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四十六章 演员的诞生

第四十六章 演员的诞生

手机阅读

贺茜愣愣的看着车彦翎的嘴巴一张一合,直到长指在她的眼前晃了晃,她这才如梦初醒,有些尴尬的看着似笑非笑的车彦翎,弱弱的说了一句,“嗯,我知道了,谢谢你。”

不愧是演员,台词功力这么了得,说话都是这么肉麻兮兮的,害得她鸡皮疙瘩掉落了一地。不过,他说的真的很有道理,痛苦是一时的,磨难促使她成长,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她会争做勇士,绝不去做那懦夫。

“好了,现在时间不早了,所以赶快起来,好好收拾收拾,二十分钟后,大家出发!”再不走,就真的来不及了。

他一向守时,不喜欢迟到。所以,尽管他吝惜贺茜这弱不禁风的小身板,不想让她来回奔波,可是她现在精神状态很差,不在他的面前,他又实在放心不下。所以只能委屈她,再跟他走这么一遭了。

贺茜的动作很快,不到二十分钟,已经整装完毕,随时可以出发。

“走吧。”拖着行李箱,就准备出去。这高昂的酒店住一次就好,住的时间长了,她的财政就会出现赤字了。她是穷人,实在是负担不起。

等她回来,要尽快找到住的地方,不然她真的变成无家可归的流浪儿了。

“东西先放在这里吧,我已经给你续交了一个月的房费了。”出门在外,以简单便捷为主,拿着这大包小包,她不累,他看着就累。

主要还是因为心疼她了。肩膀这么瘦弱,干啥非要这么虐待自己。

“那怎么能行,”贺茜最怕的就是欠人情。“我不能再麻烦你了。”

欠钱她还能还,欠人情,她是真的还不了。关键是,她不觉得车彦翎有什么地方需要她的帮忙,而她,总是在给他添麻烦。

“好啦,别磨叽,时间不等人,把你这破箱子放这儿,大家得赶紧去赶飞机了。”

说完也不管贺茜答不答应,推着她就往门外走去。

“啊,我化妆品没带。”

“到魔都再买!”

坐在飞机上,贺茜眼冒金星的看着一旁怡然自得的男人,恨不得朝他的俊脸上,挥上两爪子。

他很霸道的将她包包里的东西全部扔掉,还嘲笑她那些都是破铜烂铁。什么破铜烂铁,她不就是自备了筷子叉子和勺子了么,这明明是环保讲卫生好吧。

还有卫生纸巾什么的,他也统统扔掉,弄的她身上除了一个手机,什么都没有。就连钱包,也被遗忘在帝都的箱子里了。现在她真的是彻底的身无分文啊。

“老板,大家在机场等了半个小时。” 贺茜咬牙。

“然后呢?” 半个小时而已,这有什么问题?

“我完全有时间收拾好我的行李!” 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一贫如洗。“除了手机,我一无所有!”

“没关系,你带着我,我带着钱,不就好啦。” 真是笨。

贺茜疑惑的看着一脸春风的车彦翎,这家伙今天出门前是吃糖了么,干啥对她大发福利,而且说的话怎么这么奇怪。

“你心情很好?” 简直是艳阳高照!

“这都被你发现了,看来你还不笨!” 这小女人分手了,哈哈,想想都觉得开心。

拜托,他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根了,她想无视都难。

“你今天怎么…”

“是不是很感动?”

贺茜沉默,感动,好像是有那么一点点。

“感动的话,就以身相许吧。” 车彦翎用玩世不恭来掩盖他对她的势在必得。

“不烧啊,怎么净说些胡话。” 该不会是傻了吧。

车彦翎借机握着从额头上撤回的手,那柔软的触感,让他的心砰砰砰的直跳。

“你!” 贺茜的视线在两人手交握的地方无限放大。

这完全是手快于脑子的结果,车彦翎对于这次的情不自禁也感到很诧异,他明显感觉到了贺茜的僵硬,为了缓解尴尬,他痞痞的一笑,像个小混混一样把玩着小手,还挑肥拣瘦,“啧啧啧,这是女人的手么,明明就是猪蹄!”

猪蹄?贺茜反手对着车彦翎健硕的胸膛就是一掌,“啧啧啧,这哪是胸啊,分明就是排骨!”

呵,还真是一个不吃亏的女人啊。坚定的实行着汉谟拉比法典以牙还牙以眼还牙的信条啊。

什么时候,他也能看到她对他温柔的笑,媚眼如丝,含情脉脉,腼腆可爱?

革命的道路还很长,任重而道远啊。

“呶,最近它都交给你保管了。” 车彦翎将钱包递到了贺茜的手上,“需要买什么尽管去买就好。卡随便刷!”

“不不不,我不能要。” 贺茜把钱包塞回车彦翎的手里,“无功不受禄,我不要。”

“让你拿着你就拿着,不要多说废话。”

然而贺茜就是死活不接,“不,这是原则问题。”

车彦翎的偏头痛又犯了,面对这倔强的小女人,他该拿她怎么办呢。

“给,这个你拿着。” 车彦翎拿出一张卡,“所花的钱都从你工资里扣,这样总行了吧。”

真的是够了,天底下有求着属下花自己钱的上司么,得天独厚,就他一人。

“好吧。” 贺茜勉强的点了点头,“别忘了从我工资里扣啊。”

她绝对不要欠人情债。

“知道了。” 还没到更年期呢,就变得这么啰嗦,以后还怎么得了。

到了魔都,车彦翎并没有去片场,而是带着贺茜去了一家服装店,看的出来,他是这里的常客,他很速度的选了几件衣服放到贺茜的手里,“去试试,” 在她说话前,抢先说道:“别说废话,快去。”

贺茜有些摸不着头脑,只能一件一件的试着衣服。

她很少买衣服,就是怕试衣服,所以,她的衣服除非是不能穿了,否则坚持不会把钱浪费在这些无聊的东西上面。

“这些全部装起来。” 车彦翎刷卡刷的很潇洒。

贺茜的舌头都快伸不直了,“全…全部?” 哎呀我的妈呀,这一件衣服就够她一年的工资了。

他尊口一张,就是她好多年的工资,贺茜觉得她的笑容中都带着一股贫穷的味道。

“等等,我要去把衣服脱掉。” 这应该是送给他女朋友的吧,她很抱歉的对着正准备剪吊牌的导购员笑了笑,“请等我两分钟好么?”

“不用换,就穿着吧,本来就是买给你的。” 看到她穿着抹布,他都觉得刺眼。“你那破布就别穿了,我刚才直接丢垃圾桶了!”

什么?贺茜尖叫,“你为什么要把我的衣服丢垃圾桶!”

“都成那样了,不是破布是什么。你穿成那样跟在我身边,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虐待你,” 在贺茜愤怒的眼光中,他说的不紧不慢,“这不就给了那些八卦记者呲胍我的机会?”

“可是之前我也那样,不是也没事么?”

休想骗她!

“那是因为那个时候的你不是我的绯闻女友,也不是我孩子的妈!”

贺茜的嘴角又开始抽抽,这都是多久前的资讯了,“可是,你确定我穿成这个样子,会更加印证了别人的猜测?”

“好像有点道理。” 车彦翎拖着下巴,一副冥思苦想的模样。

贺茜趁热打铁,“所以,还是退了吧。我很喜欢我自己的衣服。” 这衣服虽然贵吧,可是她怎么穿都觉得别扭。

车彦翎猛然一笑,“可是我宁愿让别人误会,也不想让你穿着抹布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我怕污了我的眼!”

卧槽!贺茜快要气炸了,她愤怒的朝着车彦翎比了个中指,带着一百二十万分的怒火!

“走了,再不走就要迟到了。” 背转过身,车彦翎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眼见车彦翎快要走出了他的视线范围内,无奈之下,只好提着大包小包,艰难的追去。

回到饭店,贺茜累的气喘吁吁,看着床上摆着的大大小小的七个袋子,她都感觉到一阵阵的无力,完蛋了,接下来的几年,她都是无偿打工了,现在的她可是负债累累啊。

想想都觉得难过,虽然车彦翎再三强调,她也是他的门面,所以这是他应该做的,可是她觉得心里还是不舒服。

管他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车到山前必有路,现在想这么多,也是白瞎。

第二天,车彦翎就全心的投入到了紧张的拍摄中了,贺茜像个小蜜蜂一样,在片场跑来跑去。

唉,演员外表看着光鲜亮丽,但是经历的苦痛也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明明是在大夏天,却要裹着大棉袄,里三层外三层的,热的人喘不过来气;又或者是,明明是在高冷的冬天,却要穿着单薄的夏装,或者光着膀子,笑靥如花。

再或者是拍动作戏的时候,只要导演不喊过,只能吊着威亚一遍一遍的飞。或许别的明星会让替身去拍这些高难度的戏,但是车彦翎不会。

他很认真的对待他每一部戏,倾注了所有的感情,以活灵活现的演技打动了观众们的心。一旦进入到拍戏模式,他最缺的就是时间,每天的生活很单调,不是拍戏,就是背台词,要么就是和编剧商量剧情。

贺茜说要做的,就是在他饿的时候送上香喷喷的饭,在他渴的时候,递上一杯热腾腾的水,在他需要对戏的时候,充当临时演员,在他累的时候,为他敲胳膊捶腿。

她就是一块砖,车彦翎哪里需要就要往哪里搬。

不过,她现在的生活很充实。就算每天忙的脚不沾地,她也很快乐,因为这会让她暂时忘记许安。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