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五十章 卷铺盖走人

第五十章 卷铺盖走人

手机阅读

第二天,果然有一个中年大姐前来报到,说是受车先生的委托,负责照顾她的生活起居。贺茜头痛的抚额,她只是怀孕了而已,不是病入膏肓,并不需要别人来照顾。

她有手有脚,可以自食其力,不用麻烦别人。车彦翎这家伙再搞什么飞机,弄的她好像是失去了自理能力的病患一样,搞这么大的阵仗,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怀孕了!

直接表明她不需要人照顾,然而认真负责的大姐说拿人钱财就要好好办事,因此说什么都不肯离去,即使贺茜出双倍的价钱也不行。

“我热爱我的工作,所以,贺小姐,我不能答应你的请求,这是信誉问题。”

贺茜无奈,只得随她去了。

“李姐,我这儿不需要人了,你先回去吧。”贺茜言笑晏晏,真心的表示感谢,“今天真的辛苦你了。”

“贺小姐太客气了,这些都是大家应该做的。”她收了车先生的佣金,自然就要好好的照顾她。而且贺小姐人很好,很漂亮也很好说话,一点都不难缠,也不挑刺。

说实话,贺茜是她加入服务行业以来,接触过的最温和的一个客人,没有之一。

“那李姐就早点回去休息吧,路上小心一点。”

孤独的夜诉说着无言的寂寞,贺茜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关于车彦翎的问题,她早已有了定论,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纠结了半天,她坐了起来,打开灯,拿出纸和笔,认真的写了起来。

她说不出口,只能用这种方式让他明白她的心意。

那或许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第二天,车彦翎一早便来到了医院。昨天一天他都有些魂不守舍,一直都在思考贺茜会给他一个怎样的选择,因为他实在拿捏不准贺茜的心思,毕竟她的脑回路异于常人。

推开门,房间里面空无一人,车彦翎挑眉,走进去环顾一周,在桌子上看到了一封信,确切地说,是一张纸。

不详的感觉油然而生,他拿起来一目十行,气的俊脸青白交加,双拳紧握。

“贺茜,你这个胆小鬼!”横眉竖眼,青筋毕露。

她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么,为什么在爱情上她一直像个逃兵一样,懦弱的不像话。

竟然敢跟他不告而别,车彦翎的肺都要气炸了。给他留一张破纸就妄想让他放弃,想都别想!

坐在回程的车上,车彦翎打开让他已经蹂躏的皱皱巴巴的纸张,看着上面娟秀的小楷,忍不住的火冒三丈。瞧瞧她都写了什么鬼话。

“尊重的老板,我思来想后,还是觉得做一个单身妈妈比做一个女人公敌强过一百倍。不是我怂,而是我真的很胆小。谢谢你的大恩大德,小女子没齿难忘。再见,再也别见了,虽然你俊美如谪仙!ps,不是恭维你,你真的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最有良心的老板。为你点上666个赞,前老板加油,前老板威武!”

第一次表白就被拒绝,车彦翎一阵的无力,他该怎么样向那胆小如鼠的女人证明,他有能力保护她们娘儿俩。

不过,转又一想,以贺茜的性格是不喜欢生活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的,她想要的普通平静的生活,这一点他绝对无法达到,毕竟盯着他的狗仔没有一千也有八百,除非他们永远不见面,否则一定会露出马脚来的。

所以说,她根本从来都没想过要和他在一起,答应考虑,只不过是为了博取他的信任,好给自己跑路的机会。

真是好样的!想通了前因后果的车彦翎俊脸铁青,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风景,心思沉沉,冷漠以待。

贺茜的家乡是中原的一座小城,出行多以电瓶车代步,只需要投一块钱的硬币,就可以坐在公车上将整个小城环游一圈。这里绿树成荫,花草繁茂,没有了大城市的喧嚣,一片宁静祥和。

这里空气清新,生活节奏并不快,是不错的养老之地,也是绝佳的安胎之地。

然而,贺家的气氛并没有那么的轻松,甚至还带着一丝丝的紧张。贺爸爸和贺妈妈很生气,他们一脸严肃的看着哭的犹如泪人的贺茜,想发火又不忍,真的是感到一阵的无奈还有无力。

“贺茜,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你从小都听话懂事,怎么长大了以后就变得这么不知分寸呢。”未婚先孕,说出去让他的脸往哪里搁。

养不教父之过,都怪他没有教育好她,才会让她做出如此有辱门风的事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道错了。”

贺爸爸是一个传统的男人,怎么都无法接受女人犯下这份愚蠢的错误。可是,贺茜又是他捧在手心里疼了二十多年的宝贝,他怎么都不忍心狠狠的苛责她。

“行了,你就少说两句吧。”贺妈妈虽然也很生气,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生气也没用。

好不容易盼到女儿回来,谁知道她一开口就给了他们一个晴天霹雳。

“爸妈,我怀孕了!”

他们老两口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呆在了门口。他们怎么都想不到贺茜竟然能做出这么惊天动地大逆不道的事情来。

“好了,别哭了。”贺妈妈摸着贺茜的头发,“也别怪你爸说你,你做的这事确实让妈不能苟同。”

“孩子的爸爸是谁,你告诉爸爸,我去找他理论去。”竟然敢始乱终弃,看他怎么收拾那臭小子!

贺爸爸气的是吹胡子瞪眼。

“他出国了,”贺爸爸的脸色更难看了,贺茜知道她老爸这是误会了,忙又说明,“不过在他出国前并不知道我怀孕了。我也是前天刚知道的。”

“你呀你,”贺妈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真是个小糊涂虫!”

这么大的事情都能这么的后知后觉,也真的是服了。怀孕初期那么多的反应,她这傻女儿愣是都没往那方面想,真的是太单纯了啊。

她有点悔恨在她上班前,没有好好的给她讲讲男女之间的那点情事。

“哭有什么用,”贺爸爸怒了,“哭是懦弱的人才有的表现,有胆子做,就要有胆子接受所有的后果。爸爸现在就问你,你打算怎么办。”

“茜茜,你爸爸说得对,如果哭能解决问题,妈妈就放任你哭,绝不拦着你。可是现在看来,就算你眼泪流干,问题依旧存在。所以,还是打起精神来吧,别忘了,你现在不是一个人。”

“我知道了爸妈,”贺茜狠狠的擦掉眼泪,犹豫了一下,这才如实告知,“我想生下这个孩子。”

意料之中的回答,二老的脸色没有什么改变,显然并不惊讶。

“那你有考虑过你的人生么,他的存在,会影响你未来的五十年。”实话最伤人,但是他必须要先给他这傻女儿敲个警钟。

“没关系,我有你们,有他,人生就已足够。”这是真心话,不带一点的敷衍。

贺妈妈做出结论,“看来你很爱孩子的爸爸。”爱到可以放弃她未来的人生。

贺茜的脸一红,没有说话。

“你们告诉妈妈你们现在怎么样了吗。”

贺茜挣扎,但还是咬牙说出,“大家分手了。”

两老再也不能淡定了,“你们竟然分手了!”异口同声!

贺茜点了点头。“对,我提的分手。”

“哎呦,我的头啊。”她真的要被她这傻女儿给活生生的气死了。“疼死我了。”

“妈,你怎么样?”贺茜慌了,手忙脚乱。“我去叫救护车。”

“不用,你妈这是气的,缓一会儿就好。”虽然他也很想晕过去。

贺茜讪讪的笑了两下,她知道这件事情她做的很离谱,已经超出了两老的承受范围,所以,只能像是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低垂着头,不停的玩弄着自己的手指。

两老在贺茜看不到的时候,大眼瞪小眼,无声的用他们的方式交流着。

长久的沉默,就在贺茜觉得希翼要变成失望的时候,贺爸爸终于开口了。

“孩子要姓贺!”

“必须由我和你爸带。”

“啊?”贺茜傻眼了,等等,这是什么节奏。“你们同意了?”

“废话,能不同意么,这可是大家期待已久的外孙!”

贺茜又想哭了,不过这次是感动的泪水,跟悲伤绝对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就算那男人回来,也不准把孩子给他!”贺妈妈霸道的下了命令。

他应该不会回来了吧,贺茜嘟囔了一声。

“你说什么?”叽里咕噜的说的什么鬼东西。

“我说知道啦。”雨过天晴,贺茜调皮的吐了吐舌头,露出一个愉悦的笑容。

协商完毕,剑拔弩张的气氛顿时消失,许久没有团聚的一家人,谈笑风生。

“饿不饿?”刚才只顾着理那破芝麻烂谷子的事情,竟然没有安慰她宝贝女儿可怜的胃。“想吃什么给妈说,妈给你做。”

一向对厨房都不甚喜欢的贺妈妈,今日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热情。

“得了吧。”贺爸爸毫不客气的拆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嘴馋了,想吃茜茜做的菜了。”

“嘿,你个大嘴巴,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在女儿面前拆她台,真的太可恶了。“茜茜啊,如果你觉得妈妈做的饭你们吃的下去的话,尽管招呼,不用客气。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我做不出来的。”

呃,想起她老妈做的黑暗料理,她都忍不住抖了三抖,那口味,真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住的。

“老妈,甭客气,想吃什么尽管说,大家先去超市买菜,回来保准让你吃到想吐!”

“那还等什么,孩子他爸,赶快去换衣服,超市走起!”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