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章 长针眼了

第二章 长针眼了

手机阅读

贺茜结束了一天高强度的工作,她拖着疲累的身体,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蹬着她的小破驴回家了。

为了减少开支,她图便宜租的是老式公寓,设备齐全还租金低廉,绝对适合她这初入职场的小菜鸟,且还是月薪只有三千多块的小助理。但唯一的不足就是安保设施并不是很完善,所以老是会看到一些地痞流氓在这里瞎晃悠,好在她学过几年跆拳道,护身防狼倒是没有太大的问题。

然而在走到楼下时,贺茜惊觉她房间的灯竟然在亮着。难道有小偷光顾了她的寒舍了?贺茜吓的一激灵,瞌睡虫瞬间跑的无影无踪。哎哟我的天,她已经够穷了,可经不起小偷的大驾光临。

她急急忙忙的锁好小破驴,心急火燎的跑上楼,然而在快到门口之时她刻意放轻了脚步,拿出钥匙轻轻的转了转,深吸了一口气,猛地将门打开,还气吞山河的吼了一句:“来者何人,还不速速滚出来见我!”

突如其来的惊天一吼惊动了正在客厅里面你侬我侬的两人。贺茜看到这满屋春色急忙转过身去,捂住了眼睛,絮絮叨叨:“我什么都没看见,不要长针眼。我什么都没看见,不要长针眼!”

其实男人还好,不过是衣服略有些凌乱而已,好在都还是穿在身上的,只是需要提起裤子拉上拉链就好了;女人就不是了,尺度非常大,简直辣眼睛,一丝不挂的躺在沙发上摆着浪荡的姿势,好方便男人的进攻!啧啧啧,真的是一副香艳的活春宫啊!

等等,这么色情满满的场面为什么会发生在她的家里,还是在她忍着心痛花了一个月工资买的新沙发上。贺茜觉得怒气在不断的堆积,在平静的心湖上掀起了惊涛骇浪。直到身后悉悉索索的声音消失,大门打开又合上,贺茜这才面色阴郁的转过身来,看见女人怒气冲冲的瞪着她,两人大眼瞪小眼,在比谁的眼更大!

“你神经病啊!”正在兴头上呢,让她给硬生生的破坏掉了。

“你才神经病,有男朋友还和别的男人鬼混,真的是恬不知耻!”她就是很气,她明明已经有了许安,还要耐不住寂寞的玩劈腿!

许安那么爱她,她怎么能够如此狠心的伤害他!

“你骂谁呢?”陈雅欣气急败坏的指着贺茜,那表情狰狞的想要将她撕的稀烂。

贺茜两手一摊,耸了耸肩,贼贱贼贱的笑了。“我又没指名道姓,你自己非要对号入座,我也没办法!”

陈雅欣被贺茜彻底的激怒了,“贺茜,我爱和谁在一起就和谁在一起,你咸吃萝卜淡操心啊。还是你羡慕我换了男朋友,而你却还是万年没人要的男人婆!”

“得了吧,本姑娘对花蝴蝶无感,小心阴沟里翻船,染了自己一身骚。难不成你想向那骚狐狸方向发展?可以啊,本姑娘虽然眼拙,但还是可以看出,你是具备那个潜力的。”论嘴皮子,除非她不想说,否则想让她吃亏,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贺茜顿了顿,还是忍不住问道:“刚才你说你换男友了?那许安呢?”

“大家已经分手了!”陈雅欣说的很无所谓,本来都是过去式,她已经找到了更好的,自然不想再和过去纠缠不清。

“什么时候分手的?”贺茜打破沙锅问到底。

陈雅欣不耐烦的抓了抓头发:“今天!”

贺茜愣住了,看陈雅欣和那男人做那档子事的熟捻程度显然不是一次两次了,也就是说这个死女人和许安在一起的时候就已经红杏出墙了。明明长了一张清纯无害的脸,却坐着脚踏两条船的浪荡事,简直污了她的眼。

“许安知道你们的事么?”若是知道了,那该有多伤心啊,岂不是受了双重的打击!

“昨天不知道,今天知道了。”一提到许安,陈雅欣就觉得无比的烦躁。

贺茜呆住了。分手了,分手了,他们竟然分手了。

“为什么要分手?”不是好好的么,怎么说分手就分手了。

“想分自然就分了,我说你还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啊。”陈雅欣有些不耐烦,“对了,我暂时搬回来住了,铭澜会时不时的过来,你下次不要再这么神经病了。”

铭澜,这名字怎么熟悉啊。等等,叶铭澜不就是那个剽窃许安作品的小偷?!

贺茜猛地一激灵,她惊呼道:“刚那个男人是叶铭澜?”

陈雅欣对于贺茜惊讶的表现很满意,她的下巴仰的很高,像一只骄傲的孔雀,很得意的笑了,“是啊,我和我的偶像在一起了,你是不是很羡慕,很嫉妒啊。”

羡慕你个头啊,真是恬不知耻!偷拿了前男友的作品给现男友还这么的洋洋得意,这女人的人品怎么这么渣,她眼睛是有多瞎,才会和这样一个人品低劣的女人成为闺蜜。

“我才不羡慕你!”贺茜转过头,懒得看她那张得意的脸。

“宝贝,就算你嫉妒我,我也不会嘲笑你的,万年老处女。”

贺茜的俏脸变了颜色,她只不过是宁缺毋滥罢了,并不想像陈雅欣这样拿感情当儿戏罢了。这样有错么,有错么,她这样一个不敬重感情的人,有什么资格来指责她!

“你怎么能这样对待许安,他那么爱你!”贺茜气愤不已,不是因为陈雅欣对她的嘲笑,而是因为她背叛了许安。

“呵,”陈雅欣不屑的冷笑,“爱有什么用,能吃昂贵的法国大餐么,能买超大颗的钻戒么,能让我坐在舒适的豪车里面么?都不能!那爱有个屁用,他满足不了我所有的需求。”

“你…”

看到贺茜变色的俏脸,陈雅欣心情大好的继续在她的心口上撒盐,“他不过有几分才华就不知道天高地厚,还真当自己是名设计师了么,我给你说,我早就受够了他伪艺术家的脾气了,若不是他还有几分价值,老娘早就分手了,何必等到现在!”

“你不爱他,你只是在利用他!”她怎么能够这么卑劣!

陈雅欣不置可否,得意洋洋的笑了,似乎懒得再和贺茜多说废话,扭着屁股回房了。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