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四章 喝凉水都塞牙缝

第四章 喝凉水都塞牙缝

手机阅读

他知道他们上 床了?贺茜大惊,不!她要在他回来之前赶紧离开,她绝对不要让他认为这是她故意的安排!

颤颤兢兢的下了床,酸痛的腿让她差一点跌倒,她胡乱的套上衣服,急急忙忙的向外走去。刚打开门,就看见许安拿着钥匙正准备开门。四目相望,贺茜的脸顿时一红,她迅速的低下头,不敢看许安的脸色,生怕看到他眼中的厌恶之色,因此也就错过了他眼中的挣扎。

两人都没有说话,不想让他为难,最终还是贺茜先开了口:“借过。”顿了顿,又说:“对不起,忘了吧。”

说完,贺茜推开了许安,径直离开。她没有要求他负责,许安很诧异。床单上她妖艳的红色证明他是她第一个男人;她的脸色苍白,走路的姿势也很怪异,证明昨夜的他有多疯狂。明明是他的错,可是她却对他说对不起。

为什么要对他说对不起呢,明明禽兽不如的人是他啊。掉落在地上的残羹冷炙证明她是好心来看他的,可是他却干了什么,他抢走了她最宝贵的清白!许安痛苦的抱住头,蹲在地上哭的像个孩子。

陈雅欣背叛他,他没有哭;叶铭澜利用他,他也没有哭。可是现在因为贺茜,他却哭的一塌糊涂。为什么会哭,他也不知道。只是泪水就这么突然的流了出来,毫无预兆!

贺茜回到她的小旧公寓,胡乱的洗漱一下,便急匆匆的骑着小破驴上班了。拥堵的交通让她心情烦躁的狂按喇叭,看了看手表,天啊噜,她已经迟到了二十分钟了,只希翼她的无良老板今天拉肚子没上班,这样她就能侥幸躲过一劫。

然而,理想往往都很丰满,现实却很丰满。贺茜刚走进办公室,就看见她的无良老板正大爷似的翘个二郎腿,坐在她的椅子上气定神闲的喝着咖啡。

完了完了,这下要挂了。贺茜欲哭无泪的走到车彦翎的面前,低着头,诚心认错:“对不起boss,我迟到了,但我保证下不为例!”

“贺茜贺助理,”车彦翎看了看手表,“你迟到了整整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啊!你知道就是因为你的吃饭,我可爱的粉丝们就要在外面多吹一个小时的风啊,我怎么舍得。还有,今天是颁奖礼,颁奖礼啊,在这么重要的晚会上迟到,你觉得媒体会怎么写我,嗯?”

“对不起,是我的错,对不起!”贺茜一个劲的道歉,她的头好晕啊。

咦,平时没上没下跟她斗嘴斗得不亦乐乎的女人今天怎么这么反常,车彦翎迈着大长腿走到贺茜的跟前,单手抬起了她的头,这才发现她的脸上呈现一种病态的苍白。

“你发烧了!”

“对不起,下次我绝对不会再迟到了…”话还没有说完,人已经晕了过去。

贺茜躺在病床上,不明所以的看着一脸愠色的车彦翎,不明白他到底在气什么。“那个…boss,你若是有事就先走吧,看病的钱我会还给你的,我真的没事,等点滴打完,我马上就能去上班了!”

“你有没有照照镜子,看看你的尊容,还上个屁的班啊!”车彦翎十分的火大,“你到底是不是个女人啊,到底懂不懂照顾自己的身体啊!”

贺茜被吼的一愣一愣的,嗫嚅着嘴唇,“我不是女人,难道你是啊。”

“嘟囔什么,大点声说!”

艾玛,暴跳如雷的男人好恐怖,贺茜讪讪的低下头,嘴巴嘟嘟囔囔,但是没胆子说出来。谁让她迟到了呢!

车彦翎也见好就收,知道要是再得寸进尺,这小女人就该亮出锋利的爪子了。“行了,今天不用去企业了,放你一天假,但是明日必须活蹦乱跳的出现在我的面前!”

“不不不,老板,”贺茜慌了,她的薪水本就稀薄,再扣下去她就真的要喝西北风了,那才真的要命。“我真的没事,给我半天的时间,我绝对可以生龙活虎的出现在你的面前。老板,我要上班,加班都没问题呀!”

“得了吧,都成这副德行了,就算去面试也选不上,你没看看你的脸,苍白的跟个鬼一样。”真是个嗜金如命的拜金女,车彦翎对于贺茜最大的爱好无力吐槽。“带薪休假,行了吧。”

“嘿嘿,我就知道老板最好了,老板是全天下最好的老板!”哦耶,又可以好好休息一天了,还有钱拿,她这无良老板什么时候转性了,大发好人卡啊。

要不要这么狗腿子,车彦翎忍不住抖了三抖。看着笑的傻呵呵的女人,没好气的说道:“行了,你好好休息吧,我还有事先走了。赶紧休息吧,早点好,明天就给我滚来企业去工作。”

“好的,我明天保证准时出现在企业,若是迟到的话,我就…”扣工资这话,即使是想想,她也是极其不愿意的。

“迟到的话,你要怎样,嗯?”车彦翎坏坏的笑着,凉凉的问道。

“我就…我就送你一个超大的棒棒糖,保准老板你吃上一年都吃不完,让你每天都甜滋滋的。”这主意真棒,她简直太聪明了,又贴心又不显得小气,简直完美!

还真够大方的,棒棒糖?亏她好意思说的出口!

“好好努力,下个月给你加工资!”

贺茜猛地睁大了眼睛,小鸡啄米似的狂点头,看的车彦翎赫然失笑。看了看手表,时不待他,他这才急匆匆的离开。

确定车彦翎走了,贺茜这才用被子蒙着头,无声的傻笑。太棒了,昨夜她真的完整的拥有了一次许安,原来和爱的人亲密接触竟然是这么美好的事情。不仅如此,她还因祸得福,带薪休假啊,真的是提着灯笼都难找的到的好事啊。

上帝终于眷恋她一回了。

回到家里,贺茜迷迷糊糊的睡了一天。期间,接到了车彦翎的电话,可是她当时睡的天昏地暗的,也不知道自己回了什么!天呐,她一年半载很少生病,一旦生病至少都要了她半条老命啊。昏昏沉沉的起身,咦,怎么房子都在转啊,转的她好晕啊。

艰难的爬了起来,她的肚子空空如也,早已经唱起了空城计,晕头转向的打开房门,却发现此时大门也应声而开。应该是雅欣回来了吧,贺茜没做多想。

许安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贺茜歪歪扭扭的走着S路线,眼睛半眯着,头上还贴着退热贴。她发烧了!

眼见她一个不稳,马上就要和大地来个亲密的一吻,许安赶紧冲上前,一把抱住了她。天啊,她的身上怎么那么烫!烧成这个样子,怎么还出来乱跑!

许安一把抱起她,正准备将贺茜抱进卧室,一道熟悉的尖叫声突然响起,紧接着各种*接踵而至,剧烈的动静好像要将房子震塌一样。许安排了顿,无声的苦笑,抱着贺茜回房间了。

贺茜努力的睁开眼睛,看到了一张熟悉的俊脸,她有些不可思议,“许安?”

“是我,”怕贺茜尴尬,他转移话题。“你发烧了!”

贺茜蹙了蹙鼻,“没事,快好了。对了你怎么来了?”说完之后,她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说错话了,急忙纠正:“那个...我没有别的意思。雅欣...雅欣可能不在家。”

话音刚落,又一道高亢的尖叫声清晰无误的传到两人的耳朵里,贺茜傻了,有些手足无措的看向许安。

许安尴尬的转过了头,声音很淡:“我是来还钥匙的,大家已经分开了,我拿着不合适。希翼你帮我转交给她!”

“好。”

许安站起身来,“那我走了。”

“好。”

“你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么?”终究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错误是他造成的,而他想要补救。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