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鸡同鸭讲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还不是因为某人,不分青天白夜的,肆无忌惮的压榨我的私人时间,即使我还在暖和的被窝里面,搂着温香软玉睡的香甜,也必须麻溜的从被窝里面滚出来,去兰新救你!”明明是温文尔雅的男人,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冷若冰霜。

  说出来的话如同隆冬腊月里的冰锥,有棱有角,再也没有了往常的春风和煦。这还是他认识的温柔王子么,明明就是个大冰山。也不知道他的人生是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才能让他的性格扭曲成这种模样。

  贺茜苦笑,猜测救她的人应该是车彦翎,这下好了,她又欠了他一个人情,这辈子都还不完了。

  “他不在帝都么?”不管是刻意还是无意,她真的许久没有听到他的消息了。

  “不在。”远隔几万里,照样远程指使他,偏偏他还不能反抗,真的是呕死了!

  “他现在好么?”希翼她的不告而别没有让他气的七窍生烟。

  “好,好的很!”陆韶扬说的是咬牙切齿,声音像是从牙缝里面挤出来的一样。

  贺茜这才舒了一口气,“那就好。”她最不希翼的就是伤害别人,可她偏偏伤害了最爱的人。

  “我倒希翼他不好!”

  贺茜狐疑的看着满脸狰狞的男人,“你很讨厌他?”不能啊,他不是车彦翎的表弟么,能有什么深仇大恨呐。

  可是他一副想要吃人的表情,是几个意思。

  “不讨厌,我是想要揍他!”不打他个鼻青脸肿,算他没有男子气概!

  贺茜瞠目结舌,难道她一通求救的电话让这兄弟俩闹掰了?那她岂不是成了千古罪人了。

  “是我的错,你别生气了。”唉,她就是个扫把星,跟谁走的近,谁就要倒霉。

  “不关你的事,要道歉也是那个家伙给我道歉。”他又不是他家的佣人,干啥要听从他大老爷的命令。

  贺茜一头雾水,车彦翎到底怎么惹着他了,才能让他如此的…怨气冲天,就好像那被辜负了深情被抛弃的怨女,对那薄情寡义的情郎恨之深责之切。

  表兄弟,他们俩?贺茜越想越惊恐,看着陆韶扬的眼神都带着黄色的色彩。这是什么,现实版的基情燃烧的岁月么。

  哎哟,我的天呐。怪不得他这么生气,原来是吃醋了,她怎么这么后知后觉!

  “你…那啥…他知道不?”贺茜问的小心翼翼,生怕又伤害了他脆弱的心灵。

  “他当然知道!”说到这个他就气的要命,他都已经强烈的表达了他的不满,可是那家伙直接无视了。

  什么,车彦翎竟然知道,贺茜惊讶的捂住了嘴,才不至于让尖叫脱口而出。

  “你们的关系很亲密么?”不会是她想的那种吧。

  糟糕,她已经在弯的道路上越跑越远了。她上下打量着陆韶扬,尤其是他的翘臀,很难想象如此俊美的男人娇喘嘘嘘的景象。哇塞,想一想,都觉得鼻血直流啊。

  “当然了。”这不是废话么,“同居四年,能不亲密么!”

  卧卧卧槽!同居了四年!贺茜觉得她的三观尽毁。等等,他们已经同居了四年了,那先前车彦翎还向她表白,难道是想拿她当挡箭牌,目的是为了遮掩这不伦的爱恋。

  对,一定是这样的。想通了的贺茜,满眼同情的看着爱情永远都摆不到太阳下,永远不能光明正大接受别人祝福的陆韶扬,为他拘一把心酸的泪。

  “真是辛苦你了。”同情归同情,挡箭牌,她可不愿意做。不说别的,只那万千的老婆粉,都让她招架不住。

  别说她不仗义,她真的是有心无力!

  “确实很辛苦。”陆韶扬磨牙,他费了好大的劲儿才追到手的美女,今天好不容易可以一亲芳泽,共享鱼水之欢,结果就被他一个电话叫到这里保护他的女人。“辛苦的不得了!”

  果然很辛苦啊,要不然他也不至于如此愤懑了。

  “唉,”贺茜叹了一口气,“会有云开见月明那一天的。”

  只要相爱的人能够相守在一起,那也是幸福的。就算不能光明正大的秀恩爱,也无所谓。爱情本来就是平平淡淡的,相濡以沫,直到地老天荒。

  在临死之前,脑袋里面还能想着对方的喜乐哀愁,这一辈子足矣。

  就算结成夫妻,也逃不过是几十年后去相会,你一堆,我一堆,然后一起送到农村去做化肥,还能为绿色有机蔬菜贡献一份微薄的力量。

  不过,她还是羡慕他们的。

  摸了摸已经扁平的肚子,贺茜的心如针扎了一样的疼。她和许安之间,唯一的念想,彻底的断了。

  “肯定有!”再有第二次,他绝对不会再控制他的洪荒之力了。“你好好管管就行!”

  许安那家伙对这小女人的感情绝对不一般,昨天电话里面他听的清清楚楚,那家伙的惊慌失措。上次见他明明就是一个面瘫脸,雪山压顶了恐怕都不会崩的那种。

  看来,这小女人并不是单相思啊。

  只不过…唉,好事多磨,反正别再折磨他就行了。

  “你守了我一天?”贺茜看着陆韶扬的黑眼圈很不好意思,她最怕的就是麻烦人家了。

  怕陆韶扬误会她和车彦翎之间有什么,她急忙说明,“这次我不是故意的,下次绝对不会再打扰他了。”

  “没事,”陆韶扬挑眉,“你随便打扰,我不介意。”最好别再让他使唤他就行。

  贺茜傻了,他这么大度?或许是他对他们的爱情很有信心吧。

  真的好羡慕啊。他们彼此信任,不像她,老是不相信许安。

  心酸的泪水啪啪啪的往下落,陆韶扬看着上一秒还对着他笑,下一秒就泪眼汪汪的小女人是瞠目结舌,我的个乖乖嘞,女人变脸的速度当真比那翻书都快啊。

  “你别哭啊。”让许安看到了那还得了。“不然别人以为我欺负了你呢。”

  她都这么悲催了,他还不让她哭,沉浸在幸福里的人就是不懂可怜人的苦痛。

  越是不让她哭,她偏要哭,而且还要哭的惊天地泣鬼神。

  陆韶扬傻傻的看着哭的肝肠寸断的贺茜,嘴角直抽抽,怎么越哭越来劲了。

  “你现在情绪不宜太过激动。”他最受不了的就是女人的眼泪。

  “我都这么惨了,你还不让我抒发抒发压抑的心情。”贺茜一边哭,一边找面巾纸胡乱的擦着鼻涕。“万一我得抑郁症了怎么办。”

  我的姑奶奶啊,别吓他好么,还抑郁症呢。再这么哭下去,她还没抑郁,他先抑郁了呢。

  “那你哭吧,不过我可得先提醒你,眼睛肿的像个核桃一样可别悔恨。”陆韶扬看了看手表,嘴角咧开一抹神秘莫测的笑容,那家伙应该快到了吧。

  悔恨?她现在最悔恨的就是没有早点认清陈雅欣的为人,还做着她们能够重归于好的美梦。她更悔恨的是放开了许安的手,她干嘛要做那见鬼的大度女人,凭什么要委屈自己成全别人的爱情。

  凭什么!因为她蠢!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如果可以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一定不会再做出这样的选择。

  她不会再自怨自艾,她不会再患得患失,她会努力的变成可以和他并肩而行的爱人,而不是依附于他的小女人。

  可是,没有机会了,她已经永远的失去他了。

  “你再哭下去,这里都要发大水了。”这眼泪当真像那滔滔江水,取之不尽流之不干啊。

  “我愿意!哭死了也是我的事情,又不要你抵命!”

  呜呜,她回去要怎么跟父母交代,她还有何颜面回去面对父母那失望的眼神。

  陈雅欣,这辈子她都不会原谅她的。她会要她为今天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

  可就算付出代价了又能怎样,她的宝宝还是没有了。

  “姑奶奶,别哭了。不然一会儿他来了,还以为我欺负了你呢。”他才不想看到那张杀气腾腾的脸呢。

  那样会连累的他一个星期都没有好心情!

  心情不明媚了,做什么事情都不会顺的。

  这个时间了还在她面前秀恩爱,真的是太没同情心了。“他才不会嘞。”别以为她不知道,他肯定心疼他还来不及嘞,又怎么会舍得怪他!

  他怎么可能不会!一定会,好吧!

  陆韶扬被贺茜哭的是头大如斗,再哭下去,他真的要崩溃了。

  “饿不饿?我去给你买点吃的。”

  贺茜摇摇头,现在她什么也吃不下去,没胃口,也没心情。

  “不吃东西怎么行,身体会受不了的。再瘦下去,真的就变成纸片人了,风一吹,恐怕就能把你给刮走了。”

  “我宁愿瘦的精致,也不愿意胖的雷同!”

  陆韶扬被贺茜这一番非主流的话语雷的是一个外焦里嫩。

  “你真有个性!”他还很傻逼的为她竖了一个大拇指,但见面的表情却像是见了鬼一样的…惊悚!

  “谢谢!”谢谢他救了他,也谢谢他的关心。

  打了几局口水仗,贺茜的鬼哭狼嚎渐渐转化为无声的啜泣。可越是像小兽般的哭泣,越是让人心酸。

  通过几天的接触,他对贺茜还是有一些理解,听到她亲口承认对许安的感情,自然明白这个孩子对她的意义是多么的重大。

  他理解她的痛苦,可是却又无能为力。这件事情只有她自己扛过去了,才能真正的放下,彻底的摆脱。

  贺茜是个好姑娘,她不该被这样伤害。

  陆韶扬没有想太多,只是纯粹的不想看到她这么难过。他缓步向前,温柔的抱着贺茜,想要给予她一点点的温暖。

  “别太伤心了,你还这么年轻,孩子日后还会有的。”

娇妻太磨人 /html/book/48/4891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