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四十二章 全民关注的焦点

第四十二章 全民关注的焦点

手机阅读

“我错了我错了,饶命啊。”贺茜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她身体不断的向后倾斜,得亏许安及时抓住了她,否则现在她就不是在笑了,应该是哭的稀里哗啦的了。毕竟狗吃屎这种姿态的亲密接触,并不让人欢喜。

“下次还敢不敢取笑我了?”不收拾这个小猴子一下,她一定会窜上天!

“不敢不敢!”天啦,好痒啊,这绝对是这天底下最残酷的酷刑。

许安见她老老实实认错,虽然没有多少诚意,但还是放过了她。

“讨厌!”粉拳拍打着许安硬实的胸膛,不过那力道跟挠痒痒似的,“就会欺负我!”她才舍不得打他呢,她是恨不得将他捧在心上,含在嘴里,抱在怀中,圈在她的世界里,不允许任何女人的觊觎。

现在的她好幸福,幸福的快要哭了。她好怕这一切都是她一厢情愿的梦,梦醒,人就无踪了。

“许安,走之前一定要告诉我,好吗?”虽然她不喜欢告别,可是她更接受不了不告而别。

突然间的消失,就好像他从未出现在她的世界里面,即使她现在能够切实的感觉着他的温柔,但还是让她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变得那么的脆弱,还有神经兮兮,外加多愁善感,这一点都不像她。

“好。”真是一个傻瓜啊,单纯的让他不忍心看到她流一点点的眼泪。

贺茜和许安在九苍山纵情了玩了三天,在这三天里面,贺茜过的很快乐。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看到身边躺着的他,她就忍不住的傻笑;以吻充当闹铃,唤醒沉睡的灵魂;一日三餐 ,准时准点。

美美的享用完美食,挽着手一起散步,满眼的绿色,生机勃勃。直到暮光四合,伴着习习凉风,这才携手归来,嬉嬉闹闹,简简单单,不求荡气回肠,只要是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就算是大眼瞪小眼,也是一种浪漫。

夜幕降临,繁星密布天空,泛着柔和的光。月光透过窗棂洒在房间里面,柔和又迷人。贺茜躺在许安的大腿上,静静的看着一闪一闪的亮晶晶,祥和静谧。

然而,这么美妙的气氛没有维持太久,贺茜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很想视而不见。

“是谁的电话?”真的已经响了好久了。

“我老板的。”老板来电肯定没啥好事,一定是催她回去上班的。

许安笑着摸了摸贺茜的头,“你呀,胆子是越来越大了,老板的电话都敢不接,不怕被炒鱿鱼啦。”

“我还不是想和你在一起嘛,”贺茜嘟囔,看着已经响个不停的手机,认命的叹了口气,“喂,老板?”

“你终于知道接电话了!”火大的车彦翎愤怒的咆哮。“我还以为你不想接我电话呢!”

贺茜讪讪的笑了,“老板,你这绝对是想多了。我胆子小,不敢!”

不敢么?车彦翎看着电脑里面,铺天盖地都是贺茜和神秘男人的约会照,他的心里就一阵的不爽。他好心的让她休息,放松心情,结果呢,她竟然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双宿双飞!

这见鬼的男朋友是从哪个角落里面蹦出来的,还有上次给她打电话的男人,是不是就是资讯里的这个人呢。

车彦翎的眼睛微眯,幽深的光泽自眼缝中刺向无辜的屏幕上,不得不说,这次确实是他的失误,明明是他占据这近水楼台,结果愣是让别的男人捷足先登,他真的是要呕到死!

“后天我要去魔都拍戏,你收拾一下,大家明晚就过去。”

什么?明天就要过去!贺茜猛地坐了起来,怒目尖叫:“老板,我要请假!”

“请假扣工资!”

去她见鬼的工资,“那老板就扣我工资吧,我还是要请假!”

呵,看来这死女人已经被迷得七荤八素了,连最爱的人民币都吸引不了她的目光了。

“请几天?”声音好似从牙缝里面挤出来的。

“五天!”贺茜掰着指头算了算,加上送许安走的那天,五天不多不少,刚好合适!

谁知车彦翎一口回绝,“不行!”五天过后,黄花菜都凉了。

“老板,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您老就行行好呗。

“什么事情?”把他抛在一旁,和其他的男人谈恋爱么,想都别想!

车彦翎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墨迹了,平时不是很好说话的么,还很主动的放她假嘞,现在怎么她请个假都这么的难搞定。

“关系到我的人生大事啊。”头等大事!

“相亲?”大龄女青年特别享有的福利!

以她这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的盛世美颜,还需要去相亲?哈哈,他确定不是在逗她么,这个冷笑话可一点都不好笑。

“我用得着么!”

“顶多一天假,后天一早准时来报道!”

说完,不给贺茜任何拒绝的余地,径直挂断了电话。

车彦翎到底在搞什么飞机啊,贺茜瞠目,为啥非要逼她去上班啊。要是需要照顾,只要她振臂一呼,大有一堆单身未婚女青年愿意陪伴左右,真的不缺她这一个啊。

许安看着贺茜郁郁寡欢的小脸,知道她的请求一定是被拒绝了,看来,这小女人的身边也围绕着不少花花草草啊,只是她后知后觉,不自知罢了。

“大家明天就回去吧。”他们来日方长,并不在于这一时的欢乐。

贺茜的红唇撅的老高,都能挂酱油瓶子了。

“可是,我不想回去,你马上就出国了,我想多陪陪你。”一日不见都觉得如隔三秋 ,他这一走,再回来,都不知道是何年何日啊。

对于未知的事情,她总是觉得惶恐,所以她不想是想未来如何如何,她现在只想珍惜当下。

可是,讨厌的老板,竟然连这点机会都不给她,真的是太无良了。

“听话。”她不想成为他的包袱,他也不想成为她的绊脚石。

许安都发话了,贺茜只好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她委屈的趴在许安的腿上,心情是晴转多云再转阴,她都有种冲动想要辞掉这份工作。

“不许!”

好像预测到了她要说什么,许安在第一时间打断了她没有来得及说出口的话。

贺茜低下了头,嘴巴一撇一撇的,看上去委屈极了。她不明白,为什么连许安都拒绝她的提议。

“你热爱这份工作,我知道。不要做让自己悔恨的事情!”

原来他是为了她好!

贺茜感动的一塌糊涂,她轻坐在许安的腿上,藕臂绕着脖颈围成圈,红唇轻吐的香甜气息在他的耳边萦绕,那若有似无的轻抚,像羽毛轻挠,痒痒的,麻麻的,又酥酥的。

“我很庆幸,在我最美的年纪遇到的是你!”还好,遇见了他,还好,没有错过他。

“我也很庆幸,没有错过你。”终于等到你。

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可是他们之间很有默契,不管是身体上,还有精神上,都意外的契合。小吵怡情,大吵伤情,他们之间的温度刚刚好。

要是早一点能够遇到,说不定也不会有这么多的遗憾。他很庆幸,一切还都来得及。

一夜无话,酣然入梦。

第二天,两人早早的起床,用了早饭之后,这才不紧不慢的返回帝都。

路上,尽管早上贺茜信誓旦旦的保证,路上的时候她绝对不会睡觉,可是坚持不到一个小时,她就睡得昏天暗地,雷打不动!

“真是好睡功,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能睡得这么香甜!”许安宠溺的笑了笑,将车听到路边,为她盖上小毯子,这才再次踏上征程。

贺茜醒来的时候,许安刚熄了火,她迷蒙的看着四周,觉得景色分外熟悉。慢了半秒的理智终于回笼,“啊!”她尖叫,“我竟然又睡着了!”

许安捂着耳朵,直到那能够刺破云霄和女高音相媲美的尖叫消失,这才放下了大手。

“你没有成为女高音歌唱家有点可惜!”许安调侃,“浪费了你这彪悍的实力!”

贺茜有些羞愧,她又失信了,竟然让他孤单的开车到现在,她真的是太不像话了。

“你怎么不叫醒我啊,”贺茜欲哭无泪,“我又失信了!”

“没关系,”许安握着纤纤素手,温柔的看着她,“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

哇,她感动的快要泪眼汪汪了呢,这一刻,她好幸福,笑的像个傻子一样。

“走吧,大家回家了。”

许安很绅士的拿了所有的行李,贺茜两手空空,看着他手中的大包小包很是过意不去,可是许安打定主意,不想让她操劳。

贺茜有些飘飘然,这就是被宠成公主的感觉吧,老天啊,让她一辈子沉浸其中吧。但愿长醉不常醒!

一路上有说有笑,回到家里,贺茜瘫在沙发着,一动也不动。

“啊,累成狗了。”

“你该锻炼身体了。”这体质,也太弱了。

“跟在车彦翎的身边当助理,我每天都在运动。”她每天都被车彦翎奴役,忙的是昏天暗地,脚不沾地!

车彦翎?许安的嘴角咧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那笑容怎么看都觉得透着古怪。

“干嘛这样看着我,还有干嘛笑的那么阴险?”怎么看都觉得他是在酝酿着什么阴谋。

“我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许安排了顿,“你现在可是全民关注的焦点,我想,一定有八卦的网友将大家的照片发到网上了。”

“大家?”不要开这种玩笑,她胆子小,经不起吓!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