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七十二章 这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第七十二章 这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手机阅读

“妹夫呀,你千万不要听贺茜胡说,”沈馨蓉自然听出了许安的调侃,但是她内心够强大,直接忽略了。“三人成虎的事情很多呀,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是不是?”

“嗯,你说的很有道理。”该配合演出的时候,许安一向配合。“我不会偏听一家之言的。”

“这才对嘛,”真的是孺子可教,贺茜那死女人还没有她老公可爱。“贺茜能娶了你,绝对是她的福气!”

贺茜捂着脸,无地自容。这个口无遮拦的女人啊,托她的福,现在的她都不敢看许安的脸。不用看都知道此刻他的脸上一定是五彩斑斓。

“馨蓉,不要乱用词语。”好歹也是正规大学的毕业生,“一定要把自己描的那么黑吗,我真的怀疑你的语文水平,是否还停留在小学阶段!”

“不不不,我早就毕业了,只不过我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数学是美术老师教的,英语是微机老师教的。”

“所以你才经常挂科么?”追本溯源,原来源头在这里。

电话那端的沈馨蓉,朝天上翻了一个白眼,她发现自从贺茜结婚之后,她们之间的默契值已经变成了负数。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贺茜跟她慢慢的都不在一个频道上了。

“错,我想说的是,所以我学不好是情有可原的!”因为没有因材施教!

够不要脸,够厚颜无耻,她拜服!

“馨蓉啊,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我好去吃喜酒,送红包。”

“你得送个大红包。”她们俩啥关系,好的都能穿一条裤子了,像连体婴一样。“大大的红包!”

“没问题,只是包多少合适呢?”贺茜蹙眉,思考的很认真。“我决定了,就一块钱就好!”

“一块钱?”沈馨蓉咬牙,“对我你也敢这么抠,信不信我揍你啊!”

“说好的温柔呢,”贺茜翻了个白眼,“这才两分钟,你就破功了!一块钱嫌少啊,那就一毛!”

“贺茜!你个死女人是不是皮痒痒了?”

“呀,这都被你知道了,好久没松了,就是有点痒呢!”

这女人气死人不偿命的手段还是那么的炉火纯青,要不是离得远,她真的会杀过去,当众给她几个板栗子。

“别以为我不敢揍你!”

贺茜挂断了电话,给沈馨蓉发了一个视频,许安很自觉的向旁边靠了靠。

视频接通以后,沈馨蓉看到了一张得意洋洋的超大号笑脸。

“我的天啊,”她夸张的大喊,“你老公是在把你当猪养么,你这是在往横向发展啊。去去去,把你的大饼脸转一边去,不要侮辱我的眼睛。”

“你什么眼神呐,我这明明是瓜子脸,哪里是大饼脸啦。”就算是大饼脸,她也是可爱的大饼脸啦。

对于贺茜那无力又苍白的说明,沈馨蓉直接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她不耐烦地掏了掏耳朵,痞痞的说道:“管你是瓜子脸还是大饼脸呢,我现在对你没兴趣。妹夫呢,我要看妹夫!”

“什么妹夫?”贺茜抗议,“明明是姐夫好吗?”

沈馨蓉讪笑,“你今年多大?”

“二十五啊。”

“我二十六,所以,不用再争辩了,事实就摆在这里。”看到贺茜一脸郁闷,她就止不住的高兴。“所以,乖妹妹,别再藏着掖着了,快让我的妹夫出来,我要看看他是何方神圣!”

竟然把贺茜吃的死死的,妥妥的有异性没人性,还甘愿为爱隐婚。

“真不好意思,他出去了,就在一分钟之前。”事实上,许安只距离她五米开外,不过她知道他现在很忙,所以不想打扰他。

沈馨蓉哪里肯相信,“少来,我不信!”

贺茜二话不说,将摄像头扫视了一周,果然没见其他人的存在。

事实上,许安只是怕贺茜冷,回房为她拿了一件外套而已。当然贺茜不说,他也不会主动漏底的。

“好了,沈馨蓉女士,老实招来,什么时候举办婚宴?”玩笑归玩笑,正事上一点也不马虎。

好闺蜜结婚,她是铁定要到场的。不过上次陆晴的婚礼给她留下了终身难忘的印象。

陆晴知道情况后,马不停蹄的赶来,不断地说着抱歉,贺茜也是悲情万分,两人抱头痛哭,声泪俱下,看的大刘和许安也很心酸。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件事情和陆晴并没有什么关系,她就算再恨,也不会乱发火的。

“大家并不打算举行婚宴,领个结婚证就行了。”

“什么!”贺茜瞠目,“你在开什么玩笑!”

新娘子可是女人这一辈子最重要的时刻,她竟然不举行婚宴!

“没有开玩笑,大家商量之后决定的。”

“那男人很丑吗?”

“怎么可能!颜控的我眼光自然毒辣!”这女人的脑回路也真的是清奇了。“这可是要生活几十年的人,要是面对面都食不下咽,这日子可要怎么过啊。”

那她宁愿出家当尼姑,也不愿委委屈屈的过。

贺茜细想,也是,沈馨蓉也不是一个会委屈自己的人。她还真的是咸吃萝卜淡操心了,多管闲事!

“好吧,到时候有什么帮忙的,记得告诉我。”

“那是必须的,你以为你逃得过去吗。”和闺蜜嘻嘻哈哈的,心情就是好。没事拌两句嘴,也能神采飞扬。

挂断了电话,沈馨蓉看着手机上那陌生的电话号码,无言傻笑。明明两个人都是实打实的不婚族,为了逃避父母的围追堵截竟然一起携手共建家庭,想想都觉得很好笑。

没让卢景阁等待太久,一个月后,沈馨蓉就和他领证了。两人果真没有举办婚宴,只是双方父母简单的聚个餐。

沈爸爸沈妈妈见了卢景阁之后,对这小伙子相当满意。他们两个并不古板,因此对于两人不办婚礼的意见也没意见。倒是卢爸爸卢妈妈不好意思了,豪言一出,全资资助他们他们出国度蜜月。

度不度蜜月,这是一个问题。

结婚前,卢景阁按照约定回国了。结婚后,沈馨蓉就理所应当的搬到了他的房子里面。

卢景阁的方子装修的很简单,单身气息很浓郁。除了基础的设备之外,多余的装饰品绝对没有。

沈馨蓉一向大大咧咧惯了,在家里也是随心所欲,她平常在家穿的都很随便,怎么舒服怎么来。可是现在,莫名其妙多出来一个室友,还是一个男室友,她一时间很不习惯。

搬进来的第二天,她就出了洋相。

她有晨练的习惯,早上六点钟,闹钟雷打不动的响了起来。沈馨蓉关掉闹钟,抱着被子愣了半天,这才一边胡乱的抓着头发,一边毫无形象的张开樱桃小嘴,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大脑里还是一片混沌,理智尚未回笼。走出房门,她径直向卫生间走去,推开房门,她愕然发现该有的盥洗台和马桶变成了一个个书柜。

“哈喽,”低沉的男声带着一丝丝的愉悦,突然间在耳边响起。“你有早读的习惯?”

哈,这怎么可能,她长了一张学霸的脸么。

这是一个美丽的误解。

“我走错地方了。”沈馨蓉有些尴尬,“不过,你一大清早的来我家干啥?”

“你家?”卢景阁噗嗤一笑,“卢太太,大家昨天已经成为真实夫妻了哟,还享受法律保护哟。”

沈馨蓉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她尴尬的俏脸爆红,害羞的低下了头。这才发现,她竟然衣衫不整。

Oh,my god.她现在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只见她临时拿来充当睡衣的大号衬衫,歪歪垮垮的套在身上,酥胸若隐若现,增添了一种神秘感,腿上更是玩起了裤子失踪的把戏。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刚刚把头发抓得跟鸡窝没什么两样!

在新婚的第一个早上,就这么衣冠不整,邋里邋遢的出现在老公的面前真的好么?绝对不好!

“我回房了,你随便!”

看着像受惊的兔子一样,狼狈的跑回房间的新婚妻子,卢景阁哈哈大笑。那清朗的笑声透过房门,准确无误的传到沈馨蓉的耳朵里面,让她更加的难堪。

她直直的来到梳妆台,定定的看着镜中的自己。

镜中的女人有初成为新嫁娘的羞涩和喜悦么?没有!

那有不幸福的哀怨和怨愤么?也没有!

沈馨蓉颓废的躺到床上,偌大的床上只放了一个孤独的枕头,足以表明,他们才结婚就分居了。

也是,他们相当于是契约结婚,夫妻间该有的义务当然不需要履行。可是,两个陌生人顶着夫妻的名义,过着室友一样的生活,真的很…尴尬!

“馨蓉,你洗漱好了么,出来吃早餐。”

还有早餐吃?沈馨蓉快速的换好衣服,用光一样的速度冲到卫生间,随随便便的扒拉两下,就心急火燎的冲到了餐厅。

哇塞,想不到她捡来的老公竟然会下厨,还为她做了早餐呐。天知道,她原来住在家里都没早餐吃,主要是她太懒,可以不吃饭,也一定要争分夺秒的多睡一会儿。

想不到结了婚嫁了人,居然有这么好的福利!

就算他是她的假丈夫,那也没关系。只要想到,她用一纸婚书就请了一个免费的大厨,她就觉得值了。毕竟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天嘛!

他们要是能当一辈子的好朋友,就算是共同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她也觉得没什么!

心满意足的吃完早餐,沈馨蓉对着卢景阁真诚的说了一句,“谢谢你的早餐。”

说完,还很有眼色的将两人吃过的碗放在一起,准备拿到厨房里面去清洗。

卢景阁也真诚的说了一句,“那我就谢谢你洗碗咯!”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