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 【502】天降血雪

【502】天降血雪

手机阅读

唐方的日子过的平淡而精彩,或许对他来说,能够在这个世间有这样稳稳的幸福,已经是一种奢望了,虽然自己前事已经记得不清楚了,但是在这个神秘的小山村里,有着知书达理的林先生,有着各种和蔼可亲的邻居,有着虽然有些怪脾气,但是对自己一贯还算可以的卖酒的糟鼻子老头,每天日出而作,日出而歇,只是现在多了一种阴符经的东西,深深地勾起了唐方的兴趣,每天清晨起来,和紫玲玎一起打坐,吐纳,是让唐方一天中最为兴奋的事情,这种感觉,就如同酒色之徒迷恋上了烟土,坐在床上吞云吐雾一般快活上瘾。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但是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甚至每当唐方晚上闭上眼,就会进入到那个玄奥非常的世界中,虽然那里依然陌生,荒凉,曾经出现过的那些对自己顶礼膜拜的人,也似乎不曾在出现过,但是在这个世界里面,唐方总是能够感受到如臂指使的天下唯我独尊的快感。日夜星辰,均在自己一念之间,沧海桑田,自己反手可灭。

春去秋来,唐方不知不觉在这个小村中住了三个寒暑,这三年来,唐方开始感觉到自己的体内隐隐一股真气在缓缓地流动着,开始占据自己的奇经八脉,每次毛孔有收缩的迹象,唐方的脑海中总会显出那副天地,而渐渐的,那天地在唐方的‘精心栽培’下俨然已经有了生机,有了草木,甚至开始有了人气,形成了村庄,村庄的模样,构造,和现在唐方所在的村庄一模一样,只是这村里面住着的人,唐方每次想用力去看,用力看清人们的相貌,就会从这天地中无情地被打出来。

……

雪花纷纷扬扬的飘洒,村里面祥和之际,天色开始渐渐亮了起来,在两块石头上,分别坐着两人,闭目凝神,雪花落在肩膀上,他们似乎都没有去碰触的意思。

雪越下越大,堆在两人的身上,将两人变成了两个一动不动地雪人,忽然,一个雪人的身上发出了一道白色的光芒,接着,一道白色的吐息从雪中透了出来,那道白气,宛如实质一般,在这雪人的身上不停的流动,最后在雪人的顶上三寸处凝实,形成了一道宛如莲花般形状的白色华盖,遮住了漫天的飞雪,那道白气渐渐扩大,变成磨盘般大小,霎时间,宛如形成了一道旋窝一般,所有的雪花飞也似地向着这旋窝的中心飞速的飞了过来,飞雪进入了这华盖之中,飞速的消失,最后那华盖凝成了一道冰棱,在他身下的那个雪人猛地张嘴,那道冰棱居然被他整个吞了下去!

那人站了起来,抖落了一身残雪,露出了一个憨厚好看的笑容,道:“媳妇,今天就到这里打住吧,我得去挑水了。”

另外那个从未曾动过的雪人缓缓地站了起来,抖去了一身积雪,露出了一身紫色的衣衫,说来奇怪,这两人的衣衫居然没有沾染上半点水渍。

这两人,正是唐方和紫玲玎!

紫玲玎叹了口气,道:“应该快结束了吧。”说完举头望天,天色灰蒙蒙的一篇只有这雪花不停地飘落,紫玲玎今天有些心事重重,对着唐方道:“你今天还要去林先生处上课吗?”

唐方点了点头道:“林先生这些年来为我解了不少疑惑,只是为何我脑海中总是无端浮现另外一个世界,他总是笑而不答,很是奇诡。媳妇,是不是,那个世界,就是我的过去啊。”

紫玲玎欲言又止,淡淡地道:“别问,自己去找。”

唐方点了点头,道:“是,媳妇我出门了。”

唐方说着,便挑起水桶出门,刚刚走到门外,迎面走来了一个一个妇人,唐方目力比一般人都好很多,认得这妇人正是住在不远处的张三娘,张三娘是个寡妇,独自抚养着不到十岁的孩子,甚受村里人的尊崇,对唐方也很是和蔼,唐方每次帮她挑水之后,她总是客气的送上些瓜果给唐方解馋。

唐方迎了上去,不好意思笑道:“三娘,您怎么一大清早就起来了,天气这么冷,不多睡会。”

唐方虽然就在张三娘的旁边,但是张三娘似乎视而不见,唐方有些奇怪——要知道这平日里,张三娘对自己是极好的,隔着老远就会给自己打招呼,今天怎的……

唐方挠了挠头,可能三娘有心事,不想搭理自己吧,唐方只得讪讪地挑着水桶离开,就在这个时候,三娘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唐方连忙放下了水桶,将三娘搀扶了起来。

当唐方触到张三娘的手臂的时候,顿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这三娘的手,居然冰冷地出奇,唐方暗道:糟了,定然是这天太冷,三娘着凉了!

唐方连忙一把将张三娘扶着,急声道:“三娘,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生病了得去看大夫啊,这么冷的天,要是有个不好,沾染了风寒,救治了。”三娘一张脸冷冷冰冰的,似乎根本不想和唐方说话,甩开唐方的手,径直向前走去。

唐方只觉得张三娘走路的姿势甚为奇怪,整个人仿佛被什么钉住了一般,身体移动显得异常僵硬,每走一步,似乎都十分艰难。

“这病的可不轻啊。”唐方心中着急,张三娘是个寡妇,要是她有个三长两短的,家里的娃儿可怎么办?

唐方连忙再次走了上去,劝说道:“三娘,听我的,快去找大夫看看,强撑着可是会闹出人命的啊。”

张三娘似乎这才听到了唐方的说话,缓缓地转过了头。

但是身子依然僵硬如常,一动不动。

头转过来了……

唐方霎时间吓得魂飞魄散!这,这人的头怎么可能直转一百八十度!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张三娘的眼中,一道鲜血缓缓的流了出来!

怎么回事!唐方连忙后退三步,这张三娘不是病入膏肓了,定然就是中了邪了!

就在这个时候,张三娘诡异地移到了唐方的身边,张着嘴,便要对这唐方的脖子处咬下!

唐方虽然吓得不轻,但是身手却异常的敏捷。一把捏住了张三娘的下颚,将张三娘整个人横空挑起,一手抓住张三娘的手臂,防止她乱动,另一只手死死捏住了张三娘的下颚,不让她有下口机会。

然后向着镇上唯一的大夫李春处狂奔而去!

啪!唐方一脚踢开了李春家的门,大声嚷嚷,道:“春哥,春哥,快来看看,这张三娘中了邪了!”

屋里面蔓延着浓厚的草药气味,唐方入眼处,只见李春端坐在一个小板凳上,手里面拿着蒲扇,缓缓地对着吊在半空中的药炉痴痴望着,尽管唐方破门而入,似乎也丝毫没有反应。

唐方连忙将张三娘放在了地上,对着李春嚷嚷道:“春哥,春哥,你快瞧瞧,这三娘到底怎么了!”

李春端坐在这那儿,一动不动,唐方连忙上前,推了推李春,李春缓缓地抬起头来,整个人仿佛失魂落魄一般,一双眸子中,看不到半分的生气。李春缓缓地抬头,生硬地道:“怎了……”

“三娘……快快快,看看三娘,她怎么了……”

李春似乎这才发现唐方再和自己说话,缓缓地站了起来,对着唐方道:“她……怎么……了……”

“血,血……”唐方用手比了比眼睛道,“鲜血……”

“是不是这样……”李春嘴角忽然凝成一个诡异的笑容……只见两行鲜血汩汩的从他的眼中流了出来……

“妈呀……”唐方吓得一屁股做到了地上,这到底怎么回事……怎么!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身后猛地一阵寒风刮来,唐方下意识地向后猛地踢了一脚,顿时间,只听见一个东西咕噜噜的掉了下来,唐方回首一看,只见一个无头尸体,立在自己的身后,而张三娘的头,却滚到了李春的脚下。

李春机械般地上前,猛地伸出双手,便要向着唐方的喉间掐去,唐方双手几乎不听使唤地上前,如本能一般,一拳正中那李春的胸口,只听见咚的一声,李春的整个人被轰了出去,肠肚留了一地,李春居然脸上毫无痛苦的表情,拖着已经破开了的肠子,向着唐方一步一步的走去!

唐方吓得大叫一声,再也顾不得其他,猛地破门而出。这个时候,只见门外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黑黝黝的一群人,每个人都目色空洞地望着自己,双手伸在自己的胸前,向着唐方一步一步地走去。

“怎么回事?”唐方整张脸都吓得青了,难道是整个村子里的人,都变成这副鬼模样了、仅仅只是一个晚上的功夫,怎么平日里的乡亲们都……都变成了……变成了……

僵尸!!!

“小紫,小紫!”唐方心中一闪念,立即想到了紫玲玎。

若是村里面的人,都变成了僵尸,那么小紫一定危险了,一定要救她!

唐方心中在滴血,刚才自己冒失的出手,已经连连伤了两人,可是事已至此,自己不出手的话,怕是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

所有人齐刷刷地抬头,仿佛闻见了生人的气味一般,纷纷别过头来,空洞的目光死死的锁定了唐方,疯也似地向着唐方涌了过来。

唐方不敢硬敌,只得再退回屋中,可是屋里面的张三娘和李春却已经扑了上来,唐方不想在伤害他们,只得闪过一边,大声道:“三娘,春哥,你们醒醒,快醒醒,我是唐牛啊!”

可是这两‘人’哪里听得到唐方的声音,毫不客气地对着唐方扑过来,唐方大叫道:“听我说,听我说,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两人转眼而至,唐方的身子抵着门,根本没有半分辗转腾挪的空间,眼看着露出森森白牙的李春就要扑到自己的身边,唐方只得闭上眼,声音都甚至带了哭腔:“不要逼我!”

啪!唐方的身体似乎不听使唤一般,斜斜地一脚踢出,顿时李春的身子宛如纸糊的一般,被唐方一脚踢了一个通透,恶心粘稠的鲜血,夹杂者恶心的肉块,喷了唐方一脸,唐方整个人都似乎面临崩溃的边缘,牢牢地抵着门,摇头歇斯底里地喊道:“不要过来,三娘,不要过来!”

那个无头尸体张三娘,连脑袋都没有来了,怎么可能能够听到唐方的呼喊,双手抵在前方,漫无目的地在屋里面乱抓,看得唐方心中开始不停地滴血!

这些都是平日里朝夕相处的相亲父老啊,怎么忽然之间就变成这样了!

这个村子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唐方猛地大叫一声,整个人砰的一声,下足了力气,一把握住门板,整个给卸了下来,然后整个人躲在门板之后,闭着眼睛,玩命的向着外面狂奔而去。那些变成了僵尸的村民们,看见唐方出来,顿时纷纷嗷嗷直叫,对着唐方蜂拥而上,唐方手中拿着门板,仗着一身过人的蛮力,飞快的穿透人群,不少僵尸被唐方挤在地上,但是很快就爬起来,双手在空中乱舞,向着唐方冲了过去。

人挤人,人压人,整条过道上,布满了村里几乎所有的人,看着这些熟悉的面孔,现在一张张都变得毫无人色,僵硬非常,唐方心如刀绞,但是他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唯一就只有用门板一步一步地遮住自己的身体,向着自己的家一步一步的向前。

小紫,小紫,你千万,千万不能有事啊!唐方心中默默地呐喊,脸上早已布满了泪痕。

不少身子弱的村民们,被后面的人挤到在地上,而后面人根本不会丝毫避让,直接踩着他们的身体,向着唐方狂冲而去,不少人被践踏地血肉模糊,手臂,心、肺、肠子乱七八糟的器官搅合在一起,原本宁静的山村布满了浓厚的血腥味,让唐方都忍不住地干呕起来。

忽然,唐方的身子一停,脚下似乎被什么东西绊住了一样,一个趔趄,失去了平衡,差点摔倒在地上,往下一看,只见一双空洞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张茂!

张三娘那个不到十岁的儿子,这个时候已经下半身血肉模糊,之留了锁骨以上半截身子还勉强完整,单手死死的抓住唐方的脚踝,嘴里嘟囔着,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

唐方虎目泪如泉涌,可是此时他已经别无选择,若是被这些人捉住了,自己非得被他们撕成肉块不可!

唐方心中大声道:“张茂,对不起了!”猛地抬脚,张茂整个手臂居然被唐方生生的撕裂,唐方用手挥舞着手中巨大的门板,霎时间不少人撞上唐方的门板,顿时间血肉横飞,尸首易处,唐方边哭边喊道:“不要靠近我,不要靠近我……求……求求你们了……”

可是这些僵尸们何曾听得进唐方的只言片语,整个人如同被欲望控制了一般,向着唐方的身前没命的挤着。有的被唐方削去了半个脑袋,露出半张狰狞的脸孔,有的被唐方打碎了肩膀,皮肉连着断掉的胳膊,艰难地在空中抓着,而靠近前面的,被后面的人拥簇着,倒在地上,后面的人,踩着他们的肉体,不断向前拥挤,然后又被后面人推到……

唐方的眼中充满血丝,滚落的已经不知道是血是泪,手中疯狂的挥舞着门板,一步一步地向着自己的家门口靠近,终于,当这条巷口走到尽头的时候,卤面终于开阔起来。

唐方猛地丢下了门板,没命的向着自己的屋子跑去,狠狠地拴上门,整个人宛如虚脱了一般,用沾满鲜血的手蒙住了头,呜呜的哭了起来……

一只手,踏在他唐方的肩膀上,唐方神经质般的一跃而起,透过几乎被鲜血凝住的眼睑,一身紫衣出现在自己的身前。

紫玲玎……

唐方整个人似乎都已经说不出话来,喉间仿佛被塞住了一个塞子一般,只是用手死命地指着门外。

紫玲玎叹息道:“没想到真的会有这么一天……”

唐方猛地吐了一口痰,却发现居然是血红色的,里面居然还夹杂着一小块肉末,顿时间整个胃里一阵翻腾。沙哑地道:“这……这到底……怎了……”

天空的雪越下越大,不知道是否因为刚才的一幕,让唐方整个人都变得神经兮兮了,此时的雪花,似乎不再洁白,而是鲜红如血。

天降血雪。。。

貌似有个百度造畜吧,大家可以看看。看首发无广告请到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请分享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