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 【497】魏家传人

【497】魏家传人

手机阅读

山中雾气深重,只有微弱的阳光缓缓透进来,四周一片寂静,甚至连鸟兽的踪迹都不曾见过,这样,便显得在这山中的一处木屋的格外突兀,不过很快,便有一阵银铃般的声音传来出来,打破了这山中的寂静。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只见在在木屋前面,一小女孩,正细细的端详着在地上不停搬运食物的蚂蚁,或许是因为太过无聊的原因,即便是这一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事情,也能给她带来快乐。

而与这小女孩天真无邪的脸庞相对比的是,一个白须老汉却是一脸的严肃,看着小女孩,似乎心思极重。

“五爷,五爷,你快来看,你看这群蚂蚁多好玩,你也来玩玩啊。”小女孩招呼着白须老头过来,但是白须老头根本不为所动,长长的叹了口气道:“少年不知愁滋味……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五爷,你神神叨叨地嘴里念的什么啊。”小女孩站了起来,伸手摸着怀里抱着的黑猫的毛发,那黑猫的毛发稀疏,面目有些狰狞,绝不像是这小姑娘自家从小养大的,反而和路边的常见野猫一样。瘦骨嶙峋。

五爷似乎这才回过神来,喃喃道:“算算时候,他们也应该快回来了……”

“是吗?”顿时,那小女孩跳了起来,道,“我不是我叔叔快回来了,还有魏柔阿姨,会不会也一起回来……我叔叔本事天下第一,天底下没有人是她的对手!”

“唉。”五爷再次长叹了一口气道,“只是可惜我的那两个好兄弟了……”

“八爷,九爷怎么了。”小女孩歪着头,看着五爷,五爷一摇头,懒得和这个小姑娘瞎扯,便返回了小屋之中。

“五爷真是的,还当我是三四岁的小孩子,什么事情都不跟我说,不过叔叔都去了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有回来,不会有事吧?”唐忆想了想,摇头道,“自然是不会了,叔叔的本事那么高,上次那个坏人不是被叔叔打的落花流水吗?再见他,叔叔肯定会打赢他,然后救回柔姨的。”

唐忆是小孩子心性,加上心中对唐方的绝对崇拜,虽然心中有些时候会忽然担心一下,但是总会自我安慰,很快将这件事情抛到了脑后,用手摸了摸身边的黑猫道:“你说对不?”

黑猫喵呜一声,显然极通人性,但是却有着一般宠物没有的卑性,神态极为高傲。

魏五爷进门之后,屋中好几个魏家的长者都不曾离开,均如老僧坐定了一般,各自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魏老鬼也是神情肃穆,见老五回来,道:“外面还没有什么动静吗?”

魏老五摇了摇头道:“算算日子,也应该是回来的时候了,老八,老九都出了问题,求喜不会也……”

“求喜没事,他们应该在回来的路上了。”魏老四淡淡地道,从椅子上站起身子,“这小子虽然不屑,但是并非一无是处,当年在落洞中都难不倒他,老十三也不可能轻易能够对付得了他,再说,旁边还有王仙峤在旁照拂,他在落洞中,与王仙峤有过一段交情,王仙峤不会让他出什么事情的.”

“别提那个人了,要不是他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怎么会让老十三从落洞中出来。”

“一饮一啄,具有前定。”魏老鬼淡淡地道,“可能现在王仙峤也想不到老十三会脱离他的掌控,变得这么难对付,不过造成今日的局面,责任在我。”魏老鬼长叹一口气,望着在桌前早已经熄灭了的两盏孤灯,喃喃道,“老八,老九你们在地下,要怪就怪我这个不成器的哥哥,是我害了你们.”

说完,眼角隐含泪水。屋中同时陷入了一片沉默,几名老者相互不言,都是呆呆的盯着这两盏灯。

一盏灯,便代表着自家的一个兄弟,魏家诸子,虽然也因为名利,暗中勾心斗角了一辈子,但是毕竟血浓于水,魏家老八,老九骤然离世,他们心中自然是不好过的。

更大原因则是因为魏十三早已经将魏家这几个人当作了必须拔去的眼中钉,老八老九的今天,很有可能便是自己的明天。

如此一来,如何不让他们黯然神伤?

魏老鬼闭上眼睛,坐了下来,掐指一算,道:“到了……”

果然,外面没多久边想起了唐忆高兴的声音,道:“回来了,回来了。他们回来了。”

“哈哈,小鬼头,多日不见,可曾想念你家师父?”

“切,谁是谁的徒弟还说不清楚呢,”唐忆啐了一口道,“你小子三脚猫的功夫,也配做我师父?”

“不忙,不忙,为师总有天让你见识到你王大仙人英明神武的一面,到时候你自然会跪在地上哭着求我收你做徒弟了。”这种没大没小没脸没皮的声音,自然是王仙峤无疑了,几个老者也是同时站了起来,迎了出去。

“咦,”忽然唐忆的语气有些不对了,“我叔叔呢?怎么没有看到我叔叔”唐忆打量着王仙峤和抱着魏柔的魏求喜,企图从他们的身后看见什么惊喜,但是唐方却是迟迟不曾现身,顿时让他高兴的心情减了大半,嘟着嘴站在那里,开始使起了性子。

“唉,说来惭愧啊……都是我的不好,要是当时我上去,帮着我老祖挡着那老鬼的一击,老祖也不会……”顿时间,王仙峤变得如丧考妣,苦着脸道,“我没脸见人了。”

“什么,什么!”唐忆顿时大惊失色,大声追问道:“我叔叔,我叔叔怎么了……”

王仙峤一脸苦相,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任谁也能猜得出他想表达的意思。

唐忆的声音颤抖,摇头道:“不会,不会,你骗我。你骗我……”话音未落,眼泪已经夺眶而出,哇哇地哭了起来。

“小女娃儿,你要是信了这小子的话,有的你哭的时候。”魏求喜在旁到。顿时唐忆止住了哭声,瞪着眼睛看着王仙峤道:“你骗我。”

王仙峤冲着唐忆做了一个鬼脸,哈哈大笑。

唐忆追了上去,作势要打,王仙峤连忙躲到了魏求喜的身后,这个时候,魏家的诸位长者也出来了,看着王仙峤和唐忆没大没小的打闹,微微皱了皱眉,问道:“唐方那小子呢?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你小子都能算到我王大仙人的生死,难道就算不到我家老祖的下落吗?”王仙峤叉着腰道。

魏求喜老脸一红,道:“惭愧,技止于此。”

“也不怪你,这生死命断之术精妙非常,你们魏家本就是靠着这个吃饭——靠这个吃饭的那些个龙虎山的臭牛鼻子……唐忆,放心啦,你那霸气威武的叔叔,现在说不定正在某个花姑娘的床上做着春秋大梦呢?”

“等我叔叔回来,我一定告你一状到时候看你怎么收场。”唐忆被王仙峤骗了一遭,狠狠地瞪了王仙峤一眼。这次学乖了,向着魏求喜问道:“魏家大哥,我叔叔怎么没有跟你回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啊。”

魏求喜神色一暗,依他的性格,自然不会想王仙峤随意开你玩笑,但是又不能将当时的情况如实告诉唐忆,引他担心,只得支支吾吾道:“此事说来话长,总之唐兄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逢凶化吉的。”

唐忆虽然年纪小,但是却是精于世故,听着魏求喜这么说,顿时有些急了,道:“我叔叔怎么了。魏家大哥,你怎么不说清楚啊。”

喵呜,那只在唐忆怀中原本不曾动的黑猫也是探出头来,两只漆黑的眼睛,死死盯着魏求喜,似乎等着他的回话。

魏求喜搪塞道:“进屋再说,进屋再说。”边走,便盘算着如何将此事圆场,好让唐忆小姑娘不哭不闹。

几人进屋之后,王仙峤抱着茶几上的茶壶死命的灌了一通,擦了擦嘴,惊魂未定道:“好家伙,兄弟几个这次可是死里逃生……”正待往下说,可是忽然发现满屋子的人,没有一个人在听他说话,只得怏怏地打住。

魏家几个老者将魏柔放在椅子上,魏家老者用手号了号魏柔的脉,长吁了一口气道:“还好,并无大碍,只要稍微调理即可,老五,去那些上好的辰砂,用无根水和了,在用点收惊符咒给柔儿服下。”

老五依言照办,在旁的一名魏家老者冷哼一声道:“看不出这老十三倒是还有些良心,没有将柔儿怎么样,不然这后果不堪设想。”

“老十三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高傲得很,他不会对一个后生小辈如何的。”魏老鬼伺候魏柔用药之后,对着魏求喜道:“这次你们四人出去,为何却只有两人回来?”

魏求喜脸色神色微微有些痛苦道:“八爷和九爷为了就柔儿……”

哼!魏老鬼冷哼一声,道:“以二换一,你觉得值得吗?”

魏求喜抬头看着魏老鬼,冷冷道:“你要是觉得八爷和九爷的命,用我的命能够偿还的话,你取去就是,我绝不会皱半下眉头。”

“你当我不敢?”魏老鬼作势要打,魏家的一个长者连忙出来打着圆场,道:“好了,好了,一回来就吵,求喜这次出去,想必也吃了不少苦头,柔儿能平安回来,也算是功德圆满了,至于老八老九……柔儿是他们看着长大的,他们也算是……也算是……唉……”似乎找不出一个合适的词,魏家的长者只得叹了口气,摇头不语。

“我叔叔呢,我叔叔到底怎么了!”唐忆自然是最关心唐方,见缝插针地道。

魏求喜实在是不忍心欺骗一个小孩子,只得将当日的情况说了一遍,听的唐忆心惊胆颤,最后魏求喜道:“唐方兄弟福大命大,又是赢勾血脉之后,自然是不会有是事了。小姑娘不用担心,在这里安心等着你家叔叔就是。”

“你这个没用的东西!”忽然唐忆一脚踹到了在旁边人畜无害的王仙峤身上,带着哭腔道:“你也不知道,不知道救救我叔叔……我叔叔对你那么好,你这个白眼狼,要是我叔叔……我叔叔……我一定杀了你……”说完哇的哭得震天响。

王仙峤顿时变得比窦娥还冤枉,道:“我能怎么办,老祖要我走的,当时你不知道,那个魏家的小娃儿在外面放了多少奇怪的东西,没有我,你以为你家婶子能够平平安安的回来吗?一边是我家祖宗,一边是我祖奶奶,我怎么选……”

“反正,反正什么都是你的错,你就是一个坏蛋,大坏蛋。总有天被雷劈死!”唐忆带着哭腔,将所有的情绪都发泄在这在场上她唯一可以欺负的人的身上。

虽然唐忆一贯不待见自己,但王仙峤对唐忆一向都是极好,也是只有他这种贱到一定程度的人,才会这样:“徒儿勿慌,徒儿勿恼,我家祖宗,一贯都是福大命大,本事大,相比那个小妖怪也奈何不了他的,你放心就是了……当然,如果,……当然我是说万一……当然,是不会有这种万一的……如果当真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把那小子的头拧下来给你做球踢好不好。”

“我叔叔死了,我也不活了,我还要踢球干什么,你快去,快去把我叔叔找回来。快去啊,快去啊……”

“哎呀我的祖宗啊,现在我都不知道老祖在何处,这上天入地的怎么找啊,放心,只要老祖没事,他一定会舍不下你这个天上地下唯一最可爱,最乖巧的侄女的,放心好了。”

“天上地下,就数你最坏,最没良心。”唐忆边哭边骂。

“好了。都给我住口。”魏老鬼被这两个活宝搅得头都大了,待两人收声之后,对着魏求喜道:“你觉得唐方会落在十三的手上面吗?”

“这个……”魏求喜沉思一下道,“唐方此人,虽然行事时常无脑,但是却是一个外粗内细的汉子,他既然叫大家先走,想必有他的法子,再说了,当日唐方的本事,大家都是见过的,就算不是那人的对手,也不至于落在他手里,脱身总是有可能的。”

“当日我极力反对你们去救魏柔,就是担心唐方莽撞行事,中了别人的圈套,若是唐方当真落在了十三的手里,怕是……”魏老鬼心事重重,“魏十三天资聪颖,又有奇遇,若是再让他得到了赢勾血脉,这天上地下,便是怕是真的难有人制的住他了……到那时候,便是我魏家大限之日啊。”

“唐方与柔儿已有夫妻之名,若是不救魏柔,怕是天下人谁都会耻笑唐方,耻笑祝由,到那时,我魏家才真正在祝由中,在天下人中抬不起头来。”

“但愿唐方能吉人天相,逃过此劫。”虽然魏柔平安归来,但是魏家诸人,没有一个人开心的起来,唐方的事情,便如同一块大石头一样,悬在诸人的心头,若是这大石掉落,便是魏家亡族灭种的日子。

魏求喜站了起来,道:“我去找唐方,无论死活,都会给你一个交代!”

魏求喜站了起来,对着魏家的诸位长者道:“诸位叔叔伯伯,若是我求喜能够平安归来,自然是好,若是我此去,有个三长两短,就当魏家从未有我这么一号人。告辞。”

魏家老者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阻止魏求喜,只听见魏老鬼一声冷冷的声音:“回来!”

魏求喜身形一滞道:“你有待怎样。”

“你不准去!”

魏求喜一愣,接着冷笑道:“果然是一个有情有义的魏宗主啊,唐方为我魏家,几次三番搭手相助,现在你倒好,过河拆桥以怨报德!”

“唐方自然是要救!”魏老鬼叹口气道,“不过我不准你去。”

“为什么!”

“因为你信魏!”魏老鬼忽然拔高了声音,“唯一一个魏家传人!”

魏老鬼语气骤然一软道:“若是当真你完了……我魏家就当真彻彻底底的输了……”

“我不去,难道你去吗?”

魏老鬼将微微有些佝偻的背停止了些,静静平视和自己怒目相视的魏求喜,淡淡地道:“我去。”

“你还不给我去滚去找我叔叔!”唐忆在王仙峤的身后猝不及防的踢了一脚,王仙峤一个立身不稳,一个狗啃屎趴在了地上。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请分享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