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五十一章 狂拽酷炫帅的男人

第五十一章 狂拽酷炫帅的男人

手机阅读

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真是快到飞起,贺茜每天的日子都过得很清闲,吃饭,睡觉,看书,养花,散步,习惯了忙碌生活的她,在无所事事的渲染下,变成了一个货真价实的小米虫。

贺妈妈和贺爸爸每天变着花样的为她做营养粥,他们面上虽然不露,但心里却是心疼极了。在外面才几年的时间,贺茜本就纤瘦的身材变得更加的清瘦,那盈盈一握的细腰好似轻轻一碰,就会折断了似的。

儿行千里母担忧。晚上的时候,贺妈妈倚靠在老公的怀里面,直掉眼泪。贺茜那苦命的孩子,现在还不知道做一个单亲妈妈的艰难,等孩子长大之后质问她爸爸在哪里的时候,那才是最伤心的时候。

不管是对她,还是对孩子,这无疑都是一种噬心的伤害。

“好了好了,事情已经成这个样子了,还能怎么办呢。”贺爸爸的心里也不好受,“贺茜的脾气你还不知道么,她是绝对不会打掉这个孩子的。”

怎么说也是一条无辜的小生命,别说贺茜不舍得了,就连他也是如此。

“我只是心疼她罢了,说又不能说,你还不允许我哭一下啊,”贺妈妈瞪着贺爸爸,怒声道:“说,你是不是想憋死我啊。”

“你这就不讲道理了啊,生气归生气,炮火也不能随便发射啊。”贺爸爸心塞,“我很无辜啊。”

求放过,求无视,求洗洗睡吧!

贺茜自然不知道父母之间的剑拔弩张,在做了一段时间的米虫之后,她对这种无所事事的日子彻底的厌倦了。不管在任何时候,精神和身体永远都要有一个在路上,不然,汲取不到新鲜的营养,灵魂就会变得愈加的干涸。

然而她现在就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公主般的日子,然而她的灵魂越来越干涸,体重却在直线上升。

“爸妈,我有件事情想和你们商量商量。”

闲的久了,她觉得自己都快长蘑菇了,她想要自己忙起来,这样可以忘记难过,忘记许安。

“什么事情啊?”什么时候和他们说话还要这么扭扭捏捏的,“说出来让我和你爸爸听听。”

“我想开个咖啡馆。”

两老瞠目,异口同声:“咖啡馆?”

这里虽小,但是餐饮行业却极其的繁荣。随处可见的小吃餐馆,各种地区特色的应有尽有。奶茶店也有不少,中西餐厅也有那么几家,但是正儿八经的咖啡馆真的是一家都没有。

“对,我思来想后还是想开一个小型的咖啡馆。”有件事情可以做做,总比闲在家里什么都不做的好。

她争做一个贤惠的女人,可不是闲在家里什么都不会的女人。事实上她可以去教跆拳道,毕竟她黑带的身份摆在那里,只不过,她现在挺个大肚子,恐怕没有哪家武馆敢聘请她。

去当老师吧,她还需要去考证,不是她没有自信,而是她现在这脑瓜子不说别的,单就记忆力来说,就倒退了二十年。

想来想去,还是自己做个小生意吧,时间自由,还是自己喜欢的东西,一举两得,岂不美哉。

“可是你会做么?”两老狐疑的看着贺茜,“还是说你要聘请一个师傅。”

“我去学。”贺茜有些跃跃欲试,“我相信自己可以。”

两老相视一笑,点了点头,“去吧,大家相信你。”

他们知道贺茜一定不是心血来潮,一定是经过慎重考虑的。既然女儿想做,只要不是瞎折腾,他们就全力支撑。钱这个东西,他们从来都没有看的太重,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的,早晚都是要留给她的。

三人的分工很明确,贺茜去学习技艺,贺妈妈负责选址,贺爸爸负责装修。三人同心,其利断金。

一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贺茜的肚子有了一抹隆起的弧度。

贺茜满意的看着店内的装修,对于贺爸爸的品味点了一个大大的赞。她竖起大拇指,毫不吝啬自己的夸赞,“不愧是我老爸,和我一样的有品位。还有老妈,”转头看向一直笑呵呵的贺妈妈,“这地址选的真的是太赞了。”

她喜静,再者咖啡馆也小,在闹市的话,显得有点格格不入了。她本就想开在幽静的地方,结果贺妈妈真的选在了幽静的小巷里面。

知女莫若父若母,贺茜笑的合不拢嘴。

“嘿,你这是在夸你老爸呢,还是在夸自己呢。”贺爸爸点点贺茜的鼻尖,“我就当你是在夸老爸咯。”

“你还好意思说,真的是越活越回去了,还像小孩子一样,在女儿的面前争宠求表扬,鄙视你!”贺妈妈当真甩给了贺爸爸一个大大的白眼。

贺爸爸别开脸,佯装没有看见,这老婆子真的是越来越没有情趣了,知道什么叫做幽默感么,唉唉唉,话不投机,半句都嫌多啊。

“你们两个呀,都是快当外公外婆的人了,还大吵三六九,小吵天天有,害臊不?”贺茜捂嘴偷笑。

贺妈妈瞪眼,“好你个小丫头片子,竟然敢取笑你老妈,看我怎么收拾你。”

你一言,我一语,一片欢声笑语。

“对了老妈,你们觉得什么时候开业好啊?”至少得寻个吉利的日子啊,搏个好彩头。

说起这个,贺妈妈顿时来了精神了,“这个我早就去算过了,这个月二十八号就是一个很好的日子。”女儿的店,她可是操碎了心了。

“店名叫什么呢?”

“微年如何?”微年,唯念,她唯一的念想。

“好,就这个吧。”贺爸爸拍板定音。

贺茜的小店就这样顺顺利利的开张了,生意嘛,不好不坏,反正她也没指望靠这个赚钱。她从小都梦想着开一个属于自己的咖啡馆,没想到,这么快就得偿所愿,她的幸福感真的快要爆棚了。

日子就这么不紧不慢的过着,贺茜已经能清楚的感觉到宝贝的生命跳动。如今的她已经脱去了稚嫩,通身散发着母性的光芒,随着宝贝每一次的调皮,她都幸福的泪眼汪汪。

她现在已经迫不期待的期盼着那调皮的小家伙快点来到这美丽的世界上,看优美的风景,享受生命的喜悦。

贺茜现在俨然像是过来人一般,看到热恋中的小情侣,她会心的一笑,若是看到闹别扭甚至闹分手的情侣,她还会给予温柔的安慰。

许是因为她脾气太过温和,总之,在很短的时间内,她就拥有了一群可爱的小粉丝,她们亲切的称呼她为大姐姐,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喜悦的或者是难过的,都会向她诉说。

俗称就是心情垃圾桶。

而贺茜对此也乐此不疲,笑呵呵的接受她们的喜怒哀乐。没人的时候,她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像猫一样,蜷缩着晒太阳。看看书,做做手工艺品,写一段话,或者做一个小巧的礼物,送给朋友。

日子过的悠闲又惬意。

店里的生意慢慢的好了起来,别看她一直忙忙碌碌,但还是敏感的发现了一个特殊的客人。他周一到周五,每天下午都会来店里报道,而且一坐就是一下午。

他从来都不和她说话,偶尔几次被她逮到他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她,那种评估式的目光让她一头雾水。

贺茜确定她的生命里面从未认识过这么一个人物。他面容清俊,鹰一样的黑眸,目光犀利。他的气质有些桀骜不驯,很明显他的身份并不普通。

只是他不说,她也不曾去问。他要看,她就大大方方的任他看。又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干啥要畏畏缩缩的。

那男人连续来了一个月,然后就没有再来了。就在贺茜以为他大概不会再出现的时候,他竟然又来了。

“想喝点什么?”招待他的是新来的翠翠,贺茜忙着在一旁做咖啡。

“我找贺茜。”

翠翠警觉的看着他,“你是谁?”贺茜的事情她知道一些,莫不是那个坏蛋派来的探子?

“你给贺茜说,我在兰月醉心阁等她。记住,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

说完,也不等翠翠回话,径直离开。

“喂喂喂!”真是个没礼貌的家伙,好讨厌!

翠翠火冒三丈,长得帅了不起啊,干啥一副我帅我最大的样子,不还是长了一个鼻子一张嘴嘛,又没多长一只眼睛,拽的二八五万似的。

“怎么了翠翠?”贺茜结束手中的活,一抬头就看到了翠翠板着一张臭脸。

“就是那个神经病,刚才来了,说了莫名其妙的一通话,就走了。好没礼貌,还摆着一张不可一世的脸,好讨厌!”

贺茜柳眉一蹙,眼睛里面同样闪烁着疑惑的光芒。“他来找我?”素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他来找我干啥?”

“不知道啊,”事关她老板事情,绝对无小事。“茜茜姐,那男人说他在兰月的醉心阁等你,你去不去啊?”

“不去。”贺茜没有丝毫的犹豫。

她都不知道他是谁,而他也很没有礼貌的自报身份,她连是友是敌都没有弄清楚,干啥要屁颠屁颠的跑去和一个陌生人见面。

不去不去,天王老子来了也不去。

“可是茜茜姐,我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翠翠理性的分析,“如果他是那个坏蛋派来的人,那他都来这么多次了,那坏蛋应该早就追来了,可是没有啊。可要是朋友的话,他那态度又很嚣张,完全不像朋友间应该有的温和啊。”

“那看来,我必须亲自去会会那狂拽酷炫帅的男人,才能弄清楚他的身份啊。”贺茜内心里是不想去的,但是她现在不同寻常,不能放过任何一个隐藏的威胁。

为了孩子,她都要搞清楚真相!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