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四十三章 得了便宜还卖乖

第四十三章 得了便宜还卖乖

手机阅读

她才不想让许安暴露在大众的眼眶之下,天知道,她小气的恨不得给许安带着一层面纱,就好像古代的闺阁小姐,从不以真面目示人。

还有,要不是许安提醒,她真的忘记了她现在可不是默默无闻的小助理了,而是扬名全国的网红啊,还是被某些女人恨不得拆之入骨的可恶女人!

她急忙打开手机,点开网页,果然看到网上铺天盖地都是他们在九苍山度假的资讯。亲吻的,挽手的,拥抱的,各种秀恩爱,撒狗粮,各种甜蜜暴击,应有尽有!

还好他们记得拉窗帘,贺茜有些后怕,不然她很担心,就连最亲密的情事,也会被那些讨厌的狗仔拍了去。到时候,她才要真的哭死了,就连撞豆腐都不足以表达她悲愤的心情。

“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我会这么莫名其妙的红遍全国!”她不过一介平民,莫名其妙的被送到神的世界里面,这个世界真的够玄幻的啊。

“你没想到的事情到了,这样算不算间接的洗脱了你是国民老公地下情人的嫌疑呢。”他才不想看到自己女人的头上扣着别的男人的帽子,只是想想,都觉得格外的不爽。

贺茜急忙浏览着网页,没看几眼就愤怒的将手机扔到了沙发上,“啊啊啊,那群脑残粉脑子里面装的都是什么东西,大便么,竟然说我脚踏两只船。有了国民老公了,还在外面偷吃!”

她对爱情是很忠贞的好嘛,他们这是在赤 裸裸的污蔑她的人格!贺茜怒火三丈,小脸涨红,气的浑身颤抖。那些人真的太可恶了,她都已经说明过了,为什么还要污蔑她和车彦翎有一腿!

“别生气,为这些人生气很不值得!”

贺茜泪雨婆娑,很委屈,“他们认识我么,他们了解我么,大家明明素不相识,只因为几个人的胡说八道,他们就在那里肆无忌惮的谩骂,他们凭什么在那里说三道四。我都发毒誓了,他们还不放过我,他们到底想要我怎么做!”

许安没有说话,走向前,将贺茜抱在怀里,“乖,想哭就哭吧,我不会笑你!”

贺茜也不推诿,当真是哭的惊天地泣鬼神,那撕心裂肺的样子让许安心疼极了。

“好些了么?”直到抽泣的声音消失不见,许安这才推开贺茜,看着她红肿的眼镜,戏谑道:“都快变成核桃眼了,看这样子,果实都快成熟了,可以摘下来吃了。”

“讨厌,这个时候你还在取笑我,我不要理你了!”当然,她也只是说说而已。“不好意思,我又弄脏了你的衬衫了。”

看那上面湿漉漉的一片,她就知道刚才的她哭的有多么的狼狈。

“没事,这几天我都习惯了!”

“你,不正经!”贺茜害羞的捂住了眼。

许安挑眉,“我说什么了么?”她这叫做不打自招吧。

贺茜只想找个裂缝钻进去,最后气的一跺脚,干脆跑到卧室里面,面壁思过去了。

为啥她总是在他面前变得那么愚蠢,真的是够了!

许安看着贺茜略带踉跄的脚步,淡淡的笑了笑,转身走进厨房,为那只小馋猫做晚饭啦。

“你在干什么呢,这么专注,我叫你几声,你都没有回应。”

正蹲在角落里面数蚂蚁的贺茜听到那熟悉的声音,笑呵呵的朝他招手,示意他过去。

许安一头雾水,但还是听话的走了过去,不料刚蹲在她旁边,就被她一手推倒在了地毯上。

贺茜像个得胜的将军一样,威风凛凛的坐在许安的身上,笑的好不得意,“哈哈,你上当了。”

“美女的投怀送抱,我来者不拒,干啥要弄出这么大的阵仗,莫非你想在这里…”

许安的话还没说完,只见贺茜凶神恶煞的拉着他的耳朵,怒喝,“你刚才说什么,美人投怀送抱,你都来者不拒!嗯,我有没有听错?”

哎哟喂,耳朵都要被拽掉了,看来这小醋桶又打翻醋坛子了,他一点诚意都没有的求饶,“美女,高抬贵手,你倒是听我把话说完啊。”

“说!”不给个满意的答复,绝对饶不了他!

“在我的眼里,只有你才是美女啊。”

鬼话连篇,她才不信。

“那其他的女人呢?她们比我长的漂亮,身材比我好,你要怎么做?”

“有比你还要漂亮的女人么?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你最漂亮!”

贺茜美的心肝都在颤抖,他说她最美呀。

趁着贺茜呆愣愣的傻笑,许安一个翻身,两个人的位置就发生了变化,他眼神幽暗的看着贺茜,低沉的声音因为情欲的渲染,有些喑哑,“要不是怕你饿肚子,我一定要将你拆骨入腹!”

他不想吃饭,他现在想吃的只有她!

“其实可以的!”声如蚊呐,但依旧没有逃过许安灵敏的耳朵。

他坏笑着凑到贺茜的耳边,低声呢喃,“晚上,有你好看!”

贺茜的脸瞬间爆红,那滚烫的温度犹如火山爆发出来的岩浆,炙热无比!

拉着小手走到餐厅,看着散发着香味的美食,贺茜哪还顾得了羞涩,瞬间脱掉了羊的外衣,化身为狼,气势汹汹,风卷残云。

“慢点,吃的快了对胃不好。”许安宠溺的笑,很贴心的为她倒了一杯牛奶。

“谢谢。”嘴巴被塞的满满的,连说话的余地都没有。

敲门声赫然响起,这个点了,还会有哪位客人来拜访。

“哪位?”许安提声问道。

然而,门外一片寂静。

许安径直回座,不想搭理。

可是过了一分钟,敲门声再次响起,那比之前重了几倍的力度让门板发出砰砰砰的声音。

许安蹙眉,面色有些不愉,不用想都知道这么野蛮霸道的除了她,没有第二人选。

他才刚回来,她就追过来了。她不是一直都是高傲的公主么,什么时候变成了狗皮膏药了。

拿出手机,告知物业他被不明人士三嫂,物业表示会马上赶到。

“你不开门么?”贺茜放下了手中的筷子,显然她也知道来者是谁。

“为什么要开门!”许安的脸色很臭,“你会给陌生人开门?”

陌生人?好吧,这个界定让她心里暗戳戳的窃喜。

不久,外面传来一阵混乱的声音,他听到陈雅欣在不断的咒骂他,可是他的心里却一点都不难过。

他没有说错,他们的确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就在他们以为闹剧结束的时候,敲门声再次响起。刚整理好厨房的贺茜犹豫的看着许安,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呢,在我面前,不需要这么小心。”他们应该是最亲密的人才对。

“我是想说,以雅欣的性格,如果你不见她,她会一直纠缠不休的。不如见面,把话说清楚了,这样比较好。”

毕竟曾经那么爱过,分手之后就算是做陌生人,但也不能显得太凉薄。

“没有意义,就算见了,除了纠缠还是纠缠。”纠缠让他身心疲惫。

好像也是,两个人坐在那里大眼瞪小眼,剧烈的敲门声,引得旁边邻居的不满,许安不想让贺茜为难,就让她进卧室了。深呼吸了一下,这才不情不愿的开了门。

陈雅欣推开许安径直进了门,她每个房间都看了一眼,最后在主卧门前停住了脚步。

“那个野女人呢?”她一定要让她好看。

许安站在主卧的门前,双手环胸,凉凉的说道:“你是什么人,凭什么管我的事情。还有,大家已经分手了,如果你再次骚扰我,我就要报警了。”

“是贺茜是不是,那个女人是贺茜是不是!”陈雅欣情绪失控,抓着许安的衣服剧烈的摇晃。

然而,许安始终脸色淡淡,任凭陈雅欣发疯,“是与不是,都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你还想隐瞒,”陈雅欣控诉,“我都在资讯上看到了。”

“能不能不要多说废话,你到底想要怎么样?”许安不耐烦了,谁愿意一直和一个疯子在一起,净说些没有营养的废话。

“你吼我!”陈雅欣不可思议的看着许安,“你为了那个贱女人吼我!”

“闭嘴!你给我出去,我不想再看到你。”许安拉着陈雅欣的衣服把她向门外推,可是陈雅欣死赖着,就是不肯走。“出去,听到没有!”

陈雅欣猛地坐在地上,哭的是撕心裂肺,好似泼妇一样,鬼哭狼嚎的,让许安异常烦躁。

“贺茜,你个不要脸的贱女人,勾引好朋友的男朋友,你怎么不去死!”

许安正准备怒斥陈雅欣的口不择言,紧闭的卧室门突然打开了,贺茜眼眶红红,显然在里面已经哭过了。

虽然已经决裂,可是陈雅欣的咒骂还是让她伤透了心。

“你凭什么这么骂我,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

这种陈年老梗什么时候才能过去,说了多少次了,她是在他们分手之后才在一起的!

“少得了便宜还卖乖,真是婊 子还想立贞节牌坊!”

贺茜不自觉的后退了几步,还是许安眼疾手快扶住了她,他怒吼,“陈雅欣,你闭嘴!”

许安越维护贺茜,陈雅欣就越生气,她歇斯底里的吼:“我说错了什么,她就是抢走了你!”

“你怎么不说是你先背叛了他,你和他在一起的时候还勾搭别的男人,在你风流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有一个爱你的男人为你伤透了心。”贺茜再也忍无可忍的大吼,“是,我的确上了他的床,可那又怎样,那个时候你们已经分手了。所以,不要拿你的出轨和大家的自由恋爱,相提并论!”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