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三十九章 许我短暂的美好

第三十九章 许我短暂的美好

手机阅读

“苍天作证,我骗谁都不敢骗你啊。”腰间忽然传来一股酥酥麻麻的瘙痒感,让她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件事情说来话长,等我有时间了,再给你详细的说明,好么?”

“不要!我现在就要听!”亏她还自诩是贺茜最好的闺蜜呢,结果呢,结婚这头等的大事,竟然还是从她的追求者口中知道的,气的她差点昏倒,肺都要炸了。“老实交代,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贺茜隐隐的听出磨牙的声音,可是她现在却无暇顾及。她一方面要应付闺蜜连环炮似的追问,一方面还要抵抗那越来越清晰越来越高亢的愉悦感。

按住使坏的大手,贺茜娇嗔的看了一眼许安,不料那风情万种的模样让许安本就幽深的眼眸燃起了一簇簇的小火苗。他搂着纤腰一个翻身,贺茜眼中的风景就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薄唇肆无忌惮的在娇躯上游移,略带薄茧的大掌也胆大妄为的上上下下流连忘返。渴望越来越强烈,然而许安却吝啬的不肯在多给予一点点的激狂。

贺茜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无措的放在枕边。丰满圆润的柔软在温柔的爱抚下越发的娇艳,身姿曼妙的娇躯被情欲渲染,镀上了一层淡淡的粉红色。

“喂,贺茜,你在听么?”她怎么听到一丝丝急促的呼吸,贺茜这家伙到底在干什么呢,说个话都这么的不连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墨迹了。

贺茜听到了馨蓉的质询,然而现在她却无法回答她。她毫不怀疑,只要她一开口,那被她强忍在口中的娇.吟就会倾泻而出。

她艰难的抵抗着风起云涌的暗潮,贝齿紧咬着下唇,忍的艰难却又无力抗拒。

“贺茜,回答我的问题!”这是在玩在线隐身么,梁馨蓉已经开始磨牙嚯嚯了。再不理她,她一定会立即,马上,迅速的杀到帝都,毫不犹豫给她几个肉栗子!

“嗯。”红唇微起,吐出的却是天籁似的吟唱,若有似无却柔媚入骨。

许安满意的看着如痴如醉的贺茜,强忍住想要一探桃源的渴望,趁着还有一点点的理智,拿过贺茜手中的手机,急促却不失文雅的说了一句,“抱歉,她现在有些不舒服,需要休息。等她好一点,我再叫她打电话给你,好么?”

所以说,她刚才听到的不是娇.吟,还是身体欠佳的呻.吟?梁馨蓉有点羞愧,为她那天马行空的有色思想。

“好的,我明白了。”

梁馨蓉挂断电话,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刚才的那男人是谁,声音还蛮不好听的。是医生么,还是她那神龙不见尾的老公!

搞定了闺蜜,许安这才放心的投入到这场激烈的情感交流中。

“你真坏。”青葱玉指戳着男人健硕的胸膛,娇笑。“要是馨蓉知道你这么忽悠她,铁定要找我拼命!”

“不不不,我可没有忽悠她,”许安的表情很严肃,然而手却不老实,故意在贺茜敏 感的地方煽风点火,那种隔靴搔痒的感觉让她给予崩溃。“我可是实活实说啊,你现在舒服么?”

贺茜摇头,怕他不相信,猛摇头。

许安的嘴角咧开一抹坏坏的笑容,“那就是啦,你现在确实不舒服啊。”

“求你不要在折磨我了。”贺茜无助的祈求,希翼他能够大发慈悲的给她一个痛快。“呜呜,好难受。”

事实上许安也很难受,表面上他云淡风轻,然而身体紧绷的痛感在不断的拉扯他的神经。身体深处的渴望在不断的咆哮,占有她,彻底的占有她!

“爱不爱我?”这一点很重要。

“爱。”因为爱,所以更爱。

“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不...”虽然她也很想,但是她不能。

脱口而出的拒绝让许安旺盛的情 欲瞬间消失,他定定的看着贺茜,她爱他,却不愿和他在一起,但是又热情的和他上床,这个小女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他翻身下床,拾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快速的穿上,然后站在窗边,望着不远处依旧郁郁葱葱的九苍山,眼神悠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许安的起身同时也带走了暖人的炙热,贺茜坐起身来,看着站在窗边不言不语的许安,本能的觉得她刚才一定惹他生气了。

他满腹才华,眼看就要出国进修了,在这个点上她不能成为他的绊脚石;加上,她不确定他现在愿意和她在一起,是喜欢她还是因为在他心伤累累的时候她恰巧出现,所以才贪恋这抹温柔。

如果,没有如果,爱情里面从来没有那么多的如果。

他现在一定觉得她是一个很随便的女孩,想到要被他这样误解,贺茜的心就酸涩不已。她的眼眶发红,请忍住想要落泪的感觉,贺茜拿起散落在床侧的衣服,默默的穿起来。

穿好衣服,她像是做错事的小姑娘,战战兢兢的站在许安的背后,等待他最终的判定。

许安沉默良久,这才回眸,看着脸色苍白的贺茜,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对不起。”

贺茜惊讶的抬眸,看到许安挣扎的表情,又心酸的低下了头。

“不用道歉,这跟你没关系。”她咧开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我是成年人,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些都是我自愿的。”

“我没把你当成备胎,”他最恨玩弄感情的人,他是真的想要和贺茜交往,可是她却再三的拒绝了他的要求,所以对他们现在的关系,他也有点混乱。“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定性大家的关系。”

“大家不是朋友么。”典型的口不对心。

“你见过哪个朋友会接二连三的上床的。”许安说的很直白,贺茜的俏脸一红。

贺茜在许安强烈的注视下,有些手足无措,小手无助的拽着衣角,显然她现在也很挣扎。

他无意逼她,只是他实在不喜欢这种不清不楚的关系。不是男女朋友,却堂而皇之的和她上床,这怎么看,都觉得他是一个十足十的渣男。

贺茜挣扎了好久,许安也不催她,似是下定了决心,她猛地抬起了头,恳求的看着许安,“在你出国前,最后让我彻底的拥有你,好么?”

“你的意思?”许安挑眉,“什么叫做在我出国前?”

贺茜有些心虚,她不敢看许安的眼睛,好像只有垂着头才能给她勇气。

“大家不要想太多,就像真的夫妻那样,过几天幸福的日子,好不好?”

许安的脸色很不好,语气也很淡,“你的意思是,你要做我的炮.友?”

糟了,他一定是生气了,贺茜有点欲哭无泪,明知道只要她承认,他们之间的关系会更加的冷淡,但她还是选择诚实的点了点头,“你要是这样理解,也可以!”

“为什么?”他强忍着怒火,打算打破砂锅问到底。

“这样的话,你就不用有太多的负担了,而且也不用增添烦恼,应该会很轻松。”这说明,真的很扎她的心啊。

许安只觉得心头火蹭蹭蹭的往上涨,他现在恨不得撬开她的小脑袋,看她脑子里面的脑回路到底是怎么长的!

“所以,你这是为了我好,宁愿做炮.友,也不愿做我的女朋友?”

不是这样的,她当然很想做的女朋友,可是她不能啊。面对许安冷淡的质问,贺茜真的快要哭了,“对。”

许安绕过她,径直向外走去,再呆下去,他一定会被这小女人气死。

她不是说她爱他么,爱她又不愿意跟他在一起,宁愿做他的暖床工具,都不愿意做他的正牌女朋友,这是什么见鬼的理论。

而且她还把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划分的这么清楚,轻松?见鬼的轻松!

“别走。”贺茜一把拉住许安的袖子,眼泪终于滑落了眼眶,她苦苦恳求,“不要走,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他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么脆弱的模样,可是想到她把他们的关系定格为炮.友,他就是一阵的咬牙切齿。虽然很想甩开她的手,可是他真得下不去手。

“不要离开我,”贺茜哭的是梨花带雨,不住的呢喃,“求你,别离开我。”

许安再大的怒火也被这心伤的眼泪给浇灭了,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转身若有所思的看着贺茜,沉默良久,这才幽幽的说道:“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你答应我好不好?”

薄唇紧抿,良久之后,终于吐出了一个,“好。”

许安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听到这满意又不满意的答案,贺茜的脸上还是荡漾了一抹幸福的笑容。

真好,她终于可以尽情的拥有他了。

贺茜紧紧的抱着许安,喜极而泣,她双手抱着心爱的俊脸,红唇猛地映了上去,带着一抹急切和惶恐,迫切的想要找到一个途径发泄这源源不断的不安。

唇齿交缠带出丝丝银线,迫切的渴望翻动着原始的渴望。才穿上的衣服顷刻间又坠落在地上,雪白无暇的娇躯再次完美的呈现在他的眼前。

这次,许安没有再为难自己,因为他知道,贺茜现在最不需要的就是他的绅士。

他一改之前的温柔,强硬又带着一点点的粗暴的让这磨人的小女人感受着他的热情,那狂猛的姿态让贺茜无力的沉浮在欢愉的海洋里面,无法自拔,爱到痴狂。

果然,只有心爱之人的碰触才是这天下最美的节奏,尖锐的指甲毫不客气的在宽厚的后背留下了一道道独占欲十足的专属印记!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