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十七章 说谎不是好孩子

第十七章 说谎不是好孩子

手机阅读

“贺小姐不要激动,我只是想今天阳光如此明媚,用在睡觉上面实在是一种浪费。”男人轻笑出声,一副很好脾气的样子,直接无视了贺茜的暴脾气。

男人低沉的声音带有磁性,悦耳动听。然而,现在就算有天籁之音在耳边响起,贺茜也没有那个心情去欣赏。而且,这个男人是不是有病啊,接二连三的扰她清梦,却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堆废话!

能不能开门见山,直奔主题啊。“说人话!”

对于贺茜的毫不客气,男人显然一点都不放在心上,他温和的说,“不知在下是否有幸请贺小姐喝杯咖啡?”

喝你妹的咖啡啊,她现在要补觉补觉,不想去喝那见鬼的咖啡。还有,她干啥要陪一个陌生人去喝咖啡啊,她又不是脑子有坑了。

“抱歉,你没有那个荣幸。”贺茜恶狠狠的挂掉了电话,为防止那神经病再次打扰她好眠,她气呼呼的将那陌生的号码拉到了黑名单里面,一切搞定以后,蒙头继续呼呼大睡。

今天,一定要睡个天昏地暗,否则都对不起她家无良老板难得一次的好心。

对于贺茜的再次拒绝,叶铭澜丝毫没有感觉到意外。恐怕那小女人已经把她的电话拉入黑名单了吧,回拨过去,机械的女声提示音提醒着他,刚才的猜想已经成为了事实。

够呛够辣够有个性,叶铭澜的嘴角咧开一抹晦暗不明的笑容,想要躲开他,恐怕没有那么容易。

第二天,贺茜精神抖擞的上班去了。经过昨天的体力补充和精神休眠,她今天的战斗力强到爆表。跟着车彦翎东奔西跑,拿着大包小包,她都能走的步步生风。

“你今天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啊。啧啧啧,小强的回复能力就是这么的惊人!”他今天是来录制一个访谈节目,趁着中场休息的时候,他忍不住的揶揄她。

真的是一天不跟她斗嘴,都感觉少了什么似的,缺少了很多的乐趣啊。

“什么叫打了鸡血一样,”贺茜不赞同的看了车彦翎一样,表情很严肃,一本正经。“我这是忠于自己的本分工作好吧。你那是用词不当,若是让八卦媒体听到了,一准以为你九年制义务教育没毕业呢。”

车彦翎无语,她给他的定位也太低了些,至少也得给个本科吧,结果呢,连个高中都不给他。好歹他也是出国渡过二十四k纯金的啊,她也太不给面子了。

肯定是近视眼,不然眼光怎么会那么差!

没有给他时间抗议,因为录制再次开始。车彦翎录节目的时候,贺茜坐在角落里面听的是昏昏欲睡,这种访谈节目她陪车彦翎已经参加过好几个类似的了,因此对于这其中的套路十分清楚。

好困啊,贺茜忍不住打了一个又一个的哈欠。什么时候结束啊,看着真笑容满面和主持人一问一答的车彦翎,贺茜的眼镜渐渐的变成了一条直线,直到合上,整个世界陷入了一片的黑暗。

车彦翎结束的时候,就看见贺茜在角落里面酩酊大睡,他没好气的推了她一把“起来了起来了。”

贺茜睁开惺忪的睡眼,迷迷糊糊的看不真切,但她知道推她的人是谁。“结束了?”

“嗯。”车彦翎撇撇嘴,有些无奈,“我说在这种闹哄哄的地方,你都能睡着,还睡的口水直流。我也真是服了你了,难道你被睡神附身了么?”

一听到车彦翎说她流口水,贺茜本能的用手摸她的嘴角,她的嘴角干干的,哪有流口水的痕迹。贺茜老大不爽的瞪了车彦翎一眼,“老师说过,说谎不是好孩子。”

“噗嗤,”车彦翎瞬间被逗笑了,“拜托,你多大了,还用幼儿园里老师教育小孩的那一套来教育我啊。”

“我就是在教育你啊,小朋友!”

嘿,这女人的胆子是不是越来越大了,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都。

车彦翎虎目一瞪,正准备好好的教育教育她,什么叫做尊重上司。然而贺茜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她看了看手表,很认真的说,“老板,下一个行程是参加陆导新剧的开机发布会,而且,大家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一个小时?那还啰嗦什么,赶紧走呗。”

车彦翎从电视台出来的时候,毫无疑问又引发了一次暴动,好不容易从热情高涨的粉丝中杀出一条血路,等坐上房车之后,两人都累的气喘吁吁。

艾玛,这跟打仗似的,本以为从侧门走能躲过和粉丝的正面交手。没想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还是没有躲过热情的粉丝们的围追堵截。

在车里面简单的为车彦翎补了一个妆,换了一个外套,好在今天帝都的交通很给力,终于在距离开机仪式还有五分钟的时候,顺利的赶到了现场。

贺茜在一旁等待的时候,又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不过有了先前的教训,她接通之后,一听到还是那个讨厌男的声音之后,立马挂断了电话,当机立断的将号码拉入了黑名单。

夜幕降临的时候,贺茜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她的小破公寓。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越到家门口,她越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回家的路上,她的左眼皮一直都在跳啊跳的。对于贺茜来说,左眼皮跳绝对是厄运的预兆。

小的时候她左眼皮一跳,就代表那一天她绝对要挨揍;长大之后,左眼皮一跳,不是代表着她要挨批,就是她的钱掉了,或者是摔跤。总之,都是倒霉的事情,最恐怖的是,还屡试不爽!

所以,她一路上都小心翼翼的,平安的到达家门口,本来以为应该就没事了,结果,她的左眼皮跳的却越加的欢快了。

这是什么情况,贺茜越发的紧张起来。她锁好小破驴之后,环视了一周,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物,也没发现是什么陌生的车辆。

也许是因为自己太紧张了吧。贺茜安抚着跳的过快的心脏,一步一步向家的方向挪去。

到了家门口,贺茜拿出钥匙,打开门之后又突然间关上,然后疾步下楼,快速离去。

怪不得她的左眼皮一直在跳呢,原来真的是有情况。她隐藏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面,结果就看到一个男人紧跟着追了出来。

原来是他!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