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十八章 变本加厉

第十八章 变本加厉

手机阅读

他怎么又来了!这男人是不是有毛病啊,三番两次公然的登堂入室到底是想做什么。

什么时候她家变成了他的后花园了,来去自如!

想起昨晚那双冰凉的手,好像蛇缠绕了脖颈一样,让她惊悚不已,又觉得是一阵的恶心。

她那纯洁又脆弱的小心灵啊,千万不要被这大流 氓给污染了。

怪不得她觉得那声音很熟悉,真不知道这叶铭澜是在怎么想的,明明已经有了陈雅欣,还要来招惹她,难道这就是典型的吃着碗里的,还要看着锅里的。

她上辈子一定是干了什么特别缺德的事情,否则怎么会这种卑鄙的小人给盯着了,想起他那狼一样的极具侵略性的目光,都让她不寒而栗。

电话骚扰不成,还要亲自上门叨扰。天啊撸,他不是著名的设计师么,那不是应该忙的焦头烂额脚不沾地才对么,可为什么他一天到晚清闲的要命,竟然还有时间来骚扰她。

天知道,今天她的手机忙到爆了,整整一百个未接来电,到最后,手机直接宣布阵亡,没电了。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这么多的号码,让她拉黑名单都拉的手痛。

为什么现实和想象中的那么不一样。现在她的脑子里面是一片浆糊,突然有点不知所措。

这两天她再看悬疑小说,害怕叶铭澜会故技重施,再给她一个突然袭击,于是她故意的在门那里绑了一个皮筋,可是刚才她开门的时候很顺利,并没有遇到任何阻碍,那就说明有人来过她家。

再加上她的左眼皮一直跳啊跳的,一种危机感突然袭上心头,所以她才二话不说,转头就跑。

女人的第六感果然很利害,若不是她机灵,恐怕又被叶铭澜这个混蛋吃了豆腐。

家现在肯定是回不去了,因为她又看见叶铭澜回她家了,肯定是想来个守株待兔。那个男人十分的阴险,她应该不是他的对手。还好她家里并没有什么贵重物品,所以也不担心他会入室盗窃了,恐怕他也看不上她那点家当。

可是有家不能回,她现在该何去何从呢。

失魂落魄的在大街上走着,冰冷的风吹的她颤抖不已,紧了紧身上的大衣,嘴巴里哈的热气给她冰凉的小手增加了一点点的温暖。

她像是一个孤魂野鬼,在漫无目的的游荡。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稍显惊讶的男声突然响起,“贺茜,你怎么在这里?”

贺茜抬头,看见一脸惊讶的许安,这才发现,原来自己竟然来到许安这里了。她一直逃避,却又一直想来的地方。

“我...”贺茜突然无从开口。

“先进来吧,外面太冷了。”许安打开门,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贺茜稍微犹豫了一下,这才走了进去。

这是自她拒绝他的提议后,两人的第一次见面,贺茜有些尴尬,颇有点无所适从的感觉。

屋子里面稍微有些凌乱,放着大大小小的箱子,每个箱子里面装着不同类别的物品。

“我马上就要出国了,所以这里有点乱。”许安倒是显得很自然,掀开盖着沙发的布,随意的笑了笑。“你随便坐吧,对了,想喝点什么?”

“咖啡,谢谢。”贺茜有些征愣,“你要去哪里?”

许安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一边为她泡着咖啡,一边回答她的问题。

“我要去意大利学习设计。”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他不会轻易的认输。当然,不是为了叶铭澜,只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而已。

为了不值得的人浪费时间和精力,她没有那个闲工夫。

“要去多久?”

“暂定的五年。”变化永远都比计划快,谁知道 会不会有什么突发意外呢。

“还回来么?”这才是贺茜最关心的问题,如果注定不能和他在一起,那么让她静静的看着他,就好。

她不是一个贪心的女人,在爱情上更像是一只鸵鸟,卑微又脆弱。她很清楚,自从她爱上许安的那一霎那,她就已经掉入了深渊里面,并且,万劫不复!

可是她不悔恨,如果时光能够倒流的话,她想,她一定还会爱上他的。

爱情嘛,就是毫无道理可言!

许安沉默了,这个城市承载了他太多不美好的回忆。按照本来的预想,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他是不会再回来了,不管去任何一个城市,只要不是这里就好。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那样殷切又躲闪的目光下,答案,他说不出口。

对于贺茜,他的感情是复杂的。对于贺茜的再三拒绝,他自然知道她是为了他好,她不想成为他感情上的负担,他是知道的。

她一直都是一个很善良的姑娘。可她越是这样的善解人意,他就越愧疚。

“你不必回答我的,是我逾越了。”见他沉默,贺茜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了自己的急切。

她有些羞赧的低下了头,默默的接过许安递过来的咖啡,只是端着,并没有品尝。

“这么晚了,怎么没有回家呢?”

气氛太过沉闷,许安打算换一个话题,可是问话一说出口,就看见贺茜的身体不由自主的一抖。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许安追问,按照他对贺茜的理解,她是妥妥的一枚宅女,若不是有什么特殊情况,她是绝对舍不得离开她那温暖的小窝的。

想起刚才惊魂的一幕,贺茜的脸色有些苍白。她的双手紧紧的握着被子,挣扎了一下,这才开口:“叶铭澜在我家里。”

许安了然的点了点头,脸上并没有多余的表情。

贺茜知道他这是误会了,忙追加了一句:“雅欣已经搬走了。”

许安一愣,有些疑惑,“既然她已经搬走了,叶铭澜还去你家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贺茜茫然的摇了摇头,一脸的疑惑,“他这两天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昨天也跑到我家里来,说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今天给我打了一天的电话,说要请我喝咖啡,晚上又跑到我家里来,还好我反应快,直接跑了出来。这会儿,他还应该还在我家里吧。”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叶铭澜是个阴险的小人,他一定是有什么阴谋。”做了他那么长时间的助理,对叶铭澜的为人许安或多或少有所了解。

“我知道的,可是我想不通他为什么会找上我。”她只是一个小助理而已。

“他有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