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三十二章 道歉有用要警察干啥

第三十二章 道歉有用要警察干啥

手机阅读

傍晚六点,叶铭澜驱车来到贺茜的住处,赫然发现房间里面灯光大亮。他露出一个无声的笑容,那势在必得的模样格外的认真。他看上的东西还没有得不到的,贺茜啊贺茜,你以为躲得聊初一就能躲得了十五么,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成为我的女人的。

他快步走了过去,拿出钥匙开了门。正在打扫房间的房东阿姨突然看到一个陌生的男士闯了进来,吓了一跳。

“你是谁,为什么来我家?”她紧抓着扫把,防备的看着叶铭澜,只要他有什么不规矩的动作,她保证立即打的他满头包!

不过看他打扮的人模人样,应该不是入室抢劫的盗匪。毕竟盗匪可是买不起那价格不菲的名牌西装的。

“你家?这不是贺茜的家么?”叶铭澜眉头紧蹙,有些不明所以,他看着女人一派防狼的架势,温和的一笑,“你不必紧张,我是贺茜的朋友,不是坏人。”

他口味不重,不喜欢中年大妈,更喜欢热情火辣的年轻女孩。嗯,贺茜是个例外,她火辣却不热情!

贺茜那丫头什么时候认识这么有钱的男人了?房东狐疑的看着叶铭澜,并没有因为他的说明有所松懈。“贺茜已经搬走了,昨天就把房子退了,你要是她的朋友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

想骗她?门都没有!她吃过的米可比他吃过的盐都多!这男人看着道貌岸然的,可是那眼神看着真的很讨厌!莫非这就是那丫头口中的不速之客?十有八九!

“搬走了?”叶铭澜一愣,随后淡淡的笑了,“既然她搬走了,我也就不叨扰了。这是房间钥匙,再见。”

说完转身就走,一点都不拖泥带水。关上房门,叶铭澜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无踪,俊脸在阑珊的灯光中忽明忽暗,居然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搬走了?有意思,这小女人是越来越有意思了。他点燃了一根香烟,在烟雾缭绕之中抬头,看着挂在天上零零散散的星星,嘴角裂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逃?他倒要看看她能逃多久!摁灭尚未燃烧殆尽的香烟,叶铭澜驱车离开。

原来他一直以为贺茜对他的不假辞色只是一种欲擒故纵,吸引他目光的手段罢了,可是今日看来,并非如此。那女人是真的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自从他功成名就之后,还真的没有女人对他这样冷若冰霜,拒绝拜倒在他的牛仔裤下。

贺茜,绝对是唯一的一个!越是得不到的,他偏偏越要得到!

骤然响起的铃声打断了他有些杂乱的思绪,看了看屏幕上闪烁的号码,叶铭澜有些不奈,这女人最近有点忘记自己的身份了,一天数十通的夺命连环call,他想是时候该提醒她注意自己的身份了。

他要的是一个听话懂事的床伴,而不是黏在身上的狗皮膏眼!

“喂。”声音很清冷,好似外面冰凉的风。

“哈尼,你今天过来么,人家想你了。”她是真的想他了,因为他们已经有五天没有见面了。

叶铭澜最近很忙,忙的无心男女情事,好不容易可以喘一口气,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对他避如蛇蝎的贺茜。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他兴高采烈的来找她,却被她放了鸽子。至于其他女人,他的新鲜感一向很短暂,加上她的不知规矩,不可避免的,他已经对陈雅欣失去了兴趣。

女人总是这样,只要给她一点好处和宠爱,就会变得贪得无厌。

“你在哪里?”声音掺杂着些许不奈,有些意兴阑珊,可是刚刚买了一个豪包正高兴的手舞足蹈的陈雅欣并没有听说来。

“我在华音大厦。”陈雅欣希冀的问道:“哈尼,你要来接我么?”

“半个小时。”事实上他十分钟就可以赶到,可是他莫名的就是不想那么快的见面。烦躁的感觉越发的强烈,叶铭澜不等陈雅欣回话,兀自挂断了电话。

陈雅欣看着被挂断的手机,满脸的不高兴,哈尼最近对她真的是越来越粗暴了。可是看了看手中刚血拼而来的包包,顿时又喜笑颜开,她喜欢这款包包很久了,今天终于拿到手了。哈尼还要半个小时才能来,这漫长的等待她要怎么打发掉呢。

逛街?她已经逛了一天了,真的没有力气再走上一圈了。可是干坐着又好无聊,哎,她还是先找一个咖啡馆吧,还能喝喝咖啡,才显得不那么无聊。说实话,她真的是受够了独自逛街独自吃饭独自睡觉的日子,没有朋友的生活真的有点孤单。

可是她唯一的朋友,已经远离了她的生活,不过她们现在也不是一个圈子里的人了,话不投机,说话半句都嫌多吧。她那小农意识泛滥,灌输给她的节俭理论,听的她耳朵都长茧子了。什么节俭,根本就是抠嘛,她最讨厌小气的人了,才不要变成那种人!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难道哈尼已经到了?陈雅欣惊喜的看了看屏幕,却发现上面闪烁着一个熟悉的名字。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啊,她一定是来求和的,陈雅欣很确定,可是她要不要原谅她呢,嗯,这个问题,得看她的表现如何?

“喂。”语调是一贯的趾高气扬。

“雅欣,是我。”

“我知道是你,”陈雅欣十分满意的欣赏着刚刚做的指甲,“你是来求和的么,先说好,我可不会轻易的原谅你。”

电话这端的贺茜顿时觉得头上有三十二只乌鸦呼啸而过,内心里面有一万只草泥马在欢快的跳舞。她一脸的无语,“雅欣,我并没有认为我有什么错。我并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

今天趁这个机会一定要说清楚不可,这种不清不楚的黑锅她绝对不要背。

“是么?”陈雅欣嗤笑,语气不阴不阳,“我可不这么认为。”

“那你说说我哪点对不起你了?”只要说的她无话可说,她绝对第一时间承认错误,绝不逃避!

陈雅欣笑了,但是笑容却不达眼底,她讥讽的说道:“还真的是贵人多忘事呢,不知道车彦翎知道你记性这么差,还会不会用你了。”

车彦翎?贺茜抓住了一个敏感词,老天,还是那个问题,她都已经说明过很多次了,可是为什么雅欣就听不进去呢。

“雅欣,你知道大家只是应聘者,至于车彦翎是怎么想的,不是你我能左右的了的。”不是她狡辩,这真的不是她的错啊。

“呵呵,那许安呢?你是我的朋友,结果却和我的男朋友上床了,这你要怎么说明!”陈雅欣笑的十分的讽刺,“你别说你们没上床!”

提到许安,贺茜的脸一白,虽然上床是事实,她不否认。可是,“可是雅欣,那个时候你们已经分手了。”

“分手又怎么样,就算是我前男友,你也不应该碰。朋友夫不可戏,难道这是基本的道德,你不知道么。”

陈雅欣的话像针一样,字字扎着她的心。可是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这事她确实做得不道德。

“对不起。”

贺茜诚恳的道歉,可是陈雅欣却并不接受,“如果做错了事情只用道歉的话,那还要警察做什么。”

“可是雅欣,你们已经分手了,他是自由的。他选择和谁在一起,或者做什么事情,都是他的事情。”和你已经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了,当然这话她没有说出口。

“分开了那又怎样。我不要他,你也不能和他在一起!”

这是什么见鬼的想法,分开了还想霸占他的一生,她只想笑着回她一句,姑娘,你真的是想多了。

“凭什么!”面对陈雅欣的奇葩想法,贺茜终于忍不住了,她质问道:“你无权干涉他的人生!”

“不凭什么,我乐意。”陈雅欣笑的十分得意,“至少大家在一起过,就算我不爱他,但是他的心里绝对有我的一席之地。而你呢,只能单相思,就算上了床那又怎样,他是绝对不会和你在一起的。他喜欢的是我这样的,你根本就不是他喜欢的类型。啧啧啧,真的是可怜呐。”

贺茜忍住眼眶里面蓄势待发的泪水,呢喃,“我没有想过要和他在一起,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抢你的男朋友。”

“那你还要和他上床,真是贱呢!”

贺茜终于忍不住留下了泪水,她是爱许安,可从没想过要成为破坏他们感情的第三者。是她先背叛许安的,是她先伤害他的,她现在有什么资格来指责自己!

“我是贱,总好过你脚踩两条船,对感情这么的不忠诚,才让人唾弃!”

“你!”陈雅欣冷笑,“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我去寻找自己的真爱有什么不对。我不否认许安是不错,可是他给不了我想要的一切,那我为什么还要在他的身上浪费时间。也真是搞笑了,你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你是他的谁啊。”

贺茜强势的回了一句,“我是他的朋友!”对了,为了朋友,她可以两肋插刀。嗯,这个说明很完美。

“呵,等你成为他女朋友了,再来指责我吧。”她承认,她就是故意讥讽她的。这么道貌岸然的指责她,凭什么!

贺茜的脸更白了,女朋友?她苦笑,内心酸涩不已,这辈子她都没有可能成为他的女朋友吧。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