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五十四章 绿茶婊装什么白莲花

第五十四章 绿茶婊装什么白莲花

手机阅读

贺茜看着镜中大小匀称的两个熊猫眼,无奈的苦笑。哎,问世间情为何物,真的是一物降一物啊。老天根本没降什么大任给她,却照样苦她心智,劳她筋骨,伤她心魂。

残酷的事实表明,她已经失去了老天爷的宠爱。不过每个人至少得拥有一个梦想,这样才能有一个理由去坚强,而她的理由如今正安心的在她的小腹里面,吃饭睡觉拉粑粑。

用完早饭,贺茜这才不紧不慢的来到咖啡馆,此时的店里坐着三三两两的客人,都是店里的老客户,他们见到贺茜之后纷纷打招呼,分外亲切。

“茜茜早啊。”

“早,今天怎么来这么早?”平时都是下午三四点才出没,今天怎么这么勤快。“难道是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嗨,别提了。还不是老婆大人的公主脾气又上来了,非要喝咖啡。这不,一大早上的就把我从被窝里踹出来了。”他可真是一个苦命的男人啊,而且还是二十四K纯金的好男人。

贺茜捂嘴偷笑,眼底有些浅浅的羡慕,但并不嫉妒。能和喜欢的人相守在一起,即使闹哄哄的,也甘之如殆。

日子过的很悠闲,读书,晒太阳,发呆。明天就要去帝都了,今天她的好好休息一下才行。不然她明天很怕在婚礼上睡的天昏地暗的,错过好友最重要的时刻,她一定会悔恨死的。

人生天地之间,如白驹过隙,忽然而已。过去定格不动,现在像箭一样飞逝,未来充满了憧憬。用过午饭,贺茜像猫一样慵懒的窝在吊椅里面,懒散的感受着暖阳的温度。

门口突然传来乱哄哄的声音,隐隐约约还听到吵架的咒骂声,贺茜探头,疑惑的看着玄关的方向,这才发现店里来了两个不速之客。

“大伯娘,贺影表姐,你们来了。”贺茜礼貌的打招呼,虽然那两人脸上的表情看着犹如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但这并不影响她的热情。

贺影回了她一个白眼,外加一声不屑的冷哼。

大伯娘的眼睛则是直戳戳的盯着贺茜的肚子,嘴角噙着一抹讥讽的笑容。

“哟,听说你怀孕了啊。这怎么着了,不过才工作了两三年,结果就带了一个野种回来了,真是丢了老贺家的脸。”她又觉得不够,加重了语气,“我要是你的话,恨不得躲在屋子里不出来,哪还像你这样,光明正大的出来丢人现眼。”

贺茜的脸一白,贺妈妈见状,怒火冲天。她呛声回怼,“钟云香,注意你的言辞。这是大家家家事,跟你有半毛钱的关系么,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那大伯娘也不是省油的灯,她无视了贺茜苍白的脸色,恨不得再添三把火。“哟,看来真的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有其母必有其女啊。”

“钟云香,你什么意思,给我说清楚了。”贺妈妈的脾气很火爆,还有个最大的缺点,就是极其的护短。

贺茜她可以骂,但是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就是不能骂。

“什么意思?你耳瞎还是蠢,就是字面意思。”

“大伯娘,你太过分了。说话归说话,你为什么要骂人!”贺茜也怒了,“我未婚怀孕是我自己的事情,我又没让你掏钱养,你在这里激动个什么劲儿啊。”

身为长辈,肆无忌惮的辱骂妯娌,用恶毒的语言攻击长辈,那也就别指望她还对她毕恭毕敬,任由她指着自己的鼻子骂。

“放肆,这就是你学到的规矩,长辈间说话,小辈哪有资格讲话!”随后她又转头,愤恨的瞪着贺妈妈,“这就是你教的规矩?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野猴子,没半点规矩!”

“钟云香你是不是吃饱了撑的闲的没事干,还是说大哥又找了别的女人,懒得理你这疯狗一样的泼妇了,所以你没事找事就把手伸到我家里来了。我告诉你,哪凉快往哪里呆着去,我家的事情,不劳烦你操心。”

“婶娘,你这样说就不对了吧,做出这等丢人现眼的事情,败坏贺家门风的人可是你家贺茜。我妈好心提醒你两句,你怎么能骂人呢,还说的这么难听,你都不嫌害臊么!”

卧槽,贺茜今天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满嘴喷粪,倒打一耙了。黑的都能说成白的,明明就是来看笑话外加挤兑人的,还装出一副我是好心的,你怎么能这样对我的可怜巴巴的样子,看着都倒尽了胃口。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家族人也不多,不流行宅斗那一套。绿茶婊装什么白莲花,恶心吧啦的。

“少猫捉耗子多管闲事,哪儿来的回哪里儿去,我没话跟你们说。”贺妈妈一脸的不耐,又不欠她半毛钱,人家都蹬鼻子上脸了,她也没那个闲情逸致跟她们在这里戴面具扮小丑。

“颜如玉,你太放肆了。”钟云香气结,“你什么态度!”

“就这么放肆,我的地盘当然听我的。”看着对方那张扭曲的老脸,贺妈妈忍不住大笑出声,“态度?我就这态度,不想看就走,没人请你们留下。”

“大家是客人!”钟云香肺都要气炸了,和这贱女人吵架,她就没吵赢过。“有你们这么对待客人的么?”

这是哪门子的待客之道!

“你们是不请自来。”她们之间就差没撕破脸皮了,当然不受欢迎!

“颜如玉你…”钟云香牙齿咬得“格格”作响,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好似一头被激怒的狮子。“你真是白糟蹋了你这文雅的名字。”

呸,真的一点都不配!

贺妈妈的名字是贺茜的外祖父取得,外祖父是常识分子,打小就喜欢读书,通身散发着浓浓的书卷气。当知道媳妇生了一个女娃娃之后,当即取名为颜如玉,因为燕赵多佳人,美者颜如玉。

他希翼贺妈妈成长为美丽贤淑又博学多才的女子。当然,贺妈妈完成了美丽和博览群书。至于贤淑,她可能欠缺这方面的天分。

“那是我的事情,和你有关系么。”贺妈妈撇嘴,一脸的纠结。

钟云香被怼的哑口无言,气急败坏却又无可奈何,那五颜六色的老脸看着分外多彩。

“婶娘,你这样说就不对了。大家可是一家人,毕竟都姓贺。”啧,老妈的战斗力也太弱了,三两句话就败下阵来,还得让她亲自上场,真的是扶不起的阿斗。“贺家门风是靠大家一起维护的,可不能让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尼玛,她招她惹她还是抢她男人了,她干啥老是贬低她,踩着她的头往上爬,真的她是泥捏的,没有脾气么!

“你什么意思?”质问是从牙缝中挤出的。“谁是老鼠屎。”

“揣着明白装糊涂,有意思么。”

贺影自小都看不惯贺茜,贺茜比她漂亮,比她学习好。他们原来是住在一起的,邻居们老是夸奖贺茜,好像贺茜就是那众星拱月的公主,而她就是田地里的烂泥。

就算贺茜对她再好,她总觉得她是看不起她的,这种扭曲的认知让她的心情越加的糟糕,终于在十二岁那年彻底的爆发,以离家出走威胁母亲搬家了。

也是在那一次,贺爸爸兄弟两个分了家。贺大伯是不想分开的,可无奈老婆孩子一天三遍的闹,闹的他头疼不已,最终还是妥协了。

“贺影,明人不说暗话。我算是发现了,你们母女俩这是闲着没事来找茬的。”贺茜算是受够了这对母女尖酸刻薄的嘴脸。心思不正就算了,嘴巴也贱。那她干啥还要顾及那一点点微乎其微的亲戚感情,任由她们作践自己。

“别冤枉好人,大家说错了什么了么。自己做的见不得人的事情,还不让人家说了。”

左一句见不得人,右一句老鼠屎的,彻底激怒了贺妈妈,看来不教训教训她,她根本都不知道什么叫做说话的艺术。

贺妈妈扬起手就准备朝着贺影的小脸上招呼,却被贺茜拦了下来。

她回眸,淡淡的看了贺影一眼,淡漠的开了口。“你的头和屁股是不是装反了,还是说你小时候被猪亲过。要不然怎么长的这么有创意,蠢笨不堪的你还能活的这么有勇气。真不知该夸你勇气可嘉,还是脸皮太厚。”

真的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你骂我是猪!”贺影尖叫,“你算哪根葱凭什么骂我。”

“哦,生气了。”贺茜装模似样的点点头,“我骂你你都知道生气,那你自己的破嘴怎么就不知道把个门呢。”

“你少混淆是非,根本就是两码事。你做出那么丢人现眼的事情,活该被骂。我又没做,你凭什么骂我!”

贺茜彻底的怒了,她未婚先孕怎么了,丢人现眼是她的事情,丢的也是她的脸,碍着她什么事啊。

“我丢脸了,岂不是如你所愿了。用得着你在这里假惺惺的夸大其词么。”贺家?哈哈,她不穿越回古代真的是可惜了。真当自己是什么大家族的嫡小姐啊,我呸!

别以为她不知道贺影那点小心思,灵魂扭曲的歪瓜树,在她这里装什么义正言辞,呸。她真的想奉送她一句,装13遭雷劈!

“你少血口喷人,我才没有!”不知道为什么,在贺茜犀利的眼神下,贺影总觉得她那点小心思无所遁形。

贺茜那死女人是不是知道什么了,还有她笑什么笑,那笑容怎么那么刺眼!

“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心中的猜测,满心的疑惑,让贺影方寸大乱,她忽然变得焦虑不安,惊慌失措的大吼,吓了钟云香一大跳。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