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五十三章 我跟你赌五百包辣条

第五十三章 我跟你赌五百包辣条

手机阅读

贺茜瞠目,惊讶的忘记了哭泣。“老妈你的意思是让我追过去?”哇塞,看不出来她柔柔弱弱的老妈原来这么火爆,这么勇敢,这么开明,还有这么的爷儿们!

“有何不可?”贺妈妈瞪眼,“爱情是等来的么,自己做出的错误决定当然要自己去弥补,妈敢跟你赌五百包辣条,爱人绝对是等不回来的。贺茜啊,不是妈呲胍你,你看似长了一张精明的脸,可是在处理爱情的事上呢,你真的宛若白痴!”

贺茜哭笑不得,这真的是亲妈说出来的话么,有这么呲胍亲闺女的么,她确定不是从垃圾桶里捡的么?

“别瞪眼,实话虽然难听,但那可是真话。你瞅瞅你做出来的事情,啧啧啧,妈都看不上眼。”绝对是属乌龟的。

“妈,你就别嘲笑我了,我都够伤心啦。”被贺妈妈这一打岔,贺茜倒是哭不出来了。“我心里比吃了黄连还苦啊。妈,放下他,好难;可是去追他,我不敢!”

“有什么不敢的!”她笃定那男人对贺茜绝对是有感情的,她家闺女貌美如花,还一副傻大姐的性格,只要他眼睛不瞎,肯定会有感觉的。

上的了厅堂,下的了厨房,扛的了箱子,见的了老娘。这么好的媳妇哪里去找,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否则,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我有贼心没贼胆。”别说她怂,她就是怂,怂的掉渣。

“你说说你啊,”贺妈妈无奈了,“跟鸵鸟是好朋友。没那个胆子,就别想那些乱七八糟的。别让我的小乖孙子和他老妈一样,没出息!”

贺茜识趣的闭嘴,因为她已经明显的感觉到她老妈不断往上涨的怒气,她生怕一个不慎,会被那熊熊燃烧的怒火烧的连骨头渣都不剩。

“老妈,我饿了。”这个话题打住,果断的转移话题转移老妈的注意力才是上策。“你的小乖孙也饿了。”

自从有了孩子之后,她的地位呈直线下降的趋势。凡事以她为主的老爸老妈现在一切唯孙子马首是瞻。她饿了就饿了,孙子饿了可不行,绝对不能影响那小身体健康的成长。

她都不知道该哭该笑了,马上都是孩儿她妈了,吃自己孩子的醋,说出去岂不是让别人笑掉大牙了。

但为啥心里有那么一丢丢的不爽,那像是吃了陈皮的酸楚到底是闹哪样。

“等着,马上去给你做饭。”

那未出世的小乖孙可是她现在最大的期盼,到了一定年纪,真的是望孙心切啊。

眼看贺妈妈要往厨房奔去,贺茜果断的叫出声,“老妈,我今天能吃外卖不?”

老妈做的饭,可远观而不可近吃,色香俱全,唯独没有味。对于她这个十足十的吃货而言,味同嚼蜡真的是生不如死。吃一顿可以,两顿也可以,多了就不行了,动不了筷张不开嘴。

“想吃什么?”这小丫头绝对是嫌弃她做饭不好吃了。

“光辉路的披萨。”

贺妈妈没说话,只是给贺爸爸打了一个电话。不到半个小时,贺爸爸就提着外卖走了进来。

“呶,你的披萨。”

贺茜咧嘴一笑,“不,是你的披萨。”

两老一脸黑线,这个小丫头,真的是一会儿晴一会儿雨的,那会儿哭的是稀里哗啦的,这会儿又有闲情逸致给他们说广告。这变脸的速度,六六六啊。

“披萨都堵不住你的嘴!”不管怎样,只要孩子心情好,怎么都好说。

贺茜心满意足的将披萨吃的是一干二净,贺爸爸又拿来一个快递递给了她,“这是你的快递。”

“我的?”贺茜一头雾水,谁会给她寄快递啊。

打开包裹,好家伙,里面是一套伴娘服,还有一张红色的喜帖。贺茜嘴角微抽,打开喜帖,嘴角抽搐的更利害了。预感果真变成了现实,贺茜无力的哀嚎。

她现在的身材真的不适合穿这么紧身的伴娘服啊。

找到熟悉的号码,哭丧着脸拨了过去,然而在接通的瞬间,话筒里面传来的欢声笑语,让她嘴里的拒绝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贺茜,你收到包裹了吧,怎么样,我给你选的伴娘服好不好看,你可一定要穿的漂漂亮亮的来哟,我可靠你来撑门面了。”

看了看盒子里面精美的礼服,再看看自己微凸的小腹,贺茜无力望天。

“晴晴,我现在发福了,穿不了那么瘦的衣服。”

“少来,就你那竹竿一样的身材能胖到哪里去,”陆晴摆明了不信,“你是不是不想当我的伴娘,怕抢了我的风头,才会找这么蹩脚的理由拒绝我?”

“不是…”她真的是实话实说啊。

“没事,我不在乎。”陆晴才不在乎这些有的没的呢,“我这一生中最重要的场合,怎么能缺少你的存在呢。安啦,茜茜,你就别推辞了。”

贺茜捂头,头痛不已。去是肯定要去的,但是伴娘?还是算了吧。

未婚先孕传出去绝对不是美谈。而且她真的很不想回帝都啊,车彦翎在那里,叶铭澜也在,更别提还有一个前闺蜜陈雅欣,这三个人她真的是一个都不想见。

不管是愧疚的,还是厌恶的,亦或是无奈的,她都拒绝接收这种负面情绪。真的是相见不如不见,相忘于江湖才是最佳之路。

“晴晴,我怀孕了,四个多月了。”贺茜苦笑,“所以不是我不愿意当你的伴娘,而是我真的穿不上那件漂亮的伴娘服。”

“你怀孕了?”陆晴尖叫,“你什么时候结婚的,竟然敢不告诉我,臭贺茜,老娘和你没完!”

贺茜揉了揉耳朵,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我没结婚。”

没结婚?陆晴傻眼了,未婚先孕?就贺茜这乖乖女的性子,她会干出这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

“今天不是愚人节。”她绝对不相信。

“我没骗你。”

陆晴沉默,就在贺茜以为她要放弃的时候,话筒那边却突然传来了一阵得意的近乎抽搐的笑声。

“哈哈,这么说,我马上就要当干妈了。”陆晴是越想越高兴,“正巧,大家不急着要孩子,你先生,方便我练练手。”

贺茜顿觉头上有一群乌鸦飞过,练练手,她当这是在扔铅球啊。

“那伴娘…”

“伴娘就算了,那衣服不适合你。你就来参加婚礼好啦。茜茜啊,这么久不见你,难道你一点都不想我么?”

哎哟我去,这么娇嗔的声音,她是怎么说的出口的。贺茜忍不住抖了三抖,俏脸皱成了苦瓜脸,“不想,怕你老公揍我。”

“他敢,要是他敢动你一根手指头,我就让他跪键盘!”

不愧是陆晴陆女王,果然威武!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挂断电话,贺茜看着盒子里的礼服,静静的将它装好,放了起来。

这辈子,她可能都没有机会穿礼服了吧。摸了摸小腹,贺茜脸上荡漾着慈爱的笑容,这是她和许安的孩子,是她爱过的证明,即使她不能和他相守,但有了这个宝贝,已经足够。

“妈,我后天要去趟帝都,咖啡馆就交给你了。”

“去帝都?”

“嗯,晴晴要结婚了,我要去参加她的婚礼。”好友结婚,她是肯定要参加的,这点毋庸置疑。

“去吧,注意安全呐。”

贺茜淡淡的笑了笑,接过贺妈妈手中的抹布,认认真真的擦桌子,她必须要通过不停的忙碌,才能分散那越加汹涌澎湃的思念。

回忆真的是一个很玄的东西,你越是不想要,它却偏偏越要凑上前。

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带着一身的清爽,贺茜瞬间便进入了周公的怀抱。梦里面,她看到了许安明朗的笑容,温柔的向她伸出手,将她轻柔的抱在怀里。

“辛苦了,让你受委屈了。”

贺茜紧紧的抱着让她日思夜想的男人,深深的汲取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安抚着她躁动的灵魂。她趴在他的怀里大哭,将所有的心酸,委屈,遗憾,全部倾泻而出。

“乖,不哭了。”

耳边传来的是他低声的轻哄,贺茜目不转睛的看着许安的俊脸,眷恋他此刻的温柔。

“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我不是真的想要你和雅欣在一起的,我不想让你和任何一个女人在一起,我爱你呀。”许是压抑的太久,贺茜终于忍不住说出了隐藏在心底最深处的秘密。

她才不要再继续装大度呢,亲手把他推给别的女人的蠢事,她绝对不会再做。现在,她只求许安能够原谅她一时的愚蠢。

看不到他的日子真的好难过。

“乖,”许安摸了摸她的秀发,温和一笑,“我要走了,再见。”

他拒绝了她!

贺茜惊恐的看着他推开了她,然后,转身,离去。

“不,不要走!”

然而许安却不曾回头,决绝的离开。

贺茜想要拉住他,却怎么也追赶不上。她猛地从梦中惊醒,看到自己挥舞在半空中的胳膊,凄凄惨惨悲悲戚戚。

脸上一片冰凉,素手一摸,竟然满手湿意。原来,在梦中的时候,她竟已经泪眼汪汪。

回不去了,她和许安再也回不去了。

是她亲手推开了幸福,推开了他,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

贺茜躲在被子里面,压抑的哭泣。

为什么直到彻底的失去,她才知道,过去的她错的有多离谱。

红尘世界,芸芸众生,每一个人都在苦苦的找寻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然而很多时候,这样的找寻常常伴随着令人痛苦万分的错过。所谓错过,不是错了,而是过了。

满心满眼的遗憾,徒留伤感。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