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三十一章 睡眠太少容易苍老

第三十一章 睡眠太少容易苍老

手机阅读

许安看着睡得香甜的贺茜,爱怜的为她盖好被子,激情碰撞之后最是好眠。两人相拥而睡,彼此呼吸交缠,一夜无梦。

第二天,贺茜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腰腿酸痛,浑身无力,显然是昨夜激情碰撞之后留下的后遗症。她侧头看着睡得沉沉的许安,甜甜的笑了。

素手细细的描绘着男人俊逸的脸庞,她微微起身,轻柔的在方唇上印上一吻,这才蹑手蹑脚的爬了起来。离开暖和的被窝,贺茜瞬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她麻利的穿上衣服,轻轻的打开门,准备早餐去了。

李睿枫还没有醒,贺茜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便在厨房里忙活了起来。许安醒来的时候,见贺茜已不见踪影,想必应该去上班了。这样也好,不然他现在还不知道要这样去面对她责问的眼神。昨天的擦枪走火纯属意外,当然他很愿意负责,只是怕那个小女人不肯接受。

毕竟,她已经拒绝过他一次了。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许安穿戴整齐,这才走出房门。他没忘记家里还住着一位不速之客,哎,昨天有点太激动了,以至于失去了理智,不知道他听到了多少。

饭菜的香味瞬间让他早已唱起了空城计的胃发出了强烈的抗议,激情是一个体力活,而且昨天他的体力消耗殆尽,自然胃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定定的看着在厨房里面忙活的贺茜,趁她不注意,慢慢的走向她的身后。

“嗨。”他拍了拍她的左肩,人却闪到了右边。

对于许安这小伎俩,贺茜心知肚明,她没有上当,直接回头看向右边。四目相对,两人皆是露出一抹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容。

“昨晚我...”许安沉默了一下开了口,如果说第一次他是在全无意识的情况下发生的,他可以选择逃避,那么这一次呢,他可是很清醒。

他不是那种玩过就丢的男人,而且对于贺茜他是喜欢的,虽然不是爱,但是时间不说话,谁也无法证明未来的日子会发生什么变化。他想给彼此一个机会,可是他怕万一贺茜不是这样想的,那么他们好不容易才缓和的关系会再一次降至冰点。

贺茜青葱玉指按住了他的嘴唇,她的双颊红扑扑的,羞涩的低下了头,“别说了,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大家忘掉它,好么?”

许安松了一口气,他现在没有结婚的念头,按说贺茜拒绝了他的负责,他应该高兴才对,毕竟这种事情真的打着灯笼都难找,但是他不明白心口处那淡淡的失落是怎么回事。

房门打开的声音终于结束了房间里面荡漾着的尴尬的气氛。李睿枫抬头看着大眼瞪小眼的两人,没好气的说道:“看看我这双熊猫眼,好不好看,迷不迷人?”

“一大早就自恋这样真的好么?”贺茜十分不给面子的嗤笑两声,“要是想知道答案,你可以去动物园找你那可爱的朋友聊一聊,看看是它比较可爱,还是你比较可爱!”当然,后者是可怜没人爱,不过她可是淑女,所以是不会这样打击他的。

“你还好意思说,”李睿枫激烈的控诉,“这房间的隔音效果真的是差评。你们体力旺盛三更半夜不睡觉,还要打扰的我也睡不成觉,真的是够了!”

干柴烈火整整燃烧了半夜,不知道是他们刻意的,还是真的是精力旺盛。不管是哪种,都是在往他的心上戳窟窿,扎心啊。

贺茜羞涩的低下了头,天啊撸,被李睿枫这么直白白的指出来,她真的要羞愧的钻到裂缝里去了。太丢人了,这等不等于是现场直播啊。

许安揽着贺茜的腰,淡淡的回了一句,“等你结婚之后你也是这样的,这样只能证明大家夫妻很恩爱,你要是羡慕的话,就赶快把自己嫁出去吧。不要再虎视眈眈的盯着我老婆了。天涯何处无芳草,你去采撷别的花吧。”

李睿枫嘴角不停的抽抽,没错,他就是盯着他老婆了,结婚了又能怎样,又不是不能离婚。当然这话他不敢说,怕被贺茜打死。

他可没忘记,那女人本质上可是一个暴力女,现在的温柔和贤淑都是装的。哎,这男人嘴巴够毒,他都已经伤成这样了,他还狂妄的往他的伤口上撒盐。这叫不叫得了便宜又卖乖啊!

“吃饭吧,一会儿要去上班么?”许安拉着贺茜的手入座,还体贴的为她夹了一个煎蛋。

贺茜默默的摇了摇头,刚刚已经打电话请示过车彦翎了,他尊口一张,让她等风波平息后再去上班。她自然是求之不得的,昨天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给许安打电话,好像听到他说七天,是七天后就要走了么?

七天,她就剩下七天的时间可以拥有他了。贺茜有些伤感,她不想让他走,可是她却没有挽留的资格。爱这个字,注定成为他们之间的绊脚石。

也许他是喜欢她的,可是喜欢不是爱,在爱情上,她是霸道的,只要在一起,她就要霸道的占据他整个心。可是,他的心里现在没有她,所以,为了避免悲剧的发生,她最好还是不要强求。

不是你的就不要强留,毕竟强扭的瓜不甜。

“我决定不走了。”李睿枫突然吐出惊天之语,这无异于是一颗定时炸 弹,瞬间便掀起了轩然大波。

“为啥?”贺茜皱眉,这货是把她家当成宾馆了么,还耗上了。

“不为什么,就是不想走了。”李睿枫看着变了脸色的贺茜,贱兮兮的笑了。“我猜你现在肯定很想把我大卸八块吧。”

知道还问,贺茜懒得理他。她不想让他住在这里,还是驱赶客人就是很不礼貌的,所以她只好把求救似的看向许安。

许安直直的看着李睿枫,似乎再猜测他有什么意图。直到看的他再也不能镇定自若,这才淡淡的看口,“随意,无论住多久,我都欢迎之至。”

他竟然同意了,贺茜差点昏倒。她很不赞同的看着许安,许安对着她微微一笑,提醒她稍安勿躁。

“交伙食费!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别想蹭吃蹭喝!”贺茜伸出手,凶神恶煞!

“真是当代的欧也尼葛朗台,一毛不拔的铁公鸡!”李睿枫暗自腹语,十分爽快的从钱包里面抽出一叠钞票递给了贺茜,还贱兮兮的说道:“贺厨娘,每顿饭都要三菜一汤,我是一餐都不会错过的!”

贺茜龇牙咧嘴的看着他,扬了扬拳头,示意他适可而止,不然她的拳头可是不饶人的。

李睿枫一副怕怕的样子,对着许安控诉,“你看看你老婆,竟然用武力威胁客人!”

许安宠溺的看了一眼,头都快低到桌子下面的贺茜,温柔的回了一句,“她无论是什么样子,在我心中都是最可爱的!”

李睿枫做了一个呕吐状,抓了一块煎饼,回房间去了。他宁愿独自抱着枕头去补觉,也不要和那两个没心没肺的人在一起。昨天吃了一天的糖,甜的他心里发苦,今天拒绝再吃任何糖。还有他宁愿饿死,也不要再吃狗粮了。

有情人不懂单身狗的痛苦,他们之间有一道深不见底的代沟,他跨不过去,他们也跨不过来,当然,他们也没想着要跨不过来。

“你怎么答应他继续住在这里啊。”贺茜很不赞同的看着许安。

“没事,再过两天他就会走的。”对于自己的猜测,许安显得很信誓旦旦。

贺茜狐疑的看着他,“你怎么这么确定呢,莫非你就是传说中的算命先生?”

“夫人过奖了。”许安淡淡的一笑,“他现在只是在寻找时机撬墙角而已。不过我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等他觉得没有希翼了,自然就不会再强留了。”他顿了顿,“不过恐怕又要委屈夫人几天了。”

贺茜羞涩的低下了头,心里面甜滋滋的。才不会委屈呢,这是她求之不得的事情呢。

当然,女人还是要矜持一些。所以,她选择羞涩不语。

“吃完饭要不要再睡一会儿?”他指了指她眼睛下的阴影,一本正经的说着,“睡眠太少会容易变老!”

女人都爱美,苍老的话题绝对是终止女人好心情的杀伤性武器,贺茜怒气冲冲的看着许安,眼睛里面燃烧着熊熊的烈火,“我正值双十年华,一点都不老。”

“抱歉,是我口误,你最漂亮了!”

“真没诚意。”贺茜撇了撇嘴,“你不休息么?”

“我一会儿要出去办点事情,不过夫人要是想要我陪的话,我乐意之至。”

贺茜收拾好碗筷,狼狈而去。那仓皇的样子逗得许安哈哈大笑。

关上房间的门,贺茜飞扑在床上,将俏脸埋在被窝里面。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竟然能和许安开这种只有亲密爱人才能开的玩笑。

还有,昨天晚上,她再次拥他了,那种激烈疯狂,让她的心魂都为之动荡。与第一次的痛不欲生相比,昨天晚上她简直幸福的快要飞起了,没有疼痛,只有幸福!

那么美好的回忆足够她铭记一辈子,难以忘怀,也不会忘记!

一辈子偶尔的疯狂几次,也未曾不可。

棉被上残留着淡淡的古龙水的香味,那是他身上的味道,清爽好闻。她深深的呼吸了两下,傻笑不已。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