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四十五章 冤家易结不易解

第四十五章 冤家易结不易解

手机阅读

此刻她的心很乱,许安马上就要离开了,他们总归是不能在一起的,原本她想陪伴到他离开,可是这几天的美好时光,让她的贪念越发的膨胀。她赫然发现,她竟然舍不得他离开,她不愿意放开他的手。

“我没有和陈雅欣在一起,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和她在一起,你为什么非要把大家凑成对。难道她回头找我,我就必须要和她在一起么,贺茜,你把我许安当成什么了。”

许安很火大,语气有些冲,“还是说这就是你对我的爱,可以这样肆无忌惮的踩踏我的真心,不理会我的感情,自私的把你的想法强加在我的身上。贺茜,你确定你真的是在为我考虑嘛。”

愤怒的咆哮显示许安此刻显然已经是气急攻心了。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无助的哭泣。

沉默了良久,许安平息了满腔的怒火,淡淡的说道:“你真的没有什么话给我说么,还是说你已经不想和我在一起了。”他不会强迫她,即使他为了找她,已经汗湿了衬衫。

贺茜不说话,哭了很久,终于嘟囔了一句,“对不起。”

不知道是对不起他,还是对不起她自己。

“你好好休息吧,我不会再找你。”对不起,这就是她的回答,她再次拒绝了他。

许安苦笑着挂断了电话,看来,他真的不适合谈感情,每每付出感情之后,结果总是不尽人意。停车,熄火,前方一片黑暗,就如同他此刻的心。

那个可爱的小女人对他没有丝毫的信任,也许是他不够果决,才让她对他没有信心吧。

也许他们之间真的需要静静。

陈雅欣蹲在角落里面嘤嘤哭泣,许安视若无睹,打开门,关上,没有一点迟疑。

许安是真的不爱她了,陈雅欣崩溃,她明明是一手好牌,却被自己打得稀烂,不作不死,悔恨莫及,想要亡羊补牢,可是已经晚了。

第二天,欢快的电话铃声吵醒了睡得并不踏实的贺茜,强忍着头疼,她有气无力的按下了接听键。

“我在华音酒店。”

“哪个房间?”她怎么跑到酒店里面去了。

“1306.”天啊,为什么感觉好像有爆竹在她的头里面爆 炸了呢。

“十分钟之后到。”她的声音不对,看来是出事了。

车彦翎敏感的察觉到他的机会来了。

贺茜顶着一个鸡窝头,看着面前帅气俊朗的当红天王,只是有气无力的打了一个招呼,便又昏昏沉沉的往大床的方向前进,当真是没有一点点的尊卑意识。

“世界末日来了么,你怎么这么一副鬼样子。”那眼睛肿的吓人,就连脸色也惨白的像个死人。

“今天别呲呱我,我战斗力为负值。”贺茜脸瞪眼睛的力气都没有。“是要出发了么?”

她没忘记,今天她要陪着车彦翎去魔都拍戏。

“你这个鬼样子能去么,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中邪了,身后有女鬼跟随。”车彦翎似笑非笑,“要不要我好心的给你那个镜子看看啊。”

“敬谢不敏。”真的好讨厌,她本来都快难过死了,他不安慰她就算了,还要取笑她。

无良的老板,真的太讨厌了,拒绝跟他说话。

“好了,我不取笑你,那你倒是给我说说,到底发生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了,竟然让大家天不怕地不怕的小暴龙变成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死样子。”

就知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指望他能说出什么好话,简直比登天都难。

“说出来让你继续笑话我么,你觉得我有那么傻么!”贺茜冷哼,“我就算把秘密烂在肚子里面,也绝对不要告诉你。”

冤家宜结不宜解,他们之间永远都无法做到和平共处。

“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了么,”车彦翎挑眉,“不就是分个手,失个恋么,至于么你,一副天崩地裂的样子,吓我一跳。”

贺茜拒绝说话。

“被甩了不丢人,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比比皆是,再找一个不就得了。”

贺茜瞪眼。

“别瞪眼,我这是为了你好啊,毕竟像你这么凶悍的女人,少有男人能够受得了。”

贺茜的目光都能杀人了。

“你这么热切的看着我,我会认为你爱上我了。”车彦翎故作娇羞。

看着车彦翎的搔首弄姿,贺茜的嘴角直抽抽,“你能不能正常点。”她都快吐了。

“能啊,那你告诉我到底怎么了?”道听途说不可信,尤其是从八卦狗仔的口中,他需要本人亲口说,他耳听为实。

想起她尚未璀璨开花就已经凋零灭绝的爱情,贺茜的眼眶顷刻间蓄满泪水,她突然间大哭,那惊天动地的哭声吓得车彦翎一趔趄。

“姑奶奶,别哭。”这一惊一乍的,吓得他七魂失了六魄。

“我难过,你还不允许我哭,太无良了,我要投诉你。”

车彦翎傻眼,有见过这么忘恩负义的员工么。身为上司,他好心过来安慰,然后她还要投诉他。Excuse me,这世界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玄幻了。

不要欺负他的纯真善良。

“贺茜,你还有没有良心,是我投诉你才对啊。有见过老板叫员工起床的么。”车彦翎眼睛都瞪直了。

“你敢!”去他的老板,失恋的人最大,她现在无所畏惧。

“好了,二十多岁的时候失恋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三十岁之后才开始失恋。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也就是我是光棍我怕谁,作为一个光荣的光棍,什么时候都不会失恋,也永远都没有离婚的担忧。”

贺茜瞠目,美眸瞪得老大,“所以,你的意思是想要我变成一个彻底的光棍!”

“咳咳,你要是这么理解,我也没有什么意见。”

事实上,他更想说的是,他走了,但是我一直都在你的身边。只要你回头看一看,就能看到一直站在原地,苦苦等待你的我。

“哼,我就知道,你这是居心叵测。除非太阳从东边落下,不然你才没有那么好心安慰我呢。”

虾米。难不成在这个小女人的心里,他一直都是腹黑无良的老板,没有一点人情味?车彦翎暗自磨牙,恨不得朝着她纤细白皙的美颈狠狠的咬上一口。

“好了,别贫嘴了,知道你难过,我是在给你开玩笑的。没想到你这么没有幽默细胞。”岂止啊,根本是和幽默绝缘。

贺茜自然知道车彦翎是在安慰她,因此也没有真生气,不过给他一来一回的贫嘴,心情倒是比刚才好了一点。至少有人分散她的注意力,她的脑海里面不会全是许安的影子。

她知道这次许安是真的生气了,他气她的不信任,也气她的不坚定。她知道,她通通都知道,可是她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未来,这样的不确定让她很没有安全感,整日都战战兢兢。

许安从未给她规划过他们的未来,她是真的不知道他是真的想要和她过一辈子,还是只是一时的心动。他们之间本来地位都不平等,她一直处于弱势,而他才是主宰者。

先爱的那个人注定受伤最深。贺茜抱紧自己,眼泪又忍不住的往外冒。

“姑奶奶,别哭了。”女人真不愧是水做的,这眼泪说来就来,“失恋是为了下场恋爱作准备,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

这么简单易懂通俗好理解,她不会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知道吧。

“呸,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啊,爱情是很神圣的好吧。”贺茜翻白眼,“我才不要变成玩弄爱情的混蛋呢。”

“好好好,你是仙女行了吧,你最美了。”

女人真的是难伺候,车彦翎表示,就着短短的半个小时,比他拍两个小时的戏还累。

“好没诚意。”她拒绝接受。“谢谢你,我知道你是在安慰我。”

虽然难过,但她并不是黑白不分,也不会把怒火强加到别人的头山。

“心情好点了么,现在能给我说说是怎么回事了么?”

贺茜摇摇头,淡淡的笑了笑,“清官难断家务事,我会慢慢调节的。”

以她这认死理的性子,恐怕不是自我调节了吧,还是一个劲儿的钻牛角尖吧。车彦翎一屁股坐在床上,若有其事的看着贺茜,直看的贺茜心里发毛。

“想说什么你就说吧,不要这么盯着我,我胆子小,害怕!”

车彦翎一愣,随后哈哈大笑,顺带将眼中不小心泄露出来的情感再次隐藏起来。他故作没心没肺,只是不想让贺茜看出他的狼狈。

“喂,你笑够了没。”她又不是笑话,有这么好笑么。

笑声戛然而止,他很严肃的说道:“笑够了,收!”

贺茜气的想打人,这男人真的是,欠抽!

“贺茜,”车彦翎看了看手表,深沉的说道:“你失恋,不是因为你不好、不可爱、不够聪明,也不是你做错了什麽,而是可能你们的缘分还没有真正的来到。大家见过许多伴侣,互相撕咬,既爱且恨,可还是地久天长,相携相守的过了一生。

任何一段失恋后孤寂又难熬的时光,如果没有让你有所成长,那你就浪费了那些辗转反侧的夜晚,难熬窒息的情绪给你带来的苦难。这样的话,当有一天,你再度面临相同的境况,你只会变得越发的糟糕。

许多人在分手时,总是痛苦万分,有抑郁有抓狂,有卑躬屈膝,更有甚至觉得活不下去,轻生自残的大有人在,当然这些都是懦弱者的表现。等过了这段难熬的岁月,你再回过头来看看,却会发现那时的自己有多可笑,所有的自怨自艾是多么的无聊。

所以,不要想太多。我说了这么多,只是想让你知道,只有失过恋的人才会更懂爱情,战胜它,你会变成真正的勇士。”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