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三十四章 成年人的游戏

第三十四章 成年人的游戏

进入新版阅读

“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是真的爱你,你怎么可以拿我和那些女人相提并论呢。”陈雅欣很愤怒,“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暖床的工具么?”

叶铭澜不屑的冷笑,“别说的那么难听,大家都是成年人,对于成年人的游戏我相信你应该心里有数。明明是一个火辣*就不要再装出一副清纯小女生的苦情模样,很倒胃口!游戏有游戏的规则,超过规则就自动出局。”

“你就是这样想我的?”陈雅欣气的直发抖,过去她刻意的讨好在他的眼里竟然是这么的下贱。

“我怎么想不重要。”长指勾着俏脸,细细的描摹着优雅的轮廓,“亲爱的,我对你厌倦了,所以咱们好聚好散。好么?”

太阳的余晖映射在车里,照亮了陈雅欣脸上的泪痕,她不敢相信的征愣在那里,呆呆的看着面无表情的叶铭澜,没想到等了半天却等来了他的分手。

他是真的要和她分手!陈雅欣看的出来,他是真的对她厌倦了。

“你是要和我分手么?”声音颤抖,泣不成声。

“从来都没有说过在一起,何来分手一说。”叶铭澜有些不耐,这种无聊的问题她到底还要问几遍,“好了,你回去吧,我还有事。”

女人真的很麻烦,明明刚开始的时候还是很有颜色的,可是到后来却越来越贪心了,以一副女主人的姿态指手画脚,真的是太讨厌了。就连分手也是这么的磨磨唧唧,好聚好散,速战速决不好么。

都是成年了,干啥还要像未成年的孩子一样,是真的单纯还是傻的愚蠢。

叶铭澜为她打开车门,见她还愣愣的呆在那里,没有任何动作,他终于撕掉了斯文的外衣,强硬却不粗鲁的将她拉下了车。嘭的一声,车门关闭的声音终于惊醒了呆愣中的陈雅欣,她拍着车门苦苦的恳求叶铭澜开门,而回应她的是叶铭澜的扬长而去。

“混蛋混蛋,叶铭澜你混蛋!”第一次被男人这么没礼貌的扔在路边,陈雅欣气的直跺脚。气过之后,心酸的感觉又再次来袭,她忍不住蹲在路边,大哭,“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怎么可以这么对我!叶铭澜,你混蛋!”

声嘶力竭的哭泣频频引起路人的观望,然而陈雅欣并不在乎,依然故我。

这么美的女人在路边哭的这么凄惨,一定是失恋了,不知道哪个男人这么没有眼光,这么漂亮的尤物也甩,真的是暴殄天物。

“美女,别哭了。要不我送你回家吧。”一个开着豪车,脖子上挂着大金链子,手上戴着大金戒指,还抽着雪茄的中年男人,一边安慰她一边伸出了恶魔之手。“天下的好男人多的是,眼光放宽一些,别一棵树上吊死啊。”

眼见咸猪手就要摸上她的小脸了,陈雅欣转头完美的避开,她看着对方那类似于猪八戒的大肚腩,忍住恶心的感觉,猛地站了起来。

动作之猛,吓了男人一跳,不过他以为美人是看到他雍容富贵的模样准备投怀送抱,笑的十分的得意,外加猥琐!这女人打扮的这么火辣,肯定不是什么良家妇女,多半就是个玩物,男人嘛,谁还没有过*啊。

这种女人最爱钱,恰好,他什么都缺,最不缺的就是钱,所以他想他们一定十分合拍。

然而,陈雅欣却没有如他的意,而是愤怒的回了一句:“要你管!真是猫捉耗子多管闲事!”说完,扭着屁股转身离开!

男人的脸色很难看,看着渐行渐远的倩影,不屑的吐了一口口水,“呸,一个贱货而已,装什么清高!”

回到家里,陈雅欣趴到床上哭的是昏天暗地,眼睛肿的跟个核桃一样,她一遍一遍的给叶铭澜打电话,然而却永远都打不通。

他竟然将她的电话拉进黑名单了!陈雅欣的肺都要气炸了,她恶狠狠的盯着电话屏幕,恨不得将那上面戳几个洞出来。叶铭澜,算你狠,早晚有一天你会悔恨的!

恶狠狠的发完誓,她又倒在床上哭去了,那绝望的哭泣不知道是在哭她死去的爱情,还是在哭她失去的金主,或者两者都有吧。

因为从一开始,她的爱情都不纯粹。可是她认为她没有错,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而且她也付出了感情,并不完全是为了利益。他明明说过是喜欢她的,为什么还会对她这么绝情呢,这才多长时间,就对她厌倦了。

速食爱情的保质期还真是短,陈雅欣有一肚子委屈,可是打开手机却不知道该找谁诉说。那些眼红她的亲戚妹妹就算了吧,她才不想听到她们的冷言冷语。吃不到葡萄不说葡萄酸,那些人一个二个都是势利眼,她才懒得和她们计较。

突然,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号码,没有犹豫,她直接拨打过去。

把出国的手续全部搞定之后,许安有些疲惫的回到家里,打开门,赫然发现贺茜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

这小女人真的一点都不知道爱护自己的身体呢,他疾步走上前,拍了拍她的胳膊。

贺茜朦朦胧胧中感觉有些在拉自己的胳膊,睁开惺忪的睡眼,就看到许安那张文雅的俊脸。

“你回来了。饿不饿?”边说还边打着哈欠。

“困了怎么不回房间里睡,睡在沙发上容易着凉。”连个薄被都没盖。

贺茜红着脸,有些尴尬的低下了头,“我看你出去那么长时间都没回来,本来在等你,结果等着等着就等睡着了。”

许安一愣,原来她是在等他!出门在外,有一个人为自己牵肠挂肚,这样的感觉好像还不赖啊。

“傻瓜,下次可不要这样了,困了就去睡。我这么大的人了,不会走丢的。”许安笑着摸了摸她的头,看了看紧闭的客房门,疑惑的问道:“李睿枫呢?”

要是按照正常的追求方式,他不在家的时候,那小子应该会抓紧时间来和贺茜培养感情啊,可是现在竟然连个人影都没看见。真的好奇怪啊!

“咳咳。 ”贺茜尴尬的咳了两声,“那个,我赶他出去买夜宵去了。他能说会道,我招架不住。”

从没见过比女人还能说的男人,而且她真的不习惯和男人单独相处在一个空间里面。尤其是他一直直奔主题的表达他对她的感情,这让她这个小白惊悚的想要退避三舍。而且,她的耳朵经过长时间的轰炸,疼痛不已,她想图个清静,就打发他出去了。

贺茜说的很简单,但是许安的脑海里面已经描摹出了当时的场面。他扬眉一笑,“他挺可爱的。”

可爱这个词可以形容男人么?贺茜狐疑的看着许安,又一本正经的问道:“你确定不是可怜没人爱么?”

“哈哈,可怜没人爱。”许安朗声大笑,“要是李睿枫听到你这么说他,一定会哭晕在厕所里面。”

“噗,”贺茜也忍不住笑了出来,她调皮的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贼兮兮的说:“所以,为了他脆弱的小心灵,你可一定要为我保密啊。”

许安很慎重的点了点头,四目相对,两人都忍不住笑了。

手机铃声突然想起,许安看了看屏幕上闪烁的号码,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怎么了?”贺茜看他突然变得很严肃,疑惑的看着他。“是谁打来的电话?”

许安没有说话,只是把手机递到了贺茜的面前。

“是雅欣,她怎么会突然想到给你打电话了呢?”难道他们私底下一直有联系么。想到这里,贺茜的心情顿时不美丽了。

“没有,分手后我从来没有和她联系过。”只需一眼,许安就知道贺茜在想什么,这小女人恐怕是吃醋了。

贺茜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要不,你就接了吧,万一真的是有什么事呢?”她佯装大度的说道,然而她内心里面却在咆哮,傻子,你说的这是什么浑话,难道还要把他往别的女人怀里推么,万一他们旧情复燃了怎么办,到时候你连哭都来不及。

许安点了点头,贺茜有些欲哭无泪,她还是先回房间自怨自艾去吧,不想听到接下来的扎心之语。

结果下一秒,她就定格在了原地,再也挪不动脚步了。

许安的确是接了,却是开的免提,所以她能清楚的听到陈雅欣说的话。她猛地抬起头,却看见许安对着她宠溺的笑了,还对着她说了一句唇语。

她看懂了,他在说,“别生气。”

贺茜顿时感动的眼眶红红,这一刻,她真的觉得他们是一对相爱的夫妻,彼此相爱,彼此珍惜,彼此敬重。她可不可以一直沉浸在这个美梦里面不要醒来。

“许安,我知道错了,大家从新在一起好不好,我知道你还爱着我,我也爱你,你来看看我,好不好?”话筒里面传来陈雅欣喑哑的嗓音,显然她已经哭了很久。

贺茜紧张的看着许安,却见他的脸色比冰川还要冷,他没有说话,而陈雅欣还在哀哀的哭诉着。

“许安,你说话呀。我好难受,你来陪陪我好不好。或者说,我去找你。”

一听陈雅欣要来找许安,贺茜的心顿时一紧,小手不自觉的握紧,骨节发白。见许安迟迟没有说话,她苦笑一声,准备回房间收拾东西,离开。

她只是一个小偷,已经偷来了这么久的幸福,也是时候该归还了。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