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 【514】传位与你

【514】传位与你

手机阅读

早晨,龙虎山上微凉的风轻轻吹着,将一山的薄雾都徐徐翻转,风正萧萧。938小说网 www.938xs.com一夜的落叶,堆满了龙虎山上的不知道多少年岁的青石板街,却不见任何一个龙虎山的弟子出来打扫落叶,悠长的钟声,自龙虎山张天师在此开宗立派之日便日日响起,晨钟暮鼓,未曾一日断绝。

龙虎山大殿之中,凝重肃穆,不仅仅是龙虎山的诸位长老,就算是连龙虎山最低级的扫地弟子也进入了大殿之中,看得出此时龙虎山中正在商议着大事。

人数虽多,但是人人都安静得几乎连喘息的声音都听得到,在大殿之上,张天师的三丈雕像举首可见,天师像下,一个蒲团上,盘膝坐着一个老者,手中斜斜的握着一把玉色如意,身上象征着龙虎山最高权威的日月星河万象道袍在晨光之下,散着点点星辉,他盘膝而坐,双目紧闭,所有的弟子都将目光偷偷的投向他,眼中充满了敬畏之情。

铛!铛!!挡!!

山顶晨钟的声音终于在山中旋转了数个尾音之后,安于平静,龙虎山早课的时间已经毕了,但是在场的任何一个龙虎山弟子,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甚至连一丝焦躁的情绪都不敢露出来。

乌月鹤微微开阖闭上很久的双眼,手中的玉色如意随手一拂,缓缓地从蒲团上站了起来,缓缓地吐出一句话:“是我之过啊!”

门下弟子纷纷低头,不敢与掌教双目相对,龙虎山中落针可闻。

乌月鹤环首四周,目光锁定了在旁垂首的弟子,道:“天盛,我龙虎山弟子,此番折损了多少?”

“禀掌教,”罗天盛低声道,“总共伤者三十二人,重伤者十八……”

乌月鹤点头,神情有些唏嘘,道:“代价不可谓不惨重啊……此番跟我下山的,都是我龙虎山中二代精英,担负着我龙虎山日后兴复之重任,我愚钝行事,迁罪弟子,我虽然是掌教,理应小心行事,延绵我龙虎山千年香火……此事,若非紫玲玎拼死护住我等,怕是我龙虎山的弟子都要折损在林不依的手中,自当年灭塔之战后,我龙虎山何曾折损过这么多羽翼,身为掌教,上不能遵循天师遗命,光大我教千年威望,下不能内清叛逆,捉拿林不依与紫玲玎两个叛逆,掌教之位,我已经无能再坐这掌教之位,自当引咎退隐后山,看守龙虎山列祖列宗牌位……”

“师兄,万万不可……”

“万万不可啊!”

“掌教……万万不可……”

乌月鹤话音未落,顿时间大殿中已经纷纷有人出言相劝,今日龙虎山所有弟子齐聚大殿,便知道必有大事发生,但是没想到,乌月鹤居然要辞去龙虎山掌教一职!

要知道,龙虎山立派数百年来,掌教之位都是终身制,虽然当掌教年岁已高之后,为了窥天道,主动让位,但是却从未有一个掌教引咎辞位过!

再说,乌月鹤此番,虽然完败于林不依之手,但是林不依乃是龙虎山中不出世的奇才,试问,这龙虎山立派数百年,谁能以最为粗浅的五帝大魔功入道,修到第二层!

乌月鹤缓缓地环视四周,淡淡道:“我意已决,休要再劝,鹰潭师弟,过来!”

在人群中,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缓缓出列,因为身份特殊的缘故,并未跪倒,但是也是垂首而立,十分恭谨。

乌月鹤缓缓地从怀中掏出了一物,道:“这寂灭炉鼎中,有着我当日与林不依的交易之物,想必你也知道是什么,我问你,你可曾想继承此物?”

顿时间,鹰潭浑身猛震,当日林不依闯山,他便在场,如何不知道这寂灭炉鼎中,所装的是何物,但是任他如何也想不到,乌月鹤居然要将赢勾血脉传承给他!

赢勾血脉,珍贵之处,他如何不知道!如是能够得了这稀世奇珍,再用道法炼化,他便是当世赢勾!

僵尸真主,地位之尊崇,法力之高强,他如何不知道,更是因为,有了这赢勾血脉,便有了不灭不破的真身,无限延长的寿命会给他无限的遐想,自己天资虽然不及林不依,乌月鹤等人,但是只要有时间,勤能补拙,未来超过乌月鹤,甚至林不依都并非难事,更有甚者,甚至能够达到龙虎山开派宗师张道陵的无上境界!

只是,这赢勾血脉是否能与自己相溶,尚未可知,带来的凶险也是不确定,但是修道者原本就是险中求正果,必须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勇气,不然,试问有几人能够立下决心,接受那天劫的考验?

与这造化比起来,任何危险都不值得一提!

鹰潭眼中的欣喜一闪而没,声音几乎有些颤抖,道:“师兄,师兄难道是想……难道是想……将此物传给我?”

“你八岁入山,数十年来不问世事,钻心修道,实在是龙虎山中不可多得的心智坚韧之人,你天资或者不是最出色的,但是难得老成持重,这赢勾血脉落入我龙虎山之手,便是我龙虎山列祖列宗的保佑,天大的机缘,错之可惜,当然,我原本打算将这赢勾血脉封存,日后待有有缘之人出现,在传与他,但是林不依乃是反复无常的小人,当日在龙虎山之际,虽然应了赌约,但是难免他日后反悔反山重夺这赢勾血脉,今日我只有兵行险招,将赢勾血脉传与你,好断了这逆贼的念想……”

“可是……”鹰潭待要说话,乌月鹤道:“我知道,将赢勾血脉传入你身之后,是否相溶尚未可知,但是老夫已经行将就木,龙虎山中二代弟子中,又鲜有道法高绝之人,能够压住此物,于情于理,你都是赢勾血脉传承的最佳人选,日后造化,三分靠你,七分看天,若是你来日有成,只望你能够记得自己的出身,为龙虎山尽心尽力,若是……”乌月鹤长叹一声,道:“也是我龙虎山的命该如此。”

鹰潭忽然猛地跪倒在乌月鹤的脚下,诚恳道:“师兄,我八岁入山,不敢一日有悖我龙虎山之心,若是来日我有二心,必遭龙虎山天劫所谴,死无葬身之地!”

乌月鹤微笑道:“师弟的心思,我如何不明白,若你真能将赢勾血脉融合,便是我龙虎山天大的福气,日后我在后山祖师祠堂里面,也会为你日夜祷告。龙虎山中兴,就靠你了。”

“可是师兄……无论如何,龙虎山不可一日没有你啊……”

“世道不同了……”乌月鹤长叹道,“诸位弟子听命!今日我便将掌教之位传给鹰潭上人!尔等可有异议?”

诸人皆沉默不语,知道乌月鹤主意已定,实难有变。看首发无广告请到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请分享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