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七章 另类求爱

第七章 另类求爱

手机阅读

贺茜无力的坐在地上,捂脸痛哭,为什么她的人生会这么的悲哀,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自认为是一辈子好朋友的人事实上却恨她入骨!

老天爷啊,她到底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了,才要如此的折磨她!

女人哭吧哭吧不是罪,今天就放任自己一回,惊天动地的哭个一场,反正也没人看见。流血流汗不流泪,那绝对是屁话,只是未到伤心处而已。

正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着,贺茜的手机响了,泪眼朦胧的看着屏幕上显示的名字,哭声戛然而止。

胡乱的擦掉脸上的泪水鼻涕,还刻意的清了清嗓子,她这才小心翼翼的按下了接通键。

然而,还未等她说话,几乎在接通的一瞬间,一道怒吼就从话筒里传了出来。

“贺茜贺大助理,你的闹钟是被你扔到外太空了,是么?我不管你现在在哪,在干什么,限你一个小时之内给我滚过来!”

“是boss。”情场已经失意,职场万万不能再出问题了,不然她真的分分钟要选择自由飞翔了。

电话那端的车彦翎听出她声音不对,急忙问道:“你是不是哭了,发生什么事了?”

然后回答他的却是嘟嘟嘟的挂断音。

车彦翎放下手机,无奈的苦笑,这小女人的脾气是越来越大了,竟然敢挂他电话了,等她来了,看他怎么收拾她!

没听到车彦翎问话的贺茜放下了手机,暗自给自己打气,“贺茜,加油,你是最棒的!”哭着哭着就笑了,这种奇葩的事情恐怕也只有她干的出来。

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坎,她就不相信她跨不过去!

为自己打完气,贺茜一骨碌从地上窜了起来,冲到洗手间,将脸上狼狈的泪痕消失灭迹,而后又囫囵吞枣的化了个妆,随便换了套衣服,急急忙忙的就出门了。

一路上风驰电掣,将她的小破驴速度提到了极限,行驶中以借过来道,一路下来,她已经不知道说了多少句对不起、谢谢,但好在她终于在规定的时间内来到了企业。

深吸了一口气,贺茜这才打开了办公室的大门,对着背对着她的车彦翎真诚的道歉,“对不起boss,我又迟到了,这次我无话可说,你扣我工资就好。”

她的几百块人民币啊,就这么的没有了,贺茜的哭丧着一张小脸,好似死了亲人一样,那悲痛欲绝又不甘不愿的模样让车彦翎忍不住噗嗤一笑。

“你这是什么表情,不就几百块么,至于么?”

“boss,您这资产阶级不懂无产阶级的苦啊。”贺茜想了想,觉得说明也无异于是对牛弹琴,也不想浪费那口舌,“算了,就算我给您说,您也不懂!”

你不说,我怎么懂!

“你刚才为什么挂我电话?”说到这个,车彦翎就一肚子气,打从娘胎里出来到现在,她是第一个敢挂他电话的人。

物以稀为贵,他这辈子都记住她了!

“没有啊,boss,你在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敢挂你的电话,”绝不接受任意的污蔑这是她一贯的态度,“挂你的电话,除非我不想活了!”

您老高高在上,就算放一个屁,也能让她抖上三抖,所以,那么胆大妄为的事情绝对不是她干的出来的。

因为她没那个骨气。在车彦翎面前,她一贯奉行的行事准则就是我怂我骄傲,怂怂更健康!

没办法,虽然车彦翎那货就是典型的顺毛捋,吃软不吃硬,所以对于常犯错误的她来说,插科打诨是最佳的逃避公式!

“是么,”车彦翎笑的不阴不阳,意味深长,“你来之前是不是在哭!”

“没有!”贺茜本能的反驳,不想让他看出她的狼狈。

“可你的眼睛肿了!”

“那是外面的风沙太大,吹进眼睛里了,我…揉眼睛揉的!”

这说明真完美,她真的越来越聪明了!

“你的声音有点沙哑,”车彦翎撇撇嘴,“别告诉我说,昨晚你鬼哭狼嚎了一晚上!”

“哇塞,”贺茜做花痴状,眼冒星星,一脸崇拜的看着车彦翎,“不愧是老板,居然连这都知道,简直无所不能啊!”

要不要这么狗腿!车彦翎嘴角都快抽搐了,为了几百块,至于么!还有,让他关心一下会死啊,干啥非要做一个无缝的蛋,把自己包裹的密不透风。

天啊,为了那点可怜的薪水,节操啊什么的,全都无下限了。没办法,谁让她银行卡上的存款数,至今仍旧是三位数!

她每日三省吾身,看称看脸看余额,只不过目前这三样,仍旧没有一样达标!

“今天迟到,工资可以不扣。”哇塞,这话简直是天籁之音,然而,接下来的话才是重点,“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笑脸瞬间垮塌。不过她可是打不死的小强,这一点点的挫折怎能挡住她的加薪之路。

“什么条件,只要我能做到的,保证做到。”贺茜信誓旦旦的拍着胸脯做保证!

“杀人放火,你去么?”车彦翎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

“去…”等等,杀人放火,贺茜惊恐的瞪大了眼睛,“那个…boss啊,这个可是犯法的事情,如果我被关进去了,就没人替你跑腿端茶了。”

那是什么见鬼的表情,好像他逼迫她干了什么丧尽天良的坏事一样,他是那种作奸犯科的人么,她就这么不相信他!车彦翎气的眼皮子都在跳!

“不用你去杀人放火,要你做的事情很简单,”车彦翎揉了揉有些涨疼的太阳穴,“每周陪我吃一次饭!”

“吃饭啊~”尾音拖的老长,贺茜有些为难,心里面在不断的挣扎,她可是无产阶级,真的没有什么钱去请他吃拿贵死人不偿命的法国大餐啊。

但是她喜欢吃的大排档什么的,想必她家老板根本就不知道是何物吧!

单就一个表情,车彦翎就知道贺茜在想些什么,他懒洋洋的靠在椅背上,大大咧咧的欣赏着纠结挣扎郁闷的表情在贺茜的俏脸上轮番上映。

这个女人很简单,什么想法都表现在脸上,没有什么心机。她并不适合职场,甚至都不适合他,可还是该死的吸引了他的目光。

也许肉吃久了,换换素菜,也是别样的滋味。

“怎么了,不行么?”于他而言,逗弄她,也是一种乐趣。

贺茜纠结的扣着手指头,车彦翎注意过,但凡她遇到难以做决定的事情,就会这样。

“老板,”贺茜挣扎了好久,深吸一口气,终于下了决心,她忍着肉疼,佯装淡定的说:“我可不可以,只请你吃一次饭啊!”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