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十二章 看破不说破

第二十二章 看破不说破

手机阅读

贺茜在电梯里的时候就收起了欢呼雀跃,佯装矜持的上了车,然后就开启了在线隐身的状态。

天知道,她此刻的心砰砰砰的快要跳出胸膛了,即使许安一句话没有说,可是她的脸就是不可抑制的红了,而且那火热的温度好似要把她点燃了一样,好紧张,好兴奋,好幸福啊!

她不是不想说话,而是不敢说,她害怕,只要一开口就泄露了她的小心思,所以,她才秉持着沉默是金的姿态,故作淑女,故作矜持。

偷偷地瞄了几眼正在认真开车的许安,贺茜还是忍不住的神采飞扬。

“今天老板给你加薪了么?”虽然她在尽量克制自己的心情,但他还是敏感的察觉到她的愉悦。

“没有啊。”加薪可是她求之不得的事情,老板真的能给她加薪就好了,那她肯定一蹦三尺高了。

许安笑了笑,他绅士的保持了一个礼貌的距离,将自己定性在朋友的范围内,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

然而,他不问,不代表贺茜不会说,她借着疑惑,终于大胆的直视着许安俊逸的侧脸,不解的问他,“怎么会突然这么问?”

“你今天很开心。”许安也不隐瞒,“所以我猜测是不是你老板给你加薪了。”

许安的话让贺茜的脸爆红,像是煮熟的虾子。天啊撸,难道她在他的眼里就是葛朗台似的守财奴么,虽然她一贯奉行的确实是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有钱能使鬼推磨,无钱能使磨推鬼的保守政策,但是她可不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

她只是节俭而已,妈妈从小就教育她,节俭是一种美德,而她誓要做一个有美德的人。

“哈哈,那是你的错觉。贺茜的脸上荡漾了一抹标准的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她顿了顿,“你换门锁的时候,叶铭澜在么?”

这话题转移的很勉强,贺茜知道,许安也知道,但是看破不说破,还是好朋友!

“不在。不过,我还是先陪你回去看看吧。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哇,不愧是她喜欢的男人,真的好绅士啊,而且还很体贴啊有没有。雅欣以后一定会悔恨的,抛弃了这么一块儿璞玉,选择了那么一坨臭狗屎,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为了不打草惊蛇,许安把车停在了另一条街上,然后两人步行回去。那条街距离贺茜租住的公寓 不过百十米的距离,然而这短短的一路却让贺茜分外的开心。

好希翼时间能够就此定格啊,或者说这条路漫无尽头也好,这样她就能永远和他在一起啦。

虽然现在是晚上,可是沉浸在白日梦里的贺茜一个没忍住,发出了花痴般的笑声,终于如愿以偿的让许安对她行了注目礼。

“你今天究竟遇到什么好事情了,这么开心啊,说出来让我也乐呵乐呵。”好的情绪是会传染的,虽然他一头雾水,但这并不影响他感染了他的好心情。

“没有没有,我只是突然犯傻而已。”天啊,直接无视她吧,若不是舍不得浪费这大好的机会,她真的想要找个地缝直接遁了。

为什么一和他在一起,她就变得像个傻子一样,花样的丢人现眼。老天爷呀,不带你这么调皮的,整蛊她,不如直接一道闪电劈晕她算了。

许安有些征愣,然后失笑着摇摇头,不过从这之后,两个人就好像打开了话匣子,不过基本上都是贺茜在说,许安在听。

贺茜说到兴头上的时候,还会手舞足蹈,在配合她那惟妙惟俏的表情,逗得许安三不五时的大笑不已。陌生感,距离感那都是什么鬼,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走到路口的时候,许安忽然拉着贺茜的胳膊,止步不前。

“怎么了?”贺茜疑惑的看着突然间变了脸色的许安,不明所以。

许安冷笑了一声,“果然不出我所料,叶铭澜在这里。”

“什么!他竟然真的又来了!”贺茜忍住尖叫的冲动,但心里面还是一阵的风起云涌。怒气犹如滔滔江水,奔奔流不绝。

这人是不是有毛病啊,干啥像个狗皮膏药一样,甩都甩不掉!

贺茜有点抓狂,但是又无计可施,换了门锁他还能进去,她还能怎么办呢。惹不起,她躲,还不行么。

“看来只能再从新找房子住了。”贺茜喃喃自语。哎,她到底是造了什么孽了,居然会惹到这么一尊煞神。

遇到他之后她就像走了霉运一样,这下好了,又要损失一大笔钞票了,真的是倒霉透顶。

“对,直接换个地方住吧,这才是最稳妥的办法。”许安的脸色很严肃,“但是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叶铭澜想要找到一个人是很容易的事情。”

“啊?”贺茜直接皱成了苦瓜脸,为什么她啥坏事也没做,结果却变成了过街老鼠,到处藏到处躲。

现在是和平年代,不玩狡兔三窟那一套啊。

“等等,要是这样的话,我岂不是永无宁日了么?”天啊,想想都觉得要了命了。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许安同情的看着贺茜,招惹上这么一只恶狼,真的是很不幸啊。“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看这情形,你今天是回不去了。”

有家不能回,这感觉真够憋屈的。

“你怎么知道叶铭澜在我家啊。”黑灯瞎火的,难道他有透视眼?

许安笑着指了指停在他们左前方的车,“这是叶铭澜的车,我记得的。”

“叶铭澜一定是想着我不认识他的车,可他绝对没有想到,你今天陪我一起来的。”贺茜有些后怕,“他肯定是想来个守株待兔的。他前几次也是这个样子的。”

“没事,今天还是先住我那吧,等等,”许安一把将贺茜拉向一旁黑暗的角落里面,角落很窄,所以两人贴的很近。

贺茜有些不自在的扭动着身体,脸颊爆红,她颤抖着声音开了口, “你…”

“嘘。”大掌及时捂住了红唇,过一会儿就听到有脚步声渐行渐近,紧接着就是车子启动的声音,刺眼的灯光照亮了一方天地。为了确定贺茜不被叶铭澜发现,许安搂着贺茜的纤腰一个转身,两人的位置就发生了变化。

许安虽然清瘦,但还是将贺茜的身子挡的是严严实实,修长的手指托起巴掌大的小脸,两根大拇指按在红唇上,他在贺茜惊讶的目光中,低下头,慢慢的靠近红唇…上的手指。

豪车在他们的身边停留了半分钟便呼啸而过,等到周围一切都恢复了寂静,许安这才放开了贺茜。

“好险!”许安舒了一口气,“这么隐蔽的角落还能被叶铭澜发现。”好在他急中生智,“抱歉,我不是故意要占你便宜的,刚才只是…”

“你不用说明,我知道的。”她才不要他的抱歉,哎呀,刚才他干啥要绅士的在她唇上放手指啊,直接吻在她的唇上该有多好啊。

糟糕,她的脑袋瓜子里面最近塞满了黄色的废料,动不动就会想到这些有的没的,难以描述的画面。

“可怜的孩子终于可以回家了,”贺茜顶着一张红扑扑的脸佯装轻松的说道,然而内心里面却是充满了遗憾。唉,今晚就看不见他了,她能看到他的时间又少了一天啊。“今天这是虚惊一场啊。”

“不,”许安拉着贺茜的胳膊走了出来,朝着她家的方向前进,“今天还是住我那里。”

“为啥?”贺茜任凭着他拉着她,一脸疑惑。虽然表面上在故作矜持,但心里面早已高兴的一塌糊涂。

今天,她的心真的是坐了一天的过山车,这大起大落的,也太刺激了些,让她现在亢奋不已。

“我担心叶铭澜会去而复返,”打开门,许安确定安全了,这才放开了贺茜的胳膊,“现在趁他不在,赶紧收拾东西,大家连夜搬家!”

这么急迫?贺茜傻眼。但看许安一脸的严肃,她也没多说废话,麻溜的收拾东西去了。

虽然在这里住了一年多的时间,可是要收拾的东西并不多。房子里的基础设施都是本来都有的。除了沙发是她自己买的,她很想搬走,但又不想麻烦许安。

她平日里有时间就在我在家里看电视或者补觉,很少出去逛街,衣服够穿就行,所以家当很少。收拾来收拾去,不过一个大箱子,一个行李箱而已。

看着贺茜一直恋恋不舍的看着沙发,许安主动开口,“喜欢这沙发的话,大家也带走吧。”

“不用不用。”她不舍,只是因为这沙发花了她一个月的工资而已。刚才突然想到陈雅欣和叶铭澜曾经在那上面翻云覆雨,她瞬间又不想要了。

因为嫌脏!

许安看着这少的可怜的心里,有些诧异,“只有这么多的行礼么?”

“嗯。”贺茜腼腆的笑了,有些害羞。

这娇羞的一笑惊艳了许安的眼睛,他不禁看的入神了,直到贺茜受不了那么直白白的目光,忍不住轻咳了两声,许安这才如梦初醒。

他有些尴尬,收回了定格在贺茜身上的目光,开始在房间里面四处漂移。“这些东西都不拿走么?”

许安指着挂在墙上的装饰品,看那风格,他敢保证一定是贺茜的品味。

“不了,留给房东阿姨吧,她平日里对我挺好的。房子有了装饰,就显得不那么空旷了。而且,租房子的人也不用再花钱买这些小东西了。”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