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七十章 大家结婚吧

第七十章 大家结婚吧

手机阅读

“这都被你发现了,”沈馨蓉捂嘴偷笑,“很聪明嘛。”

“承蒙夸奖。”他的确很聪明,但不是冲厕所第一名哦。

这男人还挺真实的,根本就不懂谦虚为何物。 “你是专门回来相亲的么?”

“有时间听我讲个故事么?”

“我的荣幸。”

故事的开头很悲伤,过程很惊心,解决很无奈呐。

昨天早上,他接到母亲的电话,得知父亲命不久矣,当即买了飞机票,力争在最短的时间回到家。

“爸爸还好吧?”推开家门看到面容哀伤的母亲,卢景阁着急的问。然而母亲却是低垂着眼,并不言语,只是一个劲儿的摇头,泫然欲泣。 “怎么会这样?”他不敢置信,像一阵风一样,冲进了父亲的房间里。

躺在床上的卢父一副病入膏肓的模样,脸色苍白的不像话,就连嘴唇也毫无血色。看到父亲如此的憔悴,卢景阁的心里很慌。他走到父亲的床前,紧握着那双布满皱纹的大手,压抑的叫了一句,“爸,儿子回来了!”

“景阁,你回来了。爸爸还以为见不到你了。”

“怎么可能呢,”卢景阁勉强的笑了笑,“大家去大医院看,不行的话,大家就出国。”

三月份的时候,他还陪着父亲一起去爬山呢,结果现在父亲说话都这么的有气无力,让他难过的想哭。

“唉…我的身体我知道,没救啦!”卢父艰难的摇摇头,“景阁啊,爸爸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看到你结婚生子,没有机会见见我的小孙子。咳咳…就算到了下面,爸爸也不甘心啊。”

“爸,别说这些了,现在你需要好好休息。”卢景阁有些无奈的捂头,怎么说着说着跑题了,又说到结婚这档事去了?

“我要说,我都快走了,你还不让我说心里话。说不定,这就是我的遗言呐。”

遗言两个字重重的震慑了卢景阁的胸口,即便这个话题是他一点都不想交流的,他还是捺着性子听父亲耳提面命。

“爸,你说吧,我听着呢。”

对于儿子的配合,卢父显得十分开心。眼睛里面发射出不一样的神采。“你现在有女朋友吗?有的话就借此机会结婚吧,这样的话,爸爸死也瞑目呐。”

“呜...”一旁的母亲忍不住泪眼汪汪,那压抑的哭声,害得卢景阁更加心慌意乱。

“虽然我很想让你们高兴一下,但是我又不想欺骗你们,我真的没有女朋友。”暧昧的朋友倒是有三两个,但是可以忽略不计。

他真的没有一点点想要结婚的想法,既然不想结婚,也就别耽误人家,所以他连试着交往的对象都没有。

“怎么可能,你长的这么帅,真是白给你生了这么一副好相貌了。”

“真的没有。”

“我不相信,我绝对不信,”卢父心酸的落下了眼泪,“你都三十二了,爸唯一的心愿就是能亲眼看到你结婚,难道你连这么一个小小的愿望,都不愿意满足爸爸吗?”

“呜...”一旁的卢母哭得更伤心了,越哭越大声。

“好...好啦好啦!你们别哭了,我会尽快找一个女朋友的。”卢景阁被他们哭了头皮发麻,干脆的缴械投降。“我会尽快尽快的。”

“那你现在有合适的对象吗?”

“没有。”哪里来的见鬼的对象!

“妈认识了一个姑娘,感觉还不错,你去见一见。”

卢景阁狐疑的看了一眼,他怎么嗅到了一丝丝阴谋的味道。

见儿子起了疑心,卢母哭的惊天动地,“你有了女朋友,你爸也就能安心了。”

一旁的卢父也帮腔,“是啊,这样我就放心了。不知道我还能活多长时间呐。”

“好好好,”他的耳朵好疼。“你们去安排,我听你们的。”

卢父卢母这才破涕而笑,卢景阁也露出了一个很勉强的笑容。

“景阁啊,爸累了,想先休息了。”

“那个儿子啊,妈想吃小笼包了,你跑个腿帮妈买点吧。”

“好。我现在就去买。”卢景阁迅速转身出门,来到他的车旁,才霍然刚才把车钥匙扔到了茶几上面了。他无奈的返回家里,却隐隐约约的听到父母的谈话声。

“你看我演得好不好?”是父亲的声音。

“很好,唉,老头子,你不去当演员,真的是太可惜了。”逼真的她都快信了。

“唉,要是再不把景阁支走,我都装不下去了。不过这样欺骗景阁真的好吗,要是让他知道了,会不会发脾气啊。”自家孩子是什么性格他最是了解,卢父有些隐隐的担心。

“如果他肯配合的话,谁愿意这样做呀。这不是走投无路才出此下策吗,不这样做的话,真不知但他哪天才愿意结婚。这臭小子怎么都不想想,大家多想抱孙子。”卢母一脸疑惑的看着卢父,“你眼睛干啥一眨一眨的,神经了么?”

连母很纳闷,她突然灵光一闪,迅速转过头,果然看到儿子斜倚在门旁,双手环胸,俊脸上闪烁着无奈的冷笑。

“不只是爸,妈,你不去当演员也可惜了。要不要我去金鸡奖啊百合奖那里,去给你们报个名啊。”

两老心里有愧,面面相觑,不敢言语。

他的慈父严母,为了让他结婚,竟然连假生病这招都想得出来。想起他们刚才那悲情万分的模样,他都无比的难过,暗骂自己太过不孝。

谁知,一切都是假的!

“景阁啊,我和你爸不是故意想要骗你。你爸和我年龄都大了,不知道还能活多久,大家就是担心自己不能亲眼看到你结婚。”

卢母悲从中来,这是他们的心里话,因此不需演技,就表现的十分的悲情万状。

又来了又来了,现在他们真的是三句不离结婚话题,卢景阁举双手投降。

“我又没说不去,只是下不为例!”

这孩子并没有责怪自己,卢父卢母忙不迭的点头,“保证下不为例!”

“哈哈哈哈,”沈馨蓉笑的前俯后仰,花枝乱颤,眼泪都笑出来了。“所以说,你爸妈为了让你相亲,又装病又演戏?”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可爱的父母!

“搞笑吧,我也觉得挺好笑的,”卢景阁点了一杯黑咖啡,“我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到这么馊的主意的!”

根本就是两个老顽童!

“不好笑,只是觉得你爸爸妈妈真的好可爱呀。”哪像她老妈,只会武力威胁她。

哼,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不不不,我倒是觉得,你妈妈挺可爱的。”简单粗暴,从来不多说废话,他喜欢这种调调!

居然还有人欣赏,她老妈那独特的暴脾气,沈馨蓉嘴角直抽抽,她打心底的赞叹了他一句,“壮士,你的品位很独特呀。”

“如果你经常受到口水的袭击之后,你就会发现,简单粗暴是多么的难能可贵!”天知道,他可怜巴巴的耳朵,都已经被父母念叨的起茧子了。

“呃,”虽然不想承认,“你说的很有道理!”

“事实如此。对了,你来相亲是因为你想结婚了吗?”

“nononono,”沈馨蓉惊悚的睁大了眼睛,猛摇头,“我才不要结那见鬼的婚呢。一个人自由自在的多好,我干啥要主动技进入那牢笼里面。”

一个人想怎么浪就怎么浪,想怎么疯就怎么疯,无牵无挂无拘无束无法无天。

婚姻是自由的枷锁,她才不想未来的几十年,都只围绕着柴米油盐酱醋茶过。单调乏味的家庭主妇的生活,迟早有一天会让她崩溃的。

“很巧,我的想法和你一样。”

沈馨蓉兴奋起来,“所以,你也是不婚主义者吗?”

“对!”

天啊噜,这世界真的是太玄幻了,她竟然在相亲的时候,遇到了志同道合的好基友好伙伴!这真的好像是言情偶像剧里面的桥段呢。

两人相视一笑,皆从对方眼里看见了兴高采烈的自己。

“可是,结婚这一关迟早要过的呀。虽然我很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结婚,但是父母命不可违呀。”狂喜过后就是巨大的失落,想起还在后方虎视眈眈盯着自己的沈妈妈,沈馨蓉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

卢景阁无奈的耸了耸肩,“没办法呀,咱们中国人最讲究孝道了,百善孝为先嘛。”

“是呀,要不然我就不会来相亲了。”

两人不约而同叹了口气。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做,还要继续相亲下去么?”

沈馨蓉耸耸肩,“嗯,好象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了。那你呢,也是继续相亲么?”

卢景阁也耸耸肩,“一个孝字压下来,谁能躲得过去?”

唉,两人又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不过,还好我是男人,所以不用太着急。”卢景阁失笑,“但是你就不一样了,叔叔阿姨应该会逼你逼得很紧的。”

沈馨蓉狠狠地瞪了一眼卢景阁,那锐利的视线让卢景阁忍不住抖了抖!

好浓烈的杀气!

“但是你每次回家,不还是要被逼着相亲吗。”所以说他们两个都是半斤八两,谁也别嘲笑谁。

“是啊,”卢景阁无力的哀嚎,“我真的不知道他们多久才能死心,也不知道我还能坚持多久。干脆我就呆在国外不回来好了,眼不见心不烦。”

沈馨蓉撇嘴,“躲得了初一你躲得了十五么,我就不信叔叔阿姨说他们生病了,你不回来看!”装的那么认真,鬼才信!

“要是有一个和我同样抱着不婚主义的对象就好了,这样的话大家就可以轻松许多了。”

不婚主义?她不就是么!她指了指自己,无奈的说道:“我也有这样的想法,可是遇不到呀。”

“我突然有个主意,”卢景阁兴奋的看着沈馨蓉,“既然大家两个都不想结婚,也不想再相亲了,更重要的是咱们两个都是不婚主义者,所以…”

“所以什么?”

“大家结婚吧!”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