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放手也是一种成全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这些话她一直不想说,可是当面对着罪魁祸首倒打一耙的控诉,她就再也控制不住内心里面的洪荒之力。这一次,她维护的不只是她,还有他。

  “你知道什么!”陈雅欣尖叫,“你算是个什么东西,凭什么对我大呼小叫,凭什么对大家的爱情指指点点。”

  许安的耐心被陈雅欣消耗的所剩无比,他指着大门的方向,不耐烦的说道:“滚出去,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贺茜也冷笑,“陈雅欣,举头三尺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不要太过分了。大家不说不是怕了你,而是觉得得饶人处且饶人,你和叶铭澜做的那不要脸的勾当,还需要我一一给你指清道明么。”

  许安看着色厉内荏的贺茜,一时间看呆了,他从未见过她发怒的样子,明明是那么严肃的表情,可是他只感觉到了可爱。

  她在维护他,即使她现在心里痛的要死,可是她还是先维护了他!

  真是一个傻姑娘,这样的浓情蜜意,却为了不成为他的包袱,宁愿做他的炮.友也不愿成为他的牵绊。为什么直到现在,他才明白,她的爱比他想像中的还要深。

  “那是我和许安的事情,和你这个外人没有关系!”陈雅欣打算胡搅蛮缠到底,对于许安的驱逐自动忽略了。

  然而许安怎会让她称心如意,拉着她的胳膊就往外走。然而,贺茜却阻止了他的动作,今天所有的话一定要说明白。

  “那就请你闭嘴,不要胡说八道,不要动不动的就是贱人,*。陈雅欣,我自认为我对你不薄,你为什么要这样的诋毁我!”真的是活见鬼,倒霉透顶!

  陈雅欣嗤笑,不屑的冷哼,“装什么白莲花,其实你比我好到哪里去,有了许安之后还不是在招蜂引蝶。今天和这个男人,明天和那个男人,你就是个公交车,男人穿完就扔的破鞋!”

  贺茜气的直抖,许安实在听不下去了,这女人的嘴巴怎么那么恶毒,心地那么歹毒,真是多看一眼,都觉得是对眼睛的亵渎,多说一句话,都觉得是对生命严重的浪费。

  “陈雅欣,”许安弯腰,毫不怜香惜玉的掰着她精致的下巴,一字一顿,“过去的事情我已经不想再提,我不说并不代表我已经放下。你做的那些烂事,我已经不想再重复。我清清楚楚的告诉你,就算没有贺茜,这辈子我都不会再和你在一起,我不恨你,但我厌恶你!现在,你最好立即在我的视线范围内消失,否则,我真的会报警。”

  他已经给足了她面子,也受够了她的无事生非,如果她还不知难而退,他一定不会再这么好说话了。

  “你不会的。”陈雅欣连连摇头,泪眼汪汪,她猛地抱住许安的腿,凄婉的请求,“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会好好的爱你,再也不任性了,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然而许安却不为所动,冷眼旁观陈雅欣迟来的忏悔和道歉。“松开!”

  “不要,许安,原谅我,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别这样对我,我好难过。”

  贺茜实在看不下去了,在这一刻,看到卑微的乞求许安别离开的陈雅欣,她突然觉得自己有一点点的卑劣。他们是相恋已久的爱人,分分合合很正常。可是她呢,算不算是趁虚而入的破坏者。

  这个问题,她真的需要好好思考思考。她不能打着爱的名义,强行的破坏了他人的爱情,这和小三行为确实没有什么两样。贺茜失魂落魄的有回房间,隐隐听到许安的呼唤,可是她已经无心理会。

  双手抱膝坐在角落里面,贺茜回忆着她和许安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每一个场景都历历在目,不管是甜蜜的还是悲伤的,她都视若宝贝。

  她爱许安,可她不愿意让许安为难。如今到了这个地步,混乱不堪的局面,多多少少都有她的因素掺和其中。看得出来,陈雅欣是真的知道错了,那么许安呢,他的心里是否还有她呢。

  贺茜知道,许安是一个负责任的好男人,可就是如此,她才担心,许安对她是否只有责任二字,没有爱情。

  他知道她爱他,所以,就算是不愿意,他也不忍心伤害她。所以,他只能假装爱她,勉强的和她在一起。

  会是这样么?贺茜的心突然有些慌。或许,她应该退出这场爱情的游戏,放手也是一种成全。反正他已经拥有过他了,真的已经知足了。

  门外还传来陈雅欣悲悲戚戚的哭泣声,贺茜留恋的环顾了一圈,然后沉默的收拾行礼,打包好了一切,包括她的回忆。在门口深呼吸了好几次,这才鼓足勇气走了出来。

  看她拖着行李箱,许安大惊,“你这是要做什么!”

  贺茜深深的看了他一样,好像要将他的模样印在脑海里面。她没有回许安的话,而是转头看向了陈雅欣,犹豫了一下,这才开口,“你真的爱他么?”

  “爱!”一点都不拖泥带水,干脆利落。

  贺茜停顿了几秒,这才慎重的说道:“那么就请你好好的照顾他,不要再伤害他了。”

  “不用你说,我也会!”

  贺茜看了看一脸铁青的许安,心在滴着血,可是她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谢谢,对不起,打扰了!”

  说完,不等他们回话,转身离开。直到大门关上,她也没有转过头来,因此也就错过了许安眼中的愤怒和悲伤。

  “贺茜!”许安大喊,他真的快要气炸了,她竟然一言不合,就把他拱手相送。

  她明明深爱着他,为什么还要眼睁睁的把他推到别的女人怀里。他都已经说的那么清楚,为什么她还不愿意相信他!

  “松手!”许安气的要命,也别指望他这会儿能保持什么见鬼的风度。“我让你松手听到了么?”

  贺茜已经离开,陈雅欣的脸上荡漾着得意的笑容,相比于许安的暴跳如雷,陈雅欣则显得淡定的多。她猛地站了起来,抱着许安,得意的说道:“还算那贱人有点眼色,不然我跟她没完。”

  许安猛地推开陈雅欣,愤怒的咆哮:“闭嘴,我不准你这么说她!”

  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有什么资格去评论别人!

  “心疼了?”陈雅欣冷笑,“看来贺茜不简单啊,这才几天的时间啊,就把你迷得是颠三倒四的,黑白不分了。呵,心疼也没用啊,她走了,你现在是我的。”

  “我永远都不会是你的。”就算他死。

  “出去。”许安拉着陈雅欣想要将她拉出去,可是陈雅欣打定主意,死赖着不走。

  “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我是真的想要和你在一起的呀。那贱人有什么好,你...”

  做一个贱人,右一个贱人,许安终于忍无可忍的甩了她一个巴掌,“闭嘴,我说过,不许你这么说她,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是不是。出去,滚出去!别再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看见你就觉得恶心。”

  陈雅欣捧着火辣辣的脸,惊恐的看着凶神恶煞的许安,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

  在一起时,许安很宠她,几乎没有对她红过脸,即使她在怎么无理取闹,他顶多会拉下脸,不痛不痒的说她两句,连咒骂都算不上,更何况是打她。

  “你为了她打我?”

  许安猛地将她推出门外,嘭的关上门,拒绝她在踏进他的房子,污染空气。

  “我最后在明明白白的说一次,早在你背叛我,和那个男人在一起的时候,大家之间就不可能会在一起了。我也对你明确的说过,分手也要体面点。所以,你要分手,我接受。但是要复合,我绝对不会同意,因为你脏!”

  她不配!

  说完,头也不回,按下电梯,直接闪人。

  至于陈雅欣要怎么想,跟他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那种自私自利的女人,绝对不会为了一个男人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来的。

  “许安,许安。”电梯关闭的那一刹那,她看到的是一张满是厌恶的脸。

  该死的小女人,竟然这么不相信他,等他找到她,看他怎么收拾她。

  许安气恼的一拳垂在了电梯的墙上,等他跑出来的时候,贺茜早已不见了踪影。不停的拨打着她的手机,然而那漫长的嘟嘟音在一点一点的冰冻着他的心。

  这么晚了,她会去哪里呢?帝都这么大,茫茫人海想要找到一个人,无疑是大海捞针。但他一定要找到她,教训那个小女人,任何时候都不能轻易的丢开他!

  贺茜漫无目的的在路上走着,凛冽的寒风都没有她的心冰凉。她在帝都并没有什么好朋友,除了陈雅欣,还有一位叫陆晴。只不过陆晴现在和她的未婚夫住在一起,尽管陆晴一定会收留她,但是她实在不好意思去做那超大瓦数的电灯泡。

  反正明天也要跟车彦翎去魔都,干脆住酒店吧,也方便。

  打定主意,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待贺茜坐稳之后,出租车就绝尘而去。

  打开房门,贺茜失魂落魄的坐在床上,泪水顺着脸颊往下落。好难过,真的好难过,她的心像是被硬生生的撕裂了一大半,艰难的把泪水咽下,让心在泪水的浸泡下糜烂。分手只在一瞬,然而思念却是一世。

  泪眼婆娑中,贺茜看着忽闪忽闪的手机屏幕,眼泪刷刷的往下流。

  “你在哪里?我去接你回家。”

  几乎在接通的那一刹那,许安低沉的嗓音透过话筒,直直的刺进贺茜的心里,回家?多好的词语,可是那却不是她的家。

  “不,我不能再打扰你了。”

  “我从来没有说过你是在打扰我,贺茜,你为什么总是把你的自以为强加在我的头上。”许安终于动了怒,“你爱我,却每次都很轻易的放弃我,这就是你的爱么!”

  贺茜哭着摇着头,她大哭,连话都说不出来。

  “我没有,我不能,我不知道。”

娇妻太磨人 /html/book/48/4891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