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四十七章 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第四十七章 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手机阅读

许安是她现在不能提及的痛,只要想起来一丝半点,就足以让她痛哭流涕。她现在最害怕夜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就像一头孤兽,将自己囚禁在一个笼子里面,独自舔舐着伤口。

如果不是车彦翎强制要求她上班,或许她现在的状况会更加的糟糕,以她那钻牛角尖的性子,恐怕现在身上都长蘑菇了,杂草遍身,野火都烧不尽。

忙了一天,贺茜累的是腰酸背疼,回到房间之后,耷拉着眼皮,勉强坚持到洗漱完毕,就拱到床上,几乎在瞬间就投入到了周公的怀抱,一觉睡到了天亮。

第二天一早,贺茜就爬了起来,她愁眉不展的看着衣柜里面的衣服,选择困难症又犯了。这些衣服好看不好用,穿出去怎么看都不像是在工作,更像是在相亲。

相亲?好熟悉又陌生的词语,想起她老妈现在一天三次的夺命连环催,她就觉得无比的头大。同一套措辞 ,老妈总是不厌其烦的说,听的她耳朵都起茧子了。

她一直都是家中的乖乖女,从小都乖巧懂事,但凡是父母的要求,她基本上都没有拒绝过。除了爱情,在她的认知里,爱情是她自己的事情,绝对不能将就。

所以,面对老妈热情的连番轰炸,她很怂的选择了拖拖拖!

真是想到什么,就来什么。贺茜有些头大的看着闪烁的屏幕,深呼吸了好几下,这才接了电话。

“茜茜呀,妈妈给你说,你二姨给你先容的这个真不错,是个实打实的青年才俊,还是一家贸易企业的总经理呢,你要不要见一见?”

“妈,”贺茜哀嚎,“我还要上班。”

“请假不就好了么,”贺妈妈很不以为然,工作哪有终身大事重要。“你请假几天嘛。”

贺茜捂着又隐隐发痛的太阳穴,有气无力的说明,“妈,我这个工作不是说请假就能请假的,这个问题大家稍后再谈,好不好?”

求放过啊,她现在还小,真的还不想结婚啊。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爱情是婚姻的枷锁,自由是爱情的摆脱。深层解读,她就是缺乏勇气,是爱情上的逃兵。

“什么稍后再谈!”贺妈妈的声音瞬间提高了几个八度,“不行,这周末你必须回来。”

已经拒绝了多少个了,这次说什么也不惯着她了,不然她什么时候才能抱上外孙。

别怪她心急,和她同龄了,都是当爷爷奶奶外婆外公的人了,每天都乐呵呵的抱着孙子在她的眼前晃啊晃的,让她羡慕的眼睛都红了。

旁敲侧击的说过好多次了,可是这小丫头就是左耳朵进右耳多出,一点都不放在心上,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了。

“妈,你现在风华正茂的,干啥非要做老婆子啊。如果真的闲的没事做,就和我爸出去旅旅游,欣赏欣赏祖国的大好河山,既赏心悦目还能培养感情,岂不是一举两得?”

“别给我转移话题,”别以为她不知道这小丫头是什么心思,“这个周末必须回来,必须。妈是在通知你,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

“妈,你这是强权统治,是大女子主义,我抗议!”

哟呵,这小丫头现在是翅膀硬了,敢反抗了!

被贺茜这满不在乎的态度给气的火冒三丈的贺妈妈终于怒了,“茜茜,你老大不小了,跟你同岁的娟娟都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还有你李叔叔家的欣欣,两个月前也生了孩子了。”

“老妈,”贺茜哀嚎,“我现在才二十五,二十五啊,正值花一样的年龄,怎么能浪费了这大好的青春,提早进入家庭妇女的角色呢。”

以她老妈的个性,催完婚之后就该催孩子了。而且现在国家放开了计划生育政策,允许生二胎了。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她老妈一定会催完一胎催二胎。

这是连环反应,所以她绝对不要开这个头。

“我和你爸就你这一个闺女,你上班之后,家里就空荡荡的,所以,你不考虑别的,你也得考虑考虑我跟你爸的感受是不是。”

我的老天啊,她老妈不当演员真的是可惜了,这会儿又主打苦情牌了,她要是不同意的话,岂不是就是不孝?

对于中华民族来说,百善孝为先嘛,不孝顺的人会被人戳脊梁骨的。

但是她现在真的不想结婚啊,怎么办啊,贺茜快要抓狂了。

“妈,我知道。可是我现在真的回不去啊。”这是事实,真的不是她故意推辞。

又被拒绝了,“茜茜,妈妈真的快要抑制不住心里的洪荒之力了。妈妈没要求你一定要成,但你总得回来见一见吧。”

见面的话,还有一点点的可能,不见面的话,真的是一点点的机会都没有。

“可是妈妈,我现在在魔都啊,不在帝都。这两天工作真的很忙,我没有骗你。”

话筒里突然间没了声音,就在贺茜以为她老妈准备挂她电话的时候,贺妈妈终于开口了,“贺茜啊,”希翼不是她多想了,“你真的和车彦翎在一起了么?”

“怎么可能!”贺茜怪叫,“妈,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八卦了。”

“我在资讯上看到的,还有你和另外一个男人在一起的画面。”贺妈妈顿了顿,“女孩子最重要的就是名声,妈相信你没有乱来,可是这样的报道多少对你的名声不好。”

她的女儿她还不了解么,只是,儿行千里母担忧啊。

“妈,”听到这里,贺茜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我没有。”

“别哭茜茜,”哭的她心都揪在一起了,“好孩子,妈妈相信你。”

此时贺茜恨不得扑到妈妈的怀里,感受着妈妈的温暖。自从入了职场之后,人情冷暖,如鱼饮水,自知。

“如果太累就回来了吧,不一定非要在大城市里,咱们这小城虽然小,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啊。而且在家里上班也没那么累,这样你还能离大家近点,还能陪着我和你爸爸,大家一家人还是在一起。”

想想都觉得开心啊,只是不知道女儿愿不愿意。

“妈,你在让我想想吧,等我决定回去了,会提前给你打电话的,好么?”

贺妈妈也知道贺茜的性子,外表看着很柔弱,但是很有自己的想法,说白了就是倔强,一根筋。如果强迫她回来,一定会引起她的反弹,到时候就算人回来了,这事也成不了。

“好。茜茜,在外面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钱不够了记得跟妈说啊,千万别不吃饭,你够瘦了。”

“知道了。”

挂断了电话,贺茜泪眼婆娑,想起自己现在的状况,她就一阵的无力。

她好想许安啊,好想回去找他,向他承认错误,告诉他,她不是真的想把他让给陈雅欣的。

“贺茜,走了,开工了!”

车彦翎进来就看到对着衣柜发呆的贺茜,他踱步到她的面前,看着失魂落魄的他,开玩笑的说道:“你这是梦游了?”

“我没那癖好,”贺茜笑了笑,“等我两分钟,我马上就好。”

言外之意,我要换衣服了,你哪里凉快就呆哪里去吧。

车彦翎笑了笑,转身离开。贺茜快速的搞定一切,跟着车彦翎雄赳赳气昂昂的上班去了。

依旧是像个陀螺一样,不知疲倦。两天过去了,在临睡前,贺茜收到了许安的短信。

“相逢不晚,然而相爱恨晚。爱上你,太迟,终究是情深缘浅。愿你安,也愿我心安。 ”

他爱她,他竟然真的爱她!可是他走了,真的走了。她不好,她一点都不好。

贺茜没有忘记今天是许安走的日子,她抱着手机哭的是昏天暗地,她恨死了那该死的后知后觉。铺天盖地的悲伤压的她喘不过气来。她是彻底的失去他了,悔恨,无尽的悔恨。

泪眼汪汪的她尝够了痛彻心扉的滋味。

她可能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他了,贺茜觉得天空都是灰色的,生活已经失去了所有的色彩。

接下来的日子她该何去何从呢,不行,她要去找他,去告诉他,她爱他,她真的爱他!没有了他,贺茜觉得人生的小船都已经失去了方向。

说做就做,贺茜穿起衣服就准备出门,然而一打开门就见车彦翎站在门口,大手轻抬,显然准备敲门。

“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

“我要请假!”她要去追他!

“给我一个理由!”

贺茜不说话,她没有把心事分享给他人的习惯。

“为了他?”

贺茜依旧装哑巴。

“我不拦着你,可是你要想清楚,你是否有能力可以和他并肩而站。”说完,转身离开,不然他怕他会控制不住想要拥抱她的渴望。

第二天,贺茜精神恍惚的出现在片场,在众人诧异的眼光下,沉默寡言的做着事情。车彦翎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这小女人恐怕是又钻牛角尖了,他承认昨晚他那样激她是存了私心,他不想,一点都不想,让她去追那个男人。

他了解贺茜,知道她的骄傲决不允许自己拖了那个男人的后腿。

车彦翎知道他有些卑鄙,但那又怎样,爱情的战争同样适应兵不厌诈。贺茜,是他的,必须是他的!

“你怎么了?”车彦翎猛地睁大了眼睛,失控大吼,“贺茜,贺茜!”

然而,贺茜却没有给他任何的回应,因为她晕倒了!

及时的搂着不盈一握的纤腰,贺茜倒在了车彦翎的怀里,看到怀中女人苍白的小脸,车彦翎对着旁边的导演怒吼,“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叫救护车。”

这是车彦翎第一次发脾气,导演愣住了。还以为他是没脾气的人呢,结果,发起火来这这么恐怖。

“哦,好好,我这就打电话。”

贺茜的脸色很不好,泛着不健康的白色,车彦翎心疼死了。可是现在在片场,这么多人在看着,他不能表达真实的情感,否则又会给贺茜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第一次,他对自己的身份产生了厌倦。

每天的生活都是那么的拘谨,没有自由。他一直都很想过着随心所欲的生活,可是,那都是梦。

他依依不舍的将贺茜交到了一个女导演的手里,虽然他不想,可是没有办法,众目睽睽之下,他没办法!

男女授受不亲,而是他是高高在上洁身自好的天王,不能和女人有过近的距离。

谁让他是见鬼的国民老公!

救护车很快就来了,车彦翎眼睁睁的看着贺茜被送上了车,然后绝尘而去。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