巾的卢景阁。许是没有想到她会这么早回来,他有几秒钟的错愕。

两人都有些尴尬,就在他准备回房的时候,那不安分的浴巾赫然从主人身上掉了下来,于是乎,她就看到了让人长针眼的一幕。

尽管他几乎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捡起浴巾迅速回房,可是那雄壮威武的身躯,已经深深的印在了她的脑子里面。

哇塞,他的肌肉很紧实呀,还有那八块腹肌简直不要太明显。那犹如健美先生一般的身材,惊艳了她的眼睛。

“算了,不管她了,我陪你去转转吧。这里的环境还不错。”

这一个月来,他们已然从陌生人变成了好朋友,知无不尽言无不谈。陌生感和疏离感渐渐的消失,两人之间的感情是越来越好。

沈馨蓉发现她变了,她会时不时的主动给他发消息或是打电话。

卢景阁发现他变了,他会时不时的盯着那张樱唇想要一亲芳泽。

他们两个都变了,只是,都未曾发觉。

回到家的时间刚刚好,卢母正好把最后一道菜端上了桌。

“吃饭啦。”

吃完饭之后,卢景阁自动请缨去洗碗,得到批准之后,却拉着沈馨蓉一起去了。

卢母和卢父看着腻腻歪歪的两人,嘴角露出了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

洗完碗之后,卢母拉着沈馨蓉的手坐在沙发上,看着她两个深深的黑眼圈,心疼坏了。

“馨蓉累了吧,累了的话就早点去休息吧。”

“不休息了,大家这会儿就回家了,明天还要去馨蓉爸妈那里呢。”

“正巧大家也想去看看亲家,明天咱们一起去。今天,你们就在家里休息吧,我已经把床给收拾好了。”

卢景阁瞠目,为啥他有种掉进陷阱里的感觉。看着自家父母脸上露出的慈祥的笑容,为啥他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阴风阵阵啊!

沈馨蓉没有说话,只是脸红的看着她名义上的老公,将决定权交到了他的手上。

这种事情,让她怎么拒绝!

“既然这样,那好吧。” 明里是征求意见,实际上并没有拒绝的余地。

卢景阁的房间是这栋房子里面,最小的一间房。

“奇怪,原来我不是住这间房啊?”

“哦,你的那间房,我改成书房了。”

还有这种操作?卢景阁傻了。

“别傻站着了,馨蓉累了,你们洗完澡,早点休息吧。”

“知道了,妈。”

对着卢母甜甜的笑了一个,卢母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去。

这个房间真的很小,偏偏卢母还为他们买了一张超大size的床,放下床之后,基本上就没有空暇的位置了。

“看来大家今天只能凑合一晚上了,我连打地铺的地方都没有。”他老妈也真的是操碎了心了,让他们住这么小的一个房间也就算了,竟然还给他们准备了一床被子,这让他们怎么睡呀。

“也只能这样了。”

要是出去睡的话,那岂不是不打自招?

“需要我放个枕头在中间么,画个楚河汉界?”他是君子不假,可是,他对她的感觉已经变得不再纯粹,他很怕自己一个控制不住,就化身为狼了。

“你好幼稚喔。”不能否认的是,被卢父卢母强留下来过夜之后,得知他们要同睡一张大床开始,她的心就莫名的在期待着,紧张的怦怦直跳。

至于在期待什么,她也说不上来。

“你先去洗澡吧,我先眯会儿。”一天都没闲着,精神还保持着高度集中,他是真的累了。

沈馨蓉也不矫情,径直去了。

将疲惫尽数洗去,一身清爽的回来之后,沈馨蓉这才发现,卢景阁已经睡的香甜。

“景阁,起来洗澡了。”她绝对不能容忍一身汗味的他,睡在干净的床上。

这是她的小洁癖。

“嗯,好。”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卢景阁打着哈欠出去了。

男人洗澡就是快,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他就回来了。

“馨蓉,”卢景阁一脸的为难,好似遇到了什么难事,又张不开嘴的感觉。“我想问你个事情。”

“你问吧。”他们之间需要这么吞吞吐吐的么?

卢景阁轻咳两声,这才犹犹豫豫的开了口,“那个啥,你可不要但我是流氓啊。我是想问你,会不会*啊?”

“*?”沈馨蓉傻了,这是什么见鬼的要求啊!

“对。我刚回来的时候,看到爸妈躲在一旁。他们以为我没看到他们。”

想起童心未泯又极具探索精神的父母,卢景阁就哭笑不得。

“看来爸妈并没有完全相信大家,还在怀疑大家呢。”哈哈,他们真的太可爱了。

虽然很想否认,但他还是无力的点了点头。

“我不会啊。”而且听着怪怪的。

“我给你放爱情动作片看,然后你试着来两嗓子如何?”

沈馨蓉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

然而,就算她看的快要流鼻血了,可是她就是叫不出来。走投无路之下,卢景阁狠掐了她的腰一下,疼的她哇哇大叫。

“你在干什么呢?”差点没把她疼死。

“看来痛呼和舒服的呼声不一样啊。”

沈馨蓉嘴角微抽,这不是废话么!

“你真的叫不出来么?”

“真的叫不出来!”她又不是变态,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变态的癖好。

卢景阁冥头苦思,“那大家只有来真的了。”

来来来来来真的?

沈馨蓉愣那里了,他的意思是,他们要真枪实弹的啪啪啪么?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竟然有那么一堆堆的小期待。天啊噜,她怎么会有这么yellow的想法,她一定是太久没有谈恋爱了,才会变得有些空虚寂寞了。

“你说的是真的?”

“别无他法!”

天呐,沈馨蓉傻了,“大家可以么?”

“怎么不可以?来,坐好!”

坐好?不是应该先躺下么!难道他们一开始就要做那么高难度的动作么?这样不好吧,毕竟有父母在,也不好太激烈了吧。

“你太紧张啦,放松。”大手轻柔的拍拍纤背。“腿先盘起来,双手自然垂下,头也垂下。”

大手揉着肩膀,按压着肩胛骨的穴道,然后又按着她的左胳膊,自指尖开始细心的按摩,揉捏、绕圈圈、按压穴道…沈馨蓉舒服的叹了一口气,闭着眼,微偏着头,尽情的享受“老公”的服侍。

“舒服么?”

“真的好舒服啊!”

“舒服就叫出来吧。”

沈馨蓉撇嘴,他按的她好舒服,可是她就是叫不出来,尤其还当着他的面,这让她情何以堪。

该死的,要是她再不叫,他就真的要荷枪实弹的上了。天知道,这样抚摸她细致的如丝绸一般的肌肤,对他来说,是多大的一重考验。

她身上传来的若有似无的香味,让他略显饥渴的心在蠢蠢欲动。耳边传来她微不可闻却又娇柔万分的低吟,他很难没有感觉。

那种狂猛的感觉流经四肢百骸,最终汇聚在了小腹处。那隐隐的热流来势凶猛,让他不得不咬牙,才能忍住想要一亲芳泽的渴望。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