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四十章 不打扰是我的温柔

第四十章 不打扰是我的温柔

手机阅读

天雷勾动地火,被翻红浪,温柔缱绻,缠绵绯恻。原始的冲动促进了爱情的发酵,就好似一首*迭起的乐章,最终在亢奋中画下了原点,在激昂中完美的结束。

贺茜心满意足的窝在许安的怀里,素手把玩着略带薄茧的大掌,时不时的傻笑,那傻乎乎的模样,在许安的眼中竟然意外的可爱。

突然,一道奇怪的声音响起,在安静的房间显得格外的响亮。贺茜猛地羞红了脸,许安则是笑呵呵的看着宛如鸵鸟的她,“饿了?大家去吃饭吧。”

也怪他疏忽,本来早上就没吃饭,醒来之后就该去的,结果饭没吃成,又净做些浪费体力的事情,不饿才怪?毕竟对于吃货来说,饿肚子可是最残忍的折磨。

许安大咧咧的下床,随意的套上衣服,又弯腰拾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温柔的为贺茜穿上。

贺茜羞红了脸,她低着头不敢直视许安那清瘦却不失健壮的身材,许安好笑的看着那时不时偷瞄自己的小女人,低沉的声音略带喑哑,却该死的好听。

“想看就光明正大的看呗,干嘛要偷偷摸摸的,刚才你不是很霸气十足的么。”

想到这里,许安只觉得心塞不已,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在贺茜的面前变得这么怂,让他男子汉的尊严无处安顿。

接吻,是她主动的; 上床,也是她先推倒的他,我的天啊,这些事情不是应该都是他占据领导位置的么,可是现在呢,本末倒置啊。

“好了,你先去洗漱吧,稍等一下,我马上就好。”

然而,贺茜却早一步下了床,抢先一步捡起了地上的衣服,体贴的为他穿衣,那认真的模样好像真的是一个贤惠的妻子在无微不至的照顾心爱的丈夫。

“好了。”贺茜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将衬衫的皱褶抚平,笑的月牙弯弯,“真帅,不打扮都这么帅,再打扮一下还怎么得了!”

“你呀,可以改名为王婆了。”哪有她说的那么夸张。

“我才没有自卖自夸呢,”贺茜拉着许安,“大家一起来洗漱吧。”

坐在餐厅里面,贺茜觉得今天的厨师一定是偷懒了,不然做菜的速度怎么那么慢,天知道她已经饿得是前胸贴后背了,可是等了这么久,菜都没有上来。

许安突然站了起来,贺茜随着他的动作抬眸,明眸善睐疑惑点点,“怎么啦?”

“我先出去给你买点吃的,你先垫垫,今天客人比较多,所以上菜的速度会慢一点。”

然而贺茜却摇了摇头,“不要,我没那么饿。”她不想和他分开一分一秒。

“乖。”许安摸了摸贺茜的头,然而贺茜很不乖的拉着他的手,就是不肯让他离去。

许安有些无奈,众目睽睽之下,只能坐了回去。

“我知道你饿了,”许安浅笑,“你的肚子一直在唱歌。”

贺茜的脸爆红,暗自埋怨自己的胃不争气,怎么这么没出息。

相顾无言,除了尴尬还有不自觉向外溢出的粉红气息。好不容易等到了香喷喷的饭菜,贺茜还没来得及美美的品尝,忽然响起的欢快音乐,让她不得不放下已经拿起的筷子。

“喂。”这个家伙,总是打断她的好事。

天生的克星。

“哈哈哈,我是不是又破坏了你的好事啊。”

听到话筒里面那得意的声音,贺茜就恨不得给他一个过肩摔。不给他一点颜色,他真的就嘚瑟的可以开染坊了。

“有事直接奔主题, 不要磨磨唧唧的来挑战我的黑名单。”

电话那端的李睿枫嘴角直抽抽,他调侃,“我说贺茜,你这么暴力,你家老公知道么。你不怕他看到你的本性,立即休了你。”顿了顿又坏笑着,“不过,把你休掉最好,我随时张开双臂等着你投怀送抱!”

贺茜直磨牙,这家伙的嘴巴真的是很欠抽啊,太欠揍了有没有。这是赤 裸裸的挑拨离间!

许安好笑的看着贺茜张牙舞爪的模样,他相信如果李睿枫那小子现在在这里,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给他两爪子。不过对于李睿枫*裸的挖墙脚行为,许安挑眉外加免费赠送他两个白眼。

“你这是在挖墙脚啊。”

“哎呀,你终于变聪明一回啊,有道是只要锄头舞得好,哪有墙角挖不到啊。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我的建议?”

“考虑你个大头鬼啊。”贺茜龇牙,“你这是在撺掇我婚内出轨么?”

好大一顶帽子啊,咳咳,他的三观还是比较正的,绝对不要做这种被人戳脊梁骨的事情。

“玩笑而已,不要当真。”虽然他真的是那么想的,但也只能想想而已。“当真你就输了!”

鬼才当真呢,她看着有那么傻么,真是的,也太小瞧了她的智商了。

“你喜欢他哪一点,我可以无下限的向他靠拢?”无疑,在这场不对等的爱情影片里,先爱的那个人输的是一塌糊涂,被偏爱的人对真心已经视若无睹。

“我也喜欢你啊。”

许安挑眉,嘴角的笑容若有似无,那幽深的眼神让贺茜看不清楚他的心思。天啊撸,他不会是当真了吧,她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不是真的啊!

“贺茜,你说的是真的么,你真的喜欢我?”李睿枫高兴的都快蹦起来了,难道贺茜发现他才是最适合她的人了么,真的是老天开眼啊,太棒了!

“你没听错,我的确是喜欢你,我喜欢你离我远一点,不然我老公要吃醋了。”

听到这诛心之语,李睿枫脸上的笑容瞬间垮塌,差点一口气没上来被呕死,这个死女人,绝对是在故意整他的,这是在欺负老实人啊,太可恶了!

“你你你,”好抓狂,好郁闷,“怎么能这么狠心的对我!”他真的好像偶像剧里面悲情的男配角啊,爱的那么深爱的那么认真,结果得到的却是不可能。

君恋我未来,我来君已婚,错过了一步,就是错过了一辈子啊,心塞。

“我的耳朵不是垃圾桶,别什么话都往里面扔。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不要啰嗦!”她的肚子唱了好久的空城计了,真的很饿啊。

说来也很奇怪,自从今天上午说开了之后,她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那些羞涩啊,全部不符合她性格的感觉全部都消失了,咳咳,真的是暴露本性了。

小心翼翼的瞧了一眼许安,见他并没有因为她的粗鲁有任何的不愉,还不停的往她的碗里夹菜,感动的稀里哗啦。

真是一个贴心的好男人啊,像是冬天里的暖阳,照的她的心暖和和的。

“贺茜,你老是这么欺负我,你心都不会痛的么。”她这根本就是不公平待遇,不过在贺茜骂他之前,他果断开口,“我是来告诉你,我不去九苍山了。”

“不来?可是你又没拿钥匙,进不了门呀?”难道他要在大街上流浪啊。

“我要回魔都了,现在已经在机场了。”

贺茜嘴馋,趁李睿枫说话的间隙急忙喝了一口汤,那滚烫的温度瞬间让她变了脸色。她快速的将美味吐到了垃圾桶里面,可是,舌头上传来的刺痛感,不用看镜子就知道,肯定是烫红了。

“你呀,真是一个馋猫。”许安急忙吩咐服务员送来一杯冰水,“下次可不能再这么鲁莽了。”

贺茜讪讪的点了点头,恨不得钻进那透明的杯子里面,老天爷啊,敢让她再丢人点么!

“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舌头疼,就连说话都不利索了。

“你怎么了?”这话音,听着怪怪的。莫不是他们在做什么十八禁少儿不宜的事情么。

“咬着舌头了,没事。”

李睿枫噗嗤一笑,他到此刻才发现,在他心中一直是冰冷女神的贺茜竟然是一个十足十的逗逼。女大十八变,但这巨大的转变真的也太惊悚了。

“嗯。”李睿枫故作轻松,“哎,我想了想,还是去不做电灯泡了。瓦数太高,灯泡太亮,怕照的你们无所适从。”

他才不想再次体会万箭穿心的感觉,真的是要了老命了。

“就你那微弱的光芒,只能照亮方寸之间,大家可以直接忽视。”

“贺茜,你的矜持呢?”全部喂狗了么。

“矜持是什么东西,我从来没有见过。”真性情才是她的招牌。

李睿枫一副快要昏倒的样子,这样的贺茜他不认识,内心在不断的咆哮,快把他犹如是雪山之巅高岭之花的女神还给他!

他要的是女神,不是女神经,一字之差,天差地别啊!

“好啦好啦,我说不过你。”末了,又深情款款的说了一句,“亲爱的, 不打扰可是我对你的温柔啊,你体会到了么?”

“体会你个大头鬼啊!”肉麻兮兮的,“一路顺风啊。”

“谢谢,也替我谢谢你老公,这趟帝都之行,”李睿枫停顿了一下,“让我印象很深刻。”

看得出来,许安的条件和他应该是不相上下,但不同的是,他比他多了一分沉稳和优雅。虽然是情敌,可是他却挑不出许安的刺来,相反还滋生了一种想要和他做朋友的想法。

他的细心,体贴,包容他都看在眼里,不得不承认,如果他是贺茜的话,恐怕最终也会选择许安,毕竟结婚和谈恋爱不一样。

婚姻锁定的是一辈子,恋爱则不然。俊朗,优雅,温柔,稳重,他只占了一个。

那就是最重要的稳重。因为他的体重很重,所以走路很稳。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