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七十四章 高大威猛里的废柴

第七十四章 高大威猛里的废柴

手机阅读

心里有事,时间就过的飞快。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即使他们是假结婚,也逃脱不了这宿命。

“不过是回趟家而已,干啥一副苦大仇深的感觉,又不是要上战场,不必这样的视死如归。”看到沈馨蓉一脸如临大敌的表情,卢景阁就忍不住的想笑。“爸妈他们不是老虎,不会吃人。”

沈馨蓉没好气的白了一眼偷笑不已的男人,“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冷哼一声,傲娇的转过头,以冷漠来掩饰内心的焦灼。

天呐,她现在心乱如麻,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了。交握不对,放在腿上也不对,托腮更不对,受不了这样的煎熬,沈馨蓉烦躁的抓着头发,忍不住大吼一声,“好烦啊!”

那突如其来的粗犷的一吼,着实吓了他一跳,握着方向盘的手尚未用了一点力,车就偏离了正常的行驶轨道。好在他反应的快,立即回归正常。

沈馨蓉正在抓耳挠腮,因此并没有发现刚才发生的惊魂事件。她低着头,抓狂的揪着衣摆,狠狠的揉搓,好像在恶整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样。

“你怎么了?”这样子,太反常了。

为了能顺利过关,这个星期他们可是做足了准备,真的像是热恋期的情侣一样,多交流多沟通,猛背对方的资料,就差没背对方的祖宗十八代了。

可是,见公婆这种事情,恐怕是新媳妇最紧张的时候吧。尤其是,他们是假的,假的,碰到什么难以招架的问题,她该怎么办呢。

当然,她不是害怕卢父卢母,而是怕自己说了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话,贻笑大方,那就不好了。虽然她是马大哈呢,常常语不惊人死不休。

“我紧张啊!”这还用问么!

“真的不用紧张,一切有我!”他绝对会极大的发挥他插科打诨的功力,将危机平安的度过。

即使卢景阁说的再云淡风轻,可是沈馨蓉还是忍不住的紧张。

“你看,”卢景阁指了指窗外,“天空飘来五个字,那都不是事!”

沈馨蓉一脸的黑线,这男人,真的是…幼稚!

路上的时间,就在卢景阁那十万个冷笑话中度过了。虽然她对于他的好心贴心用心感动不已,可是对那冷的直让她掉鸡皮疙瘩的笑话,她真的敬谢不敏。

因为,实在是消化不了。

“爸,妈,我回来了。”卢景阁提着大包小包,率先走进了房间。

而沈馨蓉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这才不紧不慢的跟了进去。“爸,妈,大家回来了。”

尼玛,真是够拗口的啊。她不由得一抖擞,鸡皮疙瘩掉落下来,铺满地。

“馨蓉,你来啦。”卢母的眼里现在只有沈馨蓉,至于那让她无比糟心的儿子,她直接选择了无视。

“妈,你的眼里已经没有我的存在了。”吃自家媳妇的醋,不丢人。

“没有就没有了,这么大年纪了,还争糖吃,害不害臊!”

果然,有了媳妇之后,他的地位就直线下降了。

“这有什么好害臊的,”卢景阁说的那叫一个脸不红心不跳,“我这是爱老婆的表现。”

沈馨蓉听的直翻白眼,然而肉麻兮兮的话对于卢母来说却很受用。只见她笑得合不拢嘴,高兴的眼睛直冒星星。

“好好好,看你们感情这么好,我就放心了。”

沈馨蓉但笑不语。

“好了,我去给你们准备饭菜了。”今天她可是壮志凌云的要为她的宝贝媳妇,准备一桌满汉全席。

“妈,我和你们一起去。”就算她不会做饭,搭把手还是可以的。

卢母真的是越看越满意,她止不住的点头,“好,好,好!”

沈馨蓉乖巧的跟着卢母进了厨房,卢景阁则和卢父坐在沙发上看资讯。

卢母的八卦之心在骚动,显然,她也不打算为难自己。她手里洗着菜,但是嘴巴也没闲着。

“馨蓉啊,景阁对你好么?”

“嗯,挺好的。”确实挺好,每天早上都有香喷喷的早餐吃,她幸福的都快流泪了。

“那你们打算你们时候要孩子啊?”革命的道路才踏上了第一步,任重而道远啊。

沈馨蓉手中的刀一顿,两朵红云瞬间飞上了她的脸颊,她顿了顿,佯装无事的说道:“孩子这件事嘛,急不得。该有的时候,自然就有了!”

两个人各在一房,各睡一床,哪里来的见鬼的孩子啊。

她是纯娘儿们,不是雌雄同体啊。

卢景阁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心思全在厨房里面的沈馨蓉身上,他很担心她会承受不住他老妈密集的炮火攻击啊。

要不要去支援一下呢,还是相信她有深厚的抗击打能力呢。

“景阁啊,你在担心什么呢,你妈又不会吃了你媳妇。”

卢父免费送了他儿子两个赤 裸裸的白眼,眼里的鄙视简直不要太明显。

“我没担心吧,爸你想多了。”

这臭小子还不承认?哈,还想在他的火眼金睛下伪装,也不想想,他吃过的米,比他吃过的盐都多!

“你就继续装呗。”有什么好否认的,担心就担心呗,他又不会嘲笑他!

“我没装,因为根本没必要!”在证据面前,抵死不认。

卢父一副我是过来人什么都晓得,你不用狡辩的表情,那高深莫测的笑容,让卢景阁的脊背一片凉。

“景阁,你们还处在蜜月期啊,是不是很如胶似漆啊?”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睡在床上。

“那是自然了。”新婚燕尔应该是这样的吧。

“那你可要注意点了,一点要有节制,否则容易肾虚!”

卢景阁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原来他老爸是这个意思啊。为防止卢父再问出身份惊心动魄的问题,他决定还是远离战场。

“我去厨房看看,需不需要帮忙。”

说完,也不等卢父回话,头也不回的溜了。

“这孩子,”卢父有些恨铁不成钢,“还是像小时候一样羞涩。”

卢景阁前进的步伐一趔趄,内心里面好似有三十二头草泥马极速奔过。

他的人生字典里面,从来都没有羞涩这两个字的存在!

厨房里面还是一片的其乐融融,母慈子孝。当然,忽略掉沈馨蓉越来越红的脸,就更加的完美。

“在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为掩饰他的刻意,他双手环胸,靠在门上,脸上带着明媚的笑容,端的是气定神闲的高人架子。

“景阁啊,正好你来了,妈刚才问了馨蓉了,你可要多努力了。”

什么叫他也要多努力了?卢景阁一头雾水,他满是疑惑的看着沈馨蓉,结果后者只是对他露出了一个尴尬的笑容,然后就心虚的低下了头。

再搞什么飞机啊,他直觉上,刚才那句话绝对不是好话。

“景阁啊,不是妈说你,就算工作再忙再累,你也不能忽略了爱人之间的情感交流啊。”

若不是碍于媳妇在场,她真的很想揪他的耳朵啊。她把他生的那么高大英俊,结果他骨子里却流淌着废柴的血液,这让她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

再被他这样耽误下去,她什么时候才能抱上她可爱的孙子。

什么爱人之间的情感交流啊,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为什么他越来越糊涂了。

“妈,你在说什么呢?大家每天都有交流啊。”他哪里忽视了啊。

被冤枉的锅,他绝对不背。

“还想狡辩,”卢母气的吹胡子瞪眼,“妈就问你,你是不是下班回来以后,吃过饭,洗过澡,就去睡了。”

“是啊。”这有什么不对。

“还是呢,”卢母拿起鸡毛掸子就往他的屁股上抽,“照这样下去,你们什么时候才能给我生个孙子!”

等等,他是不是理解错了,原来爱人之间的交流是那个交流啊。

卢景阁一边躲,一场哀嚎,“妈妈妈,别打了,你听我说!”

“好,你说!”卢母也打累了,一手拿着鸡毛掸子,一手掐着腰,气喘吁吁。“今天要是不给我说出个一二三出来,”她往梳洗台上狠狠地抽了一棍子,“看我怎么收拾你。”

沈馨蓉见状,急忙乖巧的拍着卢母的背,为她顺气。

厨房里面的鸡飞狗跳,只得到了卢父一个淡淡的注视,他没有起身观战,而是继续关注国家大事去了。

“妈,你怎么能一言不合就打人呢。”屁股上哗啦啦的疼,“我刚是理解错了意思了嘛。”

有什么话不能直白点说嘛,干嘛要说的那么委婉。

说不出来上床两个字,说个同床共枕,他不就知道是啥意思了嘛。还情感交流呢,啧啧啧,真够文雅的。

“什么意思?”

“妈,你先认真听我说啊。我刚从国外调回来,工作真的很忙,累得差不多就是个死狗。我就算再想,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身体已经超负荷了啊。”

沈馨蓉很配合的点头,“对啊。你看,他最近都瘦了!”

哪瘦了?明明是胖了,这是在欺负她老眼昏花么。

卢景阁眉头紧皱,眼睛直跳,嘴角直抽抽。真的是不怕神一般的对手,就怕猪一般的队友啊。

讲他的精神状态都比将他的体重更逼真。

眼看卢母有风雨欲来的感觉,卢景阁赶在暴风雨来临之前仓皇的说明,“妈,我是准备把手里的活忙完,然后再要孩子的。”

“真的?”这小子心眼极多,谁知道是不是在骗她呢。

不行,她今天一定要想方设法,一探究竟!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