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六十一章 你干嘛笑的那么猥琐

第六十一章 你干嘛笑的那么猥琐

进入新版阅读

“你干啥离我那么远,过来,好久不见你了,我可想的紧。”喜欢就是喜欢,绝对不藏着掖着;想了就是想了,绝对不羞羞答答的。

在爱人面前羞涩无疑是矫情,之前她就是太矫情了,这才走了好多歪路,以后说啥也不扭扭捏捏了。他看的难受,她装的也别扭。

许安脚步不动,不动如山,任凭贺茜如何的撒娇耍赖,他全都无视之。这磨人的小丫头,不知道他现在忍的有多辛苦,还一个劲的对他使美人计外加迷魂计,这真的是对意志的超大磨练。

“来嘛~”外再免费奉送一个媚眼,不怕他不败倒在她的牛仔裙下。

“贺茜,别闹。乖,听话!”许安默念,我是柳下惠,我是柳下惠,我是柳下惠。

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可是重点是,他不是柳下惠,做不到六根清净啊。

想要靠近的心在蠢蠢欲动,许安深呼吸一口,干脆利落的选择抱着那磨人的小女人,给她来了一个热情的法式热吻。吻不吻都让他受尽了折磨,那他宁愿痛并快乐着。

“想不想我?”敢说不想!

“想!”日思夜想,辗转反侧。

“爱不爱我?”不是她不相信他,而是她想再听一遍。

那回答百听不厌!

“爱。”这是事实,所以丝毫不觉得难为情。

“我也爱你。”贺茜动心的表白。

“嗯,我知道。”许安回应的很淡定,与贺茜的欢呼雀跃相比,显得有些冷清。

这是几个意思,贺茜撇嘴,娇嗔的瞪了一眼许安,掐着他的耳朵,不依了。“亲爱的,来你给说明说明,你摆了一张冷漠的脸,是不是在表达对我的不满。”

乖乖的嘞,他真的是比那窦娥还冤。他这哪是冷漠脸,分明是淡定脸。两字之差,差的可是几万里。

这锅绝对不能背!

“贺茜,你听我说。”话还没说完,顿觉耳朵上的重量又加重了几分。“轻点轻点,耳朵要掉了!”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这小女人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竟然敢对他使用暴力。

不行,他要反抗,来捍卫他男子汉的尊严。

“松手,不然我可要反抗了。”他说真的,不含一丝虚假。

“来来来,就让狂风暴雨来的更猛烈些吧。我,来者不惧!”她就不信,他真的会揍她!

许安眼皮直抽抽,这分明是有恃无恐,不给她点颜色看看,她都不知道这世界为什么如此的五彩斑斓!

说做就做,大手准确无误的偷袭贺茜毫无防备的腰部,那是她的敏感点。果不其然,他的计谋得逞,刚才还凶神恶煞的贺茜笑摊在了床上,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眼泪都笑出来了。

“哈哈,”天呐,不要再挠了,“真的好痒呀。”

“还掐不掐我耳朵了?”小女人,胆子可不小。

“不掐了,不掐了。”识时务者为俊杰。

反正时间还长呢,他们来日方长!

这还差不多。许安停止了挠痒痒攻击,居高临下的看着笑的气喘吁吁的贺茜,嘴角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他俯身在她耳边轻轻呢喃,“幸好我爱你,幸好你爱我,幸好没有错过,幸好在一起。”

感恩老天,感恩爱情,感恩在最好的时光遇到了最美的彼此。

贺茜感动的无与伦比,正准备来一个深情的告白,奈何肚子抢先了一步。

那咕咕咕的叫声在安静的病房显得格外的响亮,她都已经记不清这是她没出息的胃第几次在他面前唱空城计了。为毛每次都在温馨浪漫的时候,来坏她的好事,真的是太讨厌了啊。

“饿了?”许安的眼睛在笑。

“不饿!”真是死鸭子嘴硬。

那越来越激昂的乐曲在赤 裸裸的表达抗议。风在吼,马在叫,饥饿在咆哮!

“等着,我一会儿就来。”

贺茜依依不舍,要不是这会儿她仪容不整,说什么也不会放他独自离开。她要争当他的小尾巴,让他甩也甩不掉。

粘着他,死命的粘着他!

许安笑了笑,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在嘟着的小嘴上印上一吻,这才离开。

贺茜捂着嘴,笑的像个二百斤的傻子。她的许安回来了,哈哈哈,真的是老天开眼啊。

然而,下一秒,贺茜的笑容就冻结在了嘴边,手机上闪烁的号码,一下子把她打回到了现实。

惆怅的叹了一口气,这才认命的接了电话。早晚都要面对的,逃不过去的。

“妈。”

“茜茜,今天回来么?”贺妈妈的语气是一如既往的轻快愉悦。

“不回了。”贺茜顿了顿,决定实话实说。“妈,我在医院。孩子…孩子没了。”

“什么!”话筒那边毫不意外传来贺妈妈的尖叫,“你再说一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她不相信,她的乖孙子哟。

贺茜难忍泪水,顿时泪如雨落。她哽咽道:“妈都是我的错,是我没保护好他!”

不用想都知道,孩子没了,最伤心的就是她的宝贝女儿。

“茜茜别哭,只能说这孩子跟咱们俩无缘。”贺妈妈安慰道,“你在哪里,妈妈明天去找你!”

挂断了电话,贺茜双眼无神的看着窗外,脑袋里面思绪万千。她就那么静静的呆着,就连房门打开的声音都没听到。

“贺茜。”接到消息之后,他暂停了手中的工作,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看到瘦弱娇小的她,满心的心疼。

听到熟悉的声音,贺茜回眸,露出一个微不可见的笑容。“老板,你来了。”

去他的老板,他想要的自始至终都不是老板这个身份!

“还好么?”

“嗯,挺好的!”

一问一答,温和有礼。

“你请了好久的假了。”绝口不提辞职,“该回来上班了。”

也是时候回到他的身边了。

贺茜诧异的看着他,“老板,我…”

“我知道你的难处,再批准你一个月的假期,到时间了就回来吧。”车彦翎笑的很无所谓,“还是你比较好使唤。”

贺茜皱眉,并没有因为他的故作轻松就答应下来。

“可是,陆先生不会有意见么?”她可不想成为电灯泡。

即便跟着车彦翎经常吃香的喝辣的到处玩,可是,她也是有原则的。

“陆先生?”车彦翎一头雾水,这莫名其妙的陆先生是谁?

“你别瞒着了,我都知道了。”贺茜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虽然说不容易,但只要幸福就好,我会一直支撑你们的。”

这在说什么呢,莫名其妙!

然而贺茜却露出了一个你什么都不说,我也什么都知道的神秘笑容,看的车彦翎后背直凉。

“你干嘛…”车彦翎咽了咽口水,“笑的那么猥.琐?”

贺茜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憋死!猥.琐?尼玛,他这是什么眼神!

“我建议你去配个眼镜,年轻轻轻的就变成了老花眼,可怜的孩子啊。”眼睛也太不好使了!

车彦翎的嘴角直抽抽,看了看手表,又看了看有了一丝生气的贺茜,有些不舍,但不得不离开。

“一个月后来上班,记得给我打电话,”他难得的强硬了一次,“不要让我亲自上门,否则…”

车彦翎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容,然而一向不走寻常路的贺茜回应他的是一根鄙视的中指!

“忙你的去吧。”拒绝接受任何威胁,她就是这么的傲娇!

“记住我说的话。”不放心的再三叮咛,确定她已经听进去了,这才在贺茜杀人的目光下,施施然的离开!

车彦翎?贺茜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看来她这个挡风玻璃是做定了啊。

不过才安静了五分钟,贺茜又接待了另外一名不速之客,与方才的人不同,这个人她一辈子都不想见。

“你来干啥?”贺茜如同刺猬,竖起了尖锐的刺。

“贺小姐好像对我有很深的敌意,”叶铭澜不明所以,“我想我并没有得罪过贺小姐吧。”

除了那次性.骚扰未遂。既然是未遂,也就代表着没有成功。

都是成年人了,何必为了这么一件小事斤斤计较。

贺茜不屑的冷哼, “哼!”对叶铭澜的假斯文伪绅士嗤之以鼻。

叶铭澜不甚在意的笑了笑,他拉开凳子,很随意的坐了下去,“贺小姐,我想大家需要好好谈谈。”

“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贺茜一脸的严肃,“大家不熟!”

该死的陆韶扬,贺茜在心里默默的将他的祖宗十八代给亲切的问候了一遍。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竟然把她的消息低价的到处贩卖。妈蛋的,没爱了,彻底的没爱了!

“正是因为不熟,大家才需要深入的接触。”

见鬼的接触,她宁愿和鬼接触,也不想和他多说一句话。

“贺小姐,我很想知道,你是因为什么才对我…”叶铭澜顿了顿,似乎是在挑选措辞,“有这样的误解!”

见过不要脸的,却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揣着明白装糊涂,实在是可恶!

“别装,我什么都知道!”

“既然贺小姐不想说,那我也就不勉强了。只是贺小姐,我上次的提议不知道贺小姐考虑的怎么样了。”

什么提议,她早就丢进黄了长江了。忘了!不对,是压根就没有记住过!

“成为我的女人!”

贺茜嘴角露出一个不屑的冷笑,这人是不是眼瞎,她都表现的这么讨厌他了,他还能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这么不切实际的要求来,脸皮果然厚到令人发指了!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