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六十七章 给你点阳光就灿烂

第六十七章 给你点阳光就灿烂

手机阅读

面对这突然而来的表白,贺茜害羞的低下了头,嘴角忍不住的上扬。人的一生总是要丢掉矜持彻底的疯狂一次,无论是为深爱的人,还是遗憾的情,或者是巧合的偶遇,亦或者是未完成的梦想。

爱情本来就不存在完美,大家要做的就是用欣赏的眼光去欣赏它的不完美。

陪伴才是最长情的告白,她只愿,这辈子能牵他的手,直到他们垂垂老矣!从晨光熹微到暮色四合,正如人的一生,相携相守相依相畏相知相伴,这就是他们的地老天荒!

“都老夫老妻了,还说这些让人起鸡皮疙瘩的话做啥。”嘴上虽然矜持,但内心却在咆哮,情话什么的在猛烈一些吧,使劲儿对着她的脸砸,鼻青脸肿也甘之若殆!

老夫老妻?许安撇嘴,这与事实严重不符的话她是怎么理直气壮说出来的,睁着眼睛说瞎话,良心都不会痛吗?

“那个茜茜,我觉得我很有必要纠正一下。”许安说的一本正经。看他一脸严肃,贺茜也正襟危坐,心脏砰砰砰的直跳,紧张不已的等待他的下文。“大家昨天才真正确定在一起的吧。之前你可是拒绝了我,嗯…让我算算,五六七八次了吧。”

这这这…算是秋后算账?看着许安似笑非笑的脸,贺茜的小心肝儿直颤,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那个…我突然间觉得好累喔,我也去休息休息。嗯,你也去休息一下吧。”

想跑?长臂一伸,美人瞬间回到他的怀抱。

“跑什么,害怕我吃了你呀。”想,也得忍着,不是吗!“看得到却吃不到,真的是一种折磨呀。你这小妖精,生来就是来折磨我的。”

听他这么一说,贺茜觉得是有那么几分道理。灵动的眼睛转了转,眉毛一动一动,她瞬间有了一个绝妙的主意,嘴角还露出一个贱贱的笑容。

“亲爱的啊~”藕臂圈着许安的脖子,素手似有若无的触碰着紧实的肌肤,指尖轻轻的跳动,被触碰的方寸之地,却燃起了熊熊的火光。

声音之娇嗲,刻意又做作,成功的让许安愣住了。那看似无心实则有意的撩拨,让他的心好似被羽毛轻扫般的瘙痒。

这小女人绝对是故意的,许安苦笑,他这算不算自作孽啊。

“茜茜,”明知道他已经过了几个月苦行僧一样的生活,还这么明目张胆的勾引他,这不是存心让他难受嘛。“乖一点。”

“不要,不乖!”贺茜灿然一笑,美的不可方物,然而许安却无心欣赏,因为他知道那不是仙子一笑,而是恶魔觉醒的笑容。

“那你还是去休息吧,”柳下惠太难做,他还是不要再尝试了,不用猜测就知道最后难受的铁定是他。“我也回房休息了。”

虽然他的脑袋里面并没有装满黄色的废料,但是他还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为了不影响下半生的幸福,他决定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温柔的将贺茜推到了一边,许安略有些狼狈的逃往客房的方向,那急匆匆的模样好似后面有恶魔在追赶一样。

贺茜忍不住扑哧一笑,得意的比了一个v,笑得好不张狂。

许安觉得有些丢脸,但也无可奈何,论脸皮的厚度,他甘拜下风!

贺茜笑的眼泪都出来了,仗着她现在身体欠佳和许安的宠溺,越发的有恃无恐起来。她也是刚刚才想通,在这场爱情的追逐里面,她一直都是被追的那个人,所以决定权一直掌握在她的手里,而她却硬生生的浪费了好长时间!真的是亏大发了!

“馨蓉,怎么了?”按下接听键,贺茜心情愉悦,神采飞扬。

然而电话那头的沈馨蓉就没有这样的好心情了,她自动的打开了诉苦外加吐槽模式。

“贺茜啊,你说我老妈她是不是疯了呀,干嘛非要逼着我去相亲呢。我才二十六岁耶,不是三十六岁,干嘛非要急着把我扫地出门!”

“阿姨可能也是急着想要抱外孙了吧。”这应该是上了年纪的妈妈们的通病吧。

“可是我现在并不想生啊!一个人无拘无束的,多爽!我干嘛要心急火燎的栽进了爱情的坟墓里面。”一个人才真的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啊。

单身多好,自己吃饱全家不饿,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她是要做风一般的女子,上上班,逛逛街,旅旅游,日子闲散又舒适,简直就是爽歪歪了。

所以可不可以放过她,别再逼着她去做她不想做的事情了,真的很要命啊。

“馨蓉啊,你没有选择,谁让你是独生女呢。”她不结婚,阿姨哪来的孙子啊。

“那就让他们再生一个呗,”沈馨蓉大腿一拍,灵机一动,“对,就让我爸妈他们再生一个,有了后备人选,他们就不会再管我了,好主意!”

越想越觉得这主意绝佳的沈馨蓉,等不及贺茜回话就挂断了电话。贺茜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忙音无语的撇了撇嘴,这种馊主意也想的出来,不是摆明了要挨骂的吗。

自求多福吧馨蓉,她只能默默的为她默哀三秒钟。

果不其然,五分钟后电话再次响起,几乎在接通的瞬间,贺茜就听到了沈馨蓉愤怒的咆哮声。

“贺茜你知道吗,我刚说完,我妈就把我臭骂了一顿。我就搞不明白了,我这主意哪里不好啦。现在国家不是鼓励生二胎吗,人家有的孩子都不让爸爸妈妈生二胎,我这努力撺掇着让他们生,他们都不生,有没有搞错啊!”

得亏她不是沈妈妈,否则一定会给她一顿竹板炒肉,让她不要在大白天再做不切实际的美梦。

“馨蓉啊,不是阿姨他们搞错了,而是你这想法有点…讨打!”

见闺蜜都不支撑她,沈馨蓉眉头一挑,“你也不支撑我?”

原来她不是嚷嚷着什么单身万岁的吗,现在态度怎么来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啊。

不对,这个家伙已经结婚了,还是在没有告诉她的情况下,害的她失去了当伴娘的机会!

“不是我不支撑你,你也不想想啊,叔叔阿姨他们多大的年龄了,你还让他们生二胎,不讨骂才怪呢。”

呃,她只想着如何摆脱眼前的困境,倒是真的没有想那么多。

“那怎么办呀,我真的一点都不想结婚。”她可是不婚主义者!

“你现在有对象吗?”

“没有!”

“阿姨让你做什么?”

“相亲!”

“那就去吧。”

沈馨蓉磨牙霍霍,“贺茜,别以为你在帝都,我都不敢揍你啊!”

这是什么鬼主意,去他的相亲,他才不要去嘞!

贺茜吐舌,十年过去了,馨蓉还是这么的暴力。这样不好不好,得改!

“我是为你好。”

“我呸!”

这回答真的是绝了,简单粗暴,言简意赅!

“谁规定说相亲一定会成功了?让你去见你就去见,成不成功是另外一回事。”贺茜揉了揉有些胀痛的太阳穴,“你去相亲了,不是就对阿姨有了一个交代吗!至于能不能成,决定权还不是在你手上啊!”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啊!”她是一听到相亲就抗拒,哪还想那么多杂七杂八的。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嘛。”贺茜的嘴角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容。“还有就是,我不仅美貌如花,还聪明绝佳!”此处应该掌声雷动!

沈馨蓉无语了,贺茜这死丫头,还真的是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月光她就浪漫,给点洪水她就泛滥,给她点颜色她都能开染房了。

“脸皮还要不要了?”

“要!”

“果不其然,脸皮真厚!”

“那不要了!”

“还真的是臭不要脸。”

“沈馨蓉!”她二大爷的,就知道呲胍她!

“我正值二八,美貌如花,耳朵不聋,眼睛不瞎,所以不用说的那么大声,我听的见。”

到底谁才是不折不扣的厚脸皮,自己的脸皮都已经厚到令人发指了,还好意思说别人脸皮厚?我呸!

正事说完之后,俩人就又开启了相爱相杀模式,这是他们的相处之道。

天南海北的喷了一会儿,直到说的口干舌燥嗓子冒烟,两人才依依不舍的挂断了电话。

好久没有这么畅所欲言了,贺茜顿觉神清气爽。她一定是寂寞的太久了,才会变成不折不扣的话唠。

“什么事让你这么开心?”笑得像个二百斤的傻子。

贺茜回眸,得意洋洋的说道:“我第一次发现我的口才这么好!”

虽然跟馨蓉相比,还差一点点的火候,但是在她的毒舌的淬炼下,她已经有了质的飞跃。

“亲爱的,你是来陪我的吗?”

许安一脸黑线,打开冰箱,拿了一盒牛奶,转身离开,头也不回。

才不要做她口才训练的试验品呢,天知道,不用训练,他都已经是她的手下败将了。

贺茜紧追其后,跟在他屁股后面,死乞白赖的赖着不走。她踱步进屋,好奇的问道:“你在做什么呢?”

“我再画下一季度的设计图。”

“真的?”贺茜急忙奔向前,“我要看看!”

虽然不想承认,但她真的很喜欢他设计出来的衣服,不是爱屋及乌,真的是单纯的喜欢!

他设计出来的衣服风格多变,不管你想成为二次元的卡通人物,还是窈窕淑女,亦或是干练的职场女性,或是尊贵的公主,他都可以完美的满足。

“这些还只是初稿。”自己的设计能被心爱的人喜欢,没有什么比这更值得欢呼雀跃。

当初若不是贺茜,说不定他早已经放弃他热爱的事业了,也就不会有现在的他了。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