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九章 臭不要脸

第九章 臭不要脸

手机阅读

一顿饭吃的是食不知味,狼吞虎咽的将难吃到飞起的大餐吃完,贺茜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一个没忍住,打了一个饱嗝。

天啊撸,这也太丢人了些,贺茜捂住小嘴,左看看右看看,见没人关注她,这才放下心来,暗暗的舒了一口气,正准备呼叫老板打道回府,不期然看见了车彦翎似笑非笑的俊脸。

“那个,老板,你干啥这样盯着我啊?”贺茜本能的躲开这视线的追击,“你再这样盯着我,我就...”

“你就怎样?”小老鼠又会说出来什么石破天惊的回答呢,他很期待啊。

“我就误以为你爱上我了!”说完以后,贺茜愣住了。我的个老天爷啊,她刚刚说了什么鬼话,贺茜恨不得咬掉这不听话的舌头。

这下完了, 这么愚蠢的笑话足够这无良的老板笑话她一辈子了。

车彦翎一愣,随后笑的前俯后仰,眼泪都快彪了出来。

“不就是一个玩笑么,至于么你。”被人赤果果的嘲笑,这种感觉好讨厌!

“爱上你?”车彦翎的目光向雷达一样,上下的扫视着她,似是在评估事情的可行性。“就凭你这四季豆一样干瘪瘪的身材,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要性感没性感,你确定你不是在逗我?”

尼玛,上次说她是干豆芽,这次说她是四季豆,他当他是卖蔬菜的么。还有,她的身材哪有那么糟糕,她怎么没胸了,明明都已经波涛汹涌了,还有,她哪里没屁股了,这挺翘的屁股已经是尤物级别的了。

不性感,她认了,要那么性感做什么,她又不需要去参加国家小姐的选美比赛!

“就是在逗你,”贺茜没好气的说,“开个玩笑而已,你至于把我打击的这么体无完肤么。”

讨厌的车彦翎,没天良的恶老板!

“喂,干啥一副我欺负你的表情,”车彦翎似乎还嫌火烧的不够旺,又大方的添加了一把柴,“我只是客观的指出你的问题所在,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啊,小朋友!”

去你的小朋友,贺茜气结,“我不叫喂,我有名字,而且我不是小朋友,你也只比我大两岁而已,小朋友!”

真是个张牙舞爪的小猫,逗她玩真的太有趣了。但是还是适可而止吧,再说下去,这女人恐怕要恼羞成怒了,他毫不怀疑,失去理智的她一定会毫不畏惧的冲着他的俊脸挠上两爪子。

那可不行,他现在可是靠脸吃饭来着,虽然他也是当之无愧的实力派,不过他更喜欢别人叫他偶像实力派!

“好了,走吧,接下来还有工作呢。”

这会儿知道还有工作了!贺茜呶呶嘴,不甘不愿的起身,讨厌的车彦翎,整天就喜欢打击她,让她本就弱到爆表的自信心直接消失到无形了。

“哟,你也来这吃饭了,”陈雅欣看着贺茜不甘愿的小脸,阴阳怪气的笑了,“这是怎么了,受打击了,许安不要你了?”

贺茜的脸色一白,懒得回答她。

“能来这里吃饭,看来是又搭上别的男人了。”车彦翎坐在里面,又有盆栽作为掩护,所以陈雅欣并未看见他的脸,只知道里面做了一个男人。

“你少血口喷人!”贺茜快要气炸了,这女人是怎么回事,她哪里招惹她了,她干啥总是抓着她不放啊。“我哪里得罪你了,你干啥每次说话都要这么难听。”

“呵,”还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啊,“装,你就继续装吧你,我好话不说第二遍!”

她装什么了,这女人怎么这么的莫名其妙。

“我没有和许安在一起,别说没在一起,就算在一起了,那又如何,你不是已经找到自己的真爱了么,我要不要和你前男友在一起貌似你也管不着吧。”

“我知道你没和许安在一起。”

知道你还在这里阴阳怪气的干啥,闲的没事干么!

陈雅欣不屑的冷哼,“许安那废物哪有钱带你来这么高档的地方吃饭啊。贺茜,想不到啊,你平日里装那么纯情,结果转头不也钓了一个有钱的男人么。”

“你,”贺茜气的脸涨红,才不是她说的那个样子,但是现在她又不能暴露车彦翎的身份,一时间她词穷,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你少胡说八道,我才跟你不一样!”

好聚好散不成么,非要这么剑拔弩张!

“宝贝,你在跟谁说话呢?”叶铭澜停好车,走进来就看见了贺茜,但他权当没有看见,明知故问。

不过几天没见,她越来越漂亮了,还若隐若现的浮现一丝女人味。

“哈尼,这就是我给你说过的,我的前闺蜜,贺茜!”

前闺蜜?真别致的称呼,车彦翎的嘴角咧开了一丝意味深长的弧度。

“你好。”叶铭澜友好的伸出了手。

贺茜却无视那双手,径直的坐了下去,这两个人都是讨厌鬼,她一个都不想见!

“哈尼,别理她,她就是这个样子,”瞪了一眼面无表情的贺茜,“走,大家去吃饭吧,人家都饿了。”

娇嗔的调调一弯三绕,尼玛你当自己在唱山路十八弯啊。贺茜听的头皮发麻,有些撑胀的胃隐隐的有些不安分了。

“贺小姐,我想我并没有见过你吧,”他顿了顿,似是有些疑惑不解,“可为什么我觉得你对我好像有很强的敌意呢?”

贺茜给了他一个背影,嘟嘟囔囔,也不管他听不听得清,“个人喜恶,慢走不送!”

随后又小声嘀咕,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怎么能管你叫猪呢??这太不像话了!那根本就是侮辱了猪。猪都表示不服!

还是第一次听到她说脏话的车彦翎忍不住笑出了声,看来这女人对这两个人很有意见啊,不如这弥漫的怨念浓重的都快淹死人了。

“哈尼走吧,我不想站在这里了,看见白痴心情就不好了。”

尼玛,骂谁白痴呢,真是给脸不要脸。贺茜原本不想闹得这么僵,本来还想着好聚好散,再见不说是朋友了,就算是陌生人也成,可是陈雅欣真的太过分了,她不曾去招惹她,可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

真当她没脾气了么,老虎不发威,真当她是病猫了。

“呵,我今天总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人靠衣裳马靠鞍,狗挂铃铛跑得欢了。”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