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十六章 扰人清梦是不道德的

第十六章 扰人清梦是不道德的

手机阅读

“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贺茜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这死妮子不说话就算了,一说话总是这么的惊天动地,吓得她魂不附体。

芊芊好像听到了贺茜隐隐磨牙的声音,但她还是不怕死的又问了一遍,而且还怕她听不到一般,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我说,你是不是不喜欢男人,喜欢女人啊!”

“你从哪里得出这个见鬼的结论的。”贺茜恨不得撬开芊芊的脑袋瓜子,看看她里面塞得都是什么奇思妙想。

是不是腐剧看多了,所以连带着思想都被掰弯了,否则怎么会有这么惊人的想法,简直吓死个人。

“你要不是性向异常,否则怎么会对我家彦翎没感觉呢。我家彦翎那么优秀,你要是不喜欢他,要不是脑子进水了,就是你眼睛瞎了。”

这女人是怎么回事,刚才误以为她抢了她的男神,恨不得想要宰了她,这会儿呢,又不满意她不喜欢她的男神。唉,到底是要闹哪样,有没有一个准确的想法,否则真的弄的她一脸懵。

“我说大小姐,你也太难伺候了吧。喜欢,你不乐意,不喜欢,你也不乐意。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求解!”

贺茜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芊芊看着她的鸡窝头,忍不住大笑出声,“哈哈,贺茜,你也太不顾惜自己的形象了吧,还不赶快整理整理,要是被总经理看到了,你就完蛋了。对咯,我得赶紧回去了,总经理刚才说要去找我家男神来着。”

什么!总经理要去找车彦翎,完蛋了完蛋了,她刚才急着追出来向芊芊说明,把车彦翎一个人丢在了办公室,要是让大魔王知道了,那后果…啧啧,只是想想,都让她忍不住的抖了三斗。

“我回去了啊,不给你说了,回见!”希翼大魔王可千万不要去她办公室了啊,佛祖,耶稣,穆罕默德,全部都保佑她吧。

然而,不管是佛祖还是耶稣亦或是穆罕默德,都没有保佑她,她刚走进办公室,就看见大魔王和她的老板相谈甚欢。

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那么害怕大魔王,明明车彦翎曾经告诉过她,他才是她的直属上司,她只用听他的话就好,可是,每次她见到大魔王,总是会忍不住的腿抖。

这种症状自从她被大魔王训过两次之后就一直存在着,已经形成了一个可怕的梦魇。

“总…总经理!”贺茜吓的牙齿打颤,说话都不利索了。

“上班时间跑到哪里去了?”

“回总经理,我…我刚才去卫生间了。”

大魔王难得多有追根究底,吩咐贺茜好好协助车彦翎的工作之后,就离开了。他一走,贺茜顿时像是被抽干了所有的生气,浑身无力的瘫坐在椅子上。

“我说你至于呢你!”原来天不怕地不怕的贺茜竟然害怕总经理,这个重大的发现让他差一点跌破了眼睛。

也太胡扯了吧,在他面前横眉竖眼,尾巴翘上天,在总经理面前就怂成这个鬼样,这差别是不是也太大了,给她发工资的是他,又不是总经理。

他才是她的衣食父母,她干啥那么怕一个闲杂人士啊。

“你是没被总经理教训过,”贺茜没好气的说,“那滋味绝对让你记忆深刻,一辈子都不想触碰第二次!”

“这么夸张?”车彦翎咋舌。

“一点都不夸张!”简直是要了命了!

“好吧,今天没什么事情,放你一天假,回家休息吧。就算是安慰你那倍受惊吓的小心灵咯。”她的小脸苍白,绝对是没休息好。他关心她,但是并不想说的那么直白。

然而,贺茜早上没有领会到他的好意,只见她一脸防备的看着他,振振有理的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嘿,还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

“既然不想回去休息,那你就继续上班呗。”他不想再和这小女人说话,否则非要被气死不可。

见车彦翎要走,贺茜这才信以为真,她急忙拦住他的去路,讨好的笑了,“别走啊,我知道老板最好了,小的谨遵圣旨,这就收拾东西,打包回家,老板,明天见!”

说完,也不等车彦翎回话,拿着包包就跑,好像后面有狗要咬她一样。事实上,她是怕车彦翎反悔了而已。

车彦翎自然是知道她的小心思的,但是看破不说破,还是好朋友。

贺茜美美的在外面饱餐一顿,这才骑着她的小破驴,慢慢悠悠的回家了。

酒足饭饱果然就开始瞌睡虫泛滥了,简单的洗漱了一下,贺茜便想纵情的投入到了周公的怀抱,不过突然想到那入室采花的淫 贼,她嗖的从床上爬了起来,旋风似的跑到玄关处,将门反锁了之后,这才安然入睡。

睡的正酣的贺茜被手机铃声吵醒了,天杀的,到底是哪个混蛋在这个时候给她打电话啊,她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睡眼惺忪的看着手机屏幕,发现是个陌生号码,贺茜也没想太多,便接了。

“喂,哪位?”

“贺茜么?”是一个陌生的男声。

“是我,你哪位?”只不过这声音怎么听着有些耳熟啊。

“贺小姐真是健忘,大家昨天才刚见过面,”男人轻笑出声,“没想到贺小姐转眼就把我给忘了,还真是伤心。”

昨天?昨天她见过的人可多了去了,谁记得住他是其中的哪一个啊。

“你到底是谁?”有话就说,就是快放。扰她好眠,最可恶。

贺茜有很严重的起床气,当然这是在空闲的时候。上班的时候,她会调节自己的作息,会让自己尽可能的休息好,避免了起床气的大作。但是现在她在休假,休假啊!

“你还没有想起来么,我都已经提示的这么明白了。”

贺茜嘭的挂断了电话,这人有毛病啊,打电话过来就是为了让她玩猜猜猜的游戏么。他有那个闲情逸致,但是,很抱歉,她没有!

捂着被子准备再一次投入周公的怀抱,结果下一秒,手机铃声大作,本来觉得十分动听的音乐突然间变得十分的刺耳。

“啊啊啊!”贺茜快要抓狂了,烦躁的坐了起来,拿起手机一看,发现还是那个陌生的号码,她愤怒的按下了接听键,怒声道:“你到底是谁,知不知道扰人清梦是不道德的!”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