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六十五章 垃圾堆里扒出来的

第六十五章 垃圾堆里扒出来的

手机阅读

许安越想越气,对于陈雅欣令人发指的恶毒气的是怒火攻心。他从来没有想到,不甘和任性,竟然能让人性变得如此扭曲。

他允许她有小心机,却不允许她有这样歹毒的心肠。她怎么能够…她凭什么!

“别去,”贺茜一把拉住了许安,微微的摇了摇头,沉重的说道:“去了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她不会承认的。”

哪个杀人凶手会光明正大的告诉别人,他就是那个罪孽深重的杀人犯。除非他的智商不够。

“可是也不能这么轻易的放过她,”许安双拳紧握,“我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她的!”

这已经不是普通的争风吃醋,已经上升到谋财害命的地步了。一条鲜活的又无辜的小生命就这样消失了,而且那是他的孩子啊!

“许安,”贺茜难得一次的色厉内荏,她看着他,语气里有不容忽视的坚定,“我希翼,这件事情你不要插手。这是我和她之间的战争,我会亲手打败她的!”

钱财上的损失并不算什么,失去自由也不过是一件小事,她要做的是让陈雅欣精神上的崩溃,她要让她彻底的一无所有。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百倍还之,这是她一直信奉的信条。

曾经对她有多包容,现在对她的恨意就有多么深,爱之深责之切,她会让陈雅欣彻底的明白,即使是泥人,也有自己的脾气。

“好。”也许这样的选择才是对的。“只是你受苦了。”他心疼的,自始至终只有她。

幸好,没事;幸好,她在。

贺妈妈看得出来,对于贺茜,许安很敬重。不管他们之前怎样,总之现在,她对这个准女婿十分满意。哪一对小情侣的感情之路是一帆风顺的呀,都会遇到一点点的磨难,不是还有那什么七年之痒的吗?

只要能够雨后见彩虹,之前经历的磨难,都不算什么,那是感情的催发剂。

“好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只是贺茜,”贺妈妈一脸严肃的看着她,“我知道孩子的离去对你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这个伤痛是剧烈的且难以抚平,但是我不希翼你因此变成一个内心里充满了仇恨的人。”

“妈…”贺茜欲言又止。

“你本性良善,不要因为仇恨而变得面目可憎,否则你和那陈雅欣有何区别?”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端看人的心态是怎样的。

“我…”

“我觉得伯母说的很对,不要让仇恨布满你整个心灵,虽然有些强人所难,但我还是希翼,你能做那最明媚的阳光,温暖所有爱你的人。”

贺茜的眼眶饱含泪水,不是因为委屈,而是因为惭愧,因为刚才有那么一个瞬间,她真的想要陈雅欣家破人亡,永无翻身之地。

她恨,恨入骨髓。

贺茜捂脸痛哭,许安心疼的将她抱入怀中,温言安慰。

“对不起。”不知道是对不起母亲的细心栽培,还是对不起许安的倾心以待,亦或是对不起她自己。

“好了,此事已经过去,不要再想太多。”贺妈妈最终拍板,“你们该忙事业的忙事业,该调养身体的调养身体,只是教训不能忘。”

这事没有那么容易翻篇,虽然不恨,但是教训必须得有。

“现在报警已经晚了,当时只有我和她。大家没有证据,她完全有可能反告大家诬陷。”尖锐的指甲刺进肉里,都挡不住她心里的殇。

“无碍,”许安轻抚着她的秀发,“他们是宵小之人,但大家却不能与他们一样,用这些见不得人的手段。大家光明正大的和他们较量!”

那些见不得光的腌臜手段,他才不屑一顾!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

“好,听你的。”

她要做一个正能量的人,绝对不要做一个负能量爆棚的人。

就好比说,有的人活着但事实上她已经死了,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别人的心里!

“对了小许啊,”她真的是老了,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忘了问了。“你什么时候回去啊?”

贺茜也紧张兮兮的看着许安,小手不自觉的握紧了的大手。

“至少得等贺茜的身体调养好之后,不然我实在无法安心。”许安看着贺茜惊慌失措的眼眸,淡笑道:“我很怕这个小家伙照顾不好自己。”

贺茜羞愧的低下了头,俏脸通红,简直无地自容。

“哈哈,”贺妈妈毫不顾及女儿那本就微弱的自尊心,说的很直白,“她啊,就是一个十足十的马大哈。”

有这么说自家闺女的母亲么,贺茜气结,“妈,你确定我不是从垃圾桶里捡回来的吗?”

“不是啊,”天地良心,她说的可是实话,“你绝对不是从垃圾桶里捡回来的。”

“哼,我当然知道了,我可是…”

“你是我从垃圾堆里扒了半天扒出来的。”

我去,还能不能愉快的交流了,老妈这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到底是在哪里练就的。

“妈,你这么调皮,老爸知道吗?”

在这一刻,贺茜第一次无与伦比的佩服他老爸的包容力,也是第一次对她老爸产生了深刻的同情。有这么一个鬼马精灵的老妈,可想而知,她家憨厚的老爸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受了多少委屈和心塞。

“臭丫头,没大没小没规没距,敢呲胍你老妈,嗯?”

“我错了!”

贺妈妈一个白眼还没翻完,贺茜就很果断的认错了,认得那么快认得那么怂,还有那么的理所当然!

许安的脸上荡漾着一个讳莫如深的笑容,原来他的未来丈母娘才是至尊无敌般的存在。看来想要过老丈人那一关,他必须要讨好他的丈母娘才行。

“对了小许啊,伯母看你和贺茜的感情比较稳定,你看什么时候让贺茜这丑丫头见见她的公婆呀。”

“妈!”贺茜感觉她的脸在烧!

“害羞个什么劲儿啊,丑媳妇早晚要见公婆的好吧,早见晚见都是见,你还不如早点见了算了。”她是过来人了,早点搞定她婆婆大人,未来会怎样,就看他们两个自由发挥了。

贺茜快被自己老妈的口无禁忌给气晕过去了,她有些头痛的抚额,很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或者干脆来个在线隐身。

“大家才确定关系,老妈你不至于这么心急吧。”

贺妈妈瞪眼,对于贺茜的说法很不能苟同,“什么叫做才确定关系,你们不是在一起很久了吗?”要不然那孩子打哪来的。

别告诉她说他们那么幸运,一次就中招了。这么好的运气,不去买彩票岂不是可惜了。

知母莫若女,贺茜自然知道贺妈妈心里是怎么想的,她很想说一句就是你想的那样,然而她脸皮薄,那种私密的说明她怎么也说不出口。

看着贺茜一副娇羞的模样,贺妈妈瞠目,不会真的被她说中了吧。她转头看着脸色微红的许安,嘴角咧开一抹意味不明的弧度,调侃的说道:“小许啊,年轻人就是有活力啊!”

贺茜一趔趄,要不是许安抱着她,她铁定就从沙发上掉了下去。她回眸惊恐的看着笑的像个恶魔的贺妈妈,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

“伯母,您渴了吧,我去给您倒杯茶。”许安站了起来,有些狼狈的落荒而逃。

贺妈妈的战斗值实在太高,经常语不惊人死不休,他实在招架不住了。

“都工作了,这小子的脸皮还那么薄,这样不好不好。”

贺茜快要对她老妈跪了,他老妈确定像快五十的人吗,那敢说敢做的样子分明是只有十五岁!

许安回来的时候,都不敢直视贺妈妈的眼睛。刚才那调侃,威力实在太强悍,他到现在都还没有恢复过来。

“伯母是这样的,我刚才也对贺茜提了这个问题,但是贺茜还没有回答我。”

贺妈妈摆摆手,十分随意地说道:“她的意见你可以直接忽略不计,伯母现在就想听听你的看法。”

毕竟那是他的老娘,见或不见,选择权不在贺茜那里,而是在他那里。

“我自然是希翼茜茜能够和母亲早日见面,更希翼她们能够友好相处。”不以结婚为前提的谈恋爱不就是耍流氓吗,他是正人君子,拒绝耍流氓!

贺妈妈满意的点了点头,“你能这样想,我就放心了。至于见不见,什么时候见,你们自行决定,我这老婆子就不多操那个心了。”

“伯母,你还正年轻着呢,一点都不老。”

果真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被许安三言两语的一恭维,贺妈妈笑的合不拢嘴。

“妈,我发现你就是喜欢吃糖衣炮.弹!”贺茜有一种自己即将失宠的危机感,她对着许安的腰狠狠地掐了一下,“瞧把您给乐的,眼角的皱纹都出来了。”

“这皱纹还不是被你这个死丫头给气出来的,你要是像小许这么乖巧懂事听话,你妈妈我现在还是十八一枝花,而不是非典型的豆腐渣。”

哈哈,他的丈母娘真的是太幽默了,许安忍不住噗嗤一笑。

“伯母,我想能够成为您的女婿,一定是这天底下最幸福的事情了。”

这是许安的真心话不带一点的恭维,和贺妈妈相处这短短的几个小时的时间,他被贺妈妈的睿智和幽默所倾倒。

贺妈妈是一个浑身充满正能量的人,且为人温和,没有一点点长辈的架子,平易近人。最重要也是最可贵的是,她的心态十分的年轻。

即使他们中间可能存在好几个代沟,但也丝毫不影响他想与她亲近的心。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