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五十八章 我对不起你

第五十八章 我对不起你

手机阅读

“三年的时间抵不过你几个月的时间,这让我怎么甘心!”陈雅欣盯着贺茜的目光带着狼一般的侵略性,“你知道么,对你,我是嫉妒羡慕还有恨!”

贺茜无奈了,明明很多事情真的和她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可是陈雅欣还是要把屎盆子扣在她的头上,不管她怎么说明,她就是听不进去。天可怜见的,她真的是秀才遇到兵,有理都说不清。

“爱情不是靠时间来计算的。爱情是不按逻辑发展的,更不是永恒的,所以不要计较太多。爱情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没那么多的是非对错。而且,如果爱情里面掺杂了与它无关的算计,那么,那就真的不是纯粹的爱情了。”

“少给我讲这些大道理,我不听。”道理她都懂,可是她就是不甘心!

“那你究竟想要怎样。”贺茜很头疼,不想再绕来绕去,索性直接开门见山。“你总是把过错扣在别人的头上,有没有想过你自身的问题。”

吃着碗里的,还要望着锅里的,朝秦暮楚,心思不定,还埋怨别人不爱她,怪得了谁!

“我有什么问题,又没有结婚,我的心是自由的。我当然要多选择选择,这样才能确定谁更合适,这样有错么。”是他们的思想太保守,还怪她思想太新潮,她呵呵哒。

“你…”真的是醉了,根本不是同一国的,说话犹如对牛弹琴。“还有什么事么,没什么事情我先走了。”

再说下去,先被气死的那个人绝对是她!这一点,根本毋庸置疑!

“老朋友好久不见叙叙旧,你这么急着走做什么。”陈雅欣幽幽的盯着贺茜的肚子,嘴角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还是说你怕我对这个小东西动手。”

陈雅欣的手向前伸,贺茜本能的往后退,躲了过去。现在的陈雅欣好恐怖,贺茜转身就向大门方向走去,然而陈雅欣早已看穿了她的企图,早一步关上了门,还挂上了正在维修的牌子。

回头看着脸色苍白的贺茜,她双手一摊,笑的格外的阴险。

“好了,这下就没有人影响大家聊天了。”

见鬼的,谁要和她聊天,她根本就是疯了!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贺茜有些崩溃,她到底还要纠缠到何时。

“我不想做什么,就想和你聊聊天而已。” 陈雅欣放下马桶盖,坐了上去,淡定的点燃了一根烟。“我好久没有敞开心扉的聊天了。”

“你抽烟?”贺茜睁大了双眼,眼睛里面闪烁着不可思议的光芒。“抽烟对身体不好。”

“呵,你还有心情关心我?现在就摆出一副胜利者的姿态了?”陈雅欣冷笑,“先别得意,现在盖棺定论还为时尚早。”

贺茜闭紧了嘴巴,坚决的给嘴巴拉上了锁链。陈雅欣真的是疯癫了,一句平常的关心,也能被她解读成那个样子。好心当成驴肝肺,那就直接让她自生自灭吧。

“你知道么,和叶铭澜在一起的时候,我真的没有想过许安。我每天的日子过得很单调,但是我却沉浸其中,无法自拔。不用上班,我就有花不完的钱,还有自己的房子住,真的过上了传说中富太太的生活。当然许安对我很好,可是我却想要最好的。女人嘛,总是不知道满足。”

贺茜不说话,安静的充当一名合格的听众。

“其实我一开始就知道,这样的日子不会长久,因为叶铭澜没有心,他不会为了一个女人驻足很久。”陈雅欣淡定的吐出一个烟圈,继续说道:“可是我不在乎。我想,就算他叶铭澜不要我了,我还有许安。”

敢情,这女人一直把许安当备胎啊。贺茜忍不住为许安抱不平,一片真心没有得到善待,怪不得许安对陈雅欣那般冷漠。

“直到那一天,我才知道,许安是怪我的,而且,他恨透了我。”陈雅欣在烟雾缭绕中看向贺茜,勾唇一笑,“按他的话说,他不恨我,而是厌恶我。他说我脏!”

贺茜定住了,突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那一刻,我是真的难过了。从来没有过的难过。”那种扎心的感觉,让她现在还记忆犹新。“叶铭澜不要我了,我顶多气愤难耐,最多哭一场。可是许安真的不要我了,我觉得撕心裂肺,我放下骄傲和自尊苦苦的恳求,得到的却是他的冷漠和无视。”

在她走后,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么,贺茜傻眼了。

“他把我扔在了门外,然后去追你,回来的时候,我看到了他汗湿的衬衫。那一刻,我蓦然明白,他爱上了你。”

是这样么,贺茜低下了头,如果真的是这样,无形之中,她又伤害了他。他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他是真的想要她回家,回他们两人的家。

“贺茜,我是恨你的。因为你抢走了许安。在我意识到我爱的人是他的时候,你已经抢走了他的心。”陈雅欣丢掉了烟头,又点燃了一根,接着吐烟圈。“他对任何人都很好,从不主动,但是有求必应。我喜欢他这一点,也讨厌他这一点。因为我觉得我和那些普通的朋友没什么两样。”

许安的确如此,即使他们两人在一起时,也是她主动偏多。

“可是,真的失去了,才知道他的好是多么的难能可贵。”亡羊补牢,可是已经晚了。他却吝啬的不愿给她一次机会。“贺茜,我是真的爱他,所以,你不要和我抢他好不好?”

陈雅欣悲悲戚戚的看着贺茜,哀婉的请求,贺茜的心里像是吃了黄连一样的苦涩。

“可是他不爱你了,和一个不爱你的人在一起,会很痛苦的。”爱情最受不得的就是勉强。

“我不在乎,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就好。”她会让他重新臣服在她的石榴裙下的。

贺茜无奈的苦笑,“你要找的人是他不是我,大家并没有在一起,我没有资格干涉他的生活。”

爱从来都不是占有,只要他过的好,她就觉得幸福。

“这么说你是不同意了?”陈雅欣摁灭了烟头,恶狠狠的看着贺茜,“你不想把他让给我!”

“这个真不是我让不让的问题。”贺茜欲哭无泪,“而是他愿不愿意的问题。”

“你说了他肯定愿意!”陈雅欣说的跟肯定。

这么看得起她?贺茜苦笑,“我不会说的,因为我没资格。”

她也不想说,亲手将他推给别的女人这种蠢事,她绝对不会再做第二次。

“别说那么多有的没的,你就是不答应了。”陈雅欣步步紧逼,直逼的贺茜无路可退。“我再问你一遍,你答不答应!”

她贺茜从来不是怂包,只凭两句威胁,就屈服的孬种。

“不说,绝对不说!”

“如果孩子没了,就不相信许安还会想和你在一起!”陈雅欣一个冲动,用力推了贺茜一把。措手不及的贺茜跌倒在地,怎么想都不甘心的陈雅欣冲上去就冲着她的肚子踹了一脚。

“贱人,死了活该!”如果不是她抢走了许安,说不定…说不定许安也不会对她这样冷漠无情。

贺茜勉强撑着身子想要站起来,可是一阵剧痛袭来,逼迫她不得不抱着肚子跪在地上。疼,好疼。贺茜的额头上覆满了薄汗。

陈雅欣冷眼看着疼的直抽搐的贺茜, “贱人!贱人……”她癫狂的怒骂,在贺茜恳求的目光中,施施然的走出了厕所。

一股浓稠的湿意从双腿间传来,贺茜立即脸色大变。颤抖的手费力的伸入包包里面,胡乱的按了一个号码,微弱的说了一句,“救我,我在兰新。”

“喂,贺茜,你说什么!”

然而回应他的是无尽的沉默。

贺茜一定是出事了,许安挂断了电话,又打了另外一个电话。“喂,我是许安。你现在去兰新,贺茜出事了。”

挂断电话,又拨了一个电话,“给我订今天最近的飞往帝都的机票。”

安静的病房内,贺茜躺在病床上,小脸苍白如纸。似乎睡的极不安稳,她突然冒出呓语,双手在空中不断的飞舞,“不要,不要离开我,不要!”

“贺茜贺茜,你醒醒,醒醒!”

然而贺茜的手还在漫无目的的乱抓,陆韶扬无奈,只好强行的按住了她的双手。

贺茜忽然睁开了双眼,入目的是一片雪白。她忽然摸向肚子,微微的隆起消失不见,她红了眼眶,泪水无声的流。

“孩子…孩子是不是没了。”

陆韶扬知道真相对贺茜太过残忍,可是这种事情没办法隐瞒。

“嗯。你好好休息,孩子之后还会有的。”陆韶扬有些同情的看着满眼绝望的贺茜,他知道孩子对于贺茜是多么的重要,他想安慰,奈何突然间词穷。

“是我对不起他,是我没有保护好他。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太无能了。”

贺茜痛哭,她悔恨万分,可是却也无济于事。她的孩子永远的离开她了。

孩子的失去不只是肚中的骨肉被挖走了一块,连带着她对许安的爱情,也一并被带走了。

他是她和许安相爱过的证明,他离开了,就代表了,她和许安唯一的牵绊也没有了。

这一刻,贺茜止不住的恨。恨她的无能,也恨陈雅欣的狠心。

“你还好吧。”天啊,她的脸色好狰狞,好像沉睡复醒的魔鬼。

“我没事。”贺茜咬牙,“喂,你这么在这里。”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这人应该是那个私家侦探。

“我叫陆韶扬,不叫喂。”男人没好气的撇撇嘴,早知道就不装神秘了,早点自报家门,也不至于落得个连名字也没有。

“抱歉。”贺茜道歉,“是我口误,不过你怎么在这里?”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