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六十章 漂洋过海带你走

第六十章 漂洋过海带你走

进入新版阅读

可是,失去的终究是回不来了,再有的孩子也不是这一个。就在她下定了决心,做好了准备,以饱满的热情迎接他的到来的时候,他却彻底的和她说了再见。

这一刻,贺茜的世界里第一次出现了恨的感觉。从今天开始,她向陈雅欣宣战,她会用自己的方式告诉她惹了她的后果。老虎不发威,真当她没脾气了么。

开门的声音惊醒了兀自发呆的贺茜,她睁着朦胧的泪眼却惊讶的看到一个不该出现的人,此刻却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她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还在。再揉,还在!

贺茜傻了,像木头人一样定格在那里,眼睁睁的看着他越走越近,直到修长的身影在她的面前站定。

她觉得很不可思议,一定是因为她太想他了,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幻觉。贺茜想要找陆韶扬求证一下,却发现那男人一脸尴尬的站在旁边,好像干了亏心事一样。

“陆先生,我觉得我好像生病了,”贺茜喃喃细语,“我明明很清醒,可为什么还会出现那么不切实际的幻觉。”

“幻觉?”陆韶扬瞄了一眼神情冷峻的许安,嘴角微抽,“什么幻觉?”

贺茜没有发现陆韶扬的怪异,痴恋的看着眼前高大的身影,泪眼婆娑,心里止不住的失落。“可能是我太想他了吧,竟然白天都开始做起梦来了。”

“白日梦?”我的天,这姑奶奶再说什么胡话呢。“你想多了吧。”

人就在你眼前站着呢好吧,这反应是不是也有点太别出心裁,太异类了。

“你也觉得是我想多了么?”贺茜忍不住的叹了一口气,低头自语:“我就知道是我想多了,他怎么可能还会愿意来找我呢。他现在一定很讨厌我才对。”

“为什么觉得我会讨厌你?”

熟悉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贺茜猛然抬头,咦,这声音怎么那么熟悉!她疑惑的看着‘许安,’暗叹,许安已经成为她的心魔了,否则不会连幻觉都这么真实。

许安无语的看着贺茜宛若白痴似的盯着他傻看,他果断的将目光投放到了一直争当隐形人的的陆韶扬身上。

“她这是怎么了?”整个人都感觉怪怪的。

“孩子没了。”对于她的遭遇,他真的是十二万分的同情,因此神情也是百年难得一遇的认真。

孩子?许安心里一咯噔,“你说她有了孩子?”

陆韶扬点了点头,“我去的时候,孩子已经…”

剩下的话不用多说,彼此都明白。

“谢谢。”许安真诚的向陆韶扬道谢。就在陆韶扬准备好了寒暄的时候,许安的下一句话让他的笑容彻底凝固在了嘴边。“现在你可以回去了。”

典型的过河拆桥!陆韶扬愤怒异常。然而他知道现在不是批斗的好时机,心病还须心药医,也许贺茜的心结也只有许安才能解开。

拒绝再做碍事的电灯泡,陆韶扬果断的选择,转身,直走,关门,离开!

看着略显痴傻的贺茜,许安的心里一阵揪心的痛。他温柔的将明明让他气的半死却又忍不住日思夜想的小女人抱在怀里。

“对不起,我回来的太晚了。”他真的该死,竟然让她承受了那么多不该她承受的重量。

切实的肌肤相触,让贺茜猛然一僵。她不敢相信的睁大了双眼,小手抚摸着让她思之若狂的俊脸,直到此刻,还觉得如同在云里雾里,幸福的让她感觉不切实际。

“我回来了。”许安心疼的看着苍白的俏脸,“让你久等了。”

虽然只有几个月的时间,然而却感觉像是几年般那么漫长。

“真的是你?”泪水模糊了双眼,“我不是在做梦!”

许安温柔的握着贺茜的小手,“对不起,你受苦了。”

贺茜哇的一声大哭,她紧紧的拥着深爱的男人,哭的是上气不接下气。

“我不苦,可是孩子…孩子没了,大家的孩子没有了。”

“乖,别难过。孩子…”许安长叹一声,“还会有的。”

贺茜无言,只是无助的哭泣。许安在一旁温言相劝,只求他来代替她承受这锥心之痛。

“对了,你怎么回来了?”是有什么事情么。

“我来带你走!”距离产生的不是美,是思念。

而他受够了这种窝屈的思念,他想她了,很想很想。

带她走?贺茜定住了,有些不确定的指了指自己,“你是为了我回来的?”

“当然。”许安刮了刮贺茜娟秀的鼻尖,宠溺的笑了,“除了你,还能有谁?”

我的天啊,这竟然是真的。贺茜内心里一阵的狂喜,这算什么,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么。

老天爷果然是仁慈的,关上一扇门的同时,还为她打开了一扇窗。

“真的么?”

“真的!”

他是为了她回来的,贺茜忍不住的笑了,她轻启朱唇就要答应他,可是脑海里面却突然蹦出来之前车彦翎说过的话,又忍不住将到了嘴边的话,吐了回去。

“怎么了?”明显的感觉到她情绪上的大起大落,许安疑惑不解。

“我不能和你走。”虽然心有不甘,可是却不得不这么做。

“是担心伯父伯母么,”也怪他疏忽,“我会去跟伯父伯母说明的。”

贺茜摇摇头。

不是?许安挑眉,目光灼灼的看着鸵鸟似的小女人,等待她的下文。

在锐利的视线下,贺茜不得不缴械投降,事实上她现在也纠结的要命,恶魔和天使在不断的撕扯着她的心脏。

“你还爱我么?”等待太揪心,他决定主动出击。

“爱。”她爱他胜过爱她自己。

“愿意和我在一起么?”不愿意他就把她打包扛走。

贺茜狂点头,和他在一起是她做梦都在想的事情啊。

“既然想和我在一起,为什么不愿意和我走呢。”女人的脑回路真的很奇特,心思也很难猜。

如果说不爱了,那么他不会勉强。如果还爱,那么他就不会放手。

“许安,”沉默了良久,贺茜终于鼓足勇气直视许安明亮的眼睛。“如果可以,请你等我好么?”

她知道这个请求有些突兀,也知道自己是有些矫情了,她不能再这样无所事事的混吃等死,她要快速的成长,成为一个足以配得上他的女人。

贺茜忐忑不安的看着许安等待他最终的决定。她并未告诉他这其中的缘由,只是告诉了他,等她!

这个要求有些过分,可以说,贺茜现在就是在赌,赌他对她的爱,赌他的心。

如果,许安愿意,那么皆大欢喜;如果不愿意,她也绝对不会怨天尤人。

贺茜的小心翼翼让许安有些啼笑皆非,难道他这么不值得被信任么,难道他的表白还不够直白么,怎么这小女人还一副噤若寒蝉的模样。

他爱她,她也爱他,所以他们之间是对等的。表面上看,他掌控了一切,然而,真正的主宰却是她,因为她完全的占有了他的心。

爱情从来不以时间论长段,他爱了就是爱了,理清楚心意之后,就不会在踌躇不前。

“我…”

“你先别回答我,”生怕听到他的拒绝,贺茜没出息的选择了逃避。“要不你在想想,对,再想想。”

能拖几天是几天,她不想这么快就被宣布死刑。

许安挑眉,双手环胸,看着明明一脸苦瓜相还佯装淡定的小女人,哭笑不得。

他双手搭在贺茜的肩膀上,大手固定住精致的下巴,强迫那双逃避的美眸直视他的眼睛。

贺茜的眼神四处乱飘,就是不敢直视黑眸,许安无奈的叹了口气,无力的开口,“贺茜,看着我。”

“我一直都在看你。”心里眼里全都是他。

“你这么不相信我么?”许安难掩失落,满是伤感。

“不,”绝对不能产生这样的误解,她猛地抬头,慌乱的说明。“我相信你,一直都相信你。”

“那就对了。我相信你就像你相信我一样。”

这是几个意思?贺茜有些激动,是她想的那样么!她勉强按耐住欢呼雀跃,颤悠悠的开口,“你是说?”

“就是你想的那样。”许安笑着点了点头。

天呐,这绝对是喜大普奔,普天同庆的好事,她激动的不知该如何表达此刻的心情,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看的许安嘴角直抽抽。

“你…”话语被热情的拥抱打断,许安笑而不语,只是紧紧的拥住了她。

“谢谢,谢谢。”谢谢他爱她,谢谢他愿意等她。

“真是个小傻瓜,你我之间,还用言谢么!”许安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好啦,再哭下去,我可真要吃核桃了。”

贺茜突然握着为她擦泪大手,猛然一拽,许安猝不及防的坐到了床上,贺茜俯下身来,一言不合的就吻上了薄唇。

也许是感情压抑太久了,贺茜从一开始就发起了猛烈的进攻,一改羞涩,变得狂热又勇猛。

许安被这突然而至的热情惊住了,但此地并不是表达感情的好地方。他薄唇轻启想要提醒,然而贺茜却趁机打开了城门,攻城掠地。

热情被这磨人的小妖精肆无忌惮的挑起,去他的理智,他反客为主,夺回了领导权。

爱人许久未见,爱情的火焰释放着炙热的温度,两颗年轻的心越发的滚烫,一吻结束,两人皆是气喘吁吁。

“你呀,真是调皮。”过了这么长时间的苦行僧的生活,天知道他有多渴望拥有她。

然而,不行,她的身体不允许有剧烈的运动。

爱她,就要吝惜她的身体。低头苦笑着看着生龙活虎的渴望,许安无奈的选择离开那温热的怀抱,和她保持一米的距离。

“干嘛要离我那么远!”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