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十八章 你敢抢我老公

第二十八章 你敢抢我老公

手机阅读

虽然她也不想在李睿枫的面前这么没出息,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但是她就是控制不住眼睛深处突然喷发的洪荒之力,越是告诉自己不要哭不要哭,可是眼泪还是任性的一个劲儿的往外飚。

管他呢,丢人就丢人呗,人活这么多年,谁还没有个丢人现眼的时候啊。再说了,能听到许安深情款款的对她讲这么暖心窝的话,错过了这个村就没有那个店了。

“我不是故意的,都是你的错!”明知道她泪点低,干嘛还要刺激她的泪腺啊。

“好好好,都是我的错,不要哭了。”再哭,他也想哭了。

李睿枫实在是受不了这粉红色的氛围,这两个人已经形成了一个小的空间,他明明一个大活人坐在这里,可愣是插不进去。他们之间有一堵无形的墙,分隔成了两个空间。

总是被硬塞狗粮,他表示已经吃的很撑了,拒绝再接收任何狗粮。

反抗无用,投降还不行么。他没好气的说道:“姑奶奶,都是我的错,是我嘴欠,说了不该说的话,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别哭了行么?”

贺茜看着李睿枫可怜巴巴的脸,忍不住破涕为笑,“看你这么诚心诚意的份上,我就大发慈悲的饶了你一回。”

“好好好,你最温柔可爱善良了。”甜言蜜语不要钱,想要多少给多少。当然,他无视了许安那张黑黢黢的包公脸!

“这么没诚意的话你是怎么说的出口的。”贺茜嫌弃的皱了皱眉头,然后骄傲的转过头,拒绝再和他交流这么没营养的话题。

时间就在嬉笑怒骂间偷偷的溜走,许安真的以当家男主人的姿态为细致妥当的安排了一切,坐在酒店的包厢里面,李睿枫有些局促不安。

许安安排的是一家高规格酒店,李睿枫家境不错,对这种地方也是见怪不怪。他之所以会感到浑身不自在是因为从进去包厢之后,贺茜和许安几乎立即就开启了虐狗模式,硬生生的对着他这个单身狗狂撒狗粮,强制性的喂他吃糖,让他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

他也曾抗议过,可是那两个没良心的心直接无视了他的抗议,也不管他们的虐狗行为给他脆弱的心灵上覆盖了多厚的阴影。

“我说,这是公众场所,秀恩爱的话能不能回家再秀。请体谅一下孤寡老人的脆弱。”真的是太没公德心了。

其实许安和贺茜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举动,只是两个人旁若无人一样,时不时的来一个含情脉脉的对视,谈笑风生,粉红气息扑面而来。

“什么是秀恩爱?”许安佯装不解。

“你们好像把我这个客人给遗忘了,这可不是待客之道吧。”想要甩掉他,门都没有!

“我…”许安正准备说话,突然包厢的门被人用力的撞开,只见一个打扮时尚的女孩直直的往贺茜的方向重来,拿起桌上的水杯就朝俏脸上泼去。

事情发生的很突然,李睿枫还傻傻的没有回过神来,许安第一时间就将贺茜护在了身后,杯中的热水全部泼在了许安的身上,好在天冷他穿的厚,况且才进房间,因此还没有脱衣服,这真的是侥幸。

见阴谋没有得逞,女孩准备故技重施,却被许安一把按住了手,“你是谁,再这样我就要报警了!”

女孩并不惧怕许安的威胁,而是对着贺茜疯狂的大骂,各种恶毒的语言扑面而来,贺茜脸色苍白,忍不住一趔趄,差点摔倒在地。

“你个臭不要脸的女人,竟然敢勾引我老公,看我不打死你!”女孩拼命的挣扎,对着贺茜的方向不断的踢着腿!

“你闭嘴,不要乱说话。”许安冲着呆若木鸡的李睿枫大吼一声,“还不快去叫保安!”

李睿枫这才反应过来,快步向外走去。

“我没有勾引你老公,你老公是谁,我根本都不认识。”贺茜被骂的莫名其妙,十分委屈。女人到底是谁,她根本就不认识好吧。

对于贺茜的说明,女孩直接无视了,她的情绪越发的高涨,近乎癫狂,“你个死女人,臭婊 子,不要脸的狐狸精,潘金莲再世,全身散发着骚味,贱人!”

“你这人怎么这么莫名其妙,我都不知道你老公是谁,你干什么要嘴巴喷粪。”莫名其妙的挨了一顿骂,贺茜也怒了,她这是招谁惹谁了。

这是从哪个角落里面钻出来的疯女人,精神有问题就去精神病院,或者心情抑郁了就自己蹲在角落里面数蘑菇去,干啥冲着她发疯,她又不是心情垃圾桶。

贺茜一头雾水,但许安差不多猜了七七八八了。看这癫狂的行为,八成是某个人的小迷妹,而且还是典型的老婆粉。

“八卦资讯看看就好,当真你就傻了,她是我老婆。和车彦翎一点关系都没有!”

然而女孩根本就不相信许安的说明,还在骂骂咧咧的诅咒着贺茜,各种恶毒的诅咒脱口而出,饶是好脾气的许安也失去了最后的耐性。

这女人根本就是油盐不进,他转头对着贺茜说道:“报警!”

贺茜摇了摇头,这女孩还那么年轻,要是报警的话,对她的名誉不太好。许安见贺茜不愿意报警,知道她同情心就开始泛滥了,对她的慈悲心肠无可奈何。

“来了来了,就是她!”

身后来的保安驾着女孩就准备往外走,酒店的经理在两人的面前不断的道歉,可是贺茜直接绕过经理,走到女孩的面前,很认真的说明,“我和车彦翎没有半点工作之外的关系,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助理。而且我敢发誓,大家之前不会有可能,之后也不会有。要是我违背今天的誓言,我就不得好死!”

见贺茜说的认真,女孩有一瞬间的怔愣,她眼睛直视着贺茜,恶狠狠的说道:“你记住你今天说的话!”

“我记性很好。会记一辈子!”

“哼!”女孩挣扎的拜托了保安的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留下这么一堆烂摊子给脸色青白的酒店经理。

“对不起,这次是大家酒店管理上的疏忽,还请你们原谅!”

“要是所有过错都能被原谅,那还要人民警察干啥。”李睿枫语气凶凶不依不饶,显然刚才那癫狂的女人让他对这里的印象大打折扣。

酒店经理尴尬不已,只能连声抱歉,“刚才那位女士也是在酒店用餐的客人,大家没想到…”

“这世界上神奇的事情很多,你们没想到的多了去了,一句没想到就想蒙混过关,想都别想。给大家造成的精神上的伤害,你赔都赔不起!”

哎哟我的天呐,国内的女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凶残了,简直要惊瞎他的眼了。

李睿枫的咄咄逼人说的酒店经理冷汗连连,只能讨好的说着,“抱歉抱歉。”他也没办法啊,又不能使用强硬的手段,谁让刚才闹事的人是他们老板的亲闺女,还是独一无二的那个,备受宠爱的宝贝疙瘩啊。

他不过一个小小的经理,哪里惹的起啊。还要仰仗她老爹的鼻息讨生活啊,怎么敢得罪那小公主!偏偏这客人也不是好惹的主,苦了他夹在中间,里外不是人!

那女孩走后,贺茜像是被人抽走了所有的生气,忍不住的向后退了几步,好在许安即使的抱住了她,不然她真的要和大地来一个亲密接触了。

“你怎么样?”好不好三个字怎么也无法说出口,那苍白的脸色已经给了他答案。

贺茜眼眶红红,有些微痒,还有一点点的温润,她苦笑着说:“对不起,我连累你了。”

小手摸着湿润的一片,心疼不已,泪水终于落了下来,“这就是我强求的结果,是我连累你了。我就是一个扫把星,只能给身边的人带来霉运,对不起,对不起。”

被人污蔑,被人咒骂,她都没有哭。可是,再看到许安湿答答的一片,她却忍不住了。

“这和你没关系,你不要什么事情都往自己的身上揽。我没事,不过是衣服免费洗了个澡而已,你要是实在过意不去,回家就帮我吧衣服洗了吧。”许安故作轻松的说着,“别哭了,乖!”

可是他越这样说,贺茜却哭的越利害。许安的温柔让她毫不保留的将她受的委屈全部发泄了出来。

突如其来的哭泣声让正在协商精神损失费的李睿枫傻了眼,他回头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贺茜。忍不住狠狠地瞪了一眼酒店经理。“哼,这都是你们干的好事!”

冤枉啊,这事当真跟他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啊,他也是被连累的好伐,唉,服务行业不容易,即使比窦娥还冤,也只能忍着!

酒店经理讪讪的笑了笑,没有回答。对个人而言,他是无辜的;对酒店而言,他们确实理亏。因为失责,所以无话可说。

“我不是坏女人,为什么她们要用那么难听的语言骂我!”贺茜哭诉。

“那些八卦资讯都是假的,那些记者全部都是胡说八道的,大家素未相识,为什么他们要这么诬陷我?”控诉还在继续。

“在不了解事情真相的时候,她们就宣判了我的死刑,凭什么。”

许安看着哭的撕心裂肺的贺茜很心疼,他温柔的将她抱在怀里,温柔的劝慰着,“想哭就哭吧,不过等会儿回家就别哭了,不然我怕你的眼泪会把家给淹了!”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