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三十七章 尾巴翘上天

第三十七章 尾巴翘上天

进入新版阅读

贺茜不是未经人事的大闺女,自然知道许安这个样子显然是动了情了,看到他宁愿强忍也没有移动半寸的绅士手,贺茜感动的一塌糊涂。

这样的他,让她有了一种被敬重的感觉!她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可是她就是愿意对他随便。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拥有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感受他的温柔与热情。她爱他爱的不能自已,可也只剩下寥寥无几的时间让她来放纵的占有他!

他是一个好男人,而她也是一个成年人。就算已经有过肌肤之亲,可是她并不餍足。这是成年人之间的游戏,自然明白所做的选择会有怎样的后果。尽管她注定是输的那一方,可是她不在乎!不是不在乎,而是刻意的不去在华。

这种事情不都是你情我愿的嘛,只要他们一拍即合,其他人的眼光她不在乎!她也曾问过自己,值得么?情感和理智在拼命的拉扯,浑浑噩噩的过了一天之后,在睡觉前得出了结论,下了决心。她已经坐了那么多年的乖乖女,今天她要为了爱情任性的放纵一回!

红唇顺应本心的覆上薄唇,许安猛地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是贺茜深情的俏脸。见他不认真,贺茜轻轻的掐了他一下精瘦的腰,那力道一点都不重,却让许安的心痒痒。

“闭眼!”贺茜虽然有些羞涩,但还是强势的下了命令,并且主动的发起了进攻。

许安宠溺的看着贺茜,嘴角咧开一抹缱绻的笑容,他一个翻身,占据了重要位置,然后反客为主,瞬间便夺回了主动权。

感情之火不需要干柴的助力,瞬间变成了燎原烈火,两人在愉悦的海洋中尽情的翻滚。无需言语,一个眼神,一个笑容,一声呢喃,一句娇吟,皆是爱意满满,缠绵悱恻。

岁月蹉跎,最美好的事情就是在中最美的年纪遇到了最爱的人。

一室旖旎,满堂春晖。

她是一个高傲的公主,从来只有她甩别人,还没有别人甩她的时候,这口气让她怎么忍得下去。本来只打算让许安来陪她说说话,解解闷,并没有真的要和他在一起的意思。她本来信心满满,觉得只要自己低头道个歉,许安就会屁颠颠的跑过来。

结果她怎么都没想到,许安会直接拒绝她的邀请,还警告她不要再打扰他的生活。

在一起的时候,他明明那么爱她,对她百般迁就,可是他们分手这才多长时间,他居然就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了,还对她百般冷漠,她不信他会这样的绝情,她绝对不信!

陈雅欣愤怒的将手机扔在床上,看着镜中满脸泪痕的自己,怒火中烧。没有她得不到的,只有她不想要的。叶铭澜如此,许安也是如此。除非她彻底的厌弃他们,否则他们休想甩了自己。

想起刚才许安那冷淡的语气,她就一肚子的火,好,好的很。她倒是要看看哪个狐狸精真的抢走了他的心。

她猛地打开衣橱,按照许安的喜好,精心的选择了一件很淑女的裙子,还画了一个精致的妆容,一切收拾妥当,气势汹汹的杀了出去,关门的声音震天响!

陈雅欣赶到许安家的时候,大门紧闭,黑灯瞎火。拿出之前的钥匙,却发现根本就拧不动。

他以为换了门锁就能够阻挡她的步伐了么,陈雅欣冷笑,她转身下楼,扭着屁股去找物业。

“我家的门突然打不开了,请你帮忙打开。”陈雅欣一脸的高傲,对于这狭小的办公室嗤之以鼻。

“请问小姐您家的住址?”物业经理自然看到了眼前靓丽美女眼中的厌恶,他撇了撇嘴,心里暗骂,拽什么拽,看那风骚的模样,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

“三栋二号楼二十七楼南户。”陈雅欣很不耐烦,要不是需要她帮忙,她绝对一分钟不要呆在这污浊的空间里面。

物业经理看了看备忘录,看了陈雅欣一眼,淡淡的又不失礼貌的问了一句,“请问您是陈小姐么?”

“我是。”干啥,难不成这男人认识她?

“抱歉陈小姐,”物业经理一副很抱歉的样子,“许先生特别交代过,如果您来的话,一定不能给您开门。他说你们已经分手了,现在只是陌生人 ,还请不要在继续纠缠。”

他竟然料到自己一定会找过来,陈雅欣的美眸喷火,她火大的朝着物业经理大喊,“他说什么你就听什么么,有没有自己的判断力!”

“许先生是屋主,我当然要听他的了。”

“我是她女朋友!”

物业经理摇摇头,一本正经的回了一句,“确切的说是前女友,许先生现在有女朋友。”

陈雅欣气的直发抖,妈蛋的,真是流年不利,真是人倒霉的时候,不顺心的事情是一件接着一件。现在什么阿猫阿狗都敢对自己吹胡子瞪眼了。别以为她看不出来这男人眼里的厌恶。

他只是一个小小的物业经理罢了,凭什么讨厌她!

等等,他刚才说许安有女朋友,难道他见过?

“你见过他女朋友?”连外人都见过,难道他真的有女朋友了,陈雅欣的心里真的是越来越不爽了。

物业经理点了点头,许先生还算有眼光,那位美女可比这位惹人喜欢多了,不仅有礼貌,还很温柔,哪跟这个泼妇一样,一副尾巴翘上天的模样。

全世界富贵的人多了去了,她算是个什么东西,拽的跟个二八五万似的,真当自己是公主啊。架子还挺大的,太讨人厌了。

“她是谁?”

“我怎么知道,不过人家可是一位大美女,可漂亮了,和许先生真的是郎才女貌。”看出陈雅欣很生气,物业经理还坏心眼的刺激了她一把,“而且听说他们快结婚了呢。”

当然,这句话是他胡扯的,没有任何事实依据。

陈雅欣再也待不下去了,气的转身就走,心里已经暗暗的将许安和物业经理的祖宗十八代亲切的问候了一个遍。她粗鲁的拉开包包,拿出手机,在通讯录上翻出一个号码,愤怒的拨了过去。

“阿姨,我是雅欣。”

陈雅欣话还没有说完,回应她的是嘟嘟嘟的挂断音。

“死老婆子,竟然挂我电话!”陈雅欣气的发抖,那凶神恶煞的模样好似一条毒蛇。

再呆在这里也没有任何意义,陈雅欣踩着高跟鞋,恨恨的离开了。

第二天上午,物业经理很尽职的将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许安,“许先生,那位美女是邻国的公主么,很高傲的样子。”

“抱歉,麻烦你了。”许安很礼貌的表达了他的歉意。

“不麻烦。我啰嗦一句,许先生你可千万不要生气。”

“你请说。”许安的脾气很好,对谁都是如此。若非是被气急了,一般情况是他都是很斯文的,很少大动肝火。

至少在别人的面前,一向如此。

“得亏你跟她分手了,那位根本就是个母老虎,和你现在的女朋友,简直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他这是客观评价,绝对不掺杂个人的情感色彩。

回应他的是许安淡淡的笑声,“谢谢。”

挂断电话,贺茜看着嘴角绽放笑容的许安,慵懒的趴在他精壮的胸膛上,笑呵呵的问着,“发生了什么开心的事情了,说出来,让我也乐呵乐呵。”

“我猜你一定不想知道。”

“你不说,怎么就知道我不想知道呢。说嘛说嘛。”他越不说,她就越想知道,好奇心能害死猫嘛。

好吧,许安妥协,“陈雅欣果真去找我了。就在昨晚,大家走后。”

贺茜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她有些低落的低下了头,然而长指却不允许她鸵鸟式的行为,托着她精致的下巴,很肯定的说道:“你生气了。”

“没有。”贺茜摇了摇头,嘴角咧开一抹苦笑,“其实雅欣给你打电话之前,我给她打了一个电话。”

“你给她打电话?”许安挑眉,有些惊讶。

“嗯。我想提醒她注意叶铭澜。”贺茜忽然抬起头,有些急促的说道:“可是我没想到,他们今天竟然分手了!”

“对啊,要不然她怎么会打电话找我重叙旧情。”陈雅欣是什么样的人,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了,包括她会有什么样的动作,他都能够预想的八九不离十。

所以,他早早的做了准备,切断了她所有的退路。

好马绝对不吃回头草。而且,陈雅欣,她不值得!

分手后不能做朋友,因为彼此伤害过!分手后不能做敌人,因为彼此相爱过,所以只能做最熟悉的陌生人。

可是他连陌生人都懒得做,他宁愿他们从未认识过。

昨天听陈雅欣说的那些话,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愤怒,她把他当成了什么,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狗么。

攀上叶铭澜的时候,视他如草芥,被甩了,还想把他当备胎。他得是有多傻,才会选择继续被她耍的团团转。

难道还要等她找好了下家,再次把他甩掉么。

“不要多想,这一切都跟你无关。”许安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她是不是说话很难听?”

贺茜愣了一下,随后才点了点头,眼眶微红,“雅欣性子直,向来都是直来直往,我知道的,所以不生气。”

“你不用为她说好话,她是什么样的人,我心知肚明。”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