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六十六章 老黄瓜刷绿漆

第六十六章 老黄瓜刷绿漆

手机阅读

“伯母啊,真的是好羡慕你妈妈呀,能有你这样一个乖巧的儿子,多幸福。不像贺茜整天就知道惹我生气。”愤怒的撇了一眼贺茜,带着一百二十万分的愤怒。“她呀从小到大都调皮,就是个野猴子,一点都不让我省心。”

贺茜听到这儿不乐意了,她愤怒的表达了自己的抗议,“妈,哪有你这样捧高踩低的。你可以夸他,但是也不能这么贬低我吧。我哪里像野猴子啊,人家小时候明明很可爱很安静很淑女的好嘛!”

许安实在是忍不住了,很不厚道的笑了。“乖,咱还是不要强辩了吧,我相信伯母的话,不会是空穴来风。”

搞什么,竟然不相信她,贺茜怒从胆边生,小手掐着许安的脖子,母夜叉似的吼道:“快说我是淑女,快说我是可爱的小仙女!”

而且还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的仙女!

许安眼皮直抽的看着化身为暴龙的贺茜,无语望天,这种与事实严重不符的话要是说出来,他的良心一定会很痛。口是心非什么的,最好还是不要了,人最好还是要实诚一点。

“我是绝对不会做这种掩耳盗铃的事情的!”他是有原则的,抵死不从!

贺妈妈瞠目结舌的看着泼妇似的贺茜,来了一段正宗的河东狮吼,“贺茜你在做什么,还不赶快放开小许,不然我打你屁股了啊!”

贺茜撇嘴,委屈巴巴的泪眼朦胧。她今天才发现,她老妈根本就是有异性没人性。看到许安之后眼睛都直了,虽然老妈能够喜欢许安让她很高兴,可是这么冷落她,让她的心里很不爽很不爽很不爽。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她现在很不爽很郁闷很纠结!

她无趣的放开了许安的可怜的脖子,趴在他的怀里,身子一颤一颤的,哽咽的说道:“好难过好心塞,有了女婿就忘了闺女,我怎么有这么一个不靠谱的老妈。我现在真的严重怀疑,我是你们从垃圾桶里扒出来的。”

贺妈妈捂脸,有这么一个矫情的闺女,也真的是够了!

“贺茜,你今年多大了?”

“二十五!”正值花一样的年纪!

许安轻笑出声,他在一头雾水的贺茜耳边轻轻的说道:“伯母的意思是,你这么大了,还这么幼稚,这样真的好吗?”

这是典型的老黄瓜刷绿漆,装嫩!

“我知道,但是我假装不知道!”自欺欺人算什么,她就是要掩耳盗铃!

“茜茜啊,我发现你有东西掉了。”贺妈妈突然说了一句,“你赶快看一看。”

贺茜不疑有他,急忙往地上看去,干净净的一片,连半粒灰尘都没有看到。

“妈,什么东西掉了,我怎么什么也没看到呀。”

贺妈妈很淡定地掏了掏耳朵,云淡风轻的说道:“呀!你竟然没有看到,看来眼睛有问题,得去配个眼镜了。”

“简单点,咱能说的简单点吗?”有话直说不好吗,干嘛要弯弯绕绕,曲里拐弯的,这是想唱山路十八弯的节奏吗。

许安忍的嘴角一直在抽搐,这对活宝母女啊,真是常常让人忍俊不禁呢。婚后要是生活在一起,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毕竟很热闹嘛。

不说别的,只看她们母女俩打嘴仗,都是一种享受一种乐趣。

现在他还真的有点羡慕贺爸爸了,生活在这么一个欢乐的家庭里面,每天心情肯定都是棒棒的。

“能啊。你没发现你的脸有什么不一样吗?”

“啥不一样啊?”贺茜摸了摸自己的俏脸,“没什么不一样啊!”

这傻丫头啊,贺妈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当初她生这丫头的时候,一定忘了把精明遗传给她了!

“脸皮脸皮脸皮!”

累觉不爱,这个世界没有爱了。

身心都受到暴击的贺茜转过头,拒绝再和妈妈有任何交流!

“好了不逗你了,给我收拾个房间呗,我要休息!”不服老不行啊,就这么半天的功夫,她就已经腰酸背疼了。

“伯母,那您和贺茜住主卧吧,我已经收拾好了,您现在就可以去休息了。”毕竟现在还没有结婚,在丈母娘面前和女朋友住在一起,感觉好奇怪。

有一种如芒在刺的感觉,浑身不自在。所以他还是果断的选择,独居一室!

“好吧,谢谢了。”

贺茜挽着贺妈妈的手臂,傲娇的说道:“谢什么,一家人说什么谢谢呀!”

这脸皮厚的呀,贺妈妈很汗颜。

“行了,你们两个该干嘛干嘛去吧,我是要休息去了。”她是真的累了。“对了贺茜,你还没跟我说说,你跟车彦翎是怎么回事啊。”

老妈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偷瞄了一眼许安的脸色,发现他神色如常,这才松了一口气。虽然他们之间什么事情都没有,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有一种心虚的感觉。

“大家之间能有什么事情啊?什么事情都没有!”

这是事实,根本无需狡辩,所以她说的理直气壮干脆利落!

“嗯。”她相信贺茜是绝对不会干出脚踏两只船这种事情的。“那你的工作呢,是准备回帝都,还是继续在咖啡馆?”

贺茜下意识的看了一下许安,发现他也在看着她,她对许安歉然一笑,“我想我需要再考虑考虑。”

“今天车彦翎来找你了?”

消息这么灵通,贺茜狐疑的看了一眼许安,他不会在她周围布下了暗哨了吧,还是说他有千里眼?

“别误会,我是听陆韶扬说的。”

那个大嘴巴,他不就是占用了他家车车一点点的时间嘛,何必吃醋到现在。一个大男人家家的,心眼是不是也太小了点。

贺茜撇的撇嘴,没好气的说道:“对,今天他确实来找我了,让我一个月之后去上班。”

看来车彦翎还是没有放弃,不过他不会阻止贺茜和车彦翎正常的交往。贺茜是个好姑娘,值得所有人喜欢。他会用男人的方式和车彦翎公平的竞争。

毕竟还没有结婚,一切皆有变数。最后谁能够抱得美人归,这是贺茜的选择,他不会过多的干涉的。

“如果放不下,那就去吧。”他真的这么想,没有正话反说的意思。

“你不介意?”贺茜有些惊讶。

许安淡然一笑,摸了摸她的头,“为什么要介意呢?我相信你!”

要是连一点点的信任基础都没有,何必言爱?

贺茜的眼眶又热了,她不明白他她最近是怎么了,总是动不动的就想哭。本来大大咧咧的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像林黛玉似的多愁善感。

天啊撸,这不是她的style啊。她的style应该是,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

“呜呜呜,你好的我都不忍心吃了你了!”

许安一脸黑线,什么叫不忍心吃了他了。

“对了忘记告诉你了,车彦翎走之后,叶铭澜也来了。”

“下次他再来骚扰你,直接报警,不需要客气。”这男人怎么还贼心不死,真是臭不要脸。“客气只会让他更加为所欲为。”

该死的陆韶扬,别让她见到他,否则他非要扒了他的皮不可!

“他说…”贺茜怯怯的看了一眼许安,艰难的咽了咽口水,“他说他是绝对不会放弃我的,但是我当场就拒绝了,告诉他说我是绝对不会和他在一起的。”

事实上她也不明白,为什么她的烂桃花正一堆一堆的。

许安无奈了,女朋友长的太美,这也是一件很愁人的事情。就算贺茜乖巧懂事,不去沾花惹草,也有一堆蜜蜂蝴蝶主动扑上来。

“不用理他,他就交给我来办吧。”看来他的日子过的是*逸了,才会有时间整出这么一些幺蛾子出来。

他曾经说过,他日后会超过叶铭澜的,他一直在努力,从不曾忘记,也绝对不会放弃!

“好。”分工明确。而且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贺妈妈见两人相谈甚欢,她在这里也没什么事情,索性也就不做了碍眼的电灯泡了。他们两个许久未见,应该有很多话想说吧,她是过来人了,自然知道现在的他们,正是浓情蜜意的时候。

她在这里站着,他们肯定放不开,索性就补觉去吧。

“行了,我去补个美容觉。”

安排好了贺妈妈,贺茜回到客厅,窝在许安的怀抱里面,嘟着小嘴不停的抱怨,“我发现我妈现在都不爱我了,她的心里全部都是你,一直在我耳边唠叨,你有多么多么好啦。”

“伯母能够喜欢我,你应该很开心才对呀。”许安捏了捏她挺翘的小鼻子,“说明你有眼光呀,找到这么好的一个男朋友。”

“哪有人这么夸自己的,真是厚脸皮!”

“我脸皮要是不厚,怎么能和你是天生一对呀!”

毕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见朱者赤见墨者黑!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油嘴滑舌了,”贺茜捏了捏让她怎么也看不够的俊脸,“说,你是不是背着我做什么坏事情了。”

天呐,他可真冤枉啊,要知道,他可绝对是一等一的良民呢。

“的确是做了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还真有?贺茜傻眼了,她双眼喷火,磨牙霍霍,咬牙切齿的问:“说说看,我洗耳恭听!”

“也不是什么大事,小事而已。”不说,坚决不说!

想逃避?门都没有!

“说来听听,什么小事会让你觉得这么不可思议。”

她都已经准备好虎牙了,要是…哼哼,她一定会在他优美的脖颈上,印上一个专属的记号。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两额相贴,许安真诚的表白,“爱你,就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小事!”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