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轻轻的来麻溜的滚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娇妻太磨人第五十五章 轻轻的来麻溜的滚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小影,你这是怎么了?”在钟云香的眼里,她的女儿乖巧懂事,安静可人。一定是贺茜那不知检点的家伙说了什么恶毒的话,才让她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疯癫。

  想到这里,钟云香转过头,双眼喷火的看着老神在在的贺茜,忍不住的咬牙切齿。她愤怒的吼道:“你说,你刚才的话是几个意思。不说清楚了,咱们今天没完。”

  呦呵,跟她耍无赖是吧。贺茜冷笑,她吃软不吃硬,才不吃她这一套。

  她冷瞥钟云香一眼,美眸半眯,眼神幽深。“怎么个没完法,你说,我洗耳恭听。”为加强可信度,她还真的拿出挖耳勺,开始挖耳屎!

  贺妈妈被贺茜这不成调的样子给逗乐了,这小丫头片子真的是太逗了,她要是钟云香的话,早都夹着尾巴溜走了。都已经被这样挤兑了,明显的不受欢迎,再留在这里真的就是自讨无趣,可这母女俩依旧没脸没皮的站在这里,动都不动!

  脸皮的厚度真的是令人发指!

  “你的规矩都学到屁股里面了么,跟长辈说话就是这种态度么?”她现在真的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这个死丫头。“知不知道什么叫做敬重长辈!”

  “呵,”真的是奇葩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啊。“若想得到别人的敬重,首先得敬重别人。”你都不敬重我了,还妄想我敬重你,当她是圣母玛利亚么。

  “我是长辈,你一个小辈。长辈训话,你听着就行了,还敢还嘴,真是没教养!”说完还鄙视的看了颜如玉一眼,子不教,父母之过。

  贺茜气的哭笑不得,这是什么见鬼的歪理论。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她们都已经卯足了劲伤害她了,她还不能反抗。再者说了,愚孝的对象也不是她好吧。

  这人的脑袋瓜子是被驴给踢了吧,真的是一个大写的服!

  话不投机半句多,贺茜实在没有兴致和她们虚与委蛇,径直的下了逐客令,言语直白的不留半点情面。“大伯娘的‘好意’我已经接收到了,要是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就请回吧。我这儿地方小,容不下两尊大佛。”

  怎么来的,就怎么滚走。相看两厌,不如视而不见。

  “大家刚来你就要大家走,这就是你家的待客之道?”想要她们走,她们还就偏偏不走了。

  贺妈妈拍了拍贺茜的肩膀,眼底燃烧的熊熊火焰让贺茜瞬间明白,她老妈这次实在真的怒了,已经开启了连击模式,打算来个双杀!

  不过这副架势她还真的学不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啊!

  老妈威武!贺茜已经搬好小板凳,安安静静的充当一名吃瓜群众。

  “我这里欢迎的是人,不是狗。你们在狗界怎么蹦跶嚣张都行,别来人界闹腾啊,这不是净添乱么。”不开口则已,一开口惊人。跟她谈教养,她有资格么?

  真当她看不出来,这母女俩今个是来找茬的。亲戚情谊在她眼里就是个屁,自己的屁股都没擦干净,手还伸那么长,管别人家的事情,不是吃饱了撑得没事干么。

  “颜如玉你骂我是狗。”

  “说你是狗都是抬举你了。”她都跟狗相提并论,她呵呵哒。

  钟云香气的发抖,贺影见到母亲被人欺负,也拉下了俏脸。

  “婶娘,你好歹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说出来的话怎么像是个市井泼妇一样,我母亲再怎么样也是你的大嫂,你说话至少得掂量掂量吧。”

  “掂量?”贺妈妈冷笑,“我只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罢了。是你们先挑衅的,我这是自保而已。”

  这分明就是在胡说八道。贺影直到今天才发现,这对母女也不是肯吃亏的主,还真不是软柿子,可以任凭她们揉捏。

  “咱们可是最亲的亲人了,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要这么剑拔弩张么,平白的让外人看了笑话。”贺影说的是情真意切,听的贺茜是白眼直往上翻。

  看来贺影这倒打一耙的技术已经练就的是炉火纯青了,这睁眼说瞎话说的这么溜,也真的是绝了。

  为她点三十二个鄙视行不行,表达一下她愤懑的小心情。

  “只要你们说人话,我肯定不会为难你们。我什么都肯吃,就是不肯吃亏。”你不仁就休怪我不义。

  贺影的嘴角猛抽,钟云香的太阳穴则是揪着疼,她真的有点悔恨今天来这里了,没把贺茜教训一顿,反而自己气了个半死,怎么想都是得不偿失。

  “我是为了贺茜好,是你们好心当成了驴肝肺。”钟云香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贺茜,“年纪轻轻的,好的不学净学些坏的,未婚先孕,说出去不是丢人现眼是什么。我只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怎么的,你们还不让人说真话了。”

  贺妈妈轻飘飘的回了一句,“丢不丢人和你有半毛钱的关系么。”

  “都是贺家的人,怎么没关系了。”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

  “别说的那么伟大,已经分家了好吧。当初不还是你哭着闹着要大哥分家的么,现在就各扫门前雪就行了。平时咱们是怎么相处的,以后也是。”本来都是零互动,装什么亲热。

  钟云香词穷,当初的确是她非要分家的,而且在那儿之后,她们两家真的就没有什么走动。

  贺妈妈不是不讲理的人,可是当她在分家的第一年,过年的时候拿着礼物领着贺茜去大哥家拜年的时候,钟云香面上还过得去。可是当她们走后,她把礼物扔进垃圾桶里的时候,她就发誓这辈子再也不会去给她拜年。

  要不是她有话忘了说,折返了回去,永远都不知道原来人家已经对她们厌恶至极。

  人都是相互的,以真心换真心,你真我就真,你对我好,我加倍对你好。她还曾想过,钟云香会不会连她们做过的沙发垫子都要拆下来洗一洗。

  果然,第二天,她看到阳台上晒着的沙发坐垫,冷冷的一笑。回家将这些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贺爸爸。贺爸爸沉默半天,才失魂落魄的说了一句,一切都随他们吧。

  从此,两家就成了陌路人,还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也可能是有钱了,就嫌弃她们这些穷亲戚了。在那个年代,奔了小康了就觉得高人一等了,瞧不起她们这些待小康的小家庭了。呵呵,通俗一点说,就是狗眼看人低。

  这几年单位的经济效益不怎么滴了,而他们的小生意做的风生水起,因此结识了不少领导,所以又回头想要重拾旧好。

  可是,这像是求人的模样啊。尼玛,是她们有求于她,还一副尾巴翘上天的样子,不作不死,自作自死!送她们两个字,活该!

  “行了,该说的都说了,咱们之间也没有什么事情值得深层次的探讨了。你们的意思我知道,你放心,就算被人戳破了脊梁骨,也和你们家没有半点关系。”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再呆下去就真的没意思了。

  “呵,你是这么说,但是婶娘,谁不知道咱们两家的关系,这个时候你说的清么。”她今天就是来存心找茬的,好不容易逮住一次机会打击贺茜,她绝对不会放过的。

  贺茜的心在滴血,原本应该是最亲的人,这会儿却当着她的面,往她的心上捅刀子,一刀还嫌不够,不把她伤的体无完肤就誓不罢休了。

  “贺影,”贺茜平淡的开口,“绿茶婊就别装什么白莲花了,你演的不嫌恶心,我看着倒尽了胃口。还有,滚蛋,我不想再看见你。”

  “你怎么说话的,我是你堂姐!”她说让滚,她就滚,那她岂不是太没有面子了。这还是第一次,被人当众驱赶,她的骄傲绝对不允许她就这么不甘心的离开。“你说谁婊.子,你才是一个婊.子,和男人不清不楚的鬼混,还有脸让别人滚蛋。”

  贺茜终于忍无可忍的一巴掌甩到了贺影的脸上。

  “小影,”钟云香尖叫,“你这小杂.种,竟然敢打你姐,真是反了天了。”她捧在手心里的宝贝竟然让人给打了。她冲过来扬着手就准备还回去,却被贺妈妈一手推坐在了地上。

  “想打我的女儿?你也配!”来啊,互相伤害啊,她今天要是让这女人打了她宝贝,她就不姓颜了!

  贺影捂着俏脸不敢置信的看着贺茜,她竟然敢打她!

  “如果你知道我忍眼泪忍得有多辛苦,那你就知道我扇你那一巴掌绝对不多。”贺茜冷漠的眼眶里面噙满泪水的贺影,心冷,声也凉。“是你让我彻底的明白,对于没有心的人来说,再多的关心都是多余的。”

  “我说错了么,你就是个水性杨花的贱女人,你肚子里的野.种就是最好的证明!”

  贺茜反手又是一巴掌,俏脸“吧嗒”一下就沉下来了,眼睛瞪得浑圆,眉毛也拧到了一起,心里面好像装了一个快要爆炸的锅炉,那滚烫的温度让她忍不住的想要发泄。

  “嘴巴再乱喷粪,绝对饶不了你。”

  别看贺茜长得人畜无害柔柔弱弱的,可是她可是一个实打实的大力女。两巴掌下去,贺影的俏脸肿了老高,都快可以和那猪头相媲美了。

  “你又打我,我今天跟你拼了。”

  贺影的骄傲被贺茜一而再再而三的踩在地上,她决定破釜沉舟,来个鱼死网破。她像疯牛一样对着贺茜冲了过来,力度之凶猛让正在和钟云香缠斗的贺妈妈,吓得尖叫起来。

  “茜茜,小心啊!”

娇妻太磨人 https://www.lnwow.com/html/book/4891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