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六章 人间绝配

第六章 人间绝配

手机阅读

许安懒得理会像疯婆子一样的陈雅欣,就连白眼都懒得奉送,直接拉着贺茜的手抬脚就往外走。

“站住,你这是什么意思!”陈雅欣伸手挡着路,一副不讲明白就不放行的架势。

“让开!”好狗不挡道!

“把话说清楚,否则休想离开!”不说出个一二三来,谁都甭想走!

“陈雅欣,”许安面无表情的看着曾经深爱如今变得面目可憎的脸庞,冷漠的说:“大家已经分手了,请体面些,不要像疯狗一样乱咬人,也别让我瞧不起你!”

呵,还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呐,到底是谁在缠着谁啊。陈雅欣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癫狂的笑了一阵之后,恶狠狠的说道:“记住你今天说的话!”

许安懒得回应,拉着贺茜头也不回的离开,气的陈雅欣直跺脚!

贺茜浑浑噩噩的,一路上头垂得低低的,任由许安在前面充当她的人工GPS。

上车,下车。开门,关门。贺茜始终不发一语,安静的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洋娃娃。

其实,她在下车的时候就已经清醒了,可是她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许安。

隐藏在心底深处的小秘密被陈雅欣当着许安的面戳穿,尤其还是在他们上床之后,这让她尴尬的不知所措,只好像乌龟一样缩着脑袋,躲进自己的龟壳里面。

“贺茜,你…”

“不要听雅欣胡说,”贺茜猛地抬头,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她…我…没有没有我没有!”

“贺茜,我说过我会负责的。”许安双手扣住贺茜的肩膀,一脸的严肃,“我是认真的,并不是说说而已,希翼你能明白!”

泪水毫无预兆的从眼眶滑落,贺茜忽然嚎啕大哭起来,她毫不客气的将眼泪鼻涕全部擦在许安洁白的衬衫上,哭的那叫一个肝肠寸断,惊天动地。

许安没有说话,只是温柔的为她擦拭着眼泪。过了好半天,抽泣声才慢慢的减弱,狂风暴雨终于转变成了和风微雨。

“许安,”因为大哭,她的鼻音很重,“谢谢你。”

她指的是被她弄脏的衬衫。

“小事而已,不必道谢。”下文才是重点吧,他屏息以待。

“大家还是朋友么?”

“是。”

“能一直是么?”

“能。”

“那就这样吧。”

什么就这样,她这是委婉的拒绝了他的提议么。

许安一把拉住想要离开的贺茜,“贺茜,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有了孩子怎么办?”

“我不知道。”贺茜垂着头,不敢从那双明亮的眼睛里面看到狼狈的自己。

“你想打掉他?”许安咄咄逼人,将她逼到死角,无路可逃。

贺茜点头,又摇头。

“那就生下他?”

贺茜摇头,又点头。

“那你到底是怎样想的,”许安有些抓狂,“贺茜,这个孩子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你有什么想法都可以告诉我,我是这个孩子的父亲,我有权利参与你的决定!”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别问了!”贺茜崩溃的大喊,“现在没有孩子,没有孩子,我不想做这种虚假的假设。”

“对不起,我不该逼问你。你早点休息吧,我走了。”许安起身,径直的离开。

贺茜伸手想要拉住他,最终还是徒然的放下了手,她以什么身份去拉他,就凭他们上过床么。那不过是一次错误,她不过是另外一个女人的替身罢了。

他不爱她,不爱她啊。贺茜趴在床上无声的哭泣,那汹涌的眼泪,好似要将这辈子所有的泪水都流尽,那样,她就可以无坚不摧了。

第二天,许安叫贺茜起床的时候才发现她早已经离开,桌上还摆着她为他做的早餐。这是第一个为他做早餐的女孩,可是,他们的关系如今却变得非常混乱。

许安苦笑,为什么他的爱情之路这么坎坷,难道他这辈子注定要成为万年光棍么!

贺茜回去的时候,陈雅欣正好拖着行李打开了房门,她一脸不屑的看着脸色苍白的贺茜,捂嘴讥笑,“哟,鬼混了一晚上啊,呵,也只有你看得上那个废物。”

“我不准你这么说他!”贺茜愤怒的瞪着陈雅欣,“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他!”

“我有什么资格?”陈雅欣指着自己呵呵冷笑,“我没资格,你就更没资格!我跟了他三年,结果他还是一无所有的废物,偏偏还自命清高,真是讨厌极了!”

“你真无耻,明明是你们盗取了他的设计,还往他的身上泼脏水,陈雅欣你要不要脸!”

“我不要脸,难道你就要脸了。”陈雅欣冷笑,“你要脸会和闺蜜的男朋友上床,你才是贱女人,臭小三,我没说你,你反而指责我!”

贺茜的脸色一白,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两步, “我没…”

“别否认了,你脖子上的吻痕清楚的很呐,你当我眼瞎看不见么,”陈雅欣懒得听贺茜说明,嗤笑不已,“不过许安的床上技术还是不错,我成全你们在一起,好好鬼混啊。”

“陈雅欣你不言左一口一个废物,右一口一个废物,他毕竟是你爱了三年的人,你不可以这样贬低他,那不是对你自己的侮辱么!”那两个字真的让她听的无比的火大,格外的刺耳。

“错,我从未爱过他,”陈雅欣笑得十分得意,“最开始我爱他的俊脸,那样我的脸上十分有光彩,后来我爱他的才华,因为那样会让铭澜多看我两眼。多亏了他啊,否则我怎么会有机会和铭澜在一起呢。”

真的是一对厚颜无耻的奸夫*,这脸皮厚到令人发指!

“你利用他!”贺茜气的浑身颤抖,她怎么可以这么恶劣!

“错,干什么讲的那么难听,用那几张破图来弥补我三年的青春,我还亏了呢。”

“那不是破图,”贺茜心痛的要死了,她感觉难以呼吸,“那是他对你的爱。”

“爱?”真是一个纯情的小白花啊,二十几岁的人了还这么天真可爱,“爱能值几个钱,我告诉你,废物的爱在我眼里一文不值!”

外面响起了喇叭声,“铭澜来接我了。”陈雅欣十分得意的冲着贺茜大笑,那小人得志的笑容十分的讨厌!她懒得再多说废话,拉着行礼,扭着屁股向外走去。

“一个男人婆,一个废物,你们两个真的是天生一对,人间绝配啊。”

贺茜拿起钥匙就往门口砸去,然而陈雅欣却已经关上房门,哈哈大笑着离去。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