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 【505】血战荒村

【505】血战荒村

手机阅读

那个鸠衣乞丐伸出了他的舌头极长,伸出后仿佛妖孽一般,让人触目惊心。938小说网 www.938xs.com乌月鹤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渐渐地平复当下的心情大声喝道:“林不依,今日便是你我新仇旧恨一并了解之日!”

说完,手中浮尘一划,手中掐决,顿时一道白光在他的手中出现,就在这个时候,身边幻出九个光点,这九个光点一次连接起来,在空中宛如九颗星星般闪耀,乌月鹤目光一闪,顿时,那九个光点开始不停的闪烁,向着三人中的鸠衣乞丐猛地冲击过去,鸠衣乞丐嘴里一声闷哼,手中变动,那指上的青色指环顿时清光大盛,仿佛从中出现一个巨大的身影,双手向前猛地退去,霎时间在这鸠衣乞丐的身前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防幕,对着乌月鹤临空砸下的九个光点一一对去,只见的如同流星落地一般,发出巨大无比的声响,在旁的所有弟子们脸色纷纷大变,仿佛受到了巨大的攻击。

九个光点毫无花俏的打在了那鸠衣乞丐用手中木灵戒指幻出的神像之上,那神像身子立即晃动起来,但是却没有后退半步。

这个时候,红脸的酒徒老叟哈哈大笑,道:“乌月鹤小儿,就让你瞧瞧本尊的利害!”说完,身下的那个巨大铜缸猛地一抖,顿时那铜缸之中,升起一道道水柱,在天空的映衬之下,泛出赤橙黄绿青蓝紫七彩之色,七彩光柱,密密麻麻,数之不尽,但是所有的方向都是面对着那乌月鹤的所在。乌月鹤双目紧闭,手中连掐道决,浮尘猛地一扫,对着那密密麻麻的光柱扫去,酒徒老者哈哈大笑,道:“小儿太笨,岂能如此对我!”

说完说中的黑色戒指迎空举天,一道巨大的黑色光芒冲天而起,与那七彩之色瞬间融合,乌月鹤手中浮尘一扇,顿时心中感觉不妙,那浮尘与光柱结合的一霎那,瞬时间如同着火一般,化作一道道的黑烟,乌月鹤心中大讶,道:“水火相融之术。”

一根根的浮尘丝霎时间被烧的精光,乌月鹤连忙手中幻出一个玉色如意,迎风一抖,化做一株神树在手,手中摇动,顿时间花雨纷飞,看得眼花缭乱,那些花雨自天而将,正好与那老者化出的黑色光幕相互抵销。

那酒叟点头道:“龙虎山能拿出来的宝贝,这算是其一。”

乌月鹤脸色沉凝,刚一交战,自己就已经落了下风,这青帝,黑帝两人,果然是高手中的高手,何况在旁的黄帝,负手仰天,目光平静,似乎根本还没有出手的意思,此战定然是凶险无比,需速战速决之!

一念至此,乌月鹤仰天打出一枚雷劈枣木,嚼舌喷血向天,大喝道:“木!”只见无数青苗,喷出一口舌尖血,青苗瞬间生长,一连五口舌尖血,在霎时之间,这平地青藤漫卷,想无数枝蔓一般卷向那酒徒老叟,酒徒老叟双目收缩成针,大叫一声,“妙极!”

乌月鹤朗声道:“一口生,二口长,三口成型,四口结果,五口熟。”话音刚落,常春藤若无数条青蛇一般,越铺越大,如条条青蛇一般从中而下。酒徒老叟哼了一声,往坐下的铜缸伸手就是猛地一拍,霎时间,顿时铜缸之中山呼海啸的声音传来,从中升起九九八十一道倒流向天的大瀑布,如万马奔腾,如汪洋倒灌,直上云霄!

那瀑布宛如湖中飞扬的仙光,卷天而上,巨大的冲击力,形成了可怕的杀伤,对着一道道的青色藤蔓就是猛地冲击而去,这片骇人的景象,让在场的所有人看得目瞪口呆,青色的藤蔓与那九九八十道瀑布相互抵挡,不分高下,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那个鸠衣乞丐朗声道:“我来助你!”说话间,手中青芒流转,光幕冲向了水幕之中,奇异的事情发生了!那巨大的瀑布形成的旋窝之中,居然隐隐出现了一道人像!

正是刚才那鸠衣老者幻出的神像!

神像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眼神中射出万道如刀般的精芒!那些精芒扫处,所有的藤蔓便根根断裂!失去了藤蔓阻碍的逆天瀑布,宛如一把开天辟地的神刀一般,毫无征兆,以几乎席卷天下的姿势向着乌月鹤冲杀而去,这到水幕,便如九天下降的银河,若是被这银河席卷而去,在半空中的龙虎山弟子,甚至包括乌月鹤在内,就会如同风云中的小舟,冲刷地七零八落!乌云鹤不愧是龙虎山掌教,临危不乱,右手不停掐决念咒,圣尊天火旨离连连点过,诀掐完毕后,左手剑指凌空书一敕字:定!

双手一合,敕字打出,顿时,那举天冲上的水幕,居然不可思议的被乌月鹤定住了,如同在半空中化成了一道冰幕!

乌月鹤单手轻轻一扬,手中的玉色如意对着已经近至眼前的冰幕一点。

当当当当!一连串的声音响起,这到冰幕瞬间片片碎裂,掉落在地上,连同那鸠衣老者幻出的巨大神像一起,化作蒸汽消失得无垠无踪。

青帝与黑帝相互对望一眼,点了点头,龙虎山的掌教,果然是有两把刷子。

乌月鹤找准这个空档,喘息一口,忽然嘴里一声清啸,沉声道:“龙虎山弟子听令!”

诸位弟子早已准备好了,听到掌教有令,好整以暇齐声喝道:“谨遵掌教之命!”

乌月鹤朗声唱道:“一天蓬、二天芮、三天冲、四天辅、五天禽、六天心、七天柱、八天任、九天英。奇门起例!”说话间,数百名弟子中,九名弟子依次出现,脚踏九星禹步,围住乌月鹤,以乌月鹤为中心,结成阵势。

顿时间,紫玲玎神色大变,不由得脱口而出道:“风云九遁!掌教看来是要用风云九遁之力,破了林不依的五帝大魔功了!”

唐方也是神情紧张的看着天空,这天空中出现的人物就如同神话中的神仙一般,而刚才所发生的一切也让他感到了匪夷所思,仿佛落入了另外的一个世界,只是这个世界,他不但心中不觉陌生,而且隐隐有些兴奋。

风云九遁,唐方自己自然是不明白,但是自小在龙虎山中长大的紫玲玎如何不明白,这可是乌月鹤的压箱底的道法,也是龙虎山中,冠绝道门的奇门遁甲之法!

九人依阵而立,天空中的法力如同渊海拍石,汹涌而来。就是连唐方这等人也能感到一股极为恐怖的波动,切面而来。

乌月鹤定气凝神,墨色的眸子中看不到一丝血丝,深邃的宛如星空宇宙,手中的玉色如意,以自己为轴,缓缓地转动,九名弟子以他为核心的,形成巨大阵法。乌月鹤轻轻吐息,九人齐齐大喝,张开嘴,九道白色的光芒奔出,被乌月鹤深深吸住,然后猛地一口喷出,宛如巨浪一般,冲向了地面的鸠衣老者。

三人之中,以他实力最弱,必先除之而后快!

此时看到这一幕的紫玲玎,顿时脸色大变,急促地道:“这是在用九名弟子的生气做赌注,化出这一击,若是一击不成,这九名弟子便终身废了!想不到乌月鹤居然如此慢待我龙虎山的弟子!”情急之下,紫玲玎居然直呼乌月鹤的名讳,显然心中对乌月鹤的尊重之情,早已经荡然无存。

乌月鹤喷出的那道气体,忽然消失在这茫茫的雪雨之中,唐方眯眼,却奇怪的看见一道螺旋状变化的曲线,正冲向那鸠衣老者,因为同村的缘故,特别是那卖酒的老头,与唐方的交情不浅,所以唐方在潜意识里面还是希翼卖酒的老头和算命的老头能赢的,不由得脱口而出,道:“在你前方三尺之处!”

鸠衣老头在这千钧一发的时间,居然还有时间扭头过来对唐方含笑示意,然后转身,突然抬起了头,一切情绪都消失了,露出无尽冰冷的气息,快如闪电一样后退三步,一个巨大的神像从无形中出现,只听见他的身体噗噗噗的连声爆响,显然是为刚才的鸠衣老头挡去乌月鹤的进攻!

神像消失,而这鸠衣老头的神情也微微有些萎靡。

乌月鹤狠狠地瞪了一眼唐方,冷冷道:“要你多嘴!”要知道,刚才这乌月鹤用的便是风云九遁中的风遁,风遁依托天地之间无形的风,有风从无形中显现出来,随之又从有形到无形。令人捉摸不透,若是刚才这唐方不多言,鸠衣老者根本无法判断风遁的来路,这一击,乌月鹤势在必得!

唐方吞了吞舌头,不敢争辩,紫玲玎忽然道:“你看得见?”

“嗯”唐方点点头。

紫玲玎嘴角一动,却不再说话,双目又紧紧地盯在战场之上,刚才唐方不经意的脱口指点,已经让紫玲玎大感意外,要知道,风云九遁无影无踪,即便是自己,除非风遁近身,根本无法看见,更加别说提前判断这风遁的轨迹!

若是这风遁谁人都能轻而易举的破去,还有何妙处!但是唐方却……

那九名弟子神色萎靡至极,显然受了极重的内伤,乌月鹤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接着道:‘再来人。’

十八名弟子再次踏出,乌月鹤大声道:“一白入中身在六,二黑入中身在七。三碧入中身在八,四绿入中身在九。五黄入中身在一,依次顺推,奇门演局!”

十八名弟子依言布阵,乌月鹤手中的如意点点发亮,在空中不断点着阵眼,十八人按照乌月鹤的指挥,在空中不停变换脚步,脚步变化下,在半空中留下一道道轨迹唐方抬眼看去,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他在空中,在居然不能看见,这十八名弟子留下的轨迹,渐渐的,渐渐的,形成了一只硕大无比的老虎。

乌月鹤抬手,手中一道神符打出,在空中如同一个炸雷般响起,宛如一道虎啸。

虎遁!

乌月鹤用出了风云九遁之中的虎遁,紫玲玎在旁双目紧紧的盯着空中,急速地道:“这虎遁是奇门遁甲中凶符神之一,猛虎神勇,障碍阳力,虎之遁去、归隐,使明障更具杀机。虎在变动中,由明转暗使人更难防范。此番有难!”

鸠衣老者沉沉的闭上了眼睛,喃喃地道:“老夫累了,累了……”身形慢慢消失,整个人就这样变得无隐无踪。

“轮到我了!”在一边举首望天,从未出手的白发老头忽然清冷地道,身子向前移动,霎时间便到了那鸠衣老者的面前,弥补了鸠衣老者留下的空缺,仰天望向乌月鹤,空中一头巨大的老虎张牙舞爪,嘶吼震天。

“三老且歇息,这玩意,我对付得了。”那个酒糟鼻子的老头狂叫一声,手中的黑色戒指幻出光芒,身下的铜缸中翻云覆雨,无穷无尽的水从这铜缸中虹吸而上,酒糟鼻子老头伸手一抓,居然抓住了这正在不断上升的水幕,那水幕被老头手中的黑色戒指的光芒死死锁在他的手里,形成了一把黑色的大刀。

大刀在手,这老头也不说话,身体一动,人如鬼魅,冲天而起,一刀朝着天空中十八人形成的巨大虎形大阵斩杀而至。

这突然一刀,黑光闪耀,刀光闪耀之间,唐方看在眼里,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透过这漆黑如墨的黑气,他诡异的看到这光中居然漂浮着无数具老幼残尸,密密麻麻,宛如一道血海深潭,浮游在这刀光中!

这把黑色的刀,发出了阵阵的死气,萦绕在天空中,森森的寒意,让人宛如降临地狱。

这把刀,正是当年水金斗强自擒来万千生命,炼成的恶魔之刀。

水金斗,便是当年恶名冠绝道门的十恶不赦之辈,甚至比起塔教的妖人来说,更为凶残。

他座下的那个铜缸,便是恶名昭著的混元金斗,一魂,便是凝成一滴水,万千恶灵,才形成刚才这滔天巨浪,可见此人手中血债之多。

传说,只要只要他炼化十万恶灵,便可以以极恶入道,修成正果,而当他杀人盈野之时,却奇迹般的消失了……

水金斗大喝一声,手中黑刀飞舞,这一刀的精神,气势,都聚焦到了巅峰,弯刀颤动之间,发出了惨烈的恶鸣。宛如千万恶灵齐齐吼叫,充满了凶狠,暴戾,猛烈,残忍的气息。

仿佛这一刀暴烈之下,天地万物都可以被撕裂成粉碎。

紫玲玎自出道至今,大小无数战斗,成就了他正一道四大年轻高手之一的美名,但是这等高手对决,这等凶残到极点的气势,她平生也是第一次看见!

水金斗脚下缩地成寸,似乎有某种奇特的秘法催动着,眨眼便与那饿虎相对,对着虎头一劈而下!

吼!

饿虎发出了一声巨吼,音波震动四面,居然将水金斗身上的衣物全部化为灰烬,甚至连他的身子,也不由的一弓,上下起伏,每个节骨眼都发出颤抖的声音,如同闷雷一般,凶悍杀戮之气顿时消除了大半,就在此时,乌月鹤的手中一点!

那头巨虎蓄势,向着水金斗猛冲过去,而此时,水金斗手中的黑剑也毫不留情的一剑劈去,剑光一闪顿时如匹练一般,闪电撕裂虚空。

光芒霎时间对准了那巨虎的额头,巨虎的眼神收缩,形成一道缝隙,不避反攻,居然硬生生的抵挡住了这惊天一剑!

轰!巨响震天动地!两人一击,如最强之矛,迎上最强之盾,难分高下。

后尾一扫,无声无息地向着水金斗扫过来,水金斗冷哼一声,整个人如同水一般扭曲,避开这一击,手中黑剑再挑,以一个几乎死角的弧度,直刺那巨虎的下颚。

白虎狂吼,巨大的爪子膨胀,根根指甲如蛇,猛地一把抓住那水金斗。

惊天动地的气波以这一人一兽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飞速的扩散开,似乎连四周的风雪,都为之一颤。

刀光至。爪光到!

几乎是同时!

那黑剑终于刺了进去,巨虎猛地狂叫一声,四分五裂,十八个人向着不同的方向飞弹而去。

与此同时,水金斗也是被一抓而中。身子直接跌倒了地面。

砖瓦纷飞。

水金斗仰天长笑道:“龙虎山风云九遁,果然痛快。”

然后整个人居然便如同水一般,渐渐的融去……

龙虎山剩下的弟子,紫玲玎,唐方,都被刚才这惊天动地的一幕吓到了,面色苍白,甚至气息都难以为继。

场面上,乌月鹤临空站立,道袍在风雪中猎猎作响,身后弟子林立,一览无余。

场下,三人中却只剩下了那个一直从未出手的白发老叟。

他依然举头望天,目光平静,仿佛场面上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一般,忽然回头,对着唐方皱眉问道:“现在几点了。”

这老者奇峰突起的发问,让唐方一愣,摇了摇头。

白发老叟皱了皱眉,道:“算了,反正也用不了多长时间了。”看首发无广告请到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请分享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